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收灵石 凝金丹

    ()不到片刻时间,岳晨已然到达青云顶峰处,翠绿遁光散去,岳晨就是迈步向着自大殿而去。身后炎巧倩,紧随而来。看岳晨没有吩咐之意就是向着自己的房舍而去。

    岳晨的回来,自然是惊动了枫叶,不过枫叶尚未前来,就被岳晨传音阻止。

    盘腿坐着床榻之上,岳晨吐出一口浊气。而原本略显苍白的脸色一下变的红润起来。取出两颗墨绿丹药吞入腹中后,岳晨就是闭目休息起来。而噬灵诀自行运转。调养着还未痊愈的肉身。

    半个时辰后,岳晨微睁双眼。眼中闪过一道精芒。在其手中之上红光一闪,那枚用四千万灵石换取而来的赤炎心出现在手掌之上。

    稍稍打量一番后,神念就是向其内部探查而去。

    神念刚刚探查,岳晨就感觉灼烧之感袭来。好在岳晨已是元婴期修士,灵力稍加运转下灼烧之感就是消失不见。反而带来一丝温暖舒适。

    赤炎心内部如同共为三色熔岩缓缓交替而出,这三色熔岩分别是红,橙,赤。三色,而赤色岩熔岩所散发的高温足以让一件四阶法器当初毁去。

    在详细查看一番,岳晨并未发现这赤炎心有何不妥,这才将神念收回,手掌一扬之下,赤炎心就被一层翠绿灵力包裹而入。而在里面的三色熔岩也在翠绿灵力包裹之下,就是循环有序的吸收起来。原本的三色熔岩中的高温就是在一次提升起来。

    五个时辰后,在岳晨全力灌注木属性灵力之下,赤炎心体积已然缩小一半,其中的三色熔岩色彩比之原先均是要提高了几分。所散发的高温就算岳晨灵力运转也是带来丝丝灼烧之感。

    看了看手中被自己加以淬炼而略提升的赤炎心,岳晨一笑,手掌一扬之下,赤炎心就算被红色闪电包裹,向着炎巧倩而去。至于说祭炼,最好是由炎巧倩自己做主。

    在修炼的炎巧倩看到红色闪电包裹赤炎心而来。没有一丝吃惊之意,玉掌一抓之下就是将赤炎心收入了手中。温润火灵力传至全身。此女脸色不变,在看了岳晨房间一眼后,就是按照自己所想开始祭炼法宝。

    此时的岳晨细细看着手中半尺鬼渊沉香好似在思索什么。

    法宝,对于修士来说是必然要炼制之物。对于岳晨来说也是如此。

    现在的岳晨,攻击手段只有黑色雷电,红色闪电可以在元婴期修士中拿出手之外,在无其他攻击手段。而炼制法宝已然成了岳晨现在必需所做事情。至于那已经铭记于心的大普渡术,和大吞噬术,岳晨决定在祭炼法宝之后在好加参悟一番。

    来回翻转半尺黒木。岳晨脑海不断思索该如何炼制此物,法宝种类之多已这些年至少知道万种,而该炼制成何种法宝却是让岳晨略显犹豫。

    “就炼制飞剑。”轻叹一口气,岳晨在想到青云宗已飞剑为主后,也就不想其他。

    想法已定,岳晨手中法决一变,丹田之内的元婴就是从天灵盖中缓缓飞出,随即听在了岳晨身前。而此时的岳晨双刻黯然无神。表情呆若木鸡,若身体之内有心脏跳动声传来。其余之人必然认定岳晨现在就是一具尸体。

    元婴离体后,胖乎小手一拍滚肚,顿时一口婴火就是向着悬浮在元婴面前的半尺鬼渊沉香煅烧而去。

    元婴之火刚一接触鬼渊沉香,一股醉人香气就是席卷而来,而岳晨元婴吞吐间直接建将醉人香气完全吞入小嘴之内,小脸之上不由带着一丝饮酒之后的红晕。

    似是感到元婴的状态,鬼渊沉香顿时发出一声嘶鸣,一只拳头大小的鬼雾骷髅头就是向着元婴一口咬来。

    岳晨元婴见此,小手一拍,一道红色闪电就是将之完全摧毁,而那飘忽不定的鬼雾则是被黑色雷电禁锢起来。至于说在冲出来袭击元婴的鬼雾骷髅头,也是被同样对待。

    随着岳晨元婴不断喷出元婴之火,原本那红润小脸也是带上了一丝疲倦。

    要知道,岳晨只是刚进入元婴期。如此一个时辰喷出元婴之火,已经会带来很大负荷。若不是噬灵诀无法直接补充元婴损耗,岳晨必然可以一次完成祭炼。而现在唯有休息一番后在继续祭炼了。

    在喷出三口元婴之火后,岳晨元婴手中法决一变,就是瞬移到了岳晨肉身丹田之内。

    元婴回归,噬灵诀就是疯狂运转开始填充损耗,而岳晨原本。呆木神情消失不见。恢复原形淡然模样。在看了还在被元婴之火煅烧的鬼渊沉香,岳晨一挥手就是将之收入储物袋内。

    岳晨盘膝而坐。一个时辰后,丹田内的元婴已然红光满面,修为也是比之原先稍加提升一些。看来前面一番使用元婴之火而带来的好处。

    手托下巴,岳晨神念稍加探查鬼渊沉香一番后,喃喃说道:“此次煅烧一个时辰鬼渊沉香比之原先无太多区别,看来还得用元婴之火煅烧一段时间才能颇具雏形,也不知道所含的鬼雾骷髅头是否能够保留下来呢。”

    喃喃之语刚落,岳晨还未让元婴离体继续煅烧鬼渊沉香,他的神念就是感觉火红长老带领着一名筑基期巅峰的白发老者飞遁而来。而耳边也是传来火红长老的声音。

    “岳晨宗主,这名修士乃是北岳的散修,已经交付五百万灵石。”

    听着火红长老的传音,岳晨微微点头,身形一闪就是到达大殿门口。而此刻火红长老已经于筑基期巅峰的白发老者站与大殿之外。

    神念细细探查白发老者的修为情况。岳晨微微皱眉,轻“咦”了一声淡淡道:“冲击金丹失败四次,寿元只有五年了。”

    岳晨这话一出,这名男修士连忙跪倒在地手中取出一蓝色灵卡说道:“岳晨宗主,里面还有一百二十三万下品灵石,还请帮上晚辈这一次,日后做牛做马,来报今日之恩。”

    对于死亡,任何人多有畏惧之心,而能活下去,无一人不会放弃。这白发老者乃是北岳国一修真小家族的族长,因为修为止步于筑基期巅峰已有百年,在知自己寿元将近的白发老者,会让加家族内无晚辈到达筑基期巅峰震慑仇人后,不由担忧起自己寿元殆尽后家族会落魄下去。

    在次小家族绝望之时,却接到了青云宗的青云令这才调动全族灵石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心态来到青云宗。

    看着白发苍苍的老者跪倒在地,岳晨不由一叹,手中一扬,一道清风将之搀扶而起。这才说道:“既然你已交够五百万灵石,自然无需多交付。你随我进来。火红长老你去忙。”话罢,岳晨迈步向着大殿而去。

    白发老者得知此次家族有望。眼圈不由一红,连忙举步跟着岳晨一同进入,而火红长老听到岳晨吩咐,一拱手身上遁光一起向着自己执事大殿而去。

    紧跟岳晨到一密室后,白发老者看了周围并未什么法阵或者是禁制却是有些担忧起来。而作为晚辈,白发老者又不好说什么,只能是恭敬站在一旁。

    岳晨对白发老者心中所想无暇擦测。手中一扬取出两青色蒲团放于地下,在拿出一枚培源丹丢向白发老者后说道:“盘膝而坐,吞服培源丹冲击金丹,至于其他无需丹药。”

    白发老者小心接过培源丹,脸色一变。“直接冲击金丹?若是自己失败了那该怎么办?会不会青云宗为了保全名誉直接将我杀人灭口。完了。完了。”

    见白发老者一脸苦瓜相,岳晨微微摇头,也不催促,就是盘膝坐在了一处蒲团之上。而白发来着看岳晨已然有所动作,只能一狠心,将手中培源丹吞入腹中。

    培源丹药效发作,白发老者丹田内液体灵力开始汇聚凝固,只是白发老者资质是在太差,一天后培源丹的药效就是完全消失,龙眼金丹只是表面稍稍凝固一层。

    细细观察的岳晨见此轻叹。“怪不得五次冲击均会失败。也罢,收人灵石自然是要帮人办事。”

    心中稍稍说了两句,岳晨手掌向着白发老者轻轻一推吩咐道:“运转功法强行凝丹。”

    “什么!强行凝丹。失败我这老命可就真的没了。”白发老者心中掀起惊涛骇浪。却也不敢违背,只能运转功法吸收周围稀薄的灵力。

    不过当其功法刚刚运转开来,就感到在岳晨手掌方向,一股股比之二级丹药还要浓郁纯净灵力就是狂涌而来钻入还未凝实的金丹之中。而白发老者感觉此种情况脸上不由露出狂喜之色。运转功法速度也在不知不觉中急速增加起来。丝毫不敢懈怠半分,运转速度直接到了极限。

    三天后,白发老者丹田之内已然多出一颗龙眼金丹。脸上一副不可置信之色。在用手掌打了自己一巴掌后感觉剧痛后。压抑已久的心情就是完全释放了出来。

    “我金丹了。我金丹了。我金丹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