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神骰下落

    ()“呵呵呵……姜家主,我说过你没有取我xing命的能力的!”

    没有理会那姜家家主的疑问,云天只是在他身前来回踱着步,直将他踱得忐忑不安的!他来时何曾想到,在一个刚刚才突破大元师境界的小子面前,自己会如此的无力!虽然不知道云天用了什么方法将他的力量完全压制,但可以肯定的是,现在自己在他面前就如同只蚂蚁一样,他要碾死自己,不费吹灰之力!

    此时此刻,这老人竟是生起了久违的恐惧感来!

    然而,他心底害怕,云天刚刚又何尝不是冷汗直出呢?虽然冰凰拍着胸脯说可以压制姜家任何高手,但这老家伙可不是一般的强啊,那可是随随便便就能灭掉一个宗门的实力啊!若是其中有一丝偏差,自己的小命就要搭在里面了!

    云天是担心冰凰被封印时间太长,已经忘了自己的实力大损,还在大言不惭地吹牛!不过结果还不错,冰凰还真有点本事,被自己用天道轮封印着还能压制姜家的高手,不愧是上古八大灵兽之一啊!

    踏!

    终于,云天在踱了五六分钟的步后才停了下来,心情平静了一些!但那姜家家主却是猛地将心提到了嗓子眼儿,小心翼翼地看着云天,思虑着他将如何对待自己!

    “姜家主,老实说你们忘恩负义,将我留在那地底冰封之处,陷我于死地,我很生气!若是换成您,您觉得我该如何对付你们?”

    沉吟了一会儿,那老者无奈摇了摇头:“唉,这件事老夫也有愧疚,不过为了家族的安危,这些都不算什么!若是再来一次的话,老夫依旧会如此决定!”

    “好,真是没有一丝悔改之意啊!那么,我摘下您的脑袋,想必您也没有什么意见!”眼瞳微微一凝,云天眼中闪过一道杀意,将手亲亲抚在了那老者的头上!

    缓缓地闭上眼睛,老者淡淡道:“来!”但是从他身上轻微的颤动中,云天能够感觉到他的恐惧!

    “哼,有种!”嘴角微微一翘,云天轻轻抬手,然后再狠狠地拍了下去!

    啪!

    清脆的响声响彻于漆黑的夜空中,那老者全身抖了一下,不觉无力地倒了下来!待再次睁开眼睛,已是满头大汗!

    “老爷子,我最喜欢有骨气的人!您能将生死置于度外,的确令晚辈佩服!”抱了抱拳,云天淡淡一笑,脸上露出了和善的笑容!

    “怎么,你不打算报仇了?”

    “原本我是想报的,但是我答应了一位前辈放下这段恩怨,所以这件事就此作罢!”摇头笑了笑,云天一脸洒脱地道。)

    听到此言,姜家主不由疑惑地道:“前辈?是什么人?”

    “说起来他跟你们姜家最熟!呵呵呵……”淡笑一声,云天接着变得严肃起来,目光之中还带着丝丝伤感之情,“姜家主,你不是奇怪你为何伤不了我吗?其实那是因为,你的血脉不允许你跟老祖宗动手!”

    “什么?”微微一愣,那姜家家主不觉惊叫道!

    正在这时,云天的体内却是响起了冰凰威严的声音:“我族子孙,见到老夫还不叩头拜见?”

    “你……你是……”悚然一惊,那老者一脸惊奇地看着云天,不可置信地道。

    “哼,老夫乃是冰凰,尔身具老夫血脉,难道还不识老夫了吗?”冷哼一声,冰凰现在虽然是云天的阶下囚,但是那股威严依旧令得姜家家主一阵胆寒!

    没错,是血脉在颤抖。正因如此,我在他面前才发挥不出任何实力!这是自己的血脉,被老祖宗的血脉所震慑的结果!

    思虑至此,姜家家主赶忙匍匐在地,颤颤巍巍地道:“姜家不肖子孙姜玉鹤,拜见老祖宗!先前冒犯之处,请老祖原谅!”

    “哼,冒犯老夫,你也配?”冷哼一声,冰凰淡淡地道,“不过,你们的做法却着实令老夫气愤!老夫被封冰洞,不知天ri!你们在冰洞上方驻扎百余年,却只是拿了那天地冰封图便走,丝毫没有营救老夫的意思!你们这群薄情寡义的子孙,老夫恨不得将你们全都活剐了,养头猪都比你们强!”

    “老祖恕罪,我们真不知您被镇压在下面啊!我们只是从那十品元器上感受到了您的气息,一位是您遗留之物……”

    “放屁。老夫还没死呢,倒想着分遗产啊!你们说,老夫要你们何用?”

    “是是是,子孙该死,请老祖恕罪!”冰凰训那姜家主简直跟训狗一样,但是那老头还只能乖乖地爬在地上挨训,丝毫没有一点高手的气质!很难想象,刚刚说分分钟灭掉天阳宗的就是这个老家伙!

    见此情景,云天不由一阵痛快,心下大笑连连!但是嘴上还是为那姜玉鹤求情道:“冰凰前辈,想来姜家主并不知您在地底受苦,否则一定会倾全族之力去营救你的!”

    “是啊,是啊,刑公子说的一点都没错,请老祖明见!”感激地看了刑天一眼,那老头再拜道!

    “嗯,想来你们不会数典忘祖到这步田地!”

    似乎是云天的话起了作用,冰凰深吸了一口气,似乎暂时压下了怒气:“不过,这次老夫脱困多亏了刑天这小子!老夫肉身被毁,他还借老夫肉身一用,对老夫实在有救命之恩哪!所以老夫答应他实现一个愿望,没想到他的愿望竟是向你们复仇!在了解了来龙去脉后,连老夫都恨不得将你们拍死!但你们毕竟是老夫血脉,老夫不忍见你们出现任何伤亡。究竟如何,你来给老夫一个交代!”

    “是是是……”

    忙不迭地点着头,姜玉鹤一脸羞愧地看向云天道:“刑公子,以前都是我们姜家不对,ri后若有差遣,但请吩咐!”

    “哪里哪里,只是先前提的三个条件……”

    “当然,我们姜家一定会鼎力协助公子!只是……”说到这里,姜玉鹤不由皱了皱眉头,喃喃道,“我们姜家能协助的只有底层力量,若是更强的力量的话……为了家族安危,恐怕难以周全了!”

    “什么,你还敢讨价还价?”

    听到此话,冰凰不由一声大吼,直将那家主吓得一个哆嗦,但是云天却是摆了摆手,严肃道:“那么老爷子,您说的底层力量是……”

    “几十个元王高手不成问题,呃……顶多再加几个元皇,这已经是我们的极限了!”犹豫了一下,那家主似乎考虑到冰凰与刑天的关系,不由咬了咬牙道。

    微微一惊,云天不由大喜过望!能给他筹备如此实力,已经相当于一个小宗门了!而且,这还是姜家底层实力的一部分,可见这远古八族有多么强悍了!

    “好,就这么说定了!哈哈哈……”大笑一声,云天满意地点了点头!有这样的实力,再加上他的奇谋妙局的布置,整个大陆都可闯得啊!

    而见云天满意,那姜家主也是长出了一口气,这次老祖宗也该不会怪罪了!

    果然,冰凰见云天大笑,自己似乎也高兴了起来:“嗯,既然你们冰释前嫌,我也就放心了!玉鹤,那张天地冰封图你用过了,现在你的奇yin三脉每晚是不是都冰寒刺骨啊!”

    “老祖宗,您怎么会知道?”悚然一惊,姜家主马上拜道,“请老祖明示!”

    点了点头,冰凰淡淡道:“那天地冰封图乃是以老夫寒羽所织,上面带有老夫的玄天寒气,即便你们有老夫血脉,都稀释了这么多代了,也难以抵御寒气入体了!若是你继续使用那元器的话,必定全身筋脉僵硬而亡!”

    “什么?请老祖救我!”悚然一惊,姜家主赶忙再次下拜道。

    “嗯,念你替老夫还了救命之恩,老夫传你一道心诀,帮你抵御寒气入体!若是ri后你表现好的话,老夫还可将修炼玄天寒气的所有心诀传授给你!”

    听到此言,姜家主不禁大喜,赶忙拜谢道:“多谢老祖!”

    接着,冰凰便传了一些十分玄奥的口诀给他!而他盘坐修炼了一阵时,他筋脉中的刺骨之痛果然缓减了许多!

    “呵呵呵……恭喜姜家主了!”见他红光满面的样子,云天再次抱了抱拳。而他也是抱了抱拳,一脸的喜笑颜开!看来这次天阳宗一行,他的收获很大!

    “嗯,刑天公子!”

    最终,在姜家主要离开时,沉吟了一下对云天道:“还有一事,我要跟你说一下!就是你让我们打听的那个六元神骰,已经有下落了!”

    “什么,在哪儿?”眼瞳微微一缩,云天赶忙道。

    “就是这次天道盟战的奖品之一,便是天道宗第一谋士神算子拿出来的六元神骰!而且,一般盟战的奖品都是在盟战开始前才宣布的,但这一次,天道宗却足足提前三个月便宣布了这个消息!虽然所有人都不知道这六元神骰是个什么东西,但想来六品元器应该很有诱惑力才是!”

    眉头微微一皱,云天点了点头,笑道:“我知道了,多谢姜家主了!”

    “呵呵呵,应该的!刑公子,保重!”抱了抱拳,姜家主转身消失在了夜se中!待这里再次只剩云天一人时,他的眼神渐渐变得深邃起来!

    看来,这次di du之行是飞去不可了!

    “小子,”突然,冰凰不满的声音在云天心底响起:“你要收服姜家,老夫一个命令下去就行了,何必这么麻烦演一出戏呢?”

    嘴角微微一翘,云天淡淡道:“你以为他们是灵兽吗?人类,重的是感情,不是命令!若是真的对家族有危险,你以为你是他们老祖,他们就会为你卖命吗?呵呵呵……刚刚这出戏,我们都卖给了姜家一个天大的人情,所以这老家伙才会对我说出六元神骰的事!否则的话,即便强行收服了他们,他们也会消极怠工,更可能在关键时刻背后捅你一刀,这可不是我想看到的!”

    “臭小子,天下最狡猾的就是你了!”撇了撇嘴,连冰凰也不得不佩服云天深谋远虑,“对了,那老小子说六元神骰时似乎在提醒你什么似的!”

    “呵呵呵……他在提醒我这里有诈!六元神骰如此高调现世,必定是想要放线钓鱼了!你看,这就是刚刚那出戏的作用了,这姜家家主已经在关心我了!想必以后我有任何麻烦,他会全力配合的!”

    “那么,你还去不去?”沉吟了一下,冰凰喃喃道。

    眼中jing光一闪,云天露出了一个自信的笑容:“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而且,也是时候该去会会那个人了!大周第一谋士,神算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