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红娘

    ()“影藏锋,多年不见,没想到你竟做了天道宗的走狗!嘿嘿嘿……真是没想到啊!”四目相对,血煞突然咧嘴冷笑,发出了讥诮的笑声!

    眼中怒意一闪而逝,影煞沉默了一会儿,才异常平静地道:“人各有志,老子的事用不着你来管!倒是你血煞突然出现在这里,还杀了我那么多弟子,究竟要干什么?”

    “哦?你怎么知道你那些弟子是老夫下的手?”

    “哼,普天之下,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将他们干掉的人并不多。如今见你出现,我便已经知道答案了!”冷哼一声,影煞定定地看向血煞,眼中没有丝毫波澜,仿佛那些死掉的弟子他并不在乎一样!

    对于这点,血煞却是心知肚明。他们七煞向来便是独来独往,逍遥自在。他们在这块大陆上胡作非为,现在依旧还能活蹦乱跳,除了他们各自的诡异奇术外,就是因为他们没有任何牵挂,对手抓不住他们的短柄!即便现在影煞培养了几个弟子,但那也是他利用的工具,根本不会付诸感情!否则的话,恐怕他现在已经是具尸体了!

    大陆上称他们几个为魔头,自然有一定道理!

    紧紧地盯着影煞深邃的目光许久,血煞脸颊上的笑脸才渐渐收敛起来,面容也变得异常严肃:“影藏锋,事已至此,我便老实跟你说!刑天拿小子,你最好别打他的主意,否则老夫不会放过你的!”

    “怎么,那小子是你儿子不成?你这样的人怎么会如此在乎他?”眉头微皱,影煞一脸惊奇道。

    冷冷地盯着他不放,血煞没有回答,只是一脸坚定地道:“我只能说,他是老子的命!你若敢动他,老夫一定会跟你拼命!到时候,**会变成什么样子,老夫可不敢保证!估计那时天道宗也没脸再当盟主了,你影藏锋也没什么好果子吃,哈哈哈……”

    话音刚落,血煞血影一闪消失不见了,只留下满脸震惊的影煞!这刑天究竟是这魔头的什么人,竟然让血煞这样六亲不认的人如此维护,甚至不惜与天道盟为敌?可是他又哪里知道,云天关系着功法,功法关系着血煞的xing命跟前途。为了这两样终身利益,他这样的魔头又有什么事干不出来呢?

    沉吟了半晌,影煞的面容渐渐凝重!原本他打算不惜一切代价查出云天背景的,若是实在查不出来,他便要将之毁灭。因为一个不知底细的人,是最不安定的危险因素!可是现在,他却是有了很多顾虑!暂且不说云天这个不安定因素有多危险,首先血煞这个疯子一闹将开来,便已经让人难以招架了!

    “血泣魂,迟早有一天,我要摘下你的脑袋,哼!”咬牙切齿地冷哼一声,影煞也是转身消失在了暗影之中!

    一切再次恢复了平静,那清澈的泉水依旧在静静地徜徉,仿佛那两个魔头从来没到过这里一样……

    第二天一大早,铁如意再次带领刘元他们外出练习锻造术!此时此刻,刘元他们的锻造技艺已经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他们大部分人都已经成为熟练的三品锻造师,而刘元更是偶尔能锻造出四品元器来,马上就要成为真正的四品锻造师了!

    见此情景,铁如意自然是老怀大慰,云天也是为他们的进步而高兴,心中当然也在盘算着对刘元他们未来的发展计划!也许,在自己以后建立的科研小组中,刘元他们将会成为骨干力量!

    心中如此期望着,云天送走了铁如意他们,接着便打算去为方少羽他们医病了!然而,他没有注意到的是,他的背后有一双幽怨的目光正在默默地注视着他!

    大约半个时辰的工夫,云天再次来到了方雷两家所在的那个茅草院前!也许是对云天太过期望,方少羽等人竟是早早地便守在院门口盼望上了,如同是望夫崖一般!而令云天更没想到的是,雷婷的身影也在其中。对于这个冷傲的女子,如此做法却是太难得了!

    也许是真的想要早些去除体内之毒,才放下自己矜持的!

    淡笑一声,云天来到众人面前,抱了抱拳道:“少羽兄,各位早啊!””

    “刑兄果然是守信之人,方某还担心刑兄找到了宗门所在,便忘了我们这些老弱孤苦,还担心了一整晚,真是小人之心了!”摇头失笑一声,方少羽向刑天遥遥一拜,“刑兄请恕罪!”

    赶紧将方少羽扶起,云天淡淡道:“此乃人之常情,方兄不必放在心上。倒是方兄能坦言相告,真是君子之怀啊!哈哈哈……”

    “哪里,哪里……”摇了摇头,方少羽更显愧se。但是心中却是有种莫名的激动,似乎遇上了知音一般,欣喜异常!

    之后,云天便开始马不停蹄地为方云鹤与雷振南驱毒疗伤起来!看着他不辞劳苦地为两位爷爷尽心尽力,方少羽等人在周围看着都非常感动,雷婷好几次想要探听云天的身份,却是都张不开嘴!人家诚心待我们全家,我又怎能做有损他的事?

    如此一连三ri,雷婷都是有口难开,心情矛盾之极!

    终于,在第四ri傍晚,云天通过自己体内的核元素用天道五行诀将两位老爷子的毒素全部吸了出来,而且以四品元丹调养,二人的身体恢复了**成。估计再将养一段时间,便能恢复如初了!

    听到这个消息,众人一片欣喜之se,云天也是笑着躺在椅子上,同这一家人笑了起来。只是这副疲惫之se,却是映入了所有人的眼帘!

    “刑天大哥,擦擦汗!”

    突然,一块香帕递了过来,云天抬眼望去,见是雷柔,便笑着接了过来!闻着那手帕上的少女芳香,云天不由jing神一振,心下也连连失笑。曾几何时,他哪能想到会受到这个刁蛮雷二小姐的关怀呢?只不过,她现在关心的是救他们一家xing命的刑天,而不是那个害他们到如此地步的云天罢了!

    随意地抹了一把汗水,云天想要将手帕还给雷柔,但是看看上面的污迹,却是又收回来尴尬道:“呃,等我洗完了再还给你!”

    “哪里,我自己来就好了!”急急将手帕抢过,雷柔的脸颊不觉闪过一片红晕。

    有些不明所以,云天转而看向方少羽道:“少羽兄,现在我先帮你驱毒,然后再以灵药辅助,恢复视力指ri可待啊!”

    “呵呵呵……不急!刑兄最近为我们两家劳心劳力,少羽感激不尽!刑兄初来**,还没好好游玩一趟,这**的夜景可是万万不可错过的!”摆了摆手,方少羽笑着看向了雷柔,淡淡道,“柔儿,你陪刑兄游览一下**夜景!”

    微微一愣,雷柔看了一眼刚刚运功一周的爷爷雷振南,见他点头,便笑着拉着云天向外走去!只有云天还不知所以然,一边被拉着向外走,一边看向方少羽急急道:“喂,你真的不着急我为你驱毒吗?”

    “刑兄也该好好游玩一下了,明ri再为少羽驱毒亦不迟!”笑着点了点头,方少羽淡淡道。

    见此情景,云天无奈,跟着雷柔走了!既然当事人都不着急,我着急个什么劲儿?

    而待两人的背影渐行渐远后,方云鹤才戏虐地看向方少羽,笑道:“少羽,难不成你是想要撮合他们俩吗?”

    点了点头,方少羽笑道:“当初是我有负柔儿,如今看她心有所属,我也不妨做个红娘了!况且刑兄秉xing真诚,将柔儿托付于他,我也放心了!”

    听到此言,众人皆是点头称是。尤其是雷振南更是欣喜,自己的孙女被仇恨缠绕了三年,从天真无邪的小姑娘,到现在的沉默寡言。他这个爷爷看在眼里,痛在心中!如今有人能解开她的心结,那自然是最好了!

    “嗯,刑天这孩子什么都好,修为实力虽不算顶尖,但也不错了!只是这样貌……”苦笑一声,雷振南已经开始有些老丈人给女婿打分的样子了!

    听到此言,雷婷不由冷哼一声,淡淡道:“样貌出众又怎么样?就像那个人,手段毒辣,令人发指。不但将我们两家害成这样,连自己的家族也……”

    说到这里,雷婷说不下去了,但所有人都露出了仇恨的目光!然而,若是让他们知道他们心中的好女婿和他们的仇人是同一人的话,一定会恨不得抽自己两耳光!

    丫了个呸的,谁说那小子秉xing真诚的?

    ……

    与此同时,**皇城之中,灯火通明,两边商贩摆放着琳琅满目的货物!形形sese的男女在人流之间穿梭行走,四处张望,不时的谈笑间尽显浓情蜜意!但是,这其中只有一对男女极为显眼。倒不是他们多么恩爱,正相反,两人仿佛陌生人般各走各的,各看各的,与整个集市格格不入!

    女子是一身红衣,面遮白纱,看不清容貌。但从那窈窕的身材便能看出其是一位难得的美女。而那男子长相不算出众,甚至可以算是丑陋,但却闲庭信步,脸上闪动着莫名的自信!很难想象,一个丑男会有这样的气质!

    “刑天大哥,你看那边就是金泉倒影,传说相爱的人可以在河中看到爱人的样子!”拉了拉那丑男的衣袖,红衣女子指着河上的一对拱桥道。

    咧嘴一笑,云天拍了拍她的脑袋:“傻丫头,哪条河里不能映出人的倒影!这都是那些纨绔子弟泡妞用的招数,这你也信?”

    话音刚落,云天便又四顾看向了其他地方,只有雷柔一人气呼呼地嘟着嘴!

    这刑天大哥,真没情趣!

    然而,就在此时,云天却是忽然一惊,看到了一对熟人:“这俩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们不是去特训去了吗?”

    人群之中,龙傲和姜雪的身影缓缓出现!

    丫丫呸的,原来不止我一个人在偷懒啊……(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