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反噬

    ()从哪里冒出来的妖孽,这么厉害!

    面对那男人充满杀意的枪尖,血煞都能感受到那上面的寒芒刺骨!但是他却依旧不肯服软,大喝一声道:“哼,虽然阁下实力超群,但想要拿下老夫的脑袋,却还没有那个本事!”

    话音刚落,血煞突然再次结印。霎时间,他的周围再次弥漫起了滔天血雾,不一会儿便形成了一个高数十丈、凶神恶煞的鬼面!

    “血魔鬼眼!”

    一声大喝,那鬼面的双目兀然she出两道血光,直直she向了那个中年男人!见此情景,大长老不由大惊,急急提醒道:“那是血煞毕生功力的凝结,赶快闪开。若是被she到了,即便是元宗高手也会化为一滩血水的!”

    然而,那男人却似乎根本没把这个放在眼里,而是待那血光快要临近时,才眼瞳微微一凝,枪尖向前一挑:“去死!”

    吼!

    一声龙吟乍现,那道红枪中竟是突然冒出一条全身燃烧着赤焰的火龙。龙口一张,便是将两道血光完全吞进了肚里!接着,猛然向那鬼面冲去!

    轰!

    大长老都还完全没有反应过来,那道血红鬼面已经完全陷入了一片火海,眨眼之间便化为了虚无!

    嘶!

    倒抽了一口冷气,大长老不由心下大惊,满眼震撼地打量着那个男人,猜测着他的身份!这家伙究竟是何方神圣啊,居然一招就将血煞秒杀了,出手之快,连老夫都反应不过来!纵观整个大周王朝,能有如此身手的人,恐怕只有区区一二!

    “呃……这位先生,感谢您对天阳宗的援手,在下天阳宗大长老剑随心,在此拜谢!”向那人深深一拜,大长老一脸恭敬地道。但是,那人却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头,根本没有看大长老一眼,反是向四周张望了起来!

    有些奇怪,大长老看着此人的怪异举止想要询问,但是又不知如何开口才好!像如此高手,总是心高气傲的!如同刚刚大长老对人家表示感谢,便是热脸贴了冷屁股!所以大长老在想好如何开口前,却是不便询问了!

    “血煞!”

    突然,那人在环视了一圈无果后,对着虚空大声冷喝道:“我知道你还在这附近,你给我听好了!若是刑天那孩子掉了一根头发,我都会追杀你到天涯海角,不死不休!”

    “什么,血煞那魔头还活着吗?”

    听到那人的喊声,大长老不由一惊,也是四下察看了起来!同样的,他也没有找到任何有关血煞的行踪,但是当他转首再看向那中年人时,却是早已失去了他的影子,好像他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来无影,去无踪,真是高手!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大长老不由心下一阵赞叹!接着,他又皱了皱眉,想着那人的话语,思量着他的来历!难道他跟刑天有什么关系吗?要不然,他的出现和对血煞的jing告怎么都跟刑天有关呢?

    可若是如此的话,刑天又是何方神圣?背后竟有如此高手撑腰?

    闭目沉思了一会儿,大长老还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于是便也摇了摇脑袋,不去想了!反正刑天是天阳宗弟子,那这个人对天阳宗也有益无害!

    接着,大长老便飞回了宗门,去察看弟子们的伤情去了!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他和那中年人都离开后,他们的正下方,一块湿地不时动了动。接着碰的一声,从下面钻出一个人影,正是血煞无疑!

    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血煞不由吐出一口血来,而他的胸口靠近心脏的位置,一个硕大的血洞贯穿前后!

    “幸好老夫以全身元力做诱饵,才能从那家伙的枪下遁走!不然的话……”

    看了看胸口的那个血洞,血煞不由一阵后怕,额头上也是冒出了细密的冷汗!乖乖,自己究竟是走了哪门子的背运,捅了妖孽的老巢了吗?先是抓了个小怪物,接着又引出个老妖怪来,还他妈一个比一个厉害!

    看来那个小子还真不能死在老子手里,不然这辈子一定会被那老妖怪追杀至死的!

    深深地皱了皱眉,血煞不禁无奈地叹了口气!原本他是想要拿天阳宗弟子练功的,没想到竟然会被人打得元气大伤!

    亏,真亏!

    长出了一口气,血煞不禁摇了摇头,垂头丧气地离开了这里……

    入夜,明月当空悬挂,云天在那不知天ri的山洞里,只能靠着一点月光推算出时辰!微微吐出一口浊气,云天在吃了一颗元丹,又修炼了一整天后,伤势得到了好转。初步估算,已经恢复三成功力了!

    只要再修炼几ri,等功力恢复到八成,他便能试着破解一下血煞禁锢他的符阵了!别看血煞的功力远远超过他,但是在符阵上,他才是真正的专家!

    咻!

    突然,一道血影闪过,血煞的身影便出现在了云天面前!看了看他这副伤痕累累的样子,云天不由嗤笑一声:“血煞前辈,天阳宗不是好惹的!看阁下的这副尊荣,就知道你没少吃苦头!”

    “这跟你的天阳宗无关!”

    冷哼一声,血煞心中不觉有些怒火,但是却又不便向云天发作!毕竟,有那个可怕的中年人jing告过他!于是,他便一挥手,扔出了几十个人,男男女女皆有,甚至还有十岁的孩童!

    “前辈,请您高抬贵手,放了我们!”

    那些人甫一出来,便齐齐跪地求饶。但是血煞却根本没看他们一眼,伸手一招便将一个年轻女子吸入了掌中!虽着道道血气由那女子身上流入血煞的体内,那女子眨眼间便失去了生机,全身干枯如千年老尸一般。反观血煞,却是露出了惬意的笑容!

    见此情景,众人不由更是惧怕,赶忙磕头如捣蒜般!然而,血煞却是完全不予理会。将手上的干尸扔掉,便又吸食另一个人的血气!不一会儿的工夫,已是有十几个人遭了毒手!

    冷眼看着这一切,云天不由微微摇了摇头,闭上眼睛继续修炼自己的!弱肉强食,弱者在强者面前不论如何求饶,都得不到强者的关注!要想把握自己的命运,就必须比任何人都强才行!

    他现在必须尽快恢复实力,才能有跟血煞斗的资本!否则的话,这些人的下场,就是他的明天!然而,即便是云天也万万想不到的是,此时的血煞可是绝对不敢动他的!除非,他想被那个神秘男人一枪给戳死!

    “小子,你知不知道一个拿着红se战枪的男人啊!”

    将所有的人都吸成干尸后,血煞看了看自己胸口的那个血洞,恢复了不少。于是便吐出一口气,看向云天,打听起那神秘男人的底细!但云天只是微微瞥了他一眼,摇了摇头!

    “你真的不认识?”眉头微皱,血煞仔细端详了云天一会儿,不由惊奇道,“仔细比较一下,你和那个人还真是很像!就连眉宇之间的神se,都有七分相似!小子,若是说你和那个人没有关系,老夫打死都不相信!”

    “我从小孑然一身,没什么亲戚!至于你嘴里所说的人,我更是不知道!若是你还不相信的话……”眼睛微微一眯,云天冷冷地看向了他,“那你就去死!”

    就去死……去死……死……

    悚然一惊,血煞不由急急退后了两步,双目怔怔地看着云天!因为就在刚才,云天说出那句话时的样子,简直就和那男人一模一样,竟是令血煞本能地产生了恐惧!

    nainai的,你们两都是怪物!

    狠狠地给了自己一巴掌,血煞才使自己平静了下来!同时,他的心中感到一阵屈辱!曾几何时,他被人吓得如此屁滚尿流过?再看向云天时,他竟也不敢直视了。因为那双眼睛,实在跟那个男人的太像了!

    “小子,赶紧养好伤就离开,以后再也别让老夫看见你了!”

    “咦,你就这么放了我了吗?”听到此话,云天不禁有些疑惑!他还想着ri后如何摆脱这魔头的魔爪呢,没想到这家伙竟然如此轻易地就放了自己,难道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不耐烦地挥挥手,血煞微微点了点头!

    带上你这个小怪物,就等于让那个老怪物一直盯着老夫,老夫可不想做这么危险的事!不过,现在还不能将这小子放走!这小子还受着伤,若是出什么意外的话,那老怪物还不怪在自己头上?

    唉,真是捡了个大包袱啊!

    无奈摇摇头,血煞不由苦笑一声,什么时候,自己活得如此憋屈了?

    “啊!”

    突然,血煞捂着胸口跪倒在地,面容极其痛苦的样子!云天不知何事,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只见他胸口的血洞竟是在不断地向外鼓着血,不一会儿,竟如同岩浆一般燃烧了起来!

    “血,血!”

    咬了咬牙,血煞满面狰狞地大喊道:“怎么会这样,老夫已经吸食了数十人的血气,为何血魔**还是会反噬?”

    “血魔**?”眉头一皱,云天喃喃道!正在这时,冰凰却是急急道:“小子,小心点,这家伙随时可能会来吸你血的!”

    “怎么回事?”冰凰的提醒,云天一向重视,于是赶忙远离血煞十米以外,做好了防备,但是心中还是有些疑惑。

    微微沉吟了一下,冰凰淡淡道:“这家伙练的邪法应该是修炼血气,而血液乃是由水火yin阳组成的。这两种相克的五行元素一起修炼,虽然招式威力要比一般元力强大数倍,但危险xing却是致命的。一不小心便会被反噬!”

    “所以这家伙才要常年吸血,以他人血液中的阳火压制自己血液中的yin水,以他人血液中的yin水压制自身血液中的阳火!但是一旦血液融合,阳火和yin水的力量又会剧增,那他则要吸食更多的血液。如此这般,等同于饮鸩止渴!不知何时,便会引得两种相对的力量反噬自身,实在是一种找死的功法!”

    “原来如此!”

    微微点了点头,云天脸se不禁凝重了起来!如果一个人的命是寄托在另一人的死上的,那么不论这个人如何善良,都会不惜一切代价地去取对方的xing命!更何况,面前此人本就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

    如此想着,云天从戒指中拿出了元器,而血煞凶恶的目光也看向了他这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