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比赛开始

    十ri后,岳晨就收到了挑战赛的通告。

    “两万一千二百三十六号弟子。你的比赛是在九十号擂台进行,在午时前请准时前来。若不准时到来。自动弃权!”

    看了一眼通告玉简中的信息。岳晨就继续开始提炼红se液体。等到午时快要到来之时。岳晨就控剑向着挑战赛的广场飞去。找到最边脚的九十号擂台。就是落了下去。

    擂台上一名内门弟子瞟了一眼岳晨说道:“对手还为前来。师侄稍等。”

    等待了一会。一名十五六岁的少年就是气喘吁吁的跑到了擂台之上。在感觉到少年的修为后岳晨说道:“师弟。你不是我的对手,还是认输!”

    听到岳晨的话。少年连忙是一番探查,随后就看到少年无奈的点了点头。说道“嗯。我认输了。”说完,少年无jing打采的走向了擂台外。

    看着认输的少年,岳晨一笑说道:“师弟稍等。”

    闻言,少年转过头来有些不解的看着岳晨。

    取出一只小瓶丢了过去岳晨说道:“这一瓶jing气丸就送给师弟了”

    接过小瓶。少年打开查看一番,满脸笑容的说道:“多谢师兄了。”说着就转身跑了出去。

    看到这些。内门弟子轻声说道:“二万一千二百三十号弟子胜”

    笑了笑。岳晨控剑便是回到了小屋继续修炼接下来。每隔十天,岳晨就是去比赛一场。

    第二次遇到的是一名练气期八层的师妹。稍稍一番苦战。岳晨还是将比赛的胜利拿到了手中。

    从昏迷中苏醒的岳晨轻叹一口气。这一声轻叹就是代表这岳晨又一次的凝晶“失败”了。苦笑了笑。也就是说,岳晨岳晨控剑向着挑战赛广场飞去。站在二十六号擂台。岳晨等待着第三次的对手。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一名十四五岁的少年站在了擂台之上。

    见双方准备好了主持比赛的内门弟子说道:“比赛开始。禁止杀人!”说罢内门弟子就是退出了擂台。

    感觉这少年练气期二层的修为岳晨一笑说道:“师弟你不是我的对手。要是师弟认输,我就送一瓶jing气丸给师弟作为补偿”

    闻言。少年喊道:“师兄我可不缺那丹药。还请师兄小心了。”言罢。少年双手放入怀中像是取着什么东西。

    见状岳晨说道:“那只好师兄我动手送师弟出擂台了“还不等岳晨说完。岳晨的话就因为少年手中两大把符箓是戛然而止。手中木灵力也是急速汇聚而去手中符箓向着胸前一扔。少年喊道:“火球符连环十八发。”。刚一喊完。少年胸前的符箓就是化为一枚枚的火球向着岳晨激she而来,做完这些。已经是有些气喘了。

    见火球袭来岳晨是连连躲闪。手中淡绿se灵力汇聚。十息后一枚绿se盾牌就是出现在岳晨手中。

    轰隆隆的碰撞声不断响起。岳晨看了一眼气喘的少年说道:“师弟还是认输。”

    少年扔出十张冰锥符继续喊道:“冰锥符十连发。”。随后就看到十枚冰锥向着岳晨激she而来。此时的少年因为灵力耗尽已经是累的坐到了地上。嘴中喘着粗气。

    虽然激活符箓消耗的灵力不多。但是对练气期二层的少年这种大量的激活还是有些太过勉强了。

    用木灵盾牌抵挡十枚冰锥后。岳晨笑了笑木灵盾牌也是消散开去。不急不缓的走到少年身旁说道:“师弟。我赢了”说完,岳晨抱着少年轻轻的放在了擂台之外。

    见此。内门弟子说道“两万一千二百三十六号弟子胜!”

    笑了笑。岳晨就是控剑离去。

    回到小屋中。岳晨就开始提炼红se液体。感觉这储物袋中的传音石跳动。岳晨将传音石取出了出来。徐磊沮丧的声音也就传了出来:“兄弟。”

    岳晨笑了笑询问到:“怎么了?”

    徐磊沮丧的说道:“我挑战赛输了。”

    岳晨笑了笑说道:“是不是看对手是漂亮的师妹故意输的?”

    就听到徐磊轻叹一口气说道:“唉。是一位很漂亮的练气期五层的妹姐。不过我真的不是她的对手。说不准兄弟你也不是她的对手”

    岳晨无所谓的说道:“输就输了呗。反正咱两的目的是巩固修为。”

    徐磊哭丧这:“我不甘心啊!~”

    岳晨无奈的说道:“这有什么甘不甘心的。我进前一千就知足了。”

    徐磊一笑说道:“那得看运气了。遇到厉害的师弟师妹,兄弟你就得输了”

    岳晨一笑说道“看人品咯~。”

    十ri后。岳晨控剑飞向了挑战赛广场。看着围满着人的二十一号擂台岳晨有些奇怪,平时自己比试的时候可没人来围观过,怎么今天又这么躲入。难道是对手来头不一般?这样想到岳晨也就缓缓的向擂台落了下去。

    刚落在擂台上岳晨就听到了有人的喊叫道“来来来。磊磊赌庄开业了。母老虎胜十赔一。买我兄弟胜的。一赔十!”听着这熟悉的声音和熟悉的称呼。岳晨回头一看,这一看岳晨苦笑着摇了摇头,当徐磊一转身继续嚷嚷道时,岳晨已经笑容满面了。原因无他只因为徐磊身穿大褂的醒目文字徐磊所穿大衫正面是“十人赌,十人输。”反面是“九人被骗,一人猪。”

    这一转身,徐磊自然是看到了岳晨,看着岳晨脸上的笑容,徐磊有些疑惑的说道:“兄弟,啥事情笑的这么开心?”

    岳晨止住笑意说道:“徐磊,开赌庄能开到你这种境界也是罕见了!”

    徐磊很是自豪的说道:“当然了。每看到我大衫上写着的字吗?“十人赌。十人嬴。””

    身体转了一圈徐磊继续说道:“九人发财。一人龙。不过咋就没人来押注呢?”

    岳晨指了指徐磊的大褂说道:“好好看看衣服上的字。”

    闻言徐磊不由一愣。低头看着自己的大衫上的文字。嘴中不由的念道“十人赌,十人输。”在转头一看大衫背后的文字徐磊又是念道:“九人被骗,一人猪。”

    这一念完。徐磊脸一红。愤怒的喊道:“谁在我衣服上动手脚了。有种给我出来。”

    徐磊这一嗓子绝对是吸引眼球的。众多的不明真相的外门弟子多是看了过去。在看到没人承认还被不明真相的外门弟子围观。徐磊后些后悔。在众人的目光下就是跑向了远方。看样子是去换衣服了。

    看到徐磊离去。岳晨苦笑着摇了摇头。耐心等待起来。

    不出片刻。徐磊就是跑了回来。艰难的挤进人群喊道:“兄弟,这次你的对手就是母老虎,可是小心了!”

    点了点头岳晨就是耐心等待起来。

    一刻钟后,天边一道红se云朵缓缓飞了向了岳晨所在的擂台。抬头看了一眼红se云朵岳晨不由想起可爱的关雪小师妹。

    围观的外门弟子看到红se云朵之时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嗓子“母老虎来了。”

    这一嗓子喊完。擂台三丈内就是没有一名外门弟子了。看到这一切的岳晨不由的一惊。难道说这母老虎很是恐怖吗?

    三丈外徐磊喊道:“兄弟,小心了。不行就投降!我不会看扁你的!”

    听到这话,顿时一名外门男弟子大声的喊道:“大丈夫怎能怕一女流之辈呢。师兄。冲上去。”

    “就是。师兄别怕她。她才练气期七层的修为。”

    “师兄,收服母老虎!”

    “师兄。赢了就给我们摆庆功宴啊!”

    “师兄,加油啊!”。有人带头,不少外门弟子喊道。

    “你们这帮臭男人。有什么资格说枫叶师姐是母老虎。”

    “对啊,枫叶师姐可温柔了。”

    “臭男人才不懂叶菲师姐呢!”

    “就是,就是”

    当然也有一些女xing外门弟子反驳着喊道对于这些喊叫声,岳晨不由的起了些好奇之心。这叶菲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受到这么多人的关注呢?

    “母老虎的来了。不想挨揍的就闭嘴了。”一名外门男弟子看着到了擂台上空的红se云朵惊慌的喊叫到此时一出。顿时整个广场鸦雀无声。

    上方十丈的红se云朵中,一名身穿红se衣裙的女子喊道:“本姑娘来也!”刚一喊完,女子就是一跃而下。

    看着女子重重的落在广场上。岳晨有些惊讶,“这麽高的距离要是我要是跃下来应该会摔的鼻青脸肿。看样子这枫叶师妹可不是平常之辈了。”就在岳晨这样想到的时候。枫叶躺坐在地上捧着双脚说道:“痛死我了。”

    摇了摇头。岳晨苦笑了笑。看样子是自己高看了这位枫叶师妹。

    从红se靴子中取出白皙玉足搓了搓,枫叶用一双明眸打量着岳晨说道:“按岁数我是你的师姐。还不快叫一声师姐来听听?”

    被枫叶的一双明眸打量着,岳晨也是打量着这位枫叶师妹。虽然这位枫叶师妹可以说的是倾国倾城,不过对岳晨来说是不如清水师姐。不过胸前之物却是无法比较了。

    岳晨一笑说道:“要是不在修仙界我叫一声“师姐”倒也无所谓。不过修仙界自古以来是依修为论辈分,现在我的修为比师妹高,所只能叫“师妹”了。”

    将白皙玉足放入靴子中。枫叶站起双手叉腰一挺胸膛问道:“那么我筑基了,是不是师弟就得叫姑姑了?”

    看到枫叶一挺而波涛滚滚的胸部。岳晨心中不由的赞了一句,“好大”。干咳了一声岳晨说道:“要是师妹有着筑基修为我当然会喊一声“师姑”的。不过“师妹”不喜欢“师姐”这个称呼吗?”

    枫叶摆了摆手说道:“本来是想让你喊师姐的。谁让你不喊呢。现在你得喊我师姑了!”说话间枫叶的修为正在不断的提升着。片刻之后就是到达了筑基期三层的修为。

    感觉这枫叶筑基期三层的修为。岳晨一愣心中想到:“怎么回事?一下筑基了?这不可能的。这还怎么打?还是投降算了。不行!会被徐磊看扁的。坚持被打出去算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