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在遇黑色小狐

    ()时间缓缓过去三天,这三天中,修真界家族,门派,势力均是是派遣据有一定地位的人祝贺。贺礼中很多是价值颇高的天材地宝,还有数量不菲的灵石。人数之多,让得青云宗如同闹市一般。六名大长老时时刻刻在接待重要之人。忙的不亦乐乎。

    岳晨在这三天内并未前去迎接这些贵宾,而是在助十名筑基期巅峰修士,到达金丹期。

    成功凝结金丹,这十名修士当即拜谢离去。要知道,岳晨这般让其轻易成为金丹修士。足有让这些修士在日后取得更多的成就。怎能不拜谢呢?

    长出一口气,岳晨身形一闪就是出现在密室之外。看着远方徐徐而来的白玉,他的嘴角挂起一丝笑意。眼中难掩兴奋之色。

    “天道宗的黑,白两位道友尽然会来?!”

    目光看着青云山方向,岳晨微微有些吃惊,身上翠绿遁光一起,就是急速而去。

    这三天中,他的神念一直笼罩整个青云宗,发现无一名元婴期修士前来。也就没有前往迎接。天道宗黑,白,二人前来,自然是要前往迎接。

    已岳晨现在遁速,只是三十息的时间就是出现在在青云山上迎客大殿之内。

    青云山远方,黑,白,两道遁光,不急不缓而来。几名青云宗长老见此脸色微变露出喜色,原因是那两道所含灵力波动超过金丹期,显然是元婴期修士。那些前来恭贺的修士,自然是感觉到这元婴期修士的灵力波动,心中震撼,难道青云宗已经强大到让元婴期修士前来恭贺的程度吗?!

    “天道宗,黑,白,二人前来恭贺青云宗岳晨道友喜结良缘。”

    黑,白,两道遁光,还未到达青云宗。二人声音已在青云宗所有修士耳中清晰响起。

    “四宗之一的天道宗?”

    “天道宗尽然会派黑,白,两位前辈前来?”

    “这,我得赶快禀告门主!”

    “看样子,青云宗已然不在是这中流宗门了。要多加关注了。”

    “只要不威胁我狂狮宗就好了。”

    听得耳中天道宗。在场所有修士脸色均是一变。几名分属于各宗门的恭贺修士一惊,将心中所想脱口而出。

    身上翠绿遁光一现,岳晨飞遁道青云山前方五百丈之外,一抱拳说道:“天道宗,黑,白,两位道友能来真是让在下大吃一惊啊!”

    “岳晨宗主,你才让我兄弟二人很是吃惊啊!”岳晨话语刚落,原本慢悠悠的黑,白两道遁光一闪之后就是出现在他的身前,遁光散去,显出黑,白二人身形,一笑说道。

    听得黑,白二人同时所说,岳晨心中不由猜测二人话语何意,还未说什么之时,大吞噬术瞬间不受控制的运转起来。一阵共鸣之音突兀在脑海响起,似是找到了同源之物。

    虽然岳晨这种异样感觉一闪即逝,却是让看着了黑,白二人眼中。

    细细体会这种感觉,岳晨稍一思索后明白其中缘由,微微一笑,不置可否说道:“我那有什么资格让黑,白二位道友吃惊呢?二位道友,远道而来,让在下尽地主之谊。请!”

    黑,白,二人对视一眼,已然明白对方意思,显然岳晨现在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低语传音一句后大笑道:“岳晨宗主盛情难却,我兄弟二人哪有推脱之意呢,请!”说完,黑,白二人已然向着下方落去。

    见得二人落去,岳晨眼中闪过阴晴不定之色,随即苦笑摇头,跟了上去。

    迎客大殿内,岳晨,黑,白,三人围坐在紫檀圆桌旁,桌上有一壶散发着诱人酒香的灵酒让,和一碟稀有灵果。

    取出三只小巧玉杯,拿过桌上酒壶,分别倒满,岳晨轻珉了一口,将灵酒尽数饮入腹中,看似无意说道:“黑,白,两位道友,能否告知在下你二人领悟的是何种大道呢?”

    刚才低语中,黑,白,二人正是在商量如何应对岳晨打死也不承认领悟三千大道的情况,现在岳晨一口承认自是让二人少去很多口舌。对视一眼,黑一笑说道:“我兄弟二人领悟的三千大道中的大阴阳术。不知岳晨宗主所领悟的是?”

    大阴阳术,四字一出口。岳晨脸上全是骇然之色。随即苦笑摇头:“没想到黑,白两位位道友领悟了三千大道排名第十的大阴阳之术!在下领悟的大吞噬术可就不够看了。”

    倒满一杯灵酒,岳晨在次摇头。领悟的大普渡术,他可不想说出,若是黑,白二人能察觉道,最后随便忽掩几句就好了,至于说动手,岳晨可不惧怕二人!到达最后不敌直接瞬移离去就好,他不信黑,白二人能够无限补充灵力追上来!

    看着岳晨苦笑说出自己所领悟三千大道之大吞噬,黑,白二人,不可察觉的松了口气,要知道黑,白兄弟是靠天道宗用大代价才让二人领悟了大阴阳术,而两个人始终比之一人领悟要差上许多。想要修炼至极致已然无法做到。好在大阴阳术位于三千大道第十位威能颇大,只要其他修士未能领悟三千大道前百大道交手起来可以说稳赢。

    黑,随即想起了什么说道:“岳晨宗主此次双修庆典,我兄弟二人代表天道宗带来一些薄礼还请收下。”话罢,白,手掌一挥,光芒一闪,一只小巧牢笼就是出现在了圆桌之上。

    小巧牢笼之内,一只粉色双瞳的黑色小狐狸正在用小爪子撕扯着牢笼,撕扯片刻后发现无法破开牢笼。不由气急败坏的模样瘫坐在地,当其粉色双瞳看见黑,白二人之后,一下双脚站起,叉着腰,张着嘴,好似在谩骂这什么。骂累之后也不知道从哪出拿出一香气四溢的肉包子吃了起来。

    “彩嫣?”岳晨见小巧牢笼之内的黑色小狐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之色,试着唤了一声。

    黑色小狐好似听到有人在叫自己名字,有些疑惑的看向了发出声音之人,粉色同双瞳在眼圈一转后,一幅吃惊表情,连忙将肉包子吞入嘴中。在说什么。只是它身处小巧牢笼之内根本传不出声音。着急之下,眼眶已然布满泪水,随时有决堤的危险!

    “岳晨宗主,难道认识这二尾妖狐?”白看着岳晨脸色变化,疑惑问道。黑,也是一副很想知道神情。

    “两位道友,还请将着彩嫣放出来。随后我会详细说说的。”岳晨此刻看彩嫣这般模样心中很是着急。

    “开!”白嘴中低喝一声,小巧牢笼就是快速消失不见。而在其内的黑色小狐就是出现在圆珠之上。至于说黑色小狐想要逃跑。有三名元婴期老怪在,仍它跑出千里。也是逃不出去的。

    “你们两个坏蛋,竟敢抓我,活的不耐烦了是不,信不信我吃了你们!我父亲可是妖皇!”彩嫣一出来。立马跑到了岳晨肩部之上。一副凶狠表情,呲出一口白皙小牙。

    “妖皇?我可不信,蛟,虎,蝎,鳄,四位妖皇会生出二尾妖狐!”白听得彩嫣所说,好似听到了什么特别可笑之事,脸色带上了浓浓笑意。

    听得白所说,岳晨微微一愣。当时自己修为只是练气期,遇到彩嫣在加祖老所说也就信以为真。现在听得白的话语不由质疑起来。不过彩嫣接下来说的事情却是让在场三名元婴期老怪吃惊不小。

    “谁说我父亲是下界的妖皇了。我父亲是灵界的!现在赶快给我赔礼道歉。不然三天之后,我父皇就会冲下来吃了你们!”彩嫣挥舞着小爪子,一幅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模样。

    ‘灵界’修真界知道这二字的也就那些元婴期老怪,修真界在远古典籍中一直以下界自称。而灵界则是上界的另外一个名称。

    在修真界,修士受法则限制,只能到达化神修为,寿元接近两千年,若是有滔天实力就可突破界面之力到达资源充裕无比的灵界。寿元在次增加,祖老在原先介绍妖兽山脉之时也是略有提起。这到让岳晨惊讶比之黑,白二人更加震撼。

    “开什么玩笑。灵界早于此界失去联系,你怎么可能是灵界妖皇的女儿呢?!胡说八道!!”黑,看着黑色小狐狸,眼中闪过一丝暴怒,手掌就是向着彩嫣抓来。

    彩嫣现在修为只是二阶三品妖兽,如修士筑基期六层修为,那能抵挡元婴期老怪的一掌抓来呢?

    “**友,还请手下留情。”就在黑的手掌快要抓来之时。岳晨淡淡说道。随即身形就是瞬移躲闪开来。

    一抓落空。黑还想出手,却是被白阻止下来。

    “岳晨宗主,你信这二尾妖狐话语?”白微微一笑,不置可否问道。

    “这,”岳晨一声哑然,随即看着肩部上彩嫣认真模样苦笑说道:“信。”

    “既然如此,我兄弟二人也信。这一杯灵酒就当我二人给你赔罪了”白微微一笑,站起身来,端起玉杯。一饮而尽。黑看白这般态度,心中吃惊不小,缓缓站起,端起玉杯将灵酒饮尽说道:“黑,给你赔罪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