第六十四章 卯之花烈

    虽然说瑞恩没有被尸魂界列为敌人,但是瑞恩却也成为了尸魂界最不受欢迎的人,甚至没有之一。不管是男性死神还是女性死神,对于瑞恩的那种如同魔鬼一般的手段都充满了恐惧。

    就拿可怜的八番队队长京乐春水来说,他那一身的长毛一直伴随了他两天的时间,就算是用斩魄刀把身上的长毛刮干净却依旧还会生长,好像不到足够的长度根本就不不罢休似的。用的可怜的八番队队长京乐春水整整两天都不敢出门,直到四番队队长卯之花烈手上的活差不多忙完,这才有功夫帮他查看,并且用特殊的鬼道手法,压制住了疯狂生长的黑毛!

    瑞恩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只表示自己其实很无辜,八番队队长之所以会变成这个样子,大概是他本身的体质的问题,因为按照他的精神暗示,一般人大概只需要半天之后就会恢复。谁知道京乐春水的体质这么特殊,这种暗示之下,竟然直接从根本上改变了自己的隐性基因,让他变成了一个长毛怪!

    不过这种情况,倒是让不少人对于瑞恩产生了好奇。只不过却很少有人敢亲自面对的。而有兴趣的,却又敢面对瑞恩的,大概也就仅仅只有一个人,额,一个死神,那就是四番队的队长,卯之花烈!

    “你好,瑞恩先生,卯之花烈冒昧来打扰,希望瑞恩先生不要见怪!”卯之花烈出现在瑞恩面前,给瑞恩一种雍容华贵的感觉。当然,这仅仅只是表面,在这副雍容华贵的外表之下,瑞恩却能够从卯之花烈身上感受到那一股浓重的杀戮,嗜血和疯狂的感觉。这种感觉让瑞恩知道。眼前的这个女人,可不是什么好相处的角色。

    “四番队?专门负责伤员的急救、医疗和瀞灵廷的日常打扫清洁任务的番队?”瑞恩愕然的看着卯之花烈问道。对于瀞灵庭的护庭十三队瑞恩大概的也有所了解。知道各个番队的负责区域,四番队这个专门负责伤员的急救、医疗和瀞灵廷的日常打扫清洁任务的番队,瑞恩自然也知道。只不过让瑞恩想不到的是,这样的番队,竟然会有这么一个队长,那身上恐怖的气息,一看就知道是一个侩子手的家伙,竟然去担任救护队的队长。这是在搞笑么?

    “嗯?瑞恩先生对于卯之花的职位很怀疑么、难道瑞恩先生觉得卯之花并不够资格担任四番队队长这个职位么?”卯之花烈跪坐在瑞恩的对面,一脸温柔笑容的看着瑞恩。

    “额。我只是对这护庭十三队的职位有些好奇!瞎子,狗都可以做队长,总队长还是一个老头子,二番队一个小姑娘,三番队一个狐狸脸和五番队的一起玩叛变。八番队的邋遢轻浮的家伙,十三番队还是一个病秧子。明明一个从杀戮之中走出来的人却能够做救护队的队长!”瑞恩一脸不解的摇着头。

    “杀戮之中走出来的?是说我么?瑞恩先生可真是会开玩笑呢!”卯之花烈嘴角微扬。露出一丝浅浅的笑容。好像瑞恩真的就是在和她开玩笑似的。

    “开玩笑?切!你身上的那股煞气又岂能瞒过我的鼻子?”瑞恩撇撇嘴。

    “呵呵,或许你的鼻子也会有出错的时候呢!要知道,我可是成为四番队队长已经有八百余年了呢!”卯之花烈笑眯眯的摇着头。

    “八百余年?八百多年?你的年纪还真够大的!”瑞恩撇撇嘴随意的说道。

    其实瑞恩对于年纪大小这种问题,却是根本就不会在意,在他看来,一个恶魔或者神明。又或者传奇魔导师什么的,那一个不是活过几千年甚至几万几十万年都已经算是年轻的了。

    “年纪?够大么?”卯之花烈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温柔,就好像温柔的想要把人融化掉一半,但是她身上那已经实质化的黑气却一个劲的直冒。把原本还呆在屋里的有泽龙贵还有音梦两女下的狼狈的从房间之中跑出来。黑化的卯之花烈,可怕的程度简直是不敢想象啊!

    “嗯,应该,应该不算小!八百年前成为四番队队长,那么谁来,在成为四番队队长之前,应该也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才对,毕竟你身上那么重的煞气应该不会短时间内就能够形成,所以,你的年纪的话,应该在一千岁以上的!不过以你的实力来算的话,你应该很擅长皮肤的保养啊,到现在看起来皮肤都这么细嫩!”瑞恩好像根本就没有看到卯之花烈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那股浓重的黑气。甚至说着,竟然还直接起身走到卯之花烈面前,伸手放在卯之花烈的脸上,轻轻的抚揉着,好像在感应卯之花烈的皮肤的细嫩。

    “呵呵呵……皮肤保研的,应该不错!”卯之花烈没想到瑞恩竟然会真的伸手来抚摸自己的脸颊,不由得笑的更加的温柔,而她身上那散发出来的黑气此时差不多已经成为墨色,一种漆黑的墨色了。

    “不错,真的不错哟!不禁柔滑,而且还有弹性!”瑞恩说着,竟然还伸出大拇指和食指,轻轻地捏在卯之花烈的脸颊,用力扯了两下。

    “砰!”强大的灵压冲天而起,这股灵压之强大,可以说整个尸魂界都为之震动,之前更木剑八释放出来灵压与此时的灵压相比,却是根本就算不上什么。

    “嗯?这是卯之花的灵压?发生了什么事了么?”一番队队舍之中,总队长山本元柳斎重国正赤裸着上身,手中拿着一把木剑,不断地斩击着。却突然感应到了那冲天的灵压,不由得微微一愣,随后却被并没有感应到有其他的举动,再想想卯之花烈的实力,所以并没有放在心上,继续开始挥斩着手中的木剑。

    “啊咧!是卯之花老前辈,发生了什么事,竟然会动这么大的火气?”京乐春水身上长得异常的毛已经全部消失了,所以才敢出来见人。此时正在和浮竹十四郎一起喝酒呢!

    “卯之花队长所在的方向,好像旅祸瑞恩的方位!”浮竹十四郎有些担心的皱了皱眉。

    “瑞恩么?”京乐春水在听到这个名字之后,脸色一正,毕竟瑞恩的实力太过强大了,已经严重的威胁到了尸魂界的安宁。不过下一秒钟,京乐春水就又恢复了懒散的模样,每每的喝了一口小酒,然后一脸坏笑着对浮竹十四郎问道:“你说,老前辈这么生气,是不是因为那个瑞恩也给老前辈弄了一身的毛啊?”

    “不要胡说,要是让她听到了,你就后悔去!不过卯之花队长的灵压波动异常,大概是真的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发生了!”浮竹十四郎脸色有些怪异。

    在瑞恩的房间之内,瑞恩却直接无视掉卯之花烈身上那暴动的灵压,甚至把另一只手也放在卯之花烈的脸上,两只手分别捏着卯之花烈的脸颊,向两边扯!

    卯之花烈看到瑞恩这个家伙根本就不吃自己这一套,不由得面露苦笑,无奈的收回了自己的灵压,身上那黑气也慢慢地收回。

    “瑞恩先生!你对于一个女士做出如此的行为,是不是过分了一些呢?”卯之花烈苦笑着对瑞恩说着,同时用手想要把瑞恩推开。

    “我只是在验证一下你的皮肤罢了。话说,你保养的真的不错,和十多岁的小姑娘的皮肤一样,细致滑嫩,触感也非常的不错。”瑞恩说着,很配合的松开了捏着卯之花烈的脸颊,不过接下来却是两只手在卯之花烈的脸上轻轻地拍了两下。

    对于瑞恩这种轻佻的举动,卯之花烈不禁蹙眉,她有些怀疑自己到这里来是不是来错了。

    “不过,对于你这种辫子,我到时有些好奇呢!好像是在特意掩饰什么东西似的。是这么?”瑞恩说着,右手直接下滑,手指轻点卯之花烈的胸前。

    “你……”卯之花烈脸色却蓦地一变,直接抓住了瑞恩的手腕,眼中的温柔之色一下子消失的一干二净,变得有些冰冷。

    “哦?很在意?这里是你深藏的秘密所在么?怎么样?我有些好奇了?”瑞恩看到卯之花烈的变化,却不由得更加好奇,笑眯眯的看着卯之花烈问道。

    卯之花烈眼神冰冷的看着瑞恩,瑞恩却没有一丝示弱的与卯之花烈对视着,卯之花烈不由得深吸了口气,再次恢复了原本的雍容华贵,脸上再次露出温柔而慈悲的笑容:“每个人都会拥有属于自己的秘密,所以,瑞恩先生不比这样深究!”

    “是么?可是,我真的,很好奇呢?明明拥有这般强烈的煞气的人,倒是什么把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同时这个样子的你,到底拥有什么样的秘密?”瑞恩却摇摇头,语气却显得异常的剑坚决,就好像他感兴趣的东西,就一定要知道一样。(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