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被虐

    岳晨闻言不由一愣。灵卡滴血认主?稍稍有些迟疑,岳晨还是将储物袋中灰se灵卡取了出来。割破手指滴了一滴鲜血上去,灰se卡片闪烁两下便是出现了一行文字。“内门弟子福利卡片,滴血认主完成,每月可去福利殿领取灵石三百块,练气丸丹药十枚,寒泉淬体一个时辰。血灵试炼三次。”

    看着这些文字。岳晨脸se笑开了花。一个月尽然能拿三百块灵石。一月三百灵石。一年就是三千六百灵石。三千六百灵石可是能让自己买一颗筑基丹了。并且一个月还有十枚练气丸。一年下来就是一百颗。练气丸市价可是在五块灵石的。也就是五百灵石。全部加起来。就四千一百块灵石。在努力些就能给祖老买一笼天魂包来恢复伤势了!

    徐磊看到岳晨笑成菊花的脸。不由有些惊愕。取出灵卡。滴血在上面。随后就见到徐磊的脸也是笑成了一朵菊花。

    从喜悦中回过神来,岳晨带着笑容取出地图玉简,灵力灌入。玉简上漂浮而出一份缩小的青云山的地图,青云山正是被三条山脉包裹而入,呈现凸字形。随后便是出现一段文字:“青云宗,原名青云派。一万年一千年前祖师青云子所创!。此地因有青云宗,山脉便是被叫做青云山脉。主山高四千七百五十三丈名为青云山!。”。

    文字消失,岳晨看向地图,发现地图上山脉上清清楚楚的标明着区域的地名,如岳晨现在所在的位置也是标注的清清楚楚“青云山顶,议事大殿之路。”

    一边走着。岳晨一边观察着地图。整个青云山大致被划分为四个区域。山顶的是青云长老居所。山顶往下一些的是青云客卿长老居所。山腰是青云执事居所。山脚的青云内门弟子居所。而在山脚外是青云外门弟子居所。

    一路向下走去。岳晨就感觉空气中的灵力也是一丝丝的减少着。到了山脚的时候,空气中的灵气尽然比自己在宁海城还少了很多。不过这对岳晨来说没有关系的。

    徐磊一样是看着地图慢慢走了下来。看着一排排整齐的小院,徐磊收了地图走到了岳晨身旁说道:“兄弟。你的住处是多少号?”

    岳晨取出禁制令牌看了一眼说道“两千七百九十八”

    徐磊说道。“兄弟,我的是两千七百九十七。我两要当邻居了。”

    岳晨一笑。手中灵力灌入手中禁制令牌。禁制令牌出现一个箭头,指向了东北角。

    岳晨二人便是向着箭头的方向走去,走了千丈左右,禁制令牌上的箭头直直看到了处三丈大小的院落。院落的门口上写着两千七百九十八。隔壁一个院落正是写着两千七百八十九摆了摆手岳晨对徐磊说道“今晚好好休息,明天见了~”看到徐磊点了点头,岳晨便是缓缓穿过禁制,进院落。

    看着岳晨进入院落中,徐磊走向了一旁的院落。

    看着院落中唯一的小屋。岳晨摇了摇头,推门进入小屋内。岳晨微微一叹。这里面处了一张木床之外竟然什么多没有了。跟自己在妖兽山脉的树洞基本一样的。只是在妖兽山脉岳晨没有福利可以领取

    十几天的间断飞行可是让岳晨的身体有些疲劳了。吃了些肉干和jing气丸修炼之后,换上内门弟子道袍后,便是躺在木床上睡了过去。这一夜岳晨睡得很香。很甜。

    直到中午时分,岳晨才被储物袋中的一物吵醒,很不乐意的翻了个身,将储物袋中的传音石取了出来。岳晨就听到徐磊的声音。“兄弟。出来吃午饭了。我在外面等你。”

    岳晨闻言,挠了挠头说道:“等着,我马上就出来。”收了传音石,岳晨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便是迈步出了小屋。小屋外。一切多是那么平静。不知为何,岳晨感觉这平静的有些诡异。让人有种不安的感觉。

    此时储物袋中的传音石又是响了起来。岳晨取出随后就听见徐磊有些慌张的声音,“兄弟,别出来。”接下来就是传来徐磊的一阵惨叫。还传来一名陌生男子讥讽的声音:“一个练气期的杂鱼还敢继续叫?说,是偷了那位师兄的..”随后“咔嚓”一声,传音石不在发出一丝声响。

    岳晨闻言顿时一惊。徐磊肯定是遇到了什么事情了。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是出去,二是不出去。虽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但是岳晨还是选择了“出去”。十息后岳晨手中握着两把木灵长剑。便是冲了出去。

    刚一出院门,岳晨就看到一名稍胖青年对着屈膝抱头的徐磊,猛踢狠踹。下脚是力道十足,丝毫留手之意没有。而徐磊嘴中不断发出疼痛的惨叫。从稍胖青年的青se衣裳看来。这应该是内门弟子。

    在稍胖青年不远处,还有两名青年,这两人和岳晨年龄相似,其中一名比岳晨稍矮些,另一名面容寒冰给人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从岳晨看不出他们修为,岳晨就能肯定着两名青年修为要比自己高许多。岳晨能知道就是稍胖青年,筑基期二层的修为。

    看到稍胖青年无缘无故的踢打徐磊。岳晨当即一声暴喝“住手!”

    闻言三名青年有些一愣的看了过来。看到岳晨之时,稍胖青年顿时就哈哈大笑了起来。笑了几声稍胖青年的泪花多出来了。

    看到稍胖青年大笑。岳晨有些怒意的说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稍胖青年稍微制止了一些笑意说道:“知道我在笑什么吗?太好笑了。”

    岳晨脸se变的有些不善:“有什么好笑的吗?”

    稍胖青年说道:“原本我以为只会有一个傻子会偷件衣裳装内门弟子,没想到竟然能碰见一个,你说好笑不好笑?”

    徐磊吐出一口血艰难的说道:“我真的是内门弟子。”

    刚一说完,徐磊就是被一稍胖青年一脚重重的踹了出去。直直撞在了小院的禁制之上,才停了下来。随后徐磊就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稍胖青年气愤的说道。“哼!还敢给我装是不?要不是宗门内不要杀人,不然我早就弄死你!”

    徐磊用无辜的眼神的眼神看向了稍胖青年说道:“我,我真的没有装。”还没等徐磊说完。稍胖青年就是一个箭步冲到了徐磊身旁。抬起腿,准备一脚狠狠踹下。脚还没有踹下徐磊白眼一翻倒在了地上。看样子是吓晕了过去。

    看着晕过去的徐磊。稍胖青年不屑的说道:“这样就晕过去了。真是个废物”

    看到这些的岳晨脸seyin沉了下去,手中双剑紧紧的握了握。低声的说道:“各位。为什么就不相信徐磊所说的话呢?”

    稍矮青年摆了摆手说道:“内门弟子只有筑基。其他的多说无益。师弟将这名冒充内门弟子打残。衣服干净脱扔到外门去!!”

    岳晨嘴角抽了抽。手中长剑冲着稍矮青年一指说道:“说什么多没用吗?好的,就让你们来将我打残!”

    虽然岳晨自知不是三人对视,但是手中的木灵长剑一划,一道绿se剑气就是向着稍矮青年激she而去。

    看到绿se剑气袭来。面容冰冷的青年向前一步,手中折扇轻飘飘的扇了两下。一团白se雾气快速向着绿se剑气飘去。两物将撞,绿se剑气就是被白se雾气冻成冰块。掉落在地。一击出手,青年就向后了,看样子是没有出手的意思了。

    稍胖青年走向了岳晨不客气的说道:“二哥,动手收拾人的事情还是由我来。”

    说着稍胖青年身体一阵黄se光芒闪烁,猛的一瞪地面向着岳晨激she而来。激she而来的同时,身形在空中旋转一圈。一条长腿伸的笔直向着岳晨腰部扫来。很明显的是一记扫腿!

    扫腿即止,岳晨竟然听到一丝微弱的破空之声可见稍胖青年的扫腿是何等的恐怖。连忙举双剑阻挡,随后就听到一声脆响传出。如同一品中介的木灵长剑尽然在稍胖青年这一记扫腿下断成了两截。

    还没等岳晨想明白这是为什么的时候,青年的扫腿已经是到了岳晨的腰部。“咔嚓”一声是岳晨腰部肋骨因为巨力折断,折断的肋骨插入体内,巨大的痛楚不由的让岳晨发出一声惨叫,喉咙一甜,一口鲜血从岳晨嘴中喷出,身体也是被这扫腿扫飞了出去。

    击飞在半空,岳晨眼前稍胖青年身形出现。还不等岳晨有所反应,稍胖青年被黄se灵气包裹的拳头。直直的打向了岳晨的腹部。一声闷哼,又是一口鲜血从岳晨嘴中吐了出来。

    在撞到三丈外的小院禁制后岳晨这才停了下来。贴着禁制滑了下来。岳晨努力的站了起来。刚一站起就是身体一软的跌倒在地,勉强的靠着禁制坐了起来。一丝英红鲜血就顺着嘴角流出,岳晨想到:“这就是练气期和筑基期的差距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