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力挽狂澜

    ()被周围内门弟子的注视,岳晨脸se不变,手中红se闪电一分为千就是向着周围奇异妖兽而去。

    “嘭,嘭,嘭。”奇异妖兽爆体而亡的声音不断响起,只是一息时间,飞舟上于半丈之外就是在无一只奇异妖兽。血se雾气不由浓厚了一分。

    岳晨一击之下,千只奇异妖兽死亡已经完全的震撼了所有的内门弟子,黄药等人也是吃惊不小。而他们并不知道岳晨还未拿出全部实力那又该如何震撼呢!

    瞬间千只奇异妖兽死亡,也是让这些灵智不高的奇异妖兽身感觉到了畏惧。

    “敢犯我青云宗者,死!”看着这些为之一顿的奇异妖兽,岳晨脸se平静,手中之红se闪电就是在一分为千向着半丈之外的奇异而去。

    “嘭。嘭。嘭。”又是近千奇异妖兽爆体而亡。剩余的奇异妖兽看到同伴没有一丝还手之力的死亡陷入了恐惧之中,甚至几只灵智稍高的奇异妖兽已经是向后退去。

    “嘶。”的一声巨鸣从黑se石门中传出,随即一只身长十丈,粗一丈的黑se水蟒就是冲了出来。一路碾压周围的奇异妖兽向着飞舟而来。在其一双漆黑双目扫视之下,无一奇异妖兽敢于其对视。均是低头露出恭敬之se。

    “咦,既然是金丹中期的妖兽!取出妖丹应该有些用处。”

    岳晨脸se微变,嘴角露出一丝喜意,身上翠绿遁光一起就是向着黑se水蟒而去。同时手掌之上红se闪电丝毫不吝啬的迅速洒下将路过之地五丈范围内的奇异妖兽尽数屠尽!至于说这金丹中期的黑se水蟒。岳晨直接是试做了一颗等待自己去取的妖丹!

    看到岳晨这般轻松屠杀周围的奇异妖兽,黑se水蟒三角瞳中闪过一丝骇然,而现在岳晨已经接近,想要躲闪已经晚了一些,随即张开喷出浓浓毒雾向着岳晨而去。

    浓浓毒雾袭来。岳晨毫不在意,遁速一提就是从入其内。

    刚一接触浓浓毒雾,火灵甲自动浮现燃起红se火焰将岳晨完全保护在内。而此刻红se闪电不断汇聚已经完全布满岳晨手中。

    发现自己的浓浓毒雾,既然无法对岳晨造成一丝伤害,黑se水蟒三角瞳中出现深深忌惮,原本嚣张气息更是被岳晨一记粗若碗口的红se闪电直接毁去,一丝不剩。至于身上黑se鳞片更是完全炸裂开来。露出已经熟了七分的莽肉。

    “咦。味道好香,吃了应该没有问题?”嗅到黑se水蟒身上散发出的香味,岳晨鼻尖抽动几番一脸陶醉。

    看到岳晨嘴角的口水。十丈长的黑se水蟒身躯不由一颤。现在岳晨的眼神于它平时完全一样,那是饥饿自己看到美味猎物是才有的目光。

    “懂得害怕?不过也得进我的腹中!”如此美味。岳晨只能放过,手掌擦了一把嘴角口水。红se闪电在次凝聚。

    看到粗若碗口的红se闪电向着自己劈来。黑se水蟒连忙将自己十丈身躯盘在了一起,同时嘴中发出“嘶嘶”的求饶声音。

    “轰”的一声,红se闪电一劈而下,盘在一起的黑se水蟒身躯顿时一阵焦糊之味传出。三角瞳中神采渐渐失去。嘴中的求饶声音比之原先更加急促了起来。

    嗅着黑se水蟒现在散发出的味道,岳晨眉头微皱,不由的摸了摸下巴想到:“看样子还是七分熟比较好!”

    而岳晨这番动作当即是让黑se水蟒想到了什么当即在从嘴中发出几声,一条三寸黑se小蛇也是缓缓飘向了岳晨。

    “妖魂?”看着三寸黑se小蛇,岳晨脸se微变,手掌一翻转下红se闪电在次浮现而出就是一把握入了手中。

    “把周围的奇异妖兽全部杀了。”细细打量一番发现这三寸黑se小蛇真的是黑se水蟒的妖魂,岳晨脸上笑容出现,取出一个小瓶子将之装好后,对黑se水蟒吩咐道。

    黑se水蟒,微微点头,完全熟透的身躯缓缓移动,却是没有动弹分毫。显然岳晨两击红se闪电威力太过强大,让其身受重伤难以完成吩咐。。

    无奈轻叹岳晨身形翠绿遁光一起,就是继续向前屠杀而去。

    飞舟上,黄药在服食几颗丹药后稍稍恢复一些。当其看到黑se水蟒并未被岳晨出手杀了,不由长松了口气,

    “嘭。”的一声,黑se石门之中,一头牛首豹身的奇异妖兽凶悍的冲了出来,而当其目光看到奄奄一息的黑se水蟒后,嘴中吐出一口橙se火焰向着它而去,好似完全没有发现站在黑se石门上的岳晨。

    站在黑se石门上的岳晨神念探查到牛首豹身的奇异妖兽修为在金丹初期。脸上不变手中红se闪电汇聚有碗口大小后就是的劈向了牛首豹身的奇异妖兽。随即传音让黄药等人过来后就单手托着下巴又陷入了沉吟当中。

    红se闪电急速而至,牛首豹身的奇异妖兽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哞”的一声惨叫就是翻到在黑se水蟒身旁。只有一丝生机勉强保留了下来。

    在这条牛首豹身的奇异妖兽倒地后,岳晨看了一眼周围剩余的奇异妖兽。手掌不断挥动间十息时间内完全被屠杀干净。而那些不断钻出的奇异妖兽刚刚冲出就是爆体而亡。

    快速赶来的黄药等人在察觉到黑se石门是一传送法阵不由和岳晨一样微微皱起了眉头。要知道,天鼎宫内一切传送法阵多是会失去作用,但是现在这黑se石门既然能够传送,这到颇显怪异了。

    虽然岳晨想要进入黑se石门内探查清楚,但却是被一股浓浓法则之力排斥无法靠近分毫,而那些出来的奇异妖兽却是来去自如。

    至于说想要出去。在内门弟子破除血se雾气的法阵才可完成。不过最少要三个时辰。

    “岳晨师弟你损耗多好灵力了?”静静看着下方不断死在红se闪电的奇异妖兽,黄药说道。在这段时间内虽然没有出现金丹期的奇异妖兽。但是低阶的奇异妖兽倒是出现上万之多,消耗灵力也是颇为恐怖

    “还有九层成,”岳晨看着下方黑se血池,如实说道。在进入金丹后,噬灵诀每时每刻就是不断恢复岳晨损耗的灵力。这般轻松战斗下来。自然没有消耗太多灵力。

    黄药微微点头,看来自己等人无需太过时间担心。。

    半个时辰后,生机只有一丝的牛首豹身的奇异妖兽嘴中发出痛苦的“哞”就是慢慢站起来了

    “取出妖丹还是?”闭目休息的徐磊缓缓说道。

    “看看能不能让其交出妖魂,若是不能取出妖丹就可以了。”岳晨看着下方黑se血池说道

    微微点头,徐磊身上黄se遁光一起就是慢慢而去。

    劈下几十道红se闪电将看似可疑的黑se血池完全蒸发后,岳晨不由轻叹一声询问道:“各位可有什么发现?”

    一直在用水汽侵蚀黑狱之人的枫牧当即摇头。而贝静也是微微摇头。

    枫叶等人均是摇头,岳晨不由将希望放到了黄药身上。

    被岳晨等人期待目光看来。黄药轻轻摇头。

    而在场众人均是叹了口气,现在看来只能等待两个多时辰让内门弟子破开血se雾气法阵从而离开了。

    无奈的摊了摊手,黄药就是闭目休息起来。

    半个时辰后,徐磊不急不缓的飞遁而来。在其手中,一只缩小两寸大小的牛首豹身的奇异妖兽正憨憨而睡。

    “怎样,我徐磊出马,手到擒来了。”用手指轻轻捅了捅憨憨而睡的牛首豹身的奇异妖兽,徐磊略显得意的说道。

    “黄药师兄,内门弟子还需多久破开血se雾气法阵?”岳晨。微微点头,向着黄药问道

    “两个时辰。怎么,岳晨师弟发现些什么了吗?”黄药,看着不远处已经稍显薄弱的血se法阵说道。

    现在的血se法阵,比之原先要稍显薄弱,但是在周围空气中弥漫的血se雾气比之原先更加浓烈。一呼一吸间,让人作呕。

    “我只是感到有些奇怪,这血se雾气为何比之原先更加浓郁,时不时感觉身体内的血气有种破体而出的感觉。难道各位没有察觉到吗?”岳晨稍稍迟疑说道。

    一听岳晨这个话,黄药脸se微变,先去身体之内的血气真有这破体而出的感觉,只是不知为何却有消失不见,这一被提醒,神念内视下这个才发现身体之内的血气之前比之原先要少了许多,影响不大。只需调养一番就可以恢复。

    但是现红se雾气中根本无法调养,时间一长,就会虚弱不堪。难以有战力。

    “有。血气损耗十分之一。”枫牧脸se微变,点头说道。

    看到众人面se多微变,只有炎巧倩稍稍摇头,岳晨手掌红se急速凝聚,在黑se石门上布下浓厚巨网后这才,身上翠绿遁光就是向着飞舟而去。

    现在黄药等人金丹修士多有这种感觉,那筑基期内门弟子显然更加危险。若是时间长久必然会让这些修为不高深的内门弟子必然会死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