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众生虚相

第十五章 得手

    ()越过那个大坑,又往前走了三十米左右,一个小水塘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水塘中,三只幼年的刀角犀牛正在嬉戏。而在水塘边上,赫然便是那只腹部受伤的刀角犀牛,正懒懒地趴在一堆烂泥上,看样子是在疗伤。

    “按原来的计划,我和弗朗茨拖住成年的刀角犀牛,然后大哥和泰格趁机抓住那三只小家伙!”

    说完,唐木便和弗朗茨快速朝着正趴在地上的大家伙冲去。

    感觉到了危险,刀角犀牛一个翻身便从烂泥里站了起来。韩世离这才第一次看到了这个大家伙的全貌:肩高不到一米,两米左右长,总体上比地球上的犀牛要小上一号,但同样腿粗颈短,头上长了一个大大的独角。

    “哞!”刀角犀牛大吼一声,低下头,四蹄翻飞,冲着唐木两人撞来。

    唐木和弗朗茨默契地一左一右地躲开,回手两剑刺在刀角犀牛的背上,却只留下了两个白点。皮粗肉厚的刀角犀牛扭了扭身子,又转过头对着他俩撞来。

    “突刺!”唐木施展了武技,只见赤红se的斗气包裹住了他整个人,握在右手的长剑快速地刺出。

    “哞!”刀角犀牛吃痛大吼,却并没有受什么伤。

    “风之剑!”弗朗茨也变成了一个白光闪闪的人,轻飘飘地围着刀角犀牛游走着,不时地在它身上刺上一两下。

    刀角犀牛终于被激怒了,独角上散发出橙se的光芒。下一秒,一道橙se的刀芒径直朝唐木砍来。

    “圆月斩!”唐木全身的红光略一收缩,一轮红se弯月从剑上飞出来,与对面的刀芒撞在一起。

    “轰!”唐木被震得后退了十几步,刀角犀牛也晃了晃,只有弗朗茨早就在对轰之前躲开了去。

    “突刺!”

    “风之剑!”

    两人又上前围着刀角犀牛打了起来。

    “走!趁现在!”韩世离看准时机,拉着泰格一溜烟地穿过战场,跑到了水塘边上。

    “啊?这么大?怎么带走?”在看到有大型成年犬类体型的刀角犀牛幼崽之后,两人直接傻了眼。

    所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之前谁也没考虑过刀角犀牛的体积问题,所以自然就没有想到要把这三只幼崽带走是个大难题。这么大的体型,又不可能肯乖乖让人牵着带走,该怎么办呢?

    “大哥,干脆直接打晕了扛着!”泰格比划了一下。

    “只有这样了,动手!”

    很快,三只小家伙还没来得及反抗,就被打晕丢到了两人的肩膀上。

    “唐木,我们搞定了,你们赶快跟上来!”韩世离一边扛着刀角犀牛幼崽往来路飞奔,一边大声喊着。

    而正在和唐木他们纠缠的刀角犀牛这时也发现自己的孩子们被偷走了,怒吼一声,就要往韩世离这边冲来,却被唐木和弗朗茨双双拦住。

    “哞!”恼怒的刀角犀牛彻底陷入了疯狂状态,用橙光凝聚出长达一米的独角虚影,头一甩,狠狠地冲着两人扫来。

    “圆月斩!”

    唐木将弗朗茨一把推开,接连挥出了十来道“圆月斩”,这才将那道可怕的独角虚影堪堪打碎。

    “突刺!”

    “噗!”

    刀角犀牛在用出刚刚那一招独角虚影后,实力大减,来不及将自己的脆弱部位躲开,被唐木一剑刺中了上次受伤的创口处,顿时鲜血直流。

    悲鸣一声,刀角犀牛将脑袋一偏,唐木躲闪不及,左腿外侧被划了深深的一道口子。

    “风之剑!”

    “圆月斩!”

    终于,在唐木和弗朗茨两人的合力围攻下,刀角犀牛重重地倒了下去,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这刀角犀牛比我想象中凶悍得多,好在最终还是把它干掉了!”唐木重重呼了一口气,往嘴里丢了一颗药丸,然后随便撕下一块衣角,草草在伤口处绑了几圈。

    接下来的工作就简单了,他们只需要挖出刀角犀牛头上的刀角,顺便再看看它脑袋里有没有晶核就可以了。而死去的刀角犀牛也并不再是铜皮铁骨,所以两人很快便完成了后续工作,顺利的得到了锋利的刀角和一块橙光闪闪的晶核。

    “好了,我们走,应该还能追上大哥和泰格。”

    唐木把战利品放进怀里,转身快步向来时的路走去。弗朗茨紧随其后,原本一直紧绷的脸上却露出了一丝奇怪的笑容。

    ……

    韩世离和泰格扛着三只幼崽在森林里小心地走着,身后的打斗声早已几不可闻。

    “大哥,你说唐木大哥和弗朗茨能干掉那头刀角犀牛吗?那可是三阶妖兽!”泰格有点担心地问道。

    “既然唐木说有把握,那我们就应该相信他。”韩世离一边答话,一边持续放出念力笼罩住两人周围五米的范围。

    “大哥你说我什么时候才能成功激发出斗气呢?”泰格继续问道。

    “这个要问你自己。”

    “真没想到弗朗茨这个家伙竟然会比我先成为武士!看来我也得努力了……”

    韩世离有点头疼地看了泰格一眼,搞不懂这个看起来闷声闷气的家伙为什么总是这么多话,啰嗦得像个老太太似的。

    就在这时,异变突生。

    韩世离在脑海里看到一道银光一闪而过,下意识地推了泰格一把。

    “叮!”随着一声轻响,泰格扛在右肩上的一只刀角犀牛幼崽背部出现了一个小小的血洞。这只幼崽抽搐了几下,随后便断了气。

    见此情景,韩世离和泰格两人均是一身冷汗。如果不是韩世离及时推了泰格一下,那个血洞出现的地方就该是在泰格的咽喉处了。

    “哈哈,真是巧啊,想不到会在这里遇见二位。”

    前方的树林里走出来一群人,领头的是两个穿着华丽狩猎服的年轻人,身后跟着七八个随从。此时开口说话的正是两个年轻人中的一个。

    韩世离只觉得对方似乎有点面熟,可是却怎么也想不起到底是在哪里见过。

    这个时候,原本因为差点挂掉而愤怒不已的泰格却突然冷静下来,竟是一脸戏谑地说道:“我当是谁这么卑鄙想偷袭我,原来是段少爷你啊!那就不稀奇了!怎么?这次又来听我大哥述说你的光辉事迹么?”

    “噗……”对面的另一个年轻人像是想起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下子没忍住,不小心笑出了声。

    “扎里!我是让你来看笑话的么!”泰格口中的段少爷脸红一阵白一阵,恨恨地对那个偷笑的年轻人低声吼道。

    “好天成……不过真的是很好笑啊……哈哈……装逼遭雷劈……哈哈哈……”

    韩世离这才想起自己是在哪里见过对面那个已经把脸憋成猪肝se的段少爷,原来他就是在几个月前被自己完虐的那个**青年——段天成!

    “哟,原来是大名鼎鼎的段少爷呀!”韩世离把肩上扛着的刀角犀牛幼崽放在地上,伸了个懒腰,慢悠悠地说道,“看你们这来势汹汹的样子,不像是来猎杀妖兽的?”

    段天成没有回话,只是一脸怨毒地看着韩世离。

    “咦?你这么看着我干吗?莫非是本公子的伟岸身躯迷住了,一ri不见如隔三秋,所以这才眼巴巴地跑来找我吗?哎,可惜本公子对你的菊花没兴趣,你还是找别人帮你鲜花怒放!”

    韩世离一本正经地说完了一大段话,最后还假装惋惜地深深叹了口气。

    站在一旁的泰格不由自主的菊花一紧,偷偷看了韩世离一眼,趁着把幼崽放到地上的机会,赶紧走开了几步。

    “哈哈哈哈哈……”那个叫扎里的年轻人在听了韩世离的一番话后,笑得几乎连眼泪都流了出来,最后在段天成的怒视下才不得不勉强平复了下来。

    “哼,本少爷的名声岂是你这种贱民能随意抹黑的!今天要是不亲手杀了你以正声名,本少爷就不姓段!”恼羞成怒的段天成一把推开身边的随从,向韩世离走来,“谁都不准插手本少爷的公平决斗,不然本少爷剁了他!”

    “草!段天成你真不要脸!我大哥都还没有激发斗气,你堂堂一赤晶武士也好意思说公平决斗!老子草你祖宗!”泰格急了,一边拔剑挡在韩世离前面,一边破口大骂。

    “对付你们这种贱民,本少爷还需要用到斗气吗?也好,今天就让你们见识见识本少爷的拳脚功夫,免得说本少爷欺负你们!”段天成说着,把佩剑丢到了一旁。

    “我呸……”泰格正要再骂,却被韩世离给一把拉住。

    “大哥你可别上当!这小子虽然是个杂碎,但实力却实打实是赤晶武士了!”

    “没事,正好让我检验一下……”韩世离含糊地说着,示意泰格站到安全的地方去。

    “大哥!唉……那你可一定要小心!”泰格拗不过韩世离,只好无奈地走开,守在刀角犀牛幼崽的旁边。

    “来!本少爷让你先上!”段天成轻蔑地看着韩世离。

    “菊花少爷,谁要上你啊?!本公子都已经郑重声明对你的菊花没兴趣了!”

    “哈哈哈……”站在一旁观战的扎里笑得坐在了地上,就连他们带来的那七八个随从也是忍不住低头偷笑了起来。

    泰格看着段天成那张气得五官扭曲的脸,心中把韩世离佩服得五体投地。

    “你!找!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