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玩笑?

    ()“血煞前辈,既然你我现在是一条船上的人了,那你便再帮我一忙!”

    只是想了一会儿,云天便不再去想那个神秘的男人,而是伸手一挥将冰冻的青莲放了出来,看向血煞道:“我知道您是修血的高手,她现在失血过多,不知可否一救!”

    仔细地察看了一下青莲的伤势,血煞眼中不禁泛过了一道惊异之se:“好小子,果然有一手!当初这女娃重伤,老夫断定她已经没救了,所以你将她尸身藏起我也没过问!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天,她这最后一口气还被吊着,简直像是时间永远定格了一般!神奇,真是神奇!哈哈哈……”

    “那么说……是有救了?”看着血煞那不慌不忙的表情,云天已然看出了生机!

    点了点头,血煞也不否认,淡淡道:“老夫的确有办法救她,不过那需要大量鲜血,还会耗损老夫大半功力,老夫可没这么好心!”

    “血煞前辈,这可不是赔本买卖!我敢保证,你救了她一定对你有好处!”早已猜到血煞会就这件事坐地起价,云天便因势利导道。果然,血煞听到云天的话后,露出了不解的眼神!

    嘴角微微一翘,云天淡淡道:“这次我们的目标是六元神骰,为此我需要借助天阳宗的实力!若是我一人去到di du,让燕鸿天他们知道青莲已死,相信他们也没有什么斗志与天道宗争锋了,这对我们的计划很不利啊!”

    眉头微微皱了皱,半晌,血煞才严肃地点了点头,认同道:“小子,你说的对,还是你想得周到!好,老夫便再损六成功力,为这女娃进行换血**!不过,自从打闹天阳宗后,这血源老夫也不便去找了,只好请你牺牲一下了!”

    “我?”

    眉头微皱,云天狐疑地看了血煞一眼,这个老家伙该不会趁机对自己下毒手!但是转念一想,他要下的话早就下了,根本用不着骗自己!于是点了点头,云天便坦然道:“血煞前辈,你说该怎么做!”

    “好,小子有胆se!敢让我血煞放血,还面不红心不跳的,你是第一个!”赞赏地点了点头,血煞淡淡道,“你现在平躺下来,一会儿我会抽调你身上一半的血传给那女娃。那时,你一定会昏死过去。不过不要紧,不会致命!”

    微微点点头,云天毫不犹豫地躺了下来,轻轻闭上了眼睛!见此情景,血煞也是心下暗暗点了点头,接着手中开始了结印!

    突然,随着血煞一声大喝,两道印记分别打到了云天和青莲的额头!暮然间,二人的头上都出现了一朵血se的红云,而且,云天竟是无来由地出现了一种感觉,好像他与青莲似乎已经血脉相连了一般!

    “换血**!”

    然后,再听血煞一声大喝,两人额头的印记忽然红光大放!紧接着便见一道道红se的气体在两道印记之间架起了桥梁,而云天也是感到头上一阵眩晕,身体越来越无力起来!

    “小子,坚持住!”

    咬了咬牙,血煞也是满头大汗,拼命地发着功!再看向云天时,只见他眼中越来越迷茫,瞳孔也在不断涣散,最终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这小家伙毕竟修为有限,失血过多就难以坚持了!可是,虽说他晕了,老夫依旧能完成这个换血**!不过老夫刚刚忘了一个关键问题,换血**之后,那女娃体内的寒气怎么办?若是不及时清除的话,一定会造成血液排斥。毕竟她体内的血受寒气影响变得极yin,而这小子的血又极阳。yin阳相克,这女娃死定了!

    “小子,快醒醒,老夫忘了还要你亲手除去这寒气呢。这东西老夫可除不掉!”急急大叫一声,但是云天依旧不醒,血煞无奈地叹了口气!

    唉,算了,这女娃寿命该尽!

    然而,就在此时,青莲体内的寒气却是突然动了!如同排兵列队的军人般,整齐划一地通过那两道血记重回到了云天体内!

    见此情景,血煞不由大奇,难道这小子晕死过去了,照样可以运功吗?只是他不知道的是,云天的体内,冰凰露出了一个莞尔的笑容!小子,看在借你身体的份儿上,老夫出手帮你一把!呵呵呵……

    若是云天现在还清醒着,一定会大惊失se,这冰凰的力量竟然已经突破了天道轮的束缚,直接作用到他的身体上了!这也就表示,冰凰现在可以随时随地的侵占他的身体,而他没有任何反抗的力量!

    不过,冰凰显然并不打算这么做,依旧悠闲地呆在那已经不能称之为牢房的地方,悠闲地哼着小曲,露出了神秘的微笑……

    整整一天的时间过后,太阳再次上升又落下,血煞盘膝坐于洞内,静心打坐运功!他的旁边躺着两个人,一个是白衣翩翩的少女,面貌十分jing致,而另一个是位少年,脸se有些苍白!二人皆是昏迷不醒,正是云天和青莲二人!至于被血煞囚禁的小金,则是早在云天与血煞达成共识后,便被云天收入空灵戒内养伤了!

    “水……”

    突然,在寂静的山洞内,青莲的手指不觉动了动,干瘪的嘴唇也微微蠕动了一下,响起了沙哑的呻吟!

    缓缓睁开双目,血煞冷冷地瞥了青莲一眼,手中光芒一闪,便拿出一个水壶,朝着青莲仰面倒了下去!

    “啊!”

    受到清凉的泉水浇灌,青莲不觉惊叫一声。虽然满脸水渍,但总算清醒了过来!看到旁边之人正是将她重伤的血煞,不由大惊,赶忙站起!然而,还不待她站稳脚跟,便又跌倒下来!

    “呵呵呵……你现在重伤在身,能活着已经不错了,还想跑吗?”冷笑一声,血煞不由满面讥嘲地看向青莲。

    咬了咬牙,青莲四下察看了一下,正看到云天也是昏迷在地,不由赶忙护到他的身旁,愤怒地看向血煞,质问道:“血煞,我们跟你素无过节,你把我们抓到这里来干什么?”

    “哈哈哈……我血煞抓人杀人还需要理由吗?”冷笑一声,血煞不禁露出了狰狞的面容,“女娃,我血煞最看不惯你们这些大宗门的弟子!明明实力弱的要命,却整天一副替天行道的样子,每个人的眼睛都长在了头顶上!这次若非看在那小子的面上,老夫也不会破例救你这样的人!”

    “刑天?”

    眉头微皱,青莲不由疑惑地看了他一眼,“这跟他有什么关系?还有,你怎么会救我?”

    “哼,女娃,难道你忘了在老夫的血爆中是什么情形了吗?”嘴角微微一翘,血煞不由长叹一声,看向了云天,“想我血煞杀人如麻,却也会有心软的一天啊!”

    “女娃,当时你已经奄奄一息了。可是这小子为了救你,依旧不自量力地来挑战老夫!最后,在老夫的脚底下,依旧要与你生死一穴,还深情一吻!当时老夫便被这小子的痴情所打动了,这才答应救你!不过救你需要给你换血,这小子毫不犹豫贡献出六成,呃不,八成的血液,所以才变成这副样子!”< ren之美!”

    仰天长叹一声,血煞背过身去,但脸上却是露出了一个jian笑!嘿嘿嘿……小子,老夫看你降不住这女娃,便帮你一把!如此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老夫都被感动了,还感动不了一个女人?嘿嘿嘿……老夫真是天才!

    果然,青莲听后虽然心下依旧狐疑,但脸颊却是通红了起来,右手也不自觉地碰了碰自己的嘴唇!那家伙,他竟敢……

    转眼再看向云天时,青莲的眼中不觉闪过一道怒气。但是很快,看着他那昏死过去的苍白面容,那丝怒气便消散不见了。相反,眼中流动着静谧的泪水!

    “咳咳咳……”

    轻咳一声,血煞斜眼瞥了青莲一眼,淡淡道:“你好好照顾他,老夫答应过他,他不死便不会动你!”

    “唉,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啊!”

    长叹一声,血煞扮作感同身受的样子踱步离开了,直把这个山洞留给了已经双瞳微红的青莲,还有什么都不知道的云天!

    三ri后,云天也终于睁开了双眼!而他睁眼看到的第一人,便是青莲那如花的容颜!

    “青莲师叔,你没事了?”勉强支撑起身体,云天不由笑着道。

    点了点头,青莲看到云天清醒,也是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但是很快,眼睛便是一红,转身跑出去了:“我去给你打水!”

    “咦,这是怎么了?”摸了摸脑袋,云天有些不明所以!这时,血煞却是大步走了进来,看了一眼匆匆离去的青莲,向云天大笑道:“哈哈哈……小子,这下你要感谢我啊!要不是老夫,你恐怕还难以降服这女娃呢?”

    “我感谢你……什么?”眨了眨眼睛,云天疑惑道。

    露出个神秘的微笑,血煞附在云天耳前,将他前几ri演的那场戏说了一遍!明白了前因后果,云天不禁哭笑不得地看着血煞:“呃,前辈,您这不是害我吗?你让我以后还怎么在师叔面前做人?”

    “这怎么是害你,我可是在帮你啊!自从第一次见面,我就见这女娃在欺负你,老夫这么做完全对你有好处啊!再者说……”突然,血煞眼神一凝,面se变得严肃起来,“你不是打算利用天阳宗他们对付天道宗么,那自然是尽可能将可利用的人利用起来!这女娃总跟你过不去,必定影响大计。可是她又杀不得,那自然要将她变成自己人了!”

    “若是你不喜欢的话,等拿到功法,你把她杀了了事!你要是不便出手,老夫可以代劳!”突然,血煞眼中杀意一闪而逝,露出了狰狞的面容!

    微微一惊,云天心下也是生起了jing惕之意!

    他现在面对的可不是天阳宗那些前辈,血煞始终是血煞,杀人不眨眼的魔头!他无论做什么事,都是冲着利益去的!若你真把他一时的玩笑当成了恶作剧的话,那可是会随时丢掉xing命的!

    与魔鬼做交易的人,必须成为魔王!

    嘴角微微一翘,云天也是露出了一个邪异的弧度。与血煞对视一眼,二人相继大笑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