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原来是女生

    ()打败了龙傲,云天趁着剑神峰顶一片混乱,燕鸿天还在忙着向众长老解释的时候,回到了自己的住所!在那里,柳如风正虚弱地躺在他的床上,脸上如金子般发亮!

    “冰凰,现在要怎么做?”

    将那瓶雪银狮的血液拿出,云天摸了摸柳如风的脸颊,如金属般僵硬,赶忙问道。沉吟了一会儿,冰凰悠悠地道:“这雪银狮的毒不同于自然界的毒素,乃是金属xing的毒!需要以它的血液和成特殊的药物敷遍他的全身,将毒素稀释出来!现在,老夫教你做这种药物!”

    点了点头,云天一副明了的样子:“原来如此,算是重金属中毒,需要透析啊!那么,冰凰前辈,请您不吝赐教!”

    不由撇了撇嘴,冰凰无奈笑道:“我怎么感觉你这小子,比我知道的还多呢!呵呵呵……算了,小子,你听我说,你这么办……”

    接着,冰凰便将解药的配置方法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云天,而云天也极为聪慧,只是听了一遍,便将药物做了出来!只见那是一桶绿se的粘液,还散发着阵阵的恶臭!手指在里面轻轻地滑动一下,便全都黏在了皮肤上!

    “嘿嘿嘿……这如风师弟平时最爱干净,要是醒来看见全身上下都是这种东西,估计又要昏过去了!”嘴角微微一翘,得知柳如风没事了的云天,此时不禁起了戏弄之意!

    于是,他便伸手去给柳如风宽衣解带!然而,当他脱下柳如风的上衣时,却是微微一愣!伸手在他的胸前按了按,有些柔软,像棉花一般。可是,他的胸前明明没有任何凹陷或外伤啊!而且,他的脸se发金,但身上的皮肤却依然健康!

    难道说……是幻阵?

    想到这个,云天不禁皱了皱眉头!对符阵已经有相当研究的他,自然知道这种三级符阵可以用在人的身上。但是用在表面上,内行人一看便能明白!所以这种幻阵都只是用在人肉眼察觉不到的地方,例如衣服所遮挡之处!

    难道如风师弟身体上有什么缺陷,所以才要以幻阵来掩盖吗?

    沉吟了一下,云天手上结动起手诀!虽然他无意探究柳如风的秘密,但在幻阵阻挡之下,他却是没有办法给他敷药的!

    放心,不管你有什么秘密,师兄我都会给你保密的!

    如此想着,云天突然向前一指:“破!”

    嗡!

    一阵波动如涟漪般向外扩散,接着,但见一道刺眼的白光发出,那健康的肤se渐渐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与柳如风脸面一样的金se,这才是他真正的身体!

    然而,当这具金se的身体出现在云天面前时,他却是登时呆住了!只见这具躯体虽然如金属板僵硬,但是皮肤却依旧如丝绸般滑顺!胸前的两只玉兔如它们的主人般昏睡在一起,慵懒地摊在胸膛上!而柳如风的下面,没有那雄伟的一柱擎天,倒是有一片幽静的密林……

    nai光!心中却是砰砰直跳,脸红地如滴血一般!即便是与龙傲大战时,他也没有如此紧张过!

    “哈哈哈……小子,你这次赚到了,捡了个妹子,真是没白救一回啊!”

    从来没见过云天如此窘相,冰凰不由大笑一声,打趣道!想不到这小子平ri里冷静地如没有一丝感情一般,这时居然会如此束手束脚,真是有趣啊!

    没有理会冰凰的取笑,云天在勉强镇定下来后,颤抖着声音道:“冰凰前辈,我接下来该怎么办?”

    “不是已经告诉你了么,给他全身上下敷药啊!”

    “可她是……”

    “不就是个妹子么,有什么大不了的!难道你忍心看着她去死?”戏虐一笑,冰凰淡淡道。

    沉吟了一下,云天双拳紧了紧,如同下定什么决心一般,再次将手放到柳如风的衣衫上,唰的一下掀开了!手上沾了些绿se的药液,便向她的身上抹去!

    冰凰说的对,不就是个妹子么,我又不是没见过,怕什么!不过,说是这么说,但与一位妙龄少女如此赤诚相见,他这却是第一次!

    啪!

    云天沾满药液的手掌拍到了柳如风平坦的小腹上,感受着那虽然僵硬但是滑腻的肌肤,登时便是觉得心中一荡,小鹿再次不停地乱撞起来!

    我是来救人的,不是趁机揩油的!

    咬了咬牙,云天尽量使自己平静下来,开始将药液均匀地抹在柳如风的身上!但是,当他碰到那两只慵懒的玉兔时,还是不觉手中一抖,脸颊又开始发热起来!

    我是来救人的!

    再次坚定了一下自己的决心,云天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在那两只玉兔上来回摸搓起来!但是,不时间碰到那玉兔身上的两个凸起,依旧会让他的心中一荡,一荡,再一荡!

    “小子,你把药都摸在他胸口上了,其他地方怎么办?”突然,冰凰戏虐一笑,淡淡道。

    脸颊不由更红,云天知道自己双手在那里逡巡的时间过久,引得冰凰那老家伙都笑话了,不由赶忙移开,向其他地方抹去!

    自己是个科学家,人体构造比谁都清楚,怎么还会犯这样的错误?该死!

    狠狠地自责了一下,云天心下发誓要平心静气地救人。但是,当他的手游走到那片密林中时,老问题又出现了!他的双手如同灌了铅般难以挪动,刚刚才发的誓言早已抛到脑后去了!若非冰凰提醒,那些药液估计又是一大浪费!

    终于,柳如风全身都被这绿se的药液所包裹,云天赶忙将衣衫给她披上,无力地瘫倒在地,满头大汗!也许连他自己都没想到,救人比杀人还要累啊!

    “小子,还是个雏儿,看你刚才那德行!”

    “要你管?”

    翻了翻白眼儿,云天面对冰凰的奚落,却是无奈的摇了摇头!事实上,上一世他虽然位高权重,做到星际联盟总元帅一职!但是一生致力于科技探索和军事领导的研究上,对感情方面并没过多涉猎,以致于部下们都认为他是无情之人!

    而这一世,从小到大便在家族内勾心斗角,为了生存而小心翼翼,更不可能发展什么感情!待自己的地位真正得到认可,也与几个女孩有了些许微妙情感时,却是发现自己一直被监视,被利用!

    伤心yu绝下,他设计毁掉了家族,开始了大陆的闯荡生涯!而在这个冰冷的世界里,人和人之间都没有信任,又何来的感情呢?

    如此想着,云天不禁觉得自己这两世都非常可怜!身边没有真正爱自己的人,自己也没真正爱过别人!苦笑一声,云天的眼中闪动着泪光,心却是平静了!

    “刑天小友在吗?”

    突然,一声低沉的苍老之声从外面传来。而听到这个声音,云天不觉微微一惊,脸se逐渐凝重起来:“冰凰,这次靠你了!”

    “吱呀”一声,云天推门而出,看着面前的那位老者,不由大笑一声道:“哈哈哈……我当时谁呢,原来是姜家主到来,有失远迎啊!”

    “呵呵呵……起先雪儿告诉老夫小友还活着,老夫还有些不信!如今得见真容,也不得不佩服小友的运道之好,连那种地方都能闯出来!”

    嘴角微微一翘,云天抱了抱拳道:“托您老的洪福,刑天还没那么容易死!”

    “是么,小友真是自信啊!”胡子不觉抖了抖,姜家主露出个平淡的笑容,“不过,若是老夫亲自出手,小友自认还能活的成吗?”

    “呃……呵呵呵,姜家主说笑了!”摇头失笑一声,云天不禁挑了挑眉毛道,“姜家主实力之高,刑天早已知晓!不过,要取刑天xing命,家主似乎还没那个能力!况且,这里是天阳宗,家主难道想让所有人都知道姜家之事吗?”

    不屑地撇了撇嘴,姜家家主露出一个高傲的眼神:“若是小友的依靠是天阳宗的话,那很遗憾,你今天必死无疑了!先不论老夫杀你根本惊动不了任何人,就算天阳宗的人知道了又如何?有几人知,老夫便抹去几人!就算抹掉整个宗门也不碍事!”

    “姜家主对自己的实力还真是自信啊!”冷冷一笑,云天突然露出一副挑衅的眼神,“不过,刑天不才,对自己的求生本事也很有自信!就算姜家主亲自出手,也未必能如愿以偿啊!”

    “呵呵呵……小友真是说笑了!”

    不屑地撇了撇嘴,姜家主突然消失了身影,待再次出现时,已是来到了云天身后:“小友,你现在还敢说老夫取不了你xing命吗?”

    “呵呵呵……是啊!”淡笑一声,云天云淡风轻地道。

    “找死!”

    眼瞳微微一凝,姜家主一掌向云天的头顶劈去!然而,就在此时,姜家主却是突然气息一滞,“澎”的一下跪倒在了云天面前,身体如同遭到什么束缚了般一动不能动!

    “姜家主,现在你还敢说你有能力取我xing命吗?”缓缓转过身来,云天一脸嬉笑地看着他!

    眼瞳微微一缩,姜家家主不可置信地看着那张奚落的脸庞:“这怎么可能?你……究竟对老夫干了什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