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被截杀了

    双剑,狼爪在次交锋。四目相对。杀戮。鲜血,复仇。还有那一丝莫名神情。

    这一丝莫名神情让岳晨有些愕然,随后也就释然。这次的生死相搏中,那种将其视为对手的感觉?

    被炎狼一击击退。站立原地。岳晨微微向着炎狼欠身致谢。若不是炎狼将自己逼入绝境,自己不可能领会噬灵诀的这种奇异。炎狼目光直视岳晨。带着一丝愕然。目光收回,炎狼向着岳晨在次扑去。双眼中有着一丝疯狂。有着一丝喜悦。有着一丝渴望。

    岳晨手中木灵剑挥动。淡绿se剑芒激she而出。岳晨在给自己加持轻身术后。向后退去,现在自己能在战斗中恢复灵力。自然不需要跟炎狼硬拼。只要等自己体内灵力全部恢复。凭炎狼体内的不多的妖力肯定不是自己的对手。到时候就可以将炎狼打残,只要让炎狼认自己为主。自己这么多次的挑战。值了!

    炎狼被淡绿se剑芒阻挡。扑去的速度慢了几分。岳晨在退后时不断的发出剑芒阻挡炎狼。一有空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块妖兽之肉放入嘴中逆转噬灵诀恢复身体内的灵力。

    炎狼追击。岳晨逃跑、不过在逃跑的过程时。岳晨发现自己原先的想法不得不放弃了。因为岳晨发现自己无论吞噬多少肉。或者是其他的灵食,丹田内的杂乱灵力只能保持在两成。这让岳晨有些不解。在心中询问祖老。祖老也是不知道其中原因。岳晨只要停下了逃跑的脚步。在闲暇间回头看去。炎狼身体上的伤口已经没有鲜血流出了。气息也比之刚才要强了一些。不得不感叹。妖兽的体质比修士要强悍许多。

    一追,一逃间,岳晨和炎狼已经离开原先之地十里之外。岳晨停下脚步。追来的炎狼也停了下来。在次感觉这炎狼的气息。岳晨眉头皱了皱。自己体内的灵力只有两成。刚才硬拼不是对手。现在自己还是两成。而身后的炎狼气息也在逐渐恢复。这样下去。结果和自己刚才想的一样。不过两者的位置要调换了。炎狼妖力恢复全胜之时,只有两成灵力的自己便会死在炎狼的利爪之下。不过,自己还有木灵剑诀。运用第二层的控剑。离去的速度炎狼是不能追上的。

    “今ri,我无法胜你。来ri在战。不过今天真是谢谢你了。”轻叹了口气。岳晨无奈的说道手中长剑一抛。身形一跃,便站在的木灵剑之上。随后便漂浮起来。

    看到岳晨站在木灵剑漂浮而起。在下方的炎狼嘶吼咆哮。似是在咒骂着岳晨这般举动的不地道。随后便发出几道由火灵力组成的狼爪击向岳晨。

    “打不过你。难道我还要等死?”岳晨控剑躲过。苦笑着摆了摆手说道说完岳晨便想控制木灵剑离开此地。而下方的炎狼只能无奈的发出咆哮。

    可就在此时。破空之声响起。岳晨顿感心中不安。祖老的声音在心中响起。“小少爷,小心有人偷袭。”

    闻言,岳晨急忙控剑躲闪开启。身体刚刚一动。就觉后背猛烈的剧痛传来就觉一锋利之物刺入体内,感觉着锋利之物要贯穿身体。岳晨心中大惊。急忙催动体内灵气阻挡。一进,一阻。剧痛无比,体内残余的灵气全部催动。阻挡而下。下一刻体内灵力爆发。这才将锋利之物逼出体外。就在岳晨稍安之时。又是破风声响起。就感觉到一块分量十足的物品击在了自己的身后。随即巨力传至身体。血气翻涌,一口鲜血便从岳晨嘴中吐了出来。身形不稳,从空中跌落而下。

    跌落在地。岳晨惨叫了一声。想要爬起。不过身体受创严重。只能是勉强转过身来看向周围。见炎狼低声向着西方咆哮着。看去,是一名青年,青年脸带得意笑容。年龄约莫二十左右,细眉,凤眼,大头鼻。薄唇。身穿白se道袍。道袍样式华丽。胸前绣有一片白云,让人有些惊愕的那片白云正不断的来回飘动。似是真物。

    看着男子的笑容。岳晨有些不安,用探神术观察后发现青年只是练气巅峰的实力。让岳晨心中的不安稍微降了一些。只要自己找到机会控剑御空离去。只有练气期巅峰的青年自然无法追上自己。然而体内不到一成的灵力让岳晨想也不想的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块灵肉放入嘴中。咀嚼入肚。噬灵诀运转。灵力缓缓恢复。

    炎狼低声咆哮。眼神有些犹豫不决。眼神愤怒的看向了岳晨。

    “能遇见一只虚弱的五阶的炎狼。我运气真的是很不错。收服后应该可以卖个不错的价格。”青年打量着炎狼笑了笑说道。随即点了点头看向吃东西的岳晨说道。“到死了还吃?算了~将一半的神魂交出来。我就不杀你了。不过不用着急。等我收服这炎狼在说。”

    被炎狼的眼神看来。岳晨有些无奈。若是不来找自己来找炎狼报仇。自己和炎狼肯定不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竟敢要小少爷一半的神魂,若是老奴肉身还在。肯定将此人折磨百年,在将其抽魂炼魄!”祖老自然是听见了青年的话。沙哑着说道。语气愤怒yin寒无比。

    “找个机会控剑逃去。倒是时候在回来找他麻烦就可以了!”岳晨一笑说道。又将一块灵肉放入嘴中。

    “来乖乖的交出神魂,然后进入灵兽环~”青年一笑。抛了抛手中灰se圆环说道。

    炎狼眼神看着青年手中的灰se圆环。有着一丝惊恐。更多的是嗜血的杀意!

    咆哮一声。身体上红se火焰燃烧而起。看样子炎狼在刚才的追逐中妖力恢复了不少。随即燃烧着火焰的利爪向着青年隔空撕下。一只一丈大小的利爪便向青年击去。一击击出,炎狼身形向着青年扑杀而去。

    “什么,一只五阶的竟然可以使用妖术?难道是变异的?”青年看到炎狼使用妖术。不由一惊脱口而出。

    “虚弱的你还能是我对手?不知好歹。将你打个半残就知道我的厉害了。”看虚弱的炎狼向自己发动攻击。青年有些愤怒的说道。

    灵兽环收入储物袋手中掐诀嘴中低喝一声。服饰上那一白se云朵漂浮而出。转眼便有半丈大小。一分为三。一股漂浮在青年身前护,一股缓缓的飘向袭来的火焰利爪。还有一股向着袭来的炎狼缓缓飘去。

    火焰利爪先于白se云朵接触。就见轻飘飘的白se云朵尽然将三丈的火焰利爪拦截而下。白se云朵上在红se火焰燃烧下变为白se雾气升腾而起。不出一息。白se云朵就少了一半之多青年一笑。手中在一掐诀。那升腾而起的白se雾气向着白se云朵汇集而起。小了一半的白se云朵恢复了刚才的大小。火焰利爪一时间被白se云朵阻挡的动弹不得。

    炎狼见白se云朵飘来。一双利爪撕下。白se云朵立刻分为两份。躲过炎狼的利爪。随即弥合在一起,缓缓飘向炎狼。炎狼一击未中。身形后退。这飘来的白se云朵很是古怪。炎狼可不敢让白se云朵靠近自己。

    幸好白se云朵速度缓慢。炎狼倒也不太畏惧。刚一退去。利爪在次撕下。一只不大的火焰利爪向着青年击去。青年身形不躲不闪。火焰利爪就被身前白云阻挡而下。

    炎狼见自己攻击无效。嘴中咆哮身发出。身形猛的向青年扑去。

    青年见炎狼扑了过来。还是那般从容手中法决在一掐动。身前的白云缓缓包裹全身。只能看到青年那模糊的身形。露出的眼睛不屑的盯着炎狼。而炎狼利爪向着青年头顶爪下。

    下一刻利爪就撕在了白云之上。而白se云朵就如棉花糖一般机具弹xing让利爪无法寸进分毫。而那白云抗衡的火焰利爪已经在此时被消磨的干干净净。

    一击没有取得任何成果。炎狼身形后退。青年全身白云汇聚在身前和刚才一般无二。嘴角一丝笑容若隐若现。躺在一旁吃灵肉岳晨此时伤势已经恢复大半。体内灵力也是恢复了一成。看到青年那若隐若现的笑容。顿时想到了什么。嘴中连忙喊道“小心。是暗器。”

    炎狼闻言。身形尽然立刻向着一旁闪去。就听到破空之声响起。闻声看去,在炎狼刚才所站之地。一个手指大小的黑洞突兀出现。看着那手指大小的黑洞。炎狼身形开始不断的移动起来。

    看到岳晨出言提醒。青年自是大怒。也不看青年后何举动。在和一丈大小的利爪抗衡的白云中一物飞出。细细看去,是一块白se玉砖。白se玉砖速度不快。但也不慢。直直的拍向了岳晨。

    体内恢复一些的岳晨看白se玉砖拍向自己。本想躲闪开启。不过祖老急促的声音在心中响起。“小少爷。用灵力在体内抵抗。老奴的灵魂干扰对练气期圆满的修士已经没用作用的,现在暴露了可以恢复实力可是危险之极,暂且忍耐寻找机会逃离此地。”

    刚想动身闪躲的岳晨在祖老声音话说完。身体就此硬生生的停了下来灵力护住全身岳晨就觉背后巨力袭来。岳晨身体被巨力压迫紧紧贴着地面。就见岳晨周身地面下陷半尺。体内灵力全力催动。巨力缓缓散去。身体因为灵力的保护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不过体内灵力又是消耗了许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