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血煞重伤

    ()沉吟了许久,云天见马如风面泛愁容,便不再追问了!又客套了两句后,云天与马如风二人挥手作别,各自向自己的居所走去!只是在离别之时,柳翩翩却是做了个挑衅的鬼脸,似乎在向云天下战帖一般!

    无奈一笑,云天对这个活泼好动的姑娘倒是充满了好感,而这种良xing竞争也是他所欢迎的!若是在这次大赛中无法胜出,那也正好指明了他在锻造术上的短板,对他ri后发展是很有好处的!

    不像一般年轻人的争强好胜,曾经站在武器研究领域巅峰的云天,他的对手只有自己,而他的目标也只放在未来……

    ……

    再次回到别院,云天的一只脚刚刚跨进门槛,便马上招来了一群人的围追堵截:“刑天师弟,你跟翩翩姑娘都到哪儿去了,干什么了?老实交代,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大哥啊,您玉树临风的时候招蜂引蝶也就算了。怎么现在您这副尊容,还能招得女孩子的喜欢呢!”

    “是啊,作为师兄弟,您都已经左拥右抱了,也该给兄弟们喝碗汤不是?您不能都占了,让咱几个一直过光棍节啊!”

    ……

    一时间,众人七嘴八舌地指责着云天的不是,直将他的耳朵都吵聋了!没有办法,云天干脆直接使出风神腿,一溜烟儿地跑回了自己的房间,将房门狠狠关起,这才躲过了众狼友的追杀!

    长出了一口气,云天摸了摸被吵得生疼的耳朵,不由无奈地撇撇嘴:“英俊又不是我的本意,风流更非我的本xing,才干太出众就像夜晚的明月,瞎子都能看见,更何况是美女?这我有什么办法!”

    幸好云天这是在屋内独自意yin的,要是让外面的那些光棍们听到,非要群起而攻之不可!下次光棍节,非要拿云天这小子祭天才行!

    然而,还不待云天继续意yin自己的魅力无穷,连丑陋的外貌都遮挡不住的时候,一声虚弱的呻吟却是突然传入了他的耳中!

    不由一惊,云天马上向前看去,只见不知何时一个满身鲜血的大汉正倒在他的屋内。定睛一看,却正是血煞无疑!

    悚然一惊,云天赶紧将他扶起,却只见他的面貌也已经完全被鲜血所笼罩!

    “血煞前辈,您醒一醒,是谁把您打伤的?”眉头微皱,云天不可思议地看着气若游丝的血煞,心中震撼莫名!这血煞可是曾经逃过了几十个宗门的围剿,即便与大长老争斗也丝毫不落下风!可是现在居然被重伤成这副样子,那伤他的人实力该有多么强劲啊!

    天道宗,果然是龙潭虎穴,不是如此好闯的!

    眼瞳微微一凝,云天能够想到的,也只有天道宗内的高手才能将他伤成这样了!

    咳咳咳!

    似乎是听到了云天焦急的呼唤,血煞一声轻咳,吐出了卡在喉间的血水,睁开了朦胧的双目!待看清是云天时,才露出了放心的笑容!

    “血煞前辈,您别担心,我这有疗伤丹药!”

    看到血煞醒来,云天马上从空灵戒内拿出了一颗古铜se的丹丸,喂入了他的口中!这是空灵戒中唯一的一颗七品元丹,因为药力强劲,云天即便受伤了也根本不能服用。当然,也不舍得服用!这可是能起死回生的元旦,又岂能随意浪费?

    不过如今看血煞的确处于生死边缘,他又是元皇强者,一般四五品丹药早已没什么效果了,所以云天才只能忍痛割爱!

    但是,这七品元丹果然神奇。只是甫一入肚,血煞那逐渐苍白的面se便瞬间恢复如初,甚至在两三秒之间就变得红润起来!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刚才还只剩一口气的血煞竟是马上坐了起来,盘膝运功消化丹药的药力!大概半个小时之后,血煞长长地吐出一口浊气,睁开双目看向云天,眼中尽是感激之se!

    “小子,多谢了,老夫欠你一条命!”

    “哪里,我们本就是同盟,救您是应该的!”摆了摆手,云天严肃道:“不过我很想知道,究竟是什么人能够将您伤成这副样子?”

    眼中杀意一闪而逝,血煞一脸痛恨地大骂道:“影煞,影藏锋,总有一天老夫要将你碎尸万段!”

    “怎么,是影煞吗?同为七煞,您老的元功不是刚好克制他的吗?怎么会被他伤成如此样子?”

    听到此言,血煞无奈地叹了口气,喃喃道:“老夫这次真是yin沟里帆船,被小鸡啄了眼了!前些ri子,老夫与影藏锋会过面,jing告他离你远点!昨晚,他邀老夫前去给与答复,老夫以元功探查他并无埋伏,只是有个年轻人在旁边,便没在意!没想到那年轻人的邪术竟比我们七煞还诡异,老夫当时只是看到了他的眼睛,便如灵魂出窍一样,什么都不知道了!待清醒后,已经被影藏锋重伤。若非老夫以秘法逃命,早就身首异处了!”

    “嘿,想不到当年大大小小几十个宗门都耐老夫不得,今ri会栽在一个黄毛小子手里!”摇头失笑一声,血煞一脸地恼怒,“小子,你若是碰到那个人,也要小心一点,我感觉他比影藏锋更可怕!”

    微微点了点头,云天眼中凝重更甚:“您放心,那个人我已经见过了。幻魔眼幻尘,的确是个难以对付的人物!”

    “什么!”不由一惊,但是很快血煞也是一脸凝重地看着他,“那你有对付他的办法了吗?这家伙……很难处理!”

    那是当然,连堂堂血煞都栽到他手里的人,自然不是省油的灯!不过,以那幻尘的个xing,既然已经将血煞制服,但还需影煞出手才能杀掉血煞!那么只有两种可能了,要么那家伙发动幻魔眼后便不能使用其他元技,甚至连动都不能动;要么就是他的真正实力,根本不足以杀血煞,除了幻魔眼外,他拿血煞没有任何办法!

    可是,那家伙今天要杀我时,却是连同幻魔眼和元技全都使用过了!那么,答案就是第二条,他没有那个能力!

    眼瞳微微一缩,云天看向血煞急急道:“血煞前辈,您现在的修为是何种程度?”

    “呃,八级元皇!你问这个干什么?”微微一愣,血煞不解地看着云天!

    没有理会血煞的疑惑,云天缓缓闭目,沉思了片刻后,猛然抬头:“我知道了,那家伙的真正实力在九级元王!”

    “你怎么这么清楚?老夫见过那小子,他的体内似乎存在某种奇怪的力量,让老夫看不清他的修为,难道你就能看出来?”

    “不是看出来的,是数据分析!您虽然不是一般的元皇强者,但您的强大在于您特殊的功法!而当你处于幻觉中时,全身防备力量全部都会丧失!在这种情况下,一般元皇修为的高手都能对你造成或多或少的伤害!而他根本没有动手,完全靠影藏锋,这不是他那种人的xing格!这只能证明他对完全失去防御力的你,依旧无可奈何,所以我判定他在元皇之下!”

    “而这次他向我动手时,虽然有马如风的乾坤钟挡着,但是后来马如风自认也不能全部挡下!而马如风的实力,应该与龙傲师兄一般,是二级元王左右!再加上六品元器乾坤钟的防御力,如此算来,幻尘他应该在**级元王上下!我不会轻视任何对手,就算他九级元王!”

    “怎么样,血煞前辈,您觉得呢?”

    嘴角微微一翘,云天看向血煞,寻求他的意见!但是此时此刻,血煞却已然是一脸呆滞了,如同看怪兽一般地看着云天!

    他nainai的,这小子还算是人么,居然仅凭一面之缘,居然就把那个神秘莫测的小子里里外外看了个通透!nainai的,老夫最近怎么尽碰到些小怪物?难道说,ri后这块大陆就是这群怪物的天下了?

    看来我们七煞还是尽早退休算了,省的ri后被这群怪物拍死!

    “嗯,那你想到对付他的办法了吗?”沉吟了一下,血煞小心翼翼地看向云天!

    嘴角微微一翘,云天淡淡地点了点头:“差不多了,若是只对付他一人,现在我已经有十全把握!不过,我要对付的……是整个天道宗!”

    看着云天笃定的神情,血煞也不禁看得怔了怔!这小子,ri后很有可能成为这块大陆的霸主……

    之后,血煞便躲在云天的房内秘密养伤了。云天则是不时拿些低级的锻造材料练练手,不时沉思一下接下来的安排。而在此期间,龙傲也算清醒了过来。只是那天机十策,他却只记住了三成!

    如此这般,三ri时间匆匆而过,锻造师大赛也拉开了帷幕!

    “云天,走了!”

    房门外,刘元一声大吼,呼唤着云天。房屋内,云天整装待发,看向了血煞:“血老,今ri锻造师大赛开幕,想来天道宗排的上号的人都会倾巢而出。你帮我去天道宗布置一下,想来他们不会想到你的伤这么快痊愈,对你没有防范!”

    “什么事,说!”眼神一凝,血煞咧嘴大笑道。一路行来,将云天的行事风范尽收眼底,血煞对他的安排也充满了信心!

    俯首在血煞耳旁轻语了几句,血煞眼瞳微微一缩,不可思议地看向云天道:“小子,你这是要向整个天道宗开战吗?”

    摇了摇头,云天神秘一笑:“虽然我不想,但是不得不说,我们迟早会用到的!到时候,我们将不只是天道宗的敌人,更是整个天道盟和大周王朝的死敌!那时,也是我们该跑路的时候了!”

    深深地看了云天几分钟,血煞突然狂笑出声:“哈哈哈……好小子,你这股疯劲儿老夫喜欢!若是你再早出生几十年,你一定是第八煞,而且还是八煞之首!”

    “会有那么一天的!”

    轻哼一声,云天露出了诡异的笑容……(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