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怜香惜玉

    “哟西!就是这里了。”志波空鹤直接推开了折扇被贴着封条的房间,房间的中央竖着一根通天的支柱,却是从外面能够看得到的那根长长的炮筒的基部。

    “还真是厉害呀!”井上织姬一脸惊叹的说道。

    “当然,我可是时候就首屈一指的烟火师,这根正是我专门用来发射烟火的花鹤大炮。”志波空鹤一脸自豪的朝后指着那根通天的高达炮筒。

    “我不管你是什么烟火师,还是是什么花鹤大炮,我只想要知道你到底要怎么从我们进去静灵庭?难道说要用这个大炮来把我们发射进去不成?”石田雨龙一脸的冷淡,对于志波空鹤所说的这样,他根本就没有丝毫感兴趣,他现在就只关心自己这些人要怎么进入静灵庭。

    回应石田雨龙的,是一个篮球大小的实心玉球。砰地一声,玉球直接被志波空鹤狠狠地丢出来,砸在石田雨龙的脸上,以至于他脸上带的眼睛,就这样被碎尸了。那个玉球直接从石田雨龙脸上反弹了一下,直接弹到瑞恩的手中,一切都好像已经被志波空鹤给算计好了似的。当然,这的确就是被她算计好的,因为石田雨龙的话让她非常的不满,竟然敢小瞧她的职业。

    “这个东西是?”瑞恩好奇的打量着手里的玉球,然后下意识的向其中注入能量。在能量注入其中的瞬间,瑞恩便感知到了自己的能量经过玉球的改造,形成了另外一种能量。一个直径大约两米二三的圆球形的能量罩顿时把瑞恩笼罩住,护在中间。

    “咦?这个是?”瑞恩好奇的伸出一只手,在护罩上敲了敲,发出梆梆的声音。

    “额,很好!不错。就是这样做,这个东西叫做玉珠核,灵压注入其中之后,就会形成一个防护罩,这个东西,就是炮弹了。然后再由花鹤大炮把你们发射上天,投入到瀞灵庭之中了。”志波空鹤原本还想要显摆一下的,谁知道瑞恩竟然根本就不需要讲解,就直接制作出了这种炮弹,顿时让她有些微微不爽。不过还是继续讲解道。

    “炮弹?发射?”黑崎一护愕然的看着志波空鹤以及她身后的那个高达的有好几百米高样子的炮筒。

    “对,就是炮弹,你们以为瀞灵庭周围的墙壁是普通的墙壁么?瀞灵廷四周的墙壁由能够阻断灵力的‘杀气石’所建造,杀气石是在尸魂界的一种能够完全阻断灵子、灵压的稀有矿石。‘杀气石’释放分解灵力的波动,产生球形保护罩。从空中至地下各方面保护瀞灵廷,因此一般灵力的魂魄无法突破。瀞灵廷外面是尸魂界平民所居住的流魂街。平常情况下。一介平民不得进入墙壁之内。所以想要进入瀞灵庭,这种方式也就是你们现在唯一的方法了。这也就是夜一为什么要带你们来找我的原因!”志波空鹤一脸自得的对着众人讲解着,毕竟现在自己才是黑崎一护他们唯一的选择。

    “虽然没有听懂是什么意思!但是却让人觉得好厉害的样子呢!”井上织姬双眼放光的看着志波空鹤说道。其实不仅仅是井上织姬,就连茶渡泰虎还有黑崎一护他们都是这幅模样,也就仅仅只有瑞恩还有石田雨龙以及那只黑猫夜一好像听明白了是什么意思。

    志波空鹤在看到井上织姬他们的这幅模样,不禁有些无语了。早知道她们只有这样的智商的话,自己还费这么多的唇舌干什么。

    “好了!现在该你们练习了。就像之前的那个家伙一样,两只手握住玉珠核,然后平稳的注入灵压。当然。如果你们有刚才那个家伙那样平稳而又随心所欲的控制自己灵压的能力的话,也可以使用一只 手!”志波空鹤唧唧的抽了两口烟说道。

    之后,除了瑞恩之外的其他人,一人一个玉珠核,各自拿着向其中注入灵压,开始进行炮弹的练习。

    其中瑞恩除外,那只黑猫夜一,轻轻地跳上玉珠核,顿时就形成了一个圆形的防护罩,仅仅只是一次就成功了。而第二个成功的,则是井上织姬,也不知道是她的能力太过弱小,所以灵压稀少容易控制,还是她已经能够灵活的控制住自己的灵压的缘故,仅仅只是稍稍试验了两次,井上织姬就完成了任务,制作做了一个合格炮弹出来。

    第三个制作出炮弹的,则是有泽龙贵,只不过她制作出的炮弹模样却稍稍有些变化,虽然制作出来的防护罩依旧是圆的,但是防护罩的外围,却升起了一层类似火焰般的能量波纹。不过这种能量波纹并不会对炮弹的成功与否有任何影响,所以到无所谓。

    接下来的第四个,同样制作出了一个不同于寻常的防护罩。第四个家伙就是石田雨龙,这个家伙制作出来的防护罩,却呈现出两头尖的椭圆形防护罩,给人一种集聚攻击感的外形。因此石田雨龙被金彦银彦两个家伙说成了性格尖锐,富有攻击性的家伙,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就是小肚鸡肠。让石田雨龙升起了一头黑线。

    第五个则是茶渡泰虎,他制作出来的防护罩看起来很强大,很强横的样子,只不过却又显得的有些不太稳定,好像随时都会爆炸似的。不过还好,最终也并没有发生爆炸。

    最后,就只剩下黑崎一护了。这个家伙双手拼了老命的挤压着玉珠核,就好像恨不得吞掉它似的,而且因为用的力气太大,以至于双脸憋的通红,给人一种好像想要便秘的错觉。

    “加油,加油,加油黑崎一护先生。加油啊!”金彦银彦两个家伙大声的对黑崎一护在旁边鼓着劲加油道,毕竟现在所有人除了他之外,就已经全部完成了。

    “啊!啊啊啊!”黑崎一护依旧大声的叫吼着,一次又一次的尝试,可是依旧没有什么进展的样子,玉珠核每次都只是闪现出一丝波动。之后变回沉寂,就好像是一个生了气的顽皮的孩子一样,根本就不回应黑崎一护的召唤。

    “笨蛋,笨蛋,你还真是一个笨蛋啊!我看你不要叫黑崎一护了,你直接改名叫做笨蛋一护好了,因为好像也就仅仅只有这么一个名字,才能够和你相媲美。”一开始就对黑崎一护看不顺眼,又或者说是对死神黑崎一护看不顺眼的志波岩鹫在一旁哈哈大笑着,一脸的嘲讽。

    “可恶。我就不相信我不行!”黑崎一护黑着一张脸,却一脸的倔强,双手死命的抓着玉珠核,拼了老命的向里面注入灵压。

    “你还真是够笨!算了,其他人去吃饭!至于黑崎一护……你继续练习就好”志波空鹤走过来。看到众人的情况之后,也不禁有些无语。

    其他人吃饭休息。就仅仅只留下黑崎一护在这里拼命的练习。一刻不停歇。在这个训练场的外面,志波岩鹫却跌坐在地板上,依靠着门,看着黑崎一护为了去救一个死神,而在那里拼命练习,一时间心生感触。

    “真的没见过想你这么笨的死神。大爷我大发善心。就教教你好了。”志波岩鹫鄙视的看着黑崎一护,把自己的经验传授给黑崎一护。其实他的方法倒是真的非常适合黑崎一护,因为他同样是一个不聪明的家伙。以前做这种练习的时候,和黑崎一护一样总是失败。最后却让他找到了适合他使用的方法。所以才成功了。

    吃晚饭之后,瑞恩却拿出玉珠核,一脸好奇的进行着研究,对于这种东西,他还真是有几分好奇,尤其是对其中的原理特别的好奇。

    志波空鹤看到瑞恩竟然对自己的玉珠核感兴趣,不由得精神一震,以为瑞恩也喜欢烟火师这种职业,不由得一脸的开心:“哟!你对烟火师也很好奇么?怎么、想要成为一名伟大的烟火师么?”

    “烟火师?那种东西?不感兴趣!”瑞恩淡淡地瞥了志波空鹤一眼,顺便扫了一眼她那安装着假肢的右臂。

    “什么?你说什么?你这个该死的家伙?什么叫那种东西,烟火师是一种很神圣的职业!知道么?知道么!!!”志波空鹤再一次见到有人这样评论自己的职业,而且还是这么直白,顿时一身的怒火上涌,完好的左手一下子抓住瑞恩的衣领,用了一提,想要把瑞恩给提起来。

    可惜她的力量不足,根本就没有能够拽动瑞恩分毫。

    “放手!”瑞恩淡淡地看了一眼志波空鹤的手,然后淡然的看着志波空鹤,用一种几乎是命令的语气说道。

    “什么?你这个就iah,竟然还敢命令我?相死么?你这个可恶的家伙!”志波空鹤怒气爆发,这一次却开始使用灵压了,之间蓬勃的灵压在她身上翻滚,然后化作成为志波空鹤那绝强的力量,用力一甩,狠狠地就要把瑞恩来一个过肩摔!

    不过就算志波空鹤弄出这么大的动静,瑞恩却依旧没有丝毫的动静,志波空鹤依旧没有能够移动瑞恩半分。志波空鹤不禁呆了呆。不过瑞恩的脾气在某些时候,可是绝对不会好的。就像是现在,竟然被一个女人抓住衣领,虽然一次又一次的想要提起自己活着摔倒自己,却从没有见效。但是却无疑的把瑞恩的怒火给勾引出来的。

    “砰!”瑞恩反手用力,一把抓住志波空鹤抓着自己衣领的手,直接来了一个凌厉的过肩摔,顿时把志波空鹤给狠狠地摔倒在地。

    柔软的后背摔在坚定的地板之上,发出一声闷响,志波空鹤口中也忍不住的发出了一声闷响。

    啪!有泽龙贵在一旁看到瑞恩动手,却二话没说,直接把两只手枪提在了手上,枪口对准了志波空鹤,看那架势,丝毫不用怀疑,只要瑞恩一开口,有泽龙贵绝对就会直接开枪把志波空鹤给打了,虽然说不一定会打死她,但是打伤她却绝对做得到的。

    “住手!”黑猫夜一看到这架势,连忙的喊道。这要真是打起来,可就麻烦了。看着瑞恩和夫唱妇随的有泽龙贵,隐隐的黑猫夜一只觉得一阵头疼。

    “瑞恩?”有泽龙贵却看向瑞恩,以前都以瑞恩为准则。只有井上织姬他们则是一脸的愕然,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甚至都不知道如果双方真的打起来了,应该要帮谁?当然,这也全都是因为他们对于瑞恩并不算 是非常熟悉的缘故,如果是换做是黑崎一护的,大概他们会二话不说就站在黑崎一护的身边了。当然了,如果仅仅是有泽龙贵的话,井上织姬还是会出手帮助她的。有泽龙贵和她的关系,可是甚至要超过了黑崎一护。只是对于瑞恩多少还会有些生疏的缘故。

    “好了。把枪收起来!”瑞恩摆摆手,他刚刚只是想要对志波空鹤的行为进行一下反击,并没有真的想要与志波空鹤发生什么冲突,尽管有时候脾气会不好,但是瑞恩却也知道,此时此刻,志波空鹤对于他而言还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没有志波空鹤的帮助的话,想要进入瀞灵庭,还是多少会变得更加的麻烦的。

    “嗯!”有泽龙贵听了瑞恩的话之后,则是乖乖的把枪给收了回去。井上织姬看到有泽龙贵收起手枪,这才连忙跑到有泽龙贵身边,一脸后怕的拉着有泽龙贵的手,害怕她在做出什么冲动的行为。

    “你这个家伙,还真是令人讨厌呢。要知道我可是女孩子,对于女孩子,难道你就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的想法么?”志波空鹤从地上改躺为坐,半坐在地上,撇撇嘴,不屑的看着瑞恩。只不过在眼睛深处,对透着对瑞恩的几分好奇。

    “如果我没有怜香惜玉的话,大概你已经不能够在这么平安的坐在这里了!”瑞恩伸了一个懒腰,淡淡地瞥了志波空鹤一眼说道。(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