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郁闷的重生

    “出拳!”

    深夜,一间昏暗的房屋内,一名中年男子站在一座白玉石碑前大喝道。

    他的对面,是一个穿着破烂的少年,面目清秀,身材适中,但是一身皮肉却十分粗糙,身形也显得极为单薄。然而,那双漆黑的双瞳,却不时闪过智慧的光芒。

    “喝!”

    大叫一声,少年使出了全身的力气,一拳向那白玉石碑打去,单薄的身体发出了阵阵清脆的爆响!

    嗡……

    一阵细微的波动传出,那白玉石碑发出了一丝微弱的光芒,比萤火虫的还要微弱一些,便又熄灭了!

    看着这一切,那中年男人似乎早有预料,但眼神之中依旧不免泛起一丝失望。

    “天儿,你这半年究竟干了什么,有没有好好修炼啊!三年,整整三年,你都没有一丝突破,依旧是锻体四重!”

    “对不起,大伯,我让您失望了!”深深地垂下了头,少年惭愧道。

    无奈地叹了口气,中年人也知道这并非是少年贪玩不努力,而是造化弄人!谁能想到,当初家族中最杰出的天才之后,居然会落得这么个倒霉的命运啊!

    “大伯,”看那中年男人的忧se渐重,少年知道他又想起了自己的父亲,便幽幽道,“我要工作去了!”

    长吐了一口气,中年男人摆摆手,似乎身心俱疲一般:“去!只是,不要再摆弄那些玩物了,多花点时间在修炼上!”

    点了点头,少年小心翼翼地退出了房门!

    然而,当他转身的那一刹那,先前还羞惭的脸se却是转瞬一变,轻松了起来。

    “呼……终于完了!”长出一口气,少年踏着轻松的步伐向家族车库走去!

    他娘的,真是倒霉!老子堂堂星际联盟大元帅居然会落到这步田地,真是太不公平了,所以老子才讨厌那些cao作人类命运的神祗……

    一边走着,少年一边在心中咒骂着!

    没错,他便是刑天,将神帝昊天击成重伤的弑神者!只不过,现在他的名字是云天,一个世家大族的子弟。

    原本当初在神域之中的爆炸席卷下,他已经粉身碎骨,元神俱灭了!但是不知怎的,他竟然没死绝,还无意间重生了!

    这使得刚刚睁开婴儿双眼的他,喜出望外!

    然而很快,他便有些郁闷了!他出身的地方叫做昊天大陆,不用说,一定是神帝昊天发家的老窝了!出身在敌人的地盘上,这让这个昔ri以弑神为傲的弑神者,尊严上有些受不了!

    不过,大丈夫能屈能伸,这也罢了!

    但是,让他更郁闷的是,他出生在这个大陆上一个叫大周王朝的国家里。偏偏这个国家又在打仗,他的父母就这样被拉去为国争光了,但很快就传来了他们为国牺牲的消息!

    我靠,刚来就当孤儿,老子的命运是有多不济啊!

    不过,这也忍了,我不是一个普通小孩,不需要父母太多的关怀!

    然而,命运似乎还嫌折磨得他不够,他竟然天生是五行平衡体质!

    众所周知,这个大陆上所修炼的是五行元素,每一个人的体质都偏重于一种元素,要么是火,要么是水,反正有那么一项是比其余元素突出的。而且,越突出,修炼起来相应功法,速度越快!

    像云天这样五行平衡体质,样样平衡,便意味着样样平庸!若修炼其中一种元素的功法,必然会打破身体平衡,造成严重损伤,甚至丢掉xing命!

    但若是同时修炼五种元素,必定进展缓慢!就像他现在这样,已经十五岁了,修炼了十个年头,才到锻体四重。同龄人最差的,也到锻体九重了!

    “丫丫呸的,神帝昊天,你整我!”嘴上骂骂咧咧,但是云天心里清楚,他重生的事神界应该不知情,要不然绝不会放过他的!

    他现在真想上神界,一炮轰死他丫的昊天神帝!

    但是,令他最为郁闷的是,这个大陆除了修炼以外,科技实在是太落后了!他纵有千般才华,没有设备,也造不出弑神炮来,顶多就是搞个土炸弹来玩玩儿!

    “唉……”

    无奈叹了一口气,云天现在不觉有些绝望!无法修炼,也无法造兵器,重上神界的梦是不可能了!

    而且,他对他的大伯也有些愧疚!

    大伯叫云啸坤,是云家数一数二的高手。他年轻时曾受过自己父亲的恩惠,所以在父亲死后,便一直将自己当作是亲儿子来对待。即便家族所有人都认为自己永远是个废材,但他依旧坚持教导着自己,期望能有奇迹发生!

    但是奇迹,却从来没发生过……

    穿过层层庭院,云天来到了云家的车库房,将一个大木桶放在一辆木制的破轮车上拉起后,便再次向各个庭院走去!

    看看每个庭院深处有没有放着小木桶,若是有,那就是他的工作了!将那些木桶里或稀或稠的胶着液体,倒入自己的大木桶中就完事了!

    没错,他的工作就是倒夜香的,其实就是替人倒马桶的!

    因为实力一直没有起se,他在家族失去了培养的价值,若非还有个倒马桶的活的话,他恐怕早就被一脚踢出门外了!

    当然了,这也有大伯一直力挺他的原因!

    将一桶桶金黄se的粘稠溶液倾倒进木桶中,周围散发着阵阵令人作呕的恶臭,云天却依旧一脸淡然,丝毫不受影响!

    待将一百多个院落都走了一遍后,云天盖上木桶盖,向外拉去!当ri的黄金要当ri处理,免得夜来香气萦绕,惊扰了那些小姐少爷们!

    突然,一声嘈杂的吵闹声传入了云天的耳朵,循声望去,是从藏经阁传来的!

    这么晚了,谁在大吵大闹?

    眉头一皱,云天拉着一桶黄金便向藏金阁的方向走去!待走得近了时,他才瞧清了一切!

    只见一大群云家的少爷们,半夜喝酒回来,闲的蛋疼,在欺负一个哑巴老头儿和一个小姑娘!

    那个老头儿一身破烂的衣服,再三被这群痞少一扯,显得更烂了许多,而他只会“阿巴阿巴”地求饶!那个小姑娘也是躲躲闪闪地,十分害怕的样子!

    十二三岁的年纪,脸蛋不算漂亮,甚至由于左半脸的红se胎记,可以算是丑的了!但是那玲珑凹凸的身材,却是让人不禁遐想连篇!

    可以说,抛开脸面不谈的话,任何人看到她的背影,都会有一种想侵犯的冲动!

    “住手!”

    看着那些少爷们,越来越过分,甚至于开始对那女孩上下其手了,云天终于忍不住站了出来,大喝道。

    霎时间,人们的目光全都盯向了他这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