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被打劫了

    时间一刻一刻的过去。此时以快至傍晚时分。夕阳挂在天边,一丝寒气若有若无的袭来。躺在太师椅是的岳晨的打了个寒颤“掌柜的在吗?”一名女子的声音传入岳晨的耳中。

    岳晨在太师椅上挪了挪,缓缓的睁开双眼。突然,一股刺骨寒气袭向脸部立刻让岳晨惊醒。jing惕的看了看周围,发现只是一名女子站在身旁。岳晨打了个哈气说道:“好冷!”

    面前女子,身着白衣,白衣下的身材隐约不错。只是脸部遮有面纱看不清其容貌了。

    女子看着岳晨轻声说道。“掌柜的在吗?”

    摇了摇头岳晨答道:“掌柜的不在。客官有什么事情吗?”

    女子皱了皱眉头说道:“我这有些东西需要典当,不知道你能做主吗?”

    岳晨很熟练的说道:“那得看客官典当的是什么了。价值太高我就不能做主了。”

    闻言,女子手中向着腰间储物袋一摸。手中就多了一把淡绿se三尺长剑晃了晃手中的淡绿长剑,女子说道:“那你看,这件物品可以做主吗?”

    看着女子手中长剑岳晨心中狂喜。“这肯定是一把木属xing的长剑。要是我到练气期能这把武器就好咯~”

    干咳一声岳晨对女子说道:“客官。你手中的长剑,可是木属xing的一阶长剑?至于是什么品,我现在还是看不出来的。”

    对于岳晨的询问女子点了点头说道:“嗯。这把剑是木属xing的。一阶。下品。”

    得到了答案岳晨心中更是一喜。口中继续说道:“如果是一阶下品的。我还是可以给客官典当的。客官稍等,我去把灯点燃。~”说完。岳晨取出火折子,将店内的油灯一一点燃,这才引着女子进入了典当行。

    二人进入当行之内。岳晨看着女子手中长剑。说道:“客官,还请将长剑交给我。我还的进行一番仔细鉴定。鉴定完后。我自会给出合理的价格。”

    女子闻言,将手中长剑交给了岳晨。长剑刚到手中。岳晨就感觉细微清淡的木灵在之气从长剑流淌入自己的身体之中。岳晨心中赞叹到“好剑!好适合我的剑!”

    一番细细观察后。岳晨说道:“此剑长三尺,宽半尺。若是没错的话。原材料五十年左右的雪木。原品阶应该是无品。不能进入灵器之列,是因剑中参有有一丝木之灵。才能成为一阶下品的灵器。不过,这样可有些浪费木之灵了。”

    对岳晨的话,女子微微点头。

    看了看手中的长剑。岳晨沉吟片刻说道:“因为是一阶下品的法器,本店能给客官两百灵石,一年之内赎回付三百灵石。若是客官一年之内不赎回的话。那就得多加一百灵石。两年之内不赎回那就又得多加一百灵石。以此类推。不知道客官意下如何?”说完。岳晨一脸诚恳的看着女子。

    女子轻笑的说道:“我好看吗?”

    一话入耳岳晨只觉眼睛有些模糊。心中一**望之火燃起。眼前的女子一时间给人一种无限的诱惑。恨不得当场将其压翻在地!

    感觉着身体的异样岳晨低声喝道:“媚术?”

    女子轻笑的说道:“知道就好。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是将当行所有的灵石全给拿出来我给你解了这媚术。二,是yu火焚身~”

    听着女子妖艳的的话语。心中yu火燃烧欢腾更胜刚才。双眼yu火充斥。体内灼热无比。手中长剑跌落在地。岳晨不受控制的撕扯着自己的衣服。

    女子看岳晨此番行为。声音更是多了几分笑意。

    岳晨此刻心中急忙说道。:“我这是要干什么?祖老。救命了!在不出来帮忙我就死定了。”

    岳晨心中响起了一名苍老的声音“小少爷急什么?有老奴在,你能死吗?来。让我控制你的身体~”

    放开心神。岳晨将身体的控制权完全的放弃。下一刻。岳晨就停止了撕扯自己的衣服。

    扭了扭脖子。岳晨一脸笑容的说道:“老人家我能问一下,你是想怎么解除媚术呢?”

    女子一愣,一笑说道:“当然是解除媚术了。”

    岳晨摇了摇头说道:“光是解除的话。老人家我还是不要解除了。我还是喜欢用小姑娘你的身体来解除媚术。过瘾又舒服。”

    女子看着一脸笑容的岳晨,心中一股不安情绪诞生:下一刻女子就发现自己的媚术已经失效,调到体内灵力在次对岳晨使用的媚术。只是不知为何,岳晨却没有一丝影响。想要说话,却也是说不出半句话来。

    见状岳晨笑容浓了一分说道:“老人家我就是想解除下身体的媚术罢了。解除完了,你也就可以走的。”

    女子一脸惶恐。也不听岳晨说什么,连忙向当行外跑去,虽说身体的灵力无法调到。但是身体还是能动的。

    看女子向外跑去。岳晨连忙喊道:“别走啊。老人家还没解除媚术呢?”

    女子头也不回。向当行外面跑去。跑出当行,见岳晨没有追来女子这才松了口气。眼前光景一晃。女子发现自己尽然又在典当行。位置于刚才所站之处一样。脸se一白。女子回头看去。岳晨还是一脸笑容的看着自己。

    女子心中想到:“我怎么又回来了?怎么回事?”。想着女子又一次的向典当行外跑去。刚一出典当行。女子又觉眼前光景一晃。自己又站在典当行,位置没没有发生一丝变化。

    岳晨摇了摇头走向了女子说道:“你是不是感觉自己跑出去,转眼有回来了?这叫做鬼打墙!”

    女子看到猥琐笑容走近自己的岳晨。在想向典当行外跑去发现身体也无法动弹。想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女子身体不由的有些颤抖。女子双唇张了了张。却是没有发出声来。

    岳晨一笑。脚步不急不缓走到女子身旁。摘下女子遮面纱巾。女子面容出现在岳晨眼前。相貌普通。眉清目秀、眼睛稍显大些。除此之外并无什么惊艳的地方。

    岳晨打量着眼前女子。叹了口气才说道:“长的一般带什么纱巾。显得你很漂亮似的。”

    女子对岳晨的话,嘴唇张动却没有声音发出。眼圈一红随着一行清泪划过脸颊。

    见女子这般样子。岳晨又是叹了一口气说道:“唉。老人家我活糊涂了。你是来打劫的。唉。老了。老了。这么点多没想清楚。好了。把身上值钱的东西放下。老人家我就当做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还有啊,才练气期二层的修为。学什么不好。非要学人抢劫。唉。”

    女子听了岳晨的话脸上不由的有些惊愕,飞快的点着头。发现身体能恢复行动。女子急忙将身上的储物袋拿了出来丢在了地上。头也不回的跑向典当行之外。这一次。女子发现没有在回到典当行。加快了速度。消失在远处。

    见女子离开。岳晨猥琐的轻笑了笑说道:“老了。老了。好了。事情办完了,小少爷。”

    猥琐笑容消散。岳晨一脸懊恼的在心中说道:“祖老。这样是不是有些不地道?”

    “地道?小少爷,老奴这还不地道?我一没杀人,二没做那些事情。还不地道?要是以前有人这样冒犯小少爷。我可是见一个杀一个。现在,唉。对了那把长剑。小少爷拿过来。让老奴我看看。”

    对祖老的话有些无奈的。岳晨依言将地下的长剑捡起,顺便着将储物袋收入了怀中。

    手中把玩着长剑,岳晨很是满意。这可是符合自己属xing的法器。稍稍一迟疑岳晨询问道:“祖老我离练气期不远了?”

    不过片刻祖老的声音在岳晨心中响起。:“若是有高阶妖兽的鲜血将此剑血祭一番的话。应该可以到二阶。可惜了。以小少爷的实力,难弄到。也罢。小少爷现在还是将就用着。那半截落枯枝,小少爷还是换成灵石。冲击练气期,小少爷得在过段时间。刚才那番灵魂干扰让老奴有些累了,得去休息了。”

    在心中“哦”了一声,岳晨手持长剑,一番挥舞。倒是有模有样。直到天se渐黑,大汗淋漓之时,岳晨才将长剑绑在了身后等待着离掌柜的回来。

    夜,典当行中的蜡烛散发亮后微弱的光芒。一名衣裳褴褛的中年男子晃晃悠悠的走了进来。走进之人正是前往粉花楼的离掌柜。离掌柜刚一走入。一股浓烈的酒味也在典当行中散发开来。

    看着走入的晃晃悠悠离掌柜。岳晨连忙走了过去。扶着离掌柜,岳晨问道:“离掌柜,你怎么每天喝这么多?是不是又掉酒坛子里面了?”

    离掌柜看了一眼扶着自己的岳晨说道:“二胖,酒。在给我来一杯。好酒。好酒。”

    岳晨看着烂醉的离掌柜。不在多说什么。扶着离掌柜就走到了卧房。。离掌柜在床榻上倒头睡了过去。嘴中还不停着说着醉话。

    在将典当行一番打扫后。岳晨也就熄灯停业了。走出典当行。便是向着十里外的住处小屋行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