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罪无可恕

    ()脚踏虚空,三步到达已被红se闪电一击击成重伤的中年男子身旁。

    见岳晨只是一闪出现在自己身旁,中年男子一脸骇然和恐惧之se,完全不相信此白袍青年既然是一击让他毫无反抗之力的元婴期老怪。

    咳出两口鲜血。中年男子挤出一丝笑容。想要询问一些话语和求饶话语,但岳晨施放出的无尽杀意,让他陷入了绝望中,现在他感觉自己无论说什么也是起不到一丝作用。分云宗,招惹了不该惹的人了。

    这个想法刚刚出现。中年男子就看到眼前青年将脚缓缓缓缓抬起。而落下之地正是他的命根!他想要躲闪却已然来不及了!

    “嘭”的一声,岳晨脚步落下,如小山一般直接将中年男子命根压成了肉酱,在中年男子惨叫和脸上快速出现冷汗之时。他缓缓抬起脚来。而中年中下体鲜血如泉喷涌。

    命根被踩成肉酱。中年男子面目狰狞用无比怨毒的眼神看着身前青年,用全身最大的力气嘶吼着。诅咒着,谩骂着。

    “哈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岳晨笑了。对,他笑了。只不过,笑着笑着,他的眼中杀意浓郁到了极限。

    “我岳晨。杀你分云宗云昀宗主玄孙,找我报复就好。而你等不问青红皂白,直接屠我兄弟全族!现在。你等罪无可恕!唯有死!”

    岳晨吼叫道。当初他杀青年只是处于防卫,你若对我无歹意,我何须已剑自防!你若对我无杀心,我何须取你xing命!

    话语落,“轰”一声雷鸣已他身体为中心炸响于天地之间,一切为之静寂。

    中年男听得岳晨怒吼子狰狞面孔出现片刻失神,手中法决掐动间,丹田中的金丹已然膨胀了一圈。一股毁灭气息突兀出现。发疯般的喊叫道:“就算是死,我也要拉你一起死!”

    感觉道中年男子想要自爆金丹,于自己同归于尽,岳晨冷哼一声,身上火灵甲浮现而出。手掌覆盖红se闪电。一击黑虎掏心,将中年男子金丹强行从丹田内掏了出来。

    丹田破碎。金丹被夺,中年男子瞬间衰老下去,只是片刻已然成为一须发洁白,皮包骨头的老者。随着他怨毒的目光,和低不可闻的诅咒,谩骂之声,他眼中神采渐渐逝去,一幅死不瞑目之se。

    厌恶的看了一眼中年男子的尸首发现并没有残留神魂,岳晨嘴角挂着一丝冷笑。手掌用力之下,中年男子的金丹直接被他凭巨力生生捏爆开来。而中年男子藏于金丹之中神魂慌张无比,被红se闪电完全包裹在内。

    将中年男子神魂困住,岳晨并未一下直接抹杀,而是一点一点折磨着他,让他为当ri所作所为之偿还。

    十息后中年男子神魂已然虚弱不堪,在无一丝夺舍重生的可能。岳晨嘴角挂起一丝冷笑,直接对中年男子神魂进行了搜魂之术。

    当ri,中年男子和周围之人对徐家之人残忍的一幕幕浮现而出。将这一幕幕记入脑海之中。岳晨心神一动,鬼渊沉香浮现在身前,直接将中年男子神魂摄入其内。让他受万鬼撕咬,受万般折磨!永远得不到解脱!

    放出黑se闪电将中年男子尸首化为飞灰后,岳晨脚步一迈就是向着刚才被黑se雷电牢牢制住的的暴喝老者而去。

    因为没有禁制阻绝神念,暴喝老者自然将岳晨干净利落灭杀中年男子并且用于祭炼法宝的经过完全看着了眼中。

    当岳晨脚步缓缓抬起脚步将中年男子命根压成肉酱后,暴喝老者想到前几ri自己也是将徐家年轻女子当做炉鼎采补至死时,已然吓出了一身冷汗。暗自下定决心,若是被岳晨所擒,直接自灭神魂。绝对不让岳晨用自己神魂祭炼法宝。永受折磨。

    暴喝老者想要逃走。只不过在他身体之内。黑se雷电正四处破坏,灵力无法调动分毫。就连想吐出金丹也是做不到的。至于说自爆金丹,暴喝老者不是无法做到。只是他现在未到绝境,和一些逃命手段这才没有自爆金丹。。

    修士活的越久,就越怕死。更何况活了四百多年的他呢?

    神念探查岳晨在迈下一把便会到达自己这里。暴喝老者眼中闪过一丝狠戾之se,手掌向前一抬,就是向着自己胸口狠狠拍下。

    “嘭”的一声,暴喝老者心脏瞬间爆裂开来。但他没死,反而一幅jing神焕发的模样。随之他周身一丈之内浓浓血雾出现,包裹他一下遁入地下十丈以下,已金丹初期最快的速度飞速向着宁海城传送大殿而去。

    对于暴喝老者施展这种诡异遁法,岳晨面无表情,反正又神念标记,只要他不死,自己就能找到。现在让他苟活一段时间时间罢了。

    岳晨脚步虚踏就是向着附近一名分云宗筑基期弟子而去。

    这名分云宗弟子看着岳晨突兀出现在自己面前,脸se惨白,双腿已然停不住的颤动,双手抱头,发出杀猪般的惨叫。随即一把跪在地上向着岳晨求饶道。

    岳晨冷哼,也不管分云宗弟子的求饶,在刚才对中年男子搜魂中已然知道,这名分云宗弟子当ri对徐家之人所为。

    “喜欢放血,活埋是吗?!”

    “前辈,祖宗,我错了,我在也不敢了!”话一出,这名分云宗弟子连忙摇头。哭的比谁多厉害。一幅痛改前非的样子。

    岳晨好似没有听到,双指一点,数千把用木灵力小匕首凭空出现。

    这些小匕首,看似平常,但是在中正却是有一条凹槽。显然是用于放血之用。

    看着周围密密麻麻的小匕首,这么请放在弟子眼中出现惶恐之se,求饶话语说的比原先更加诚恳,同时取出当ri给徐家人放血用的匕首在身上胡乱乱刺。鲜血瞬间四溢,周围也是出现浓浓血腥之味。

    岳晨见这名分云宗弟子如此动作。脸庞上出现暴怒之se,对着地面一点,一个半丈深坑就是快速形成。同时那数千放血笑匕首已然刺入了这名分云宗弟子身体之内。

    超乎想象的疼痛,这名分云宗弟子杀猪惨叫没喊出,一头栽倒在了半丈深坑中,在岳晨手掌一挥之下直接将深坑填满,而这名分云宗弟子活埋在徐家府宅之下。

    剩余的分云宗弟子,神念探查之下,已然看出岳晨的残忍手段真是出于自己等人之后。

    想到后果。这些分云宗弟子抱头鼠窜了起来。还有一些是聚拢拿出各se法宝在一起想要和岳晨拼命。

    对于分云宗弟子所作所为。岳晨压根没有看在眼里。来的是分云宗弟子,直接搜魂得知当ri所做,在加倍施展后摄取神魂存于鬼渊沉香,加以折磨。

    一个时辰后,岳晨缓步从徐家府宅门口走出。手掌一挥之下,破碎宅门恢复而出,同时牌匾之上“分云宗”三字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徐家府宅”!

    脚步连踏虚空岳晨便是传送至,云雾国。

    云雾国,国土方圆有数千万里,各数修真势力多大数万,而云雾国实力最强,地位最高的则是分云宗。

    看着天空无尽白云,岳晨眉头微微皱起。随即翠绿遁光一起寻找到留着暴喝老者所在地点后,快速追赶而去,十息时间已然消失在天边。

    一顿饭的时间后,岳晨看着下方一片普通的树林,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之se。

    “神念标记在这里消失,真是奇怪,难道说逃离之人死了?”神念探查一番,并未找到暴喝老者。岳晨喃喃道。

    暴喝老者早在一个时辰前就快速遁逃。但是前面所施展秘术让他身受重创,逃出了宁海城就是不得不疗养一番才能在此催动遁光逃离。

    这一疗养就是半个时辰,接下来的时间,暴喝老者拼了老命一样疯狂逃遁。只不过刚刚掏出千里就是发现岳晨已然追来。

    眼看自己无法逃遁到分云宗,暴喝老者心一横索xing施展隐匿神通躲藏在在这片树林之中,至于岳晨能否发现自己,暴喝老者只能听天由命。而现在暴喝老者听得岳晨喃喃话语,苦愁老脸,稍稍放松下来。

    不过接下来岳晨的一句话却是让他如坠冰窖。

    “三十里,完全毁去!这样我也就放心了!”话罢岳晨手掌之内,一颗漆黑小点浮现而出。其中所含的恐怖吸扯之力让得三十里范围内的灵力全部卷入其内。周围几颗小树苗也是一般情况,完全被吞噬进入那不起眼的小黑点之内。

    这漆黑小点真是岳晨领悟大吞噬术的一种有恐怖威能的攻击手段。被吸扯进入的一切,均会被其内猛烈罡风绞为粉碎为化为灵力在次返还而出。除非元婴期老怪不吝啬灵力施展数十次瞬移才可逃脱。

    漆黑小点看似平凡为你颇大,但是使用代价却是岳晨身体之内九成灵力。虽然消耗颇大,但是噬灵诀和大吞噬术运转片刻就能完全恢复,在加附近没有元婴期老怪,他也就无需担心。安心施展起来。

    起点中文网.qidian.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