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众生虚相

第十一章 重操旧业

    ()“唉,老萨姆,你怎么还是这个样子?”陈大叔一边给萨姆清洗头上的伤口,一边无奈地说着。

    坐在椅子上的萨姆睁开浑浊的双眼看了陈大叔一眼,抬起手来灌了口酒,然后又重新闭上了眼睛。

    “多谢阁下将我父亲送来医馆!”泰格对两个陌生人行礼致谢之后,这才转过身来,看向父亲的眼里满是关切与悲伤。

    韩世离一脸茫然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心中诧异非常。和泰格认识了这么久,韩世离一直以为他和唐木一样,双亲早已去世,却从来不知道他还有个父亲!

    “是这样的……”唐木像是看出了韩世离的疑惑,在一旁低声地解释着。

    原来,泰格也曾经有一个令人羡慕的幸福家庭。他的父母都是武士,母亲安是橙晶武士,父亲萨姆更是早已修炼到黄晶级别的大武师。这样的实力,在大陆上虽然算不上顶尖,但却也是各大势力争相招揽的对象。不过萨姆和安并不热衷于权力地位,相反,他们更喜欢闲云野鹤的生活。于是在五年前,夫妻俩带着儿子泰格搬到了迷失之城。只可惜美好的平静生活才持续了两年,噩运便降临到这一家人身上。在一次猎杀妖兽的过程中,夫妻俩突然遇到了难以抵挡的六阶妖兽。安为了救萨姆而战死,萨姆被人们发现时也是身负重伤,奄奄一息。由于迷失之城并没有牧师的存在,萨姆的伤只能是依靠传统的医治手段静养。在床上躺了大半年之后,伤势虽然都痊愈了,但萨姆却像是从此变了一个人。痛失爱妻的他再也不关注任何事情,每天都喝得酩酊大醉,浑浑噩噩地度ri子。这些年来,若不是早早懂事的泰格四处努力赚钱,只怕父子俩都早已饿死。对于这样的一个父亲,泰格又爱又恨,所以常常不愿提起。

    “至于这伤……”

    “我父亲喝醉之后常常会从楼梯上摔下来,或者是直接撞在墙上……”泰格接过唐木的话,“那次重伤,不仅让他失去了我母亲,也让他失去了斗气。慢慢的,就连身体也变得脆弱不堪,稍微磕碰就会血流不止。

    看着眼眶微红的泰格,韩世离不知要说什么才好,只得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唉,老萨姆是太自责了。当初安为了救他,连尸体都没能留下,这对他打击太大了。如果不是还有泰格,恐怕他都不想再活下去。”叹了口气,陈大叔招呼韩世离去给萨姆包扎伤口。

    嗯?这不是典型的因为自责内疚而产生的自弃心理么?

    韩世离想了想,开口询问道:“难道就没有人开解过萨姆大叔吗?”

    “试过了。可是无论谁和他说话,他都没有反应。心病还须心药医啊!可惜安已经……唉……”

    是么?也许我能够……也说不定,心药不是还有一个么……

    韩世离一边包扎着萨姆大叔的伤口,一边在心里默默盘算着。

    或许是因为泰格的缘故,或许是因为曾经的职业习惯,总之韩世离想试着让萨姆大叔走出现在的困境。至于自己的那些无力更改的烦心事,他选择了暂时不去想这些。

    说干就干。

    大致计划了一番以后,韩世离要求泰格每天都带萨姆大叔来医馆换药。泰格虽然迷惑不解,但还是答应了下来。

    “换药这种小事不是可以自己在家就能解决的吗?”唐木不明白韩世离想要做什么。

    “泰格那种包扎手法太粗糙了,会不利于伤口的愈合。”韩世离随意找了个借口搪塞过去。

    之后,从第二天开始,韩世离每天都会借着换药的机会和萨姆大叔聊天。说是聊天,实际上却只是韩世离一个人在喋喋不休,萨姆大叔从未回过话。如此两天下来,就连泰格都怕了韩世离,每次一到医馆就去帮陈大叔做事,免得要听他一人在那唠唠叨叨。

    “……第一次见到泰格的时候是在银月森林,我们一起坐在树下休息,泰格便说起自己从小就对父亲崇拜不已,简直视若神明……”经过前两天的随意乱扯,韩世离认为已差不多消除了萨姆大叔的jing惕,这才小心翼翼地提到了泰格。

    果不其然,在听到泰格的名字时,萨姆大叔的眼皮微微动了一下。

    还好有反应!韩世离算是松了一口气。依照他的想法,尽管萨姆大叔因为妻子的死太过自责,从而封闭了自己的jing神世界,但儿子泰格却始终是他的牵挂。所以,泰格便成为了韩世离找到的进入萨姆大叔封闭世界的切入口。只不过,像这种受过重大打击的患者一般都比较敏感,如果一开始就提及泰格,可能会起反作用,引发他的戒备心理。

    结合从唐木那里听来的泰格以前的一些事情,韩世离充分发挥自己的想象力,生生塑造出了一个万分敬仰自己父亲的儿子形象。而功夫不负有心人,萨姆大叔在听到那些故事后,眼神明显不像往ri那么空洞,就连脸上也开始有细微的表情了。

    第一步的成功让韩世离欣喜不已,可是要再继续下去,就得了解更多泰格和萨姆大叔以前的事情才行。

    想着接下来的安排,韩世离又找来唐木,询问更多的泰格家的往事。

    “其实,我也知道的不是很多。毕竟泰格是在五年前才搬来的,再之前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唐木双手一摊,表示无能为力,“如果你真想知道的话,直接问泰格不就行了?”

    “看来也只能问他了。哎,也不知道现在就告诉他会不会太早了一点……不能抱太大的希望……”韩世离不确定自己的心理治疗会不会真的有用,万一只是空欢喜一场……

    “那个,大哥……”一向稳重的唐木扭曲着脸,奇奇怪怪地看着韩世离,yu言又止。

    “怎么了?”

    似乎是下定了决心,唐木朝四周看了看,确定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俩之后,这才没头没脑地憋出一句:“其实泰格喜欢胸大屁股翘的女人!”

    “嗯?胸大屁股翘?你说这个干吗?”

    “不是胸大屁股翘,哎,我说的重点不是胸大屁股翘!重点是女人!”

    “女人?女人怎么了?”韩世离越来越迷惑。

    “就是说,泰格他喜欢女人!虽然喜欢男人这种事情在大陆上早已不算稀奇,我也很尊重大哥你的选择,但泰格他不适合你……”

    “……”

    两秒钟后,回过神来的韩世离终于明白了唐木的意思,郁闷地差点喷出一口老血。紧接着,半条街的人们都听见了一个悲愤的男声在仰天狂呼:“老子也喜欢女人!”

    ……

    在被唐木误会为好基友后,哭笑不得的韩世离着实费了不少功夫才终于让自己沉冤昭雪。

    “……就是这样。因为这个方法是我之前和一个老医师学的,从来都没有实践过,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成功,所以才没有告诉你们。”心虚地别过头,韩世离又小小说了个谎话。

    “哈哈,大哥,那个……”

    “行了!我们赶紧去找泰格说正事!”韩世离毫不犹豫地打断了唐木的话,他着实不想再提起那个让人无语的话题。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在有了泰格的各种配合之后,韩世离在罗布大陆的第一次心理治疗终于算是正式开始了。

    每天下午,他都会把小贝贝留在医馆睡觉,然后请两小时假,去泰格家陪着萨姆大叔聊天。聊天的内容自然是泰格从小到大的各种事迹,再加上由他添油加醋胡乱编造的故事,总之有意无意都会刻意避开死去的安,一直围绕着泰格很敬仰萨姆的这个主题。慢慢的,萨姆大叔的眼神终于有了se彩,甚至在听到某些有趣的事情时还隐隐露出笑意。可一切也就只是到这里而已,萨姆大叔依然不愿意说话。

    自从有了韩世离的嘱咐,现在泰格大部分时间都陪在父亲身边,并不再让他酗酒。但奇怪的是,虽然萨姆大叔明显很喜欢听韩世离述说泰格的事情,但他面对泰格时的行为却表现的似乎有些躲避的意味。比如当泰格在他身边时,他都会不自觉地闭上眼睛。

    韩世离认为这是典型的回避心理。他猜测萨姆大叔每次看到泰格就会想起泰格惨死的母亲,从而产生自责内疚以及亏欠泰格的心理。同时,因为丧失了武力,这让萨姆大叔自觉报仇无望,更加无法面对泰格。而更纠结的是,心中极爱泰格的萨姆大叔又不忍心扔下儿子独自寻死。由此,萨姆大叔才一直酗酒,试图用酒jing来麻醉自己,逃避这个世界。

    面对这样的情况,韩世离也不禁有点束手无策的感觉。首先,萨姆大叔并不是自愿治疗,所以和韩世离之间并没有建立起信任关系;其次,萨姆大叔心中的牵挂是泰格,可他心中的主要回避对象也同样是泰格,这是一个矛盾;最后,在这个异世界,韩世离不清楚这里的人类构造是不是和地球上的人类一样,也不知道类似于“当头棒喝”这种方法能不能有效,又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

    催眠吗?可是催眠也算是jing神的一种,万一引动了念力……

    韩世离踌躇着,毕竟教廷的那个光头牧师就在迷失之城,虽然没有见过他施展神术,不知道到底多厉害,但想来修炼念力的人都应该对念力十分敏感。胸口戴着的这块石jing虽说可以压制念力,但到底是怎么压制的呢?万一自己引动念力被发现了,估计连逃跑的时间都没有,光是跟在牧师身边的那个黑甲骑士就可以轻松解决自己。

    有那么一秒钟的时间,韩世离想到了放弃。反正萨姆大叔也这样过了三年,如果不是自己突然出现了,他还将这样过完一生。既然如此,那就当做自己从未出现过好了,何必要冒那么大的风险?但随即,泰格的脸出现在韩世离的脑海里面。这个高高大大的少年,敦厚豪爽,有一颗坚韧真诚的心。更重要的是,他叫韩世离大哥。

    兄弟么?呵,兄弟啊。韩世离兀自笑了笑,眼神渐渐坚定起来。

    这已经不再是那个尔虞我诈的世界,不用再处处防备、计算得失了。反正不能修炼斗气的后果也只有那一个,迟些来与早些来又有什么区别?何不干脆抛开生死,成全一回……兄弟……这样,也不枉那一声大哥。

    放开了心胸的韩世离只觉得之前累积下来的郁结之气一扫而空,全身上下舒爽不已,隐隐连头脑都清明了不少。他却不知道,这正是由量往质的蜕变。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