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这小子叫岳晨

    西岭山脉中,一名中年男子走在山脉之中,脚步间有着几分踉跄,好似醉酒未醒,男子相貌略显普通,左边嘴角那延伸到眼角那条长长的刀疤给人一种凶煞之感。

    中年男子从腰间取下酒壶灌了两口。咂了咂嘴说道:“有酒没肉不好,不好。好像有肉了”

    说完刀疤中年男子脸se露出了一丝喜意。不过片刻后又是yin沉了下去。踉跄的脚步随之消失。向前两步。背后长剑自动飞至身前一跃而上!轻踏长剑,中年一时间尽然御剑腾空而起,向着南边飞快遁去。

    离着刀疤中年男子不足十里之处,一只硕大的野猪正流着口水看着靠在一颗大树旁一名儿童。儿童约莫三岁左右,手中绿se长剑在身前胡乱的挥动着,显得很是惊恐和慌张。

    看着儿童这般慌张和惊恐的样子。硕大的野猪嘴角的口水更是多了几分,双眼死死的盯着儿童。

    儿童因为害怕和控剑只是不断的挥动着手中的绿se长剑。不过挥动了几下已经是气喘吁吁。

    硕大野猪静静的看着儿童着挥动着手中绿se长剑。眼中的急躁不由多了几分。高吼一嗓子。疯狂的向儿童撞去。

    儿童被硕大野猪的行为吓的不清,嘴中慌张喊道:“祖老,救命啊!”

    “小少爷莫怕。老奴这还能使用手段,小小一只野猪而已!。”一名老者的声音响起。随着声音落下。虚空中一名老者身影出现儿童面前。身影虚幻很是缥缈。老者身影手中掐诀。随后一股白光在老者身体升起。只是白光微闪看样子是随时就要熄灭了。

    “祖老快些!”见状,儿童急忙喊叫道不过野猪狂奔过来的速度是何其快。还不等老者使用手段,野猪就离儿童不足一丈。

    白光散尽,老者无力的说道“莫怕!”

    狂奔的野猪丝毫没有停顿之势。眼看儿童就要被野猪撞的粉碎,就在此时一名中年男子的厉喝响起。“一只畜生也敢伤人?”

    随后一把白se长剑飞快从空中激she而来。直直的刺入狂奔而来的野猪体内来了个透心凉。狂奔而来的野猪虽然身死,但是余势未减,撞向了儿童。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儿童被那野猪尸体撞成粉碎之时,野猪尸体一股脑的飞向的一旁。定眼看去是刀疤中年男子一拳将野猪击飞而出。儿童却因惊吓过度陷入了昏迷。

    看到儿童只是昏了过去,刀疤中年男子轻松了口气。看着漂浮在半空中的老者。刀疤中年男子皱了皱眉头对老者说道:“灵魂体,阁下是何人?”

    “快要死的一老头。”老者声音有些低迷的回道闻言,刀疤中年男子眉头皱的更深。脸se略有些yin沉。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看着刀疤男子这般模样。老者无力的说道:“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虽然现在身受重创,对我下手你很容易成功。不过我还是一拼之力的。就算你成功了,我也会让你得到什么的。”

    刀疤男子拿起腰间酒壶喝了一口,轻声问道。“阁下,我看样子是那种为了利益无恶不作之人吗?”

    老者闻言一笑说道:“不知道。”

    “这名儿童是?”刀疤男子看了一眼昏过去的儿童询问到

    老者飘到昏迷的儿童身边一番检查后说道:“落魄家族的小少爷。”说完老者便是细细打量起刀疤男子。

    被老者的目光看来,刀疤中年男子似是感觉老者想要说些什么到提前说道:“阁下莫要说什么帮我照看此子之话。我就一潦倒掌柜,托不得。”

    老者苦笑一声,将儿童的长剑拿到手中询问到“你看这把剑如何?”

    看了看长剑上散发的绿se灵气,刀疤男子说道:“最少是三品的灵器。”

    老者咪着眼睛说道“那我能用这剑作为酬劳,让你做一件事情吗?”。

    往嘴中灌了几口酒。刀疤男子稍一犹豫这才说道:“那得看阁下是什么事情了。杀人放火的阁下还是免谈了。”

    “不是什么难事。帮小少爷找个安身立命之地就可以了。”摸了摸手中的绿se长剑。老者苦笑的说道。声音还是那般无力。而老者虚伪的身体在此刻已经开始一丝丝的溃散。随手将长剑丢向了刀疤男子。

    手中接过丢来的长剑。立刻感觉到了此剑的不凡之处,刀疤中年男子说道:“阁下是否在说笑?这四阶法器价值不言而喻!”

    在抬头看到老者身体逐渐溃散刀疤男子还想说些什么,却停了下来。“阁下...”

    看着溃散于空中的老者。刀疤男子轻声说道。“阁下,我尽力而为。”时间一晃就是过去了十五年。

    “岳晨。你会回来的。”一声的幽怨的呐喊在丛林里响起。

    “我回来干啥?差点被你弄死了。我还来找你干什么?”丛林深处,一颗硕大枯树的树洞内。这名叫岳晨的青年手中握着半只鸡腿。嘴中含糊的说道。岳晨身材偏瘦。相貌普通。粗布衣裳,脚穿草鞋。显得的是一穷二白。要说有什么特别的,恐怕只能是那清澈的双眼了。

    将手中鸡腿吃干净后,岳晨用漆黑的袖子抹了一把油腻的脸。迈步就从枯树,树洞内走了出来。阳光照she下来。岳晨微微一笑说道。“等我到了第练气期一层。就不用在当一名当行伙计了。天下美味的灵食等着我。”

    格尔城。御剑典当行中。一名中年男子手拿着半黑半白长剑在内来回打转,一脸的怅然若失。

    典当行的掌柜看了看稍胖青年的手中的长剑一脸无奈的说道“客官,这可是一把二阶上品的长剑,你在考虑考虑?”掌柜脸上刀疤隐隐让人着畏惧之感。

    中年男子听了典当行掌柜的话,看了看手中的长剑。淡淡的说道:“伙计。谢谢你陪我着三十年了。”

    典当行掌柜一听中年男子的话,发现此次生意有戏。立马说道:“客官,这剑跟你三十年肯定是有感情的。现在客官来了典典当行肯定是什么难言之隐,等过段时间客官手中充裕了。在来典当回去不就好了吗?。还有一句我要告诉客官,如果说客官现在就典当了此剑,价格还可以加五百灵石。怎么样?”

    中年男子叹了一口气。手中长剑插入剑鞘。递给了典当行掌柜。

    典当行掌柜接过长剑赔笑的说道:“客官稍等。我这就给客官取灵石去。”言罢。典当行掌柜就拿着长剑前柜台去登记。

    片刻就登记完毕。掌柜一脸笑容的走到了中年男子身。从怀中拿出一张凭证,一张白se灵卡递给了中年男子说道:“客官这是凭证。七千灵石也在灵卡里面。”

    灵卡是修仙界专门储存灵石的法器。因为便于携带和方便交易很受修士的欢迎,在修仙界也是普遍之极。

    中年男子接过典当行递过来凭证和白se灵卡叹了口气径直走出了典当行。

    见中年男子走出典当行。掌柜一笑。拉着一把太师椅放在了典当行门口。暖暖的阳光照she在身上。典当行掌柜躺在了太师椅上从腰间取出一个酒壶给自己灌了几口后哦,微眯眼睛享受阳光的照she十分惬意!

    典当行不远处。岳晨手中拿着半截枯树枝,不时的偷眼瞧向躺在太师椅上的典当行掌柜。偷瞧了许久,发现典当行掌柜似是进入梦乡。岳晨这才蹑手蹑脚的走向了典当行还没等岳晨走入典当行。躺在太师椅上的掌柜懒洋洋的说道:“岳二胖、回来了?带回啥好东西了?”

    岳晨闻言。连忙止住脚步,恭声回答道:“离掌柜,我回来了”

    “手里那半截子是落枯枝。要不就典当了?我给你个实诚价。三块灵石~。”躺在太师椅上的离掌柜睁开双眼瞧了一眼岳晨手中的枯树枝淡淡的说道岳晨闻言脸se微微一沉。稍稍犹豫一番还是将手中的枯枝递给了离掌柜。

    起身将枯枝收好,离掌柜微微一笑说道:“二胖,三块灵石,我到时候和工资一起在给你。好了。我要出去一趟,你好好看着当行。”说完离掌柜就向粉花楼的方向走去。

    岳晨看了一眼离去的离掌柜。嘴角微微泛起了一丝笑容。走入典当行。岳晨拿起桌上的茶壶就灌了起来。此时。离掌柜的声音又在岳晨耳边响起“二胖、你怀里那半截落枯枝,我劝你还是别炼制飞剑。按照我的经验。成剑几率不足一成。”

    抚摸了几下怀中的半截枯木枝稍稍沉吟后。岳晨无奈的叹了口气。对于刚才那番话。岳晨不会怀疑半分。原因很简单,离掌柜可是一名筑基圆满的修士!

    虽然岳晨自己还没有进入练气期,不过也知道手中着半截落枯枝能炼制成剑的几率,很低,很低。

    摇了摇头,岳晨有些郁闷的走到当行门口太师椅旁。躺在太师椅上岳晨微眯着双眼。阳光晒的暖洋洋不过片刻岳晨就是睡着了。粉嫩新书求大大们的点击和收藏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