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众生虚相

第十六章 危机

    ()只见气极的段天成脚下一动,一只硕大的拳头便出现在了韩世离的眼前,并且还在急速放大。

    韩世离不慌不忙地侧身躲开这一拳,绕过两步,一脚踢在段天成的屁股上。

    “啪!”

    菊花少爷段天成毫无意外地摔了个狗吃屎。

    “太慢了。”韩世离双手抱在胸前,好整以暇地说道。

    又羞又气的段天成从地上爬起来,终于收起了眼里的轻视,再次朝韩世离扑去。

    很快,两人便你来我往地在这满是树木的狭小空间里打了起来。一开始时,从未与人真正交过手的韩世离很是狼狈,身手都还很生涩的他完全是依靠了念力这个作弊器才能一次又一次地险险躲开段天成的拳脚。可渐渐的,适应了节奏的韩世离进步相当快,场面便出现了逆转,换成由他压着段天成打。

    几百招过后,菊花少爷彻底郁闷了。明明本来是自己占上风的,虽然每次都被这个贱民躲过了拳脚,但至少打得轻松。可是这家伙却不知吃了什么神药,越战越勇,现在自己竟然都有招架不住的趋势了。

    不行,再这么下去别说杀了他,恐怕连打赢他都不可能,得想个办法才行。唉,早知道就直接一剑杀掉这个贱民了。

    段天成心里一阵懊恼,速度不由得就慢了一拍。

    看准机会的韩世离一拳轰过去,菊花少爷回过神来想要躲开,却不料后背撞在了树上,被韩世离一拳正中红心,顿时鼻血长流。

    “你敢打本少爷的脸!”段天成胡乱擦了擦鼻血,双眼都快喷出火来。

    只是他不知道,这鼻血不擦还好,一擦就滑稽了。原来他不仅是鼻子被打开了花,嘴巴也没能幸免。被打肿的嘴巴因为愤怒而紧紧抿起来,本身就像极了一朵菊花,再加上被他胡乱擦的鼻血一涂抹,便真真成了一个活脱脱刚被爆菊的样子。特别是,那嘴角还残留了一滴鲜血……

    “呃……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的菊花长在脸上……”韩世离真诚地道歉。

    “本少爷一定撕了你!”

    已经陷入疯狂状态的段天成再顾不得什么“公平决斗”,赤红se的斗气瞬间布满全身,一个闪身便一脚向韩世离踢去,速度竟是原先的三倍之多。

    “草你nainai的!段天成你个满嘴喷屎的王八蛋!你这叫不用斗气?”泰格一边骂着,一边拔剑冲了上来。

    “泰格你站住!”韩世离沉声喝道,飞快地往旁边一躲,却还是没能完全躲开那一脚,被斗气生生震退了十来步,这才狼狈地止住身形。

    “就只有你会斗气吗?”

    只见下一秒钟,韩世离也变成了一个全身散发着暗红se光芒的人形生物。

    “这……大哥你隐藏得还真深啊……”泰格惊得眼珠子差点掉了一地。

    “还真是小看你这贱民了!既然如此,就试试我的武技!金刚炮!”

    段天成一拳轰出,赤红se的拳影旋转着,高速撞向韩世离。

    韩世离脚下一滑,险险避开拳影,欺身上前踢向段天成的腹部。

    “哈哈,贱民就是贱民!连武技都没有学过,修炼了斗气又能怎样?”段天成身形一闪,轻松躲开韩世离的攻击,“受死!金刚破!”

    百十道赤红se拳影兀得出现在韩世离眼前,以他现在的身法根本不可能完全躲过。

    怎么办?

    “大哥!”

    千钧一发之际,韩世离终于做了决定:既然躲不过,那就不躲了。

    拼着一口气,生生挨了几十拳,韩世离从拳影中闯出来,诡异地看了段天成一眼,然后狠狠地撞了过去。

    段天成正要躲开,却突然觉得一阵头晕目眩,直愣愣的僵在了原地。

    “轰!”

    被撞飞的段天成狠狠地摔在地上,紧接着便是铺天盖地的拳头。

    “少爷!”

    站在一旁观战的随从们眼看自己的主子败落,一窝蜂地拔剑围了上去。

    接着人影一闪,韩世离被丢了出来,原来却是一直坐在地上的扎里动了。

    “段天成输了,可是还有我。”扎里捏了捏下巴,居高临下地说道。

    韩世离站起来,冷冷地看着眼前这个散发着危险气息的年轻人,感觉他比段天成要难对付的多。

    “老子先杀了你!”泰格从背后一剑刺来。

    扎里随手挥了挥,连头都没回,就见橙光一闪,泰格便倒飞了出去。

    橙晶武士!

    韩世离在心底苦笑一声。

    “虽然你这人说话很有趣,让我觉得很特别,但既然答应了段天成要杀你们,我也只好信守诺言。”

    “那就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韩世离用手捂住胸口,准备扯下石jing做最后一搏。

    “好了,安心去!你的伙伴们会很快就来陪你的!”

    扎里施展出斗气,一手向韩世离抓来。

    “圆月斩!”

    “谁敢伤我兄弟?!”

    关键时刻,唐木和弗朗茨总算是及时赶到。

    “弗朗茨,你和泰格去对付其他人。”唐木说着,一个箭步跨到了扎里和韩世离的中间,“至于你,想杀我大哥那得先跨过我的尸体。”

    听到这话,韩世离心中一阵激动,当下再也忍不住了,吐出一口鲜血来。

    “大哥你没事?”

    “没什么大事,只是受了点伤。”

    原来,在先前硬挨段天成的几十道拳影中,韩世离还是受伤不轻的,只不过一直强压着没爆发出来而已。

    “唐木,对方是橙晶武士,似乎还会放暗器,我们联手,你要小心。”

    韩世离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快速地说完自己所知道的信息,便当先发起了进攻。

    另一边,弗朗茨和泰格也和段天成的随从们打了起来。只不过对方虽然人多,可是却没有一个是激发了斗气的。而泰格这方由于有弗朗茨的存在,竟隐隐占了上风,一连斩杀了好几个人。

    眼看着保护段天成的随从只剩下最后两个人,弗朗茨示意泰格去杀掉昏迷的段天成,自己一人拖住了仅剩的这两人。

    泰格绕过对方,没有丝毫犹豫,对着躺在地上的段天成挺剑就刺。可就在这时,一道凌厉的细小气流却从泰格背后袭来,当他惊觉时已躲闪不及,只堪堪移动了一下身形。

    “噗!”一个从后背贯穿的血洞出现在泰格的左肩膀处,和死去的那只刀角犀牛幼崽身上的伤口一模一样。

    紧接着,泰格被人一把掐住了脖子,却是原本应该被唐木和韩世离二人缠住的扎里。

    “泰格!”

    “泰格!”

    唐木和韩世离终究不敌扎里,才交手数个回合便被对方一招逼退。再下一秒,便看见泰格落在了扎里的手上。

    “看来段天成还真是低估了你们。”扎里似乎有些无奈地说道,“这样一来,我就要付出不少代价才能杀掉你们了。”

    “扎里,只要你杀了他们,这枚能进入神之空间的钥匙就是你的!”段天成不知什么时候醒了过来,并拿出了一枚毫不起眼的玉简,怨毒地说道。

    “这可是能进入神之空间的钥匙呀,就被你这么轻易地用作交易了。段天成你还真是个名副其实的败家子……”扎里接过玉简,玩味地看了段天成一眼。

    “既然这样,那就由你开始。”

    扎里话音刚落,被他掐住脖子的泰格便剧烈挣扎起来。

    “放开泰格!”

    唐木说着便冲了过去,早已解决剩余两人的弗朗茨也跟在后面。可惜因为怕误伤到泰格,他俩不能施展武技,所以很快又被扎里那奇怪的暗器给逼退了回来。

    “神佑世人!”

    扎里突然一晃,一道黑se的人影闪过,救下了泰格。

    “神怜世人,世人却不自醒。”

    一个穿着白se亚麻袍子的大光头突兀地出现在几人中间,赫然正是在陈大叔医馆出现过的救了萨姆大叔的教廷牧师。而那救下泰格的黑se人影则正是跟在牧师身边形影不离的黑甲骑士。

    “威佐利克大牧师!”

    扎里有点惊讶地看着光头牧师,但很快就恢复正常,并行了一个标准的贵族礼。

    “原来是莱茵家族的扎里。”

    光头牧师,或者说威佐利克大牧师显然也认出了扎里,微笑着点了点头。

    韩世离心下一沉,隐晦地看了看弗朗茨,不动声se地走到了正在查看泰格伤势的唐木身边,随时准备拼命。

    “啾啾!”失踪多ri的小贝贝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唰的一下窜到了韩世离的身旁。

    “小贝贝!”韩世离欣喜不已。

    “原来这只一直跟在我们身后的狐狸是你的。”威佐利克大牧师说着,淡淡地扫了韩世离一眼。

    一时间,韩世离只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一股无形的念力紧紧地束缚着他,逼得他下意识地就要进行反抗。

    “啾啾啾啾!”小贝贝跳进韩世离的怀里,冲着对面的威佐利克大牧师呲牙咧嘴地一阵叫唤。

    很快,那股强大的念力又如chao水般地退去,韩世离全身一松,差点瘫倒在地上,这才惊觉自己出了一身冷汗。

    太可怕了!还好刚刚被小贝贝的叫声唤起了理智,不然万一抵抗了,后果肯定不堪设想……

    韩世离后怕地望了威佐利克大牧师一眼,暗自庆幸不已。

    “神说,要互敬、互爱、止干戈,各位又何苦要相互杀戮!”

    威佐利克大牧师并没有从韩世离身上发现异常的地方,便转而看向在场众人,平和地开口道。

    “神佑世人!尊敬的大牧师阁下,我们是被迫反抗的。”弗朗茨毕恭毕敬地向威佐利克大牧师行了个骑士礼。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