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回宗

    ()修真界,青云山脉中,青烟缭绕如同仙境。

    青云宗破坏而产生的残砖败瓦仅仅存留的一年便被一名叫黄凤老鬼的金丹后期修士打扫的干干净净。

    而主峰青云峰上也是被这黄凤老鬼占为己有,开起了黄凤道观,当起一观师祖起来。

    金丹后期的修士,在修真界算不少多,也算不少,但是这青云山比之二流宗门不差的灵气浓郁程度当即吸引了一些低阶修士前来拜师学艺。

    青云宗以前可是一流宗门,现在就算被那十一名元婴老祖搜刮了一遍,还是有低阶修士能够找到青云宗残留的一些灵材倒算的上是一福利。

    五年的时间中,这黄凤道虽占着着不错的山头,但是黄凤老怪这金丹后期的修为还是招揽不到太出se的门徒,眼看着自己寿元将至,他索xing直接放弃了这黄风道观,云游修真界,寻找机缘去了。留着这一帮还未成熟的道童。独守这不大的黄凤道观,苦等着他回来之外还潜心提升着修为。

    时间又过了五年,这五年中,黄凤老鬼没有回来,而他为了一枚可延寿三十年丹药而陨落的消息却传了回来。

    黄凤老鬼一死,黄凤道观可谓是翻了天,道童能跑的跑了,能散的散,甚至一些道童直接将这黄凤道观摧毁的破破烂烂,这才解气离开。

    大量的道童离去,黄凤道观也就没落下来,不过几名一直生活在这里练气期道童还有眷恋并没有离开这里。

    为这几名练气的道童修为不高,也没有什么特长,为了生存不得不解除禁制,开放山门,为凡人驱灾辟邪,探算运成起来。

    凡人一直向往着修真界,这黄凤道观一开放,大量凡人蜂拥而至,金银之物如同chao水堆积而来。

    金银之物,虽然在修真界没有太大作用,但却让这黄凤道观的几名练气期修士过的舒舒坦坦,有时候遇到一些有灵根凡人,也会收入道观之内传授修正法门。

    如此这般十多年后,这黄凤道观倒也是人界一家喻户晓的仙门道观,凡人来的多了,自然是要遏制一下,开发山门的时间从半个月,到一个月,如今一年只开发一次,当然一些送来不菲金银之物,或者一些珍奇异宝的凡人,还是有另外的门路进入黄凤道观的。<去秋来。这五月五,正是黄凤道观一年一次开放山门的ri子。而那些早在一个月前就来这里等待的凡人早已急不可耐,腰肥膀圆的江湖汉子在这里特别显眼。文弱书生自然不少,俊美秀颜绝非少数。黄发小儿吵吵嚷嚷。年少俊朗摩拳擦掌。皇宫贵族高高在上。

    青云山,黄凤道观,观门前,两名年约十二三岁的少年看着下方堆积如山的凡人,眼中不由多了浓浓的傲气和不屑,虽然他二人也是从这些堆积如山的凡人中来的。但他二人脱颖而出,为何不能有这种心态呢?

    烈阳高悬于空,正是正午时分,一声低沉的钟声响起,这青云山脉的禁制便是随风而散。

    虽然禁制消失了。这些堆积如山的凡人如同饿狼一般扑上来,而是井然有序的走了上去。原因无非是黄凤道观那些仙人定下的规格。

    人流缓步而上,一名身穿青袍的男子随着人流向着青云峰而上,他在人群中并未惹得人瞩目,凡凡平平。

    为了让人流有序不乱,这黄凤道观在青云山上开出了两条山路,一条上山,一条下山,而这黄凤道观便是这上山的终点,和下山的起点。而这两点相交之处,正是黄凤道观前殿空院。

    在黄凤道观前殿空院中,三名身穿绸绫锦缎的中年男子正躺在白玉床榻上,身旁几名貌美女子端茶送水,好生伺候着。

    除开这三名中年男子和那几名貌美女子,这空院中,一口十丈大鼎让人瞩目。

    十丈大鼎中,一些白花花,亮闪闪的金银之物正不断增加着,而让这大鼎金银之物增加的正是那些上来的人流。

    人流的来去,金银之物的增加,让的这三名中年男子满脸喜se。人流中的凡人在经过这巨鼎之se,不由满脸期待之se,他们怀有希望,希望自己能够有仙缘,从而一步登天,到时候这些金银之物能算的上什么。

    但结果让的人流中的凡人很是失望,那被三名中年男子喊停叫住的凡人,让失望的凡人羡慕无比。一跃龙门,莫过于此。

    “你,停下。”人流不改,凡人变幻,当一名青袍男子走过巨鼎之时,白玉床榻上,一名中年男子一皱眉说道。

    “阁下有事?”青袍男子闻言止住了脚步,看着中年男子,嘴角带着一些暖笑。

    青袍男子这平常的话语,当即让停滞不前的人流sao动起来。这无疑是对仙人的不敬,接下仙人的惩罚必然会降临到他的头上。

    青袍男子的语气让的这名说话的中年男子立刻暴怒了起来。要知道,他是黄凤道观留下的道童,现在位高权重,修为到了练气期九层,根本无人敢惹,如今被这青袍男子这般态度对待,当即喝道:“供奉呢?”

    “供奉?”青袍男子有些疑惑,当即询问道:“为什么要供奉?”

    “你青云山是黄凤道观所有,你前来祭拜,自然是要收供奉,现在你不交出黄金千两,便得死在这里。”中年男子嘴角带着浓浓冷笑。他用神念探查了这青袍男子,发现他身无分文,如此说道,一是给在场凡人一个黄凤道观还是讲理的,二是杀鸡儆猴。

    听着中年男子所说,青袍男子微微一笑说道:“这青云山是你黄凤道观所有的?我怎么不知道呢?我好像记得,这青云山,是属于青云宗的?”说完,青袍男子手摸下巴露出了一副思索之se。

    “青云宗?什么狗屁青云宗,本仙从来没听所过,现在这黄凤道观在这青云山上,这青云山便是黄凤道观所有!本仙给你十息时间,若拿不出千两黄金,便得死!”中年看青袍男子强词夺理。脸se一黑。一颗鸡蛋般大小的火球便是出现在了他的手掌之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