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跟踪

    中午在学校楼顶吃午饭的时候,班上的那个高个子,黝黑皮肤,看来去像个中年大叔似的叫做茶渡泰虎的家伙出现了。

    当然,如果是平时的话,瑞恩并不会在意他会不会出现,就算死了也无所谓的那种,这一次他的出现,却偏偏引起了瑞恩的注意。不是因为茶渡泰虎手臂上缠着绷带,头上贴着创膏贴,而是因为这一次他的手上提着一个装着一只鹦鹉的鸟笼子。里面的那一只鹦鹉,给瑞恩一种很微妙的感觉。仅仅一眼,瑞恩就可以发现,这个鹦鹉的体内,被关着一个灵魂。

    “茶渡,你,受伤了?”黑崎一护有些担心的问道。因为黑崎一护和茶渡泰虎的关系很要好,所以茶渡泰虎在一出现之后,就走到了黑崎一护身边。

    “你说这个么?头上的伤口,是昨天被从天上掉下来的钢筋砸到的,至于手臂上的伤口,是刚刚被摩托车从正面撞到的。后来那个骑摩托车的人也受了重伤。所以我特意把他送到医院中,所以才会迟到的。”茶渡泰虎看起来有些憨厚,但是说出来的话却不让人平静,尤其是对于普通人来说,茶渡泰虎所说的,根本就不像是一个正常人类能够做到的。

    “这么说,你的身体强硬的,还真是不可思议啊!”黑崎一护头上冒着冷汗,不可思议的看着茶渡泰虎。

    听着黑崎一护和茶渡泰虎的对话,瑞恩走了过来,尽管瑞恩不是一个普通人,如果换做自己的话,甚至都会连伤都不会受,但是如果茶渡泰虎是一个普通人的话。那还真是强到不可思议了呢。

    仅仅只是捎带着一丝好奇的看了茶渡泰虎一眼,因为茶渡泰虎好像真的也就仅仅只是身体比平常人要强大一些,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异常。再加上瑞恩的注意力已经放到了那只鹦鹉的身上。

    “哟!茶渡,没想到你还喜欢养鸟啊!”瑞恩蹲下身子,饶有兴致的看着被茶渡泰虎提在手上的鸟笼子里面的那只鹦鹉。

    “你好,我的名字叫柴田勇一!大哥哥你的名字呢?”那只鹦鹉却开口说话了。当然了,鹦鹉开口说话的话,虽然会令人感到惊讶,但是却也达不到惊骇这种程度。因为鹦鹉本身就是一个聪明的鸟类,有着可以媲美几岁儿童的智力。

    “柴田勇一么?你好,我叫瑞恩!你还真是可爱呢,一定很讨人喜欢了。”瑞恩笑眯眯的回应着这只鹦鹉,就像是在和正常的人类交谈一样。

    “不。我,我是一个不详的存在!”鹦鹉在听到瑞恩说它可爱之后。却反而变得有些低落。

    “不详?”一旁的有泽龙贵刚刚跟在瑞恩身边蹲下身子。看着这只鹦鹉,却正好听到这句话,下意识的就想要拉开瑞恩,让瑞恩与这只鹦鹉远远地。不过这也仅仅只是下意识的一个举动,当看到瑞恩并不为所动,还是饶有兴致的看着鹦鹉的时候。便停下了自己的举动,静静的靠在瑞恩身边。

    “不详?为什么要这么说?”瑞恩眼中闪过一丝笑意,这只鹦鹉体内的灵魂,应该就是一个不懂事的小孩子的灵魂。因为它表现的实在是太幼稚了一些,也就只有几岁的小孩子,才会有这样的智力了。

    “因为,我会给人带来不幸……”语气越发的低沉,还带着一丝丝的绝望。

    “不幸啊……”瑞恩饶有兴致的打量着这只鹦鹉。

    这个时候,一旁的黑崎一护却脸色有些变化,作为死神的存在,黑崎一护的感知要比常人强很多,虽然他 无法像瑞恩这样,一眼就能够看出这只鹦鹉体内藏着一个人类的灵魂,但是却也能够感觉到有些不正常。尤其是那只鹦鹉开口说话,竟然像人类一样。

    “茶渡,这是鹦鹉你是从哪弄来的?”黑崎一护有些关心这个问题,毕竟茶渡泰虎是他的朋友,不,应该说是兄弟。从茶渡泰虎身上的伤可以看得出,这只鹦鹉,应该会给茶渡泰虎带来危险。

    “这只鹦鹉,是昨天……”茶渡泰虎说到这里,停了足足有一分钟的时候。不管是黑崎一护,还是瑞恩,又或者是在一旁玩耍的班级上的其他的同学,譬如那个叫浅野启吾的家伙,对这只鹦鹉好像也是一脸感兴趣的模样。所有人都静静的看着茶渡泰虎,等待着他给自己一个答案。

    “别人送给我的!”所有人等了足足有一分钟,竟然仅仅只是从茶渡泰虎口中听到这么一句话,顿时所有人齐齐感到无语了。不过熟悉茶渡泰虎的人却也知道茶渡泰虎就是这种性格了。

    “那么,你也把它送给我!”瑞恩就这一小块面包,伸进笼子里,挑逗着这只鹦鹉。

    “不,就像这只鹦鹉所说的,会给你带来不幸的,我就是在带着它以后,就遇到了两起事故。”茶渡泰虎脸色一变,虽然他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是却也大概的知道,这只鹦鹉真的就像它自己所说的那样,会到来厄运和不幸的。如果不是自己身体强壮,大概也会死掉了。而瑞恩看似这么柔弱的模样,茶渡泰虎可不想瑞恩就这样死掉。

    “带上它你就遇到了两起事故?那你还带着它?难道不怕继续遇到危险么?还是说你不怕死,又或者,其实你早就已经厌倦了你的生命,所以想要自杀?”瑞恩依旧笑眯眯的看着茶渡泰虎。

    “瑞恩,别要这只鹦鹉了。真的遇到了危险怎么办?而且如果你喜欢鹦鹉的话,我可以和你去市场重新买一只。”有泽龙贵这个时候拉住瑞恩的手臂,一脸关切的说道。一个女人,被征服之后,不管是用什么手段,但是在被征服之后,就会一心一意的为这个男人照想。当然前提是被征服了,如果用了特殊的手段,还征服不了的话,那么那个时候你就要小心了。

    “茶渡,你说的是真的么?如果是这样的话,就赶快把这只鹦鹉给丢掉啊!”黑崎一护却也在一片关切的说道。

    “不,我觉得它很孤单。所以……”茶渡泰虎却语气强硬的看着这只鹦鹉。

    瑞恩眉毛一挑,看到茶渡泰虎竟然不把自己想要的这只鹦鹉给自己,顿时有些生气,不过他也知道茶渡泰虎这是有因为在关心自己的身体安全,但是自己又岂是用得着他来担心。不过总算是好心没当做驴肝肺,瑞恩眼睛微微一眯,没有在说话,好像真的放弃了这只鹦鹉似的。只不过眼中闪烁着的光芒,却证明事情其实并没有这么简单。

    这只鹦鹉,既然瑞恩已经开始感兴趣了,那么就一定会弄到手的。只不过瑞恩却是想到了茶渡泰虎不就是一个很好的观察素材么?自己可以再背后看着茶渡泰虎在带着这只鹦鹉之后,会遇到什么情况。不幸?不详?好像也是一个很值得研究的话题。

    茶渡泰虎不知道自己已经变成了瑞恩眼中的研究素材了。他现在还一脸神情的看着这只鹦鹉,那模样,简直就是一人一鸟之间,产生了一种浓烈的基情。

    放学后,瑞恩没有打算回家,反而是一手反拎着书包提在肩上,慢吞吞的跟在茶渡泰虎身后。

    “喂!你这是要做什么?不是说好了么?不要去想这只鹦鹉。如果你喜欢鸟的话,可以买一只更好的给你!”有泽龙贵看到瑞恩竟然远远地跟在茶渡泰虎的身后,不由得担心的说道。她却是害怕瑞恩一时冲动,从茶渡泰虎那里把那只据说不详,会带来不幸的鹦鹉要过来。

    “放心!不会有事的,唔。据那只鹦鹉说的,它会带来不详和不幸。咱们慢慢地跟在茶渡泰虎身后,看看这所谓的不详和不幸到底是什么模样不就好了么?”瑞恩笑嘻嘻的看着渐渐远去的茶渡泰虎的身影说道。

    “这,好!不过也只能远远地跟着。万一真的遇到危险,第一时间就要跑!”有泽龙贵犹豫了一下,再次叮嘱道。这也就是瑞恩才能够让她有所改变,变成现在这个模样。如果放在平时, 不管三七二十一,自己的同学遇到危险的话,她绝对会冲上去。

    “恩恩!”瑞恩敷衍了事的点点头。

    “你们在干什么?玩跟踪游戏么?”井上织姬这个天然呆却突然出现在瑞恩和有泽龙贵身后,对于那只鹦鹉能够带来不详这种事情她并不知晓。

    “是呢。要不要一起来玩玩!”瑞恩笑着点头说道。

    “听着好像很有趣的样子呢。好啊!我也参加!”井上织姬一脸兴奋的说着,就学着电视中看到的那种侦探或者跟踪的警惕,把书包挡在脸上,然后贴着墙,想要隐藏自己的行动。

    看到井上织姬这个样子,有泽龙贵却是感到一阵无力和无语。你挡着头有什么用,以你的身材,只要是看到了,又会有谁会认不出来啊!(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