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杀上分云宗

    ()神念在次探查并未找到暴老者子。岳晨手掌向下一扬,漆黑小点缓缓向着下方树林落去。随即盘膝而坐就是开始恢复起来。至于暴喝老者岳晨不仍为会在这一击下存活下来。

    这漆黑小点刚一离开岳晨手掌,周围十丈内的树木直接被连根拔起吸入其内。罡风刮过,已然成为粉末。随即返还出一些淡淡灵气。让漆黑小点徐徐增大起来。

    暴喝老者心中暗叫一声“不好!”身上亮起遁光就是想要逃离。现在的他,身负重伤。体内灵力所剩也不多。催动遁光也属无奈之举。

    暴喝老者遁光刚刚出现,却是瞬间被那漆黑小点吸入其中消失不见。而他在次催动出的遁光也是诡异的被漆黑小点吞噬的干净。

    在催动遁光无法逃离。暴喝老者就是使用各种秘术想要逃脱。但是这些秘术施展开来后却是无一点用处,在强大吸扯之力下。他全力催动金丹内剩余的灵力这只能勉强站与原地,不被卷入其中被罡风绞杀。

    恢复灵力的岳晨虽然没有睁开双眼,却是用神念观察这漆黑小点的一切动作。

    这是他第一次使用大吞噬术用于攻击。对其真实威力很是期待,他要看看,这大吞噬术威力到底如何。

    暴喝老者见漆黑小点越来越大,吸扯之力越来越强,自己根本没有一丝办法逃离,只能等待死亡。眼中显现出浓浓绝望之se。当即一咬牙,想要自爆金丹。只是这个想法刚刚出现,他却发现丹田内的金丹已然不受控制。就连自爆也是做不到了。

    在这吸扯之力下,周围的树木迅速被吸扯之力卷入其中,在不断旋转的罡风化为粉末。返还出淡淡灵力。

    五息时间,三十里范围内的树林完全消失不见,成为一片不毛之地。不过这三十范围内的灵气却是比之原先要充裕许多。

    分云宗神魂殿内,一名枯瘦老者面微闭双目,好似在思索着什么。在他身案台上整整齐齐摆着数百块神魂玉牌。其中两块碎裂的玉牌明确的显示着分云宗有两名金丹长老刚刚陨落。从他不经意间散发出的灵力波动来看显然是一名元婴期老怪。

    在枯瘦老者身后。一高。一矮两名修为也在元婴期的老者正低语商量着什么。二人目光看到那碎裂的玉牌后。神态各有所不同。

    枯瘦老者来回踱步两圈。轻叹一声对着这一高一矮老者询问道:“云山师弟。云海师弟,你二人看此事该如何处理呢?”

    “云昀师兄。不就是两名金丹长老吗?师弟我看还是和解的好!陪些灵石,材料打发就是!在说是我等鲁莽灭徐家全族的。现在他复仇而来。我等哪有什么资格一战呢?”那名高老者徐徐说道。

    身材高的老者,名为云海,xing格略显中庸,一向以和为贵,当时云昀出手灭徐家全族之时他就是练练劝阻,但是被徐磊杀的可是云昀的玄孙,他作为宗主和元婴中期老怪那会被劝阻下来呢?如今稍稍思索之后他三人也是知道这名元婴期老怪是为徐家复仇而来。

    “云昀师兄,云海师兄,死的是两名金丹修士是不算什么。但着可关乎我分云宗的脸面问题,要知道,徐家之人可是杀了师兄的玄孙!这次和解作罢,若他ri在有元婴期老怪击杀我分云宗长老又该如何呢?难道我们三人一直当缩头乌龟?如今解决办法是现在我三人一同出手教训一番这名元婴期修士才对!让他知道我分云宗也不是好惹的!”身材矮的老者,一脸怒意的说道。

    身材矮的老者,名为云山,xing子火爆。是那种一言不合就拔刀相向的主,也是因为这个xing子他能在众多长老中“脱颖而出”凝结元婴。

    云昀听者两位师弟各执一词,习惯xing的摇了摇头,手掌一挥之下,案台上两枚破碎玉牌就是被他抓人手中。捏为飞灰。

    “宗主,有人杀上来了。”就在此时,大殿外,一名金丹长老连滚带爬嘶喊道。在他身上数道红se闪电正来回跳动不停,继续折磨着他。

    “什么!来着何人?!”云山闻言,当即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将这名金达长老揪了起来。

    这名金丹长老自然不敢懈怠。吐着涂抹钉子说道:“云山左护法,来人我也不认识,他身穿一身白袍。很是年轻,使用手段只有两种,一是黑se雷电和而红se闪电。看,我身上这还有残留!我等金丹长老在他手中根本毫无一丝反抗之力。完全被屠杀啊,要不是我速度快早就死了啊!”。

    就在这么金丹长老说话间,案台上连连传来几声脆响。一眼看去,尽然有十二枚神魂玉牌破碎开来。

    “好小子。尽然敢来我分云宗放肆,我倒让他知道分云宗的厉害!”

    云山眼中闪过狠辣之se。神念一扫,已然发现一名白袍青年宗门处正是肆无忌惮的屠杀本宗弟子。冷笑一声,身上黄se遁光一现,拽着的金丹长老就是激she而去。

    “云昀师兄,我看此人神通非同一般,还是和解的好。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啊。冤家宜解不宜结啊!”

    云海神念一探而出。看得清楚岳晨面目和手段心中顿时一沉,连忙说道。

    “就听云海师弟所言,我等现在就去谈判一番。”云昀听得云海所说微微点头,作为宗主,他必然是要为分云宗着想。如今在不情愿也只能答应下来。要知道现在分云宗并不知道这名元婴期修士是那方势力。若是一名散修,那可不得了!

    修为到了元婴期,在如今的修真界只要是很难陨落的。有瞬移神通,元婴期修士隔三差五来,杀百把来元婴以下修为宗内弟子可以说轻轻松松。这样下去,那还有修士敢加入分云宗呢?若是这般下作为宗主的云昀发疯不可。现在除了求和之外可以说完全没有半点办法。

    说罢,云昀和云海身上同时出现遁光向着下方而去。

    分云宗宗门处,一名白袍青年,手掌丝扬之下,黑se雷电,红se闪电毫不吝啬的向着周围四处劈下,筑基期修士稍稍接触就死。而金丹期修士接触之下,勉强能够活下来。

    “前辈,我等与你无冤无仇,何须这般呢?还是住手!”

    一名勉强躲过红se闪电的金丹修士苦苦哀求道。

    “住手?当ri徐家之人也是说过,你等住手了吗!。”这名白袍青年吼道。手掌一扬,十道黑se雷电瞬移直接直接将哀求的金丹修士化为黑灰,而包含神魂的金丹则是被白袍青年一把抓人手中。捏碎之后,取出神魂送入一阶半尺黒木之中。

    这名青年真是真是恢复到巅峰的状态一路杀来的岳晨!

    “道友也太不将分云宗放在眼里了!”

    突然一名老者声音在岳晨耳中炸响,语气之中滔天怒意让人心神一颤。

    “元婴期那又如何!”岳晨神念一扫。发现来人是分云宗左护法云山,动作稍稍一停,但是冷笑一声就全没当回事。手掌一扬,周围三名金丹修士就是死在黑se雷电,和红se闪电之下。

    云山看白袍青年完全没将自己看入眼中,脸皮微微抽动。说不出的恼怒。手中掐动法决,一下瞬移到了白袍青年身前三尺。双掌快速带着一层厚厚白云向前一推。嘴中低喝道:“风卷残云!”

    岳晨见云山对自己出手。身形向后微微退去,同时百道黑se雷电,红se闪电从身上激she而出。

    “轰”的一声,厚厚白云,直接爆裂开来。化为滚滚白se狂风向着岳晨而去。至于说黑se雷电,和红se闪电只是稍稍接触之后就是被卷入其中,无法向云山攻去。

    “咻,咻,咻”白se狂风眨眼即逝,其中被困的黑se雷电于红se闪电此刻已经脱困而出,不过威力确实大减,连原先一半威力也是没有到达。

    这些情况,让岳晨微微有些吃惊,身上火灵甲浮现而出,身形直接是瞬移到了三十丈之外。让云山这一击完全落空。

    “我看你能瞬移几次。喝!风卷残云!”云山见岳晨瞬移躲开自己一击,眼神中带着浓浓蔑视。手掌在次带着一层厚厚白云向着岳晨一推而去。

    虽然瞬移是元婴期修士每人多会的神通,但是瞬移所消耗的灵力却是非常之多。一般元婴期初期修为最多也是施展十几次就会jing疲力竭,灵力完全耗尽!

    岳晨目光冰冷。并无回答之意,手掌一样,数百道黑se雷电,和红se闪电就是向着周围那些金丹期修士。至于说瞬移所消耗,有大吞噬术和噬灵诀还需要担心吗?

    白se狂风在次袭来。岳晨待得接触之时就是瞬移躲闪开来。继续屠杀着附近的金丹修士。

    十息时间,云山出手十次,岳晨瞬移十次。而周围的七十名金丹修士则是完全陨落。神魂则是被岳晨摄入鬼渊沉香之内。

    发现岳晨瞬移十次还是如同原先一样灵力充沛,云山脸se瞬变,冷“喝”一声,从嘴中吐出一黄金se云朵法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