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反攻(五)

    井上联一大佐大踏步走向宫殿的门口,然后消失不见了,只有德王呆呆的站在原地,盯着地面出神。

    大概有一分多钟之后,宫殿内响起一声震耳欲聋的响声!

    “啪!”

    茶杯被德王用力的摔在了地上,他脸色铁青的吼道,“日本人真是欺人太甚,气死本王了。”

    再怎么说他也是正宗的蒙古王公,身份显赫,没想到日本人这么对待他,就派人前来指着鼻子斥责,难道真当他们是这片领土的主人了。

    德王是个泛蒙古主义者,他认为蒙古是一个独立国家,应该自己管理自己的事情,不管是国民政府还是日本人都没资格管理。

    两名侍女被那震天价的巨响给吓坏了,跪在一旁瑟瑟发抖着,连大气都不敢出,唯恐被殃及池鱼。

    可惜,她们还是没能逃得过去,被德王的眼角余光给扫见了,“你们两个贱婢,也在笑我是吗,真是该死。”说着话他回身从帷帐的柱子上拔出了手枪。

    两个侍女被吓得瘫软在了地上,不住的在地上磕着头,高声喊道,“王爷,饶命啊,奴婢没有笑您啊。”

    砰砰两声枪响,德王手中的枪响了,两个侍女倒在血泊中,临死都没能闭上双眼。

    宫殿外的侍卫们听到了枪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于是急忙冲了进来,结果发现原来是两个侍女死了。

    虽然心中也有点畏惧,但是侍卫们对于这种事情见到的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所以还算镇定,上来人把两具尸体拖下去了。

    侍卫长走上前来,低声问道,“王爷,您有什么吩咐?”

    侍卫长是跟随德王一起从小长大的,也是德王的死党,所以他比别人要底气足得多。

    德王杀了两个人,觉得心中的憋屈疏散了不少,他将手枪递给侍卫长,然后从一个托盘中取过来块热毛巾,然后在额头上拭了拭,“乌兰巴图,传我的命令,就让齐王、巴王、哈王他们到德王府来,就说有重要的事情要商议。”

    侍卫长应了声是,然后下去了。

    宫殿内重新安静了下来,所有侍卫都退了出去,只留下了德王一个人。

    德王坐在榻上,微闭着双眼,想着事情。他觉得光靠日本人貌似有些不妥了,看来是应该另外找个靠山的时候了。

    德王府外,一匹匹骏马绝尘而去,去各处送信了。

    参与蒙古王公议会的各个王公并没有住在德王府内,人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封地,平常都是住在自己的王宫内,有事情了才会聚集到一起来。

    所以,德王要召集他们开会,需要派人去送信,估计都聚齐了要到下午了。

    中午十分,已经有王公陆陆续续到来了,当然这是距离比较近的,而远的要下午到来了。

    德王府内热闹了起来,客舍早就准备好了,来的王公住进了去,有专人伺候着,甭提多舒服了。

    下午两点多,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然后到了王府门前,接着一名侍卫从外面冲了进来,他满身满脸都是汗水,看得出是奔驰了很远的道路赶来的。

    一进德王府,这名侍卫就直奔德王居住的那个宫殿,通报完之后闯进了宫殿。

    宫殿内,德王正用燕窝粥漱口,被这个冒失鬼的突然闯入给吓了一跳,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被燕窝噎住嗓子给憋死。

    咳嗽了好半天,德王怒火上燃,他一拍桌子,喝道,“把这个没眼力见的东西给我拖下去,砍了。”

    那名侍卫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他急急的喊道,“王爷,我有重要的情况要禀报您啊。”

    “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烦的上这么奔丧似得?”德王冷哼一声,浑然没发现自己话中的语病。

    “哈王和他的格林苏尼特盟已经投降了炎黄军团。”侍卫急忙喊到,因为这时候守卫宫殿的侍卫已经快到了他身边,要是再不说闹不好真的就要脑袋搬家了。

    这一句话,让正端着冰糖莲子羹的德王手掌一哆嗦,多半碗莲子羹全被打翻了,洒了他一身。

    顾不得身上的银耳莲子羹,德王呼地站了起来,不可置信的看着来送信的侍卫,再次追问道,“一说什么,哈王投降了?”

    “是啊,哈王就在半个小时前投降的,对方是炎黄军团的蒙古先遣兵团,带队的总指挥叫燕双鹰,副总指挥叫厉阳。”侍卫将这些消息早就打听清楚了,因此这时候全都说了出来。

    每听一句,德王的脸色就会白一分,等听完了着所有的话,德王的连都比得上面粉了。

    作为执掌蒙古傀儡政权的野心家,德王自然是十分了解当今中国各个势力的情况,对于新崛起的炎黄军团自然是格外熟悉。

    这个神秘出现而又迅速崛起的新势力,实在是太让人莫测高深了,他们的武器装备远超其他势力,而且兵源素质也高得多,实在是可怕之极。

    德王一直以来对炎黄军团就比较忌惮,所以尽量不跟他们发生冲突,但是没想到人家主动出击了。

    哈王所统领的格林苏尼特盟位于蒙古草原最东面,跟热河省接壤,距离德王府还有好几百里地,其实即使那里投向了炎黄军团,对德王来说影响也不大。但是他就是感觉到了巨大的危机感。

    挥了挥,示意那个侍卫退下去,德王让其他的人也下去了,他低头沉思起来。

    下午五点多,其余的王公陆陆续续也都到来了,一共有十几个王公,都是雄踞一方的蒙古王爷。

    这十几个人王爷,也是蒙古王公自治议会的主要成员,原本还有个哈王的,但是现在他已经投降炎黄军团了。

    来的人聚在一起议论纷纷着话题几乎全都集中到了投降的哈王身上,这里面有替他惋惜的,也有愤慨的声讨的;还有就是表示忧虑的;当然少不了唱高调说要发兵讨伐的。

    不过,他们也就是这么随便说说罢了,因为他们根本就不会出兵的。

    蒙古王公自治议会的部队不统一的,每个王爷统辖着自己的部队,谁也不想让别人来掌控,因此部队统一化的提议日本人提出了好几次,就是始终没人相应。

    就在人们议论的热火朝天的时候,德王在侍卫长和两名侍卫的保护下从里面走了出来,来到了会议厅的门口。

    一见德王出现了,众王公全都站起身来,朝他打招呼行礼:

    “德兄,好久不见啊。”

    “王爷,又发福了啊!”

    “德子,看来气色不错啊。”

    德王脸上带笑,一一还礼,然后走进了会议厅,来到属于他的议长位置,坐在了宽大舒坦的椅子上,这才抬起头来看了看大家。

    “各位,这次把大家大老远的请来,实在是有要紧事要商议啊。”德王特有的破锣嗓子响了起来,在会议室内回荡着。

    众蒙古王公都没有说话,全都凝神倾听着。

    德王继续说道,“事情呢主要是有两件,,第一件事就是日本人对蒙古抗日联军很不满,限令咱们在规定的时间内围剿他们。”

    这句话一出口,屋内炸了营,人们七嘴八舌的说起来,“这蒙古抗日联军来去无踪,根本就抓不到他们,怎么围剿?”

    “我也知道大家有难处,所以我才把大家召集到一起想办法啊。”德王双手按着桌子边,一脸的无奈表情,“这件事情,日本人也说了,要是咱们处理不了,他们到时候会另寻合作伙伴,议会会被撤销的。”

    什么!

    王公大臣被吓了一跳,他们自古就在这蒙古草原上生活,已经习惯了这种颐指气使的生活,一旦日本人扶持起来其他的势力,恐怕到时候他们的统治地位会受到很大的影响,甚至被人家取而代之。

    那是他们绝对不允许的。

    互相对视了一眼,王公中的齐王第一个站了出来,问德王,“你说应该怎么办呢?”

    德王想了想,然后说道,“为今之计,只能组成王公联军了,这样军队统一调配,就可以协同作战,相信剿灭蒙古抗日联军应该大有希望的。”

    人们都低下头想着德王的这个提议,都觉得有点道理。

    一直以来,蒙古抗日联军都成了他们的心病,但是屡次围剿都成效不大,反而是对方的队伍不断扩大,如今已经开始初步成气候。

    屡次围剿不力,很大的一个原因就是各盟的步调不一致,往往是这个猛围剿,他们就可以撤到那个盟,利用每个盟之间的合作空隙来躲避危险。

    如果真的组成王公联军,就可以组成一张严密的大网,到时候蒙古抗日联军那几千人就是插翅也难逃。

    思量半天,各位王公终于同意了德王的这个提议,但是接下来就吵翻了天,甚至差点动了手。

    争论的焦点,自然是谁当这个联军司令的问题,谁都想当,都不想让步,一时间陷入了僵局。

    笑话,把部队抓在手里,这才是王道!蒙古王公心里跟明镜似得。

    …………

    新书上传倒计时:第二天,精彩情节即将呈现,欢迎朋友们到时候支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