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月老牵线

    ()袁福在施了一礼后细细说道:“青云宗每任宗主均是无法独自传送离开。必需带上五十名金丹长老才可传送,一是为了宗主安全,二是为了不失青云宗面子,三是宗主一人突然传送离开很容易照常宗内出现一些流言,四是..”

    不等袁福说完,岳晨略显无奈一挥手掌打断道:“好了。我知道了。”袁福自然乖乖闭嘴,恭敬站与一旁等待着岳晨的吩咐。

    枫叶看到此种情况,轻声说道:“要不下次在去。”

    岳晨看着枫叶绝美面容一笑轻轻摇头,随即他似想到了什么说道:“所有青云宗长老还请速来传送大厅!有要事相商。”

    岳晨声音不大,却是清清楚楚的传入青云宗所以长老耳中,这些青云宗长老在听到岳晨吩咐心中立刻身上亮起遁光向着传送大厅而去。开始猜测此番话语所谓何意。

    只是片刻时间,青云宗所以长老已然到达了传送大厅。足有五百多人。

    看了一圈在场所有金丹长老。岳晨一笑说道:“今日请各位长老前来,我岳晨有一事相商。不知各位能否卖一薄面陪我前去蛟海堡一趟呢?”

    众多金丹期长老听得岳晨所说有些云里雾里,要知道,岳晨作为宗主,自然有权利调到自己等人。

    不过岳晨等熟悉之人,在看到被公主抱的枫叶,和听到蛟海堡的后,稍稍思索也是明白了岳晨此番要去做什么。前去提亲。

    黄长老微眯双眼,轻抚山羊胡说道:“宗主直接吩咐就好,何须说什么相商呢。不知宗主准备何时出发呢?”不过在心中却是暗赞了一声,岳晨这般行事是如何高明。

    作为上位者,你是有权利可让下位者做任何事情,但是你要知道,下位者在做事之时,你是无法完全看到,暗中使些扳子也是很容易做到。若是此次岳晨直接命令这五百多金丹期长老陪同自己前去提亲很难做到滴水不漏。而岳晨不想在此件事情上做出一丝让日后不悦。所以才会这般说道。

    就在黄长老话语刚落之时,几十名金丹期长老赞同道:“是啊,宗主直接吩咐就是了!”

    岳晨一笑,说道:“既然各位长老愿意卖岳晨这个薄面,那就现在出发,免得耽误各位!出发!”

    袁福听得岳晨吩咐,快速打出一道法决让得岳晨于在场所有金丹期修士传送至离蛟海堡最近的‘木秀岭’而去。

    传送阵白色光芒消散之后,在场所有人均是被传送离去。整个青云宗,在无一名金丹修士。

    若是此时有其他门派修士前来攻打青云宗必然无往不利。对此岳晨也是了解,但是他不担心,众多金丹期长老也不担心。自己等人已然是青云宗核心实力。就算防御大阵被攻破也是丢去一座山峰。至于所被杀害的外门弟子和内门弟子必然会让他们狠狠补偿。

    木秀岭,传送大殿内,一名稍胖青年迈着小步看着远处柜台一年龄刚过二十的女性修士。眼中充满渴望之意,好似在等待着什么。对此女性修士一幅厌倦之色,显然对着矮胖青年很不感冒。

    溜达两圈稍胖青年嘿嘿一笑后就是快步离开。不过片刻。柜台内走出一名魁梧中年男子,取出一小舟看了一眼空空荡荡的传送大殿说道:“小李,我先有事就先回去了。你看守一段时间。”话罢,中年男子就是快速离开此地。

    出了传送大殿,中年男子从怀中取出一储物袋不由喃喃自语起来:“王公子出手果然大方,五千灵石只玩弄一次,不管如何,反正我是赚到了。赚到了。”

    看中空空荡荡的传送大殿,柜台女修士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妥,在平时之时她也是一人独自看守。随后她取出一颗红色丹药吞入口中,好似修炼起来。

    就在此时,空空荡荡大殿内,那原本离去的稍胖青年就是突然出现在其中,一脸邪笑的看着柜台女修,两眼之中饥渴之色显露无疑。下体之处已然顶起了小帐篷。快步跑去。嘴中狂笑道:“小娘子,你还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啊。”

    “王小福,你!你要干什么!李叔可是筑基期修士!”柜台女修看着已然冲过来的稍胖青年喝道。话语之中威胁之意显露无疑。虽然她修为有练气期二层,但是王小福可是练气期八层修士,想要对她做些什么很是容易,全无一丝反抗之力。现在只能期盼刚才离去的中年男子快速赶回。

    喝声传到王小福好似听到很好笑的事情哈哈笑了起来。同时手中取出几张符箓向着周围一甩而去。一脸淫笑说道:“李叔?叫的可真亲切,我才不想告诉你是李叔用五千块灵石将你卖给了我!才不告诉你呢!”话罢,刚才甩出的符箓已然化为一成淡黑色的光罩将传送大殿内部完全包裹而入。

    从传送大殿外向内看去好似无一丝异样,但是在黑色光罩内,所以的声音却是被完全阻拦,根本传播不出去。

    这让真准备大声喊叫的柜台女修一下面容死灰。在看到王小福已经脱去衣物,搓着手走来。一时间已经慌了神。随即她似想到了什么,取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说道:“不要过来。不然我腌了你!”

    王小福一笑。对于这种话语,他已经听得耳中出茧了。异常熟悉。嘿嘿一笑说道:“小娘子,别说如此恐怖的话吗!我真的有些害怕了。”说完,王小福用手拍了拍自己的光溜溜的带着肥油的胸脯。一幅畏惧之色。

    但是看着柜台女修眼中,很显然是对自己的嘲讽。只是现在的她根本做不到什么。只能紧紧握住匕首。向后退去。

    “小娘子,好了,不玩了,办要事要紧。”因为王小福先去提前服下的催情丹药现在欲火已然压不下去,只能不在费口舌。取出一道定身符箓将柜台女修固定后就是快步跑去。

    定身符箓是二阶符箓。对筑基期修士也是很难得到,现在施展在一练气期二层的女性身上很是大材小用,不过王小福有灵石,砸的起,这何人能够奈何呢?

    一双肥胖手掌在柜台女修身上之上来回抚弄,王小福一幅享受之感,在从储物袋取出一颗粉红丹药放入嘴中后,一把撕去了柜台女修的衣裳,白皙身躯显露无疑。

    柜台女修双眼流出清泪,心中懊悔无比,想要自尽已然做不到。只能等待着凌辱完毕。

    “小娘子,第一次,有些疼痛哦。”手掌抚弄一圈后,王小福,邪邪一笑,臀部想后挪开,对准之后就是要直捣黄龙!而柜台女修此刻已然闭上双目,仍凭王小福胡作非为。

    就在此刻传送大殿内的传送阵传出一声嗡鸣,顿时白色光芒亮起,五百多人就是传送而来。来人正是岳晨等人。

    刚一传送而来,岳晨神念已然完全放出,就发现柜台处一男一女在预行鱼水之欢之后。微微皱眉。本来不想理会,但是当察觉到女修脸颊上的泪水,和眼神中的绝望之色,当即冷哼一声,一股庞大灵力就将而入完全包裹而入。一下拉到了身旁。

    在落在身旁之时,这二人身上已然被岳晨换上了一套衣裳,遮住**身躯。

    灵力撤去。岳晨看似随意对二人问道:“鱼水之欢你情我愿的事情,为什么弄的如此绝望一幅要死不活的样子?”

    柜台女修看到岳晨,如同救星一般,急忙将刚才稍胖青年想要**,凌辱自己的事情完全说了出来。

    对此岳晨微微皱眉。看向了稍胖青年。至于他所说真实斌不在意,只要施展大普渡术就可完全得知

    稍胖青年被岳晨这随意一看,好似心里所有想法完全被看透,原本想要胡编乱造的话语一句没说,一下跪倒在地,连磕十几个响头后如实说道:“前辈大人啊。我只是**上头才会这般,千万不要杀我啊。”说罢又是“砰,砰,砰。”磕起头来。

    岳晨轻叹一口气,有些无奈,自己现在出手管了此事真的有些麻烦,杀了这稍胖青年不能带来半点好处反而会给自己带来一些不爽感觉,要知道岳晨此次出来的目的是提亲,一出来就杀人这可有些不好。

    至于说麻烦,修真界还有人来找岳晨麻烦吗?与其这样还是略施惩罚的好。只是该如何惩罚的好呢?

    稍稍思索后,岳晨看着哭泣连连的女修似是想起来什么说道:“你可有双修伴侣?”

    被岳晨这样一问,女修哭的更加厉害了。梨花带雨一阵后说道:“女子我现在虽然是清白之身,但经过此事已很难找到如意郎君,还请前辈做主啊!”

    一听女修无双修伴侣,岳晨不可察觉的点了点头,向着额头已经磕出血的王小福说道:“你呢?”

    “没有”王小福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他一向风流,沾花惹草,和众多女修有过关系,却是没有双修伴侣的。

    “你既然如此想要于此女行鱼水之欢,肯定是对此女情真意切,这样我岳晨进入就当一次月老。你二人以后就是双修伴侣如何?”听得二人均无双修伴侣,岳晨嘴角露出一丝笑容,看着王小福说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