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1000毫升血

    今天是最后一天收集大家的建议和意见,还没有留言的朋友们要踊跃发言啊,语气激烈也没关系,只要不进行人身攻击即可。对于第三卷故事的基调、走向,俺基本上已经心中有谱了,明天开始更新第三卷——巨龙腾飞。

    最近一部分情节有些混乱,是因为这原本是对第三卷的一部分创意和构想,事先放出来让大家评点的,也好确定第三卷的基调,希望大家多担待和谅解。

    明天开始的第三卷——巨龙腾飞,依然是以炎黄军团的抗战和发展为主线,罗霄和他率领的虎牙特战大队将重回大家的视线,相信大家会看的比较爽的。

    ************“病人需要输血,你们谁是a型血啊?”抢救室的门被打开了,一个小护士从里面探出头来,问门外的谭敏众人。

    门外的众人愣住了,大家当中都没有a型血。护士又追问了一句:“谁是病人的家属?”

    谭云天缓过神来,连忙上前了一步:“我是病人的父亲!”

    小护士打量了他一眼,然后开口说道:“病人现在失血过多,血压出现异常,如果不能及时补充血浆,恐怕生命会有危险,你是他的父亲,血型应该相同啊?”

    谭敏脸上一暗,声音有些低沉:“她跟妈妈的血型一样,他妈妈已经去世了!”

    小护士一时间也没有办法了,焦急地询问着,但人们都失望的摇着头。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人们还是没有一点办法,谭敏的脸上透出了绝望。

    “不行只能向炎黄军团求援了,不过就怕时间来不及啊”小护士终于想出一个办法,但人们都清楚,从部队知道了情况,再组织人赶过来,最少要二十分钟,以现在谭敏的情况,根本就坚持不到那个时候。

    “我是a型血”一个声音从人们身后响起,大家回头一看,彭云撑着疲惫的身体艰难的站了起来。刚才昏迷的他醒来就听到了这个不好的消息。

    “彭云,你现在这样子,根本不能再抽血了”侦缉队员们扶住彭云,关心的劝阻道。本来已经大量失血的彭云,要是再强行抽血,简直就是在自杀。

    “是啊,你的身体已经大量失血,要是再抽血恐怕后果不堪设想”小护士担心的提醒着,他们可不想救回一个再搭上一个。

    “哪那么多废话,带我去验血室”彭云就像没看到人们的劝阻一样,站起身摇晃着向验血室走去,小护士急忙跟了过去。

    谭云天站在那里,呆呆的看着彭云被扶走,发出一声叹息。

    人们都沉默着,大家知道彭云这是在用自己的生命作赌注,来赌回谭敏的生命来。

    如果赢了,可能会是赢回两条鲜活的生命,如果输了,将可能会和谭敏一起离开这个世界!

    人生都是赌博,但又有几个人愿意拿自己的生命来赌一场几乎没有胜算的赌注呢。

    彭云愿意,为了挽救谭敏,他愿意用自己的生命去赌这极小的机会!

    殷红的血浆从彭云的胳膊中抽出,又注入谭敏苍白的手臂中。或许是彭云的真诚感动了上天吧,谭敏的情况一路稳定。

    “血压正常”

    “心跳正常”

    “脉搏正常”

    孟小兰松了一口气,摘下脸上的口罩,长出了一口,十二个小时啊,整整十二个小时,从红日中天到星光灿烂,终于从死神的手中夺回了谭敏的一条命。

    她疲惫的走出手术室,面前是一张张充满着期待的面孔,这时她最怕说的一句话就是:

    “我们已经尽力了!”

    幸好今天她不用说这句话,深吸一口气,孟小兰用尽量平静的声音对手术室外的人群说:“病人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但现在需要静养!”

    欢呼声从人群中爆发出来,虽然被刻意的压低了,但依然能听出其中深深的喜悦。孟小兰也被感染了,眼中噙着泪花,转身向医生休息室走去。

    “这个彭云,简直不是人”

    “你们说什么呢?”听到有两个护士在骂彭云,孟小兰停住了脚步,神情不悦的盯住她们。

    两个小护士被孟小兰吓了一跳,看到孟小兰阴沉的脸色,知道孟大夫误会了,连忙解释道:“孟大夫你误会了,我们是说彭云这个人简直不要命,失血那么多竟然还抽了1000毫升的血,简直是连命都不要了”

    孟小兰呆住了,她做梦也没想到谭敏手术的血浆竟然是从彭云本来就不多的身体中抽取的。1000毫升,那相当于正常人身体中1/3的血浆量啊。

    “这小子真是不要命了”想到彭云将受伤之后身体中几乎一半的血液都抽了出来,她就觉得心像刀绞一样,那瘦弱的身体中能有多少血呢。

    走进病房,彭云就那样静静的躺在病床上,闭着双眼一动不动,脸色像白纸一样的苍白,要不是呼吸还算平稳,简直跟死人看上去差不多。

    在孟小兰眼中,彭云很少这样安静过,他总是精力十足,到处惹事生非,总是让人操心,现在这样安静的躺着,竟然让她从心中生出一种恐惧,她真的害怕有一天彭云就这样的躺在自己面前,脸色苍白,一句话也不说,没有心跳、没有思维。

    “你怎么这么傻啊,总是让人操心。”泪水滴在彭云脸上,孟小兰声音有些哽咽。

    她不敢再想下去,站起身给彭云掖了掖被子,轻轻的走了出去。

    天堂是什么样子,没有人见到过!

    谭敏也是听人说过天堂,但当他亲眼见到天堂的样子时,才发现天堂原来是一个白色的世界。

    白色的天空、白色的墙壁、白色的床单、白色的人在飞来飞去……。

    谭敏从昏迷醒过来,第一句话问护士的就是彭云怎么样了?

    护士们都偷着笑,觉得这两个人怎么这么相像,彭云醒过来开口第一句话也是问谭敏怎么样了?

    孟小兰这两天可累得够呛,她一边要注意着谭彦的病情,一边还要照顾着彭云,一个人当两个用,有时真恨自己没有分身之术。听护士说谭敏醒了,连忙赶了过来。

    谭彦的脸色还有些苍白,不过比刚醒来已经好了一些,正靠在床头睁着一双凤目注视着窗外的景色。见孟小兰近来,连忙朝孟小兰问道:“孟大夫,彭云怎么样?”

    孟小兰伸手在谭敏额头摸了摸,看她烧不烧,然后掏出听诊器仔细的检查了一遍,见一切正常这才放下心来。笑着说:“那小子没事,命硬得跟蟑螂似的,想他死,估计阎王都得哭了!”

    听孟小兰这样说,谭敏放下心来,只要彭云没事,她别的什么也不在乎了。

    “谭敏你知道你这次多危险吗?”孟小兰一边给谭敏换着吊瓶,一边责怪她说:“弩箭就离你心脏一公分,要是再向旁偏上一偏,你这条小命就算报销了,你呀你,以后可不能这么玩命了”

    谭敏心中涌起一股暖流,呵呵笑着伸出了手臂,让孟小兰将针头扎在手臂上,然后看了孟小兰一眼:“你不知当时多危险,要不是我挡一下,躺在这的就该是彭云了”

    听谭敏述说当时的情形,孟小兰心头一跳,是啊,要不是谭敏,躺在这的应该已经是彭云,而且是一具冰凉的尸体,要是那样的话,对于她来说,会是多莫大的一个打击啊!幸好谭敏救了彭云,而彭云又救了谭敏。

    孟小兰刚要说话,忽然发现谭敏的目光从他身上穿过去,直直的注视着身后的病房门口。仿佛那里有着什么魔力似的。她感到奇怪,回身正看到彭云站在病房门口。

    彭云双手插兜站在那里,还是那么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只是脸色苍白得吓人,一点血色都没有。站在门边仿佛一阵风就能吹到似的。却又仿佛天塌下来也不会让他弯腰一样。

    “彭云”谭敏梦呓一般吐出这两个字,挣扎着就要做起来。被彭云抢上前一把就按在床上。

    “你不要命啦,人刚醒就乱动”彭云心疼的嗔怪着,一副生气的样子,谭敏心中却觉得甜丝丝的,听话的躺好不动了,一双美丽的凤目一眨一眨的注视着彭云。

    孟小兰轻轻地从屋中退出来,慢慢的将门掩上,已在门外的墙上,心中不知是喜悦还是一丝酸楚。看到彭云和谭敏互相关心的样子,孟小兰既为两个人感到高兴,同时又为自己而深深地失落。因为他也深爱着彭云,不过是那种单相思,始终没有给彭云知道过。

    她想起了那次相遇,其风从车轮下将自己救出来的情形。

    这时的病房中!

    彭云正亲昵地坐在谭敏身边,心疼得将她的手轻轻的握在手中,缓缓地摩挲着,让自己粗糙的大手去感受谭敏的柔软和滑腻。

    “彭云”谭敏闭上眼享受着着幸福的时刻,她真的有点不能相信这幸福是真实的,总害怕这一切睁开眼都是一场美丽的梦。

    彭云看着谭敏有些凌乱的短发、憔悴的脸色、没有多少血色的嘴唇,心头不由一痛。俯下身去在谭敏的额头轻轻的一吻。

    “彭云,这是真的吗”谭敏倚靠在彭云的怀里,喃喃的低语着,突如其来的幸福让她感到有些眩晕。

    “是真的,小燕”彭云用还完好的左手轻轻摩挲着谭敏泪光闪动的脸庞,心中觉得暖暖的,自己不是渴望这样的情节很久了吗?为什么当这一切成为现实,心头又这么忐忑呢?

    每次从书中看到那些飞身救人,用自己的身体来换回爱人生命的情节时总会被感动得唏嘘落泪。但当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时,让人感觉到的不是感动,而是撕心裂肺的心痛和恐惧。

    那是害怕一个对自己无比重要的生命体突然消失得感觉。只有在生死一瞬之间,才会让人明白原来有些东西对自己那么重要。

    “如果有可能的话,我愿意用我的生命来换回你的生命”彭云闭上眼,两滴晶莹的泪珠从眼珠夺眶而出,轻轻地落在谭敏紧闭的双眼上,见一片小小的水花。

    谭敏感觉到了,企图伸手去擦,手刚一动一阵剧痛就从胸口袭来,忍不住哎呀了一声。

    “医生说了不让你乱动,你怎么这么不听话”一边伸手替谭敏擦去脸上的水花,奇峰一边嗔怪着。

    谭敏脸上却露出幸福的神情。

    “有人关心,真好”她心中想着,希望这样的关心到地久天长。

    抬起头,看到彭云右手上缠的厚厚纱布,还有肩头也被包扎着。谭敏这才想起来彭云也受了很重的伤,不由埋怨自己粗心,刚才只顾着享受爱的感觉,而疏忽了彭云的情形。

    “你的伤怎么样了?”谭敏现在连抬起手都做不到,只能用自己的目光去抚慰彭云的伤口。

    彭云感受到了谭敏目光中的心疼和温柔,强忍住疼痛,抬起手挥了挥,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没问题,快好了,我这人天生蟑螂命,阎王见了都会让我三分”

    孟小兰从门外走进来,一边笑着一边责怪彭云:“彭云,别乱动,你伤口刚开始愈合,前两天谭敏手术你又抽了那么多血,身体太虚。”

    谭敏听到自己手术彭云还抽血了,眼睛瞪得老大,她急忙转头问孟小兰:“彭云抽血,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不知道?”

    “彭云没和你说?”孟小兰感到有些奇怪,目光投向彭云,彭云笑了笑没有言语。

    “到底怎么回事,孟大夫你快说啊”谭敏都要急死了,当时彭云浑身鲜血的样子,谭敏昏迷之前也见到了,她知道当时彭云的情形是绝对不能抽血了。

    “当时你动手术,血库的血不够了,只有彭云跟你血型相同,所以他就抽了血”孟小兰尽量轻描淡写的说,试图让谭敏不再追问。

    “多少?”谭敏的声音有些颤抖,急急的追问着。

    孟小兰犹豫了一下,终于吐出几个字:“1000cc”

    谭敏闭上了眼,身为警察的她对急救常识也是懂一些的,1000cc,既是对正常人来说也是一个危险的极限,何况是刚刚大量失血的彭云。

    这简直是在拿他的命来换自己的命啊,谭敏心中已经不再是感动,她想痛快地大哭一场。是啊,爱上一个这样的男人,不是自己的幸福吗?

    “你怎么这么傻,怎么这么傻!”

    泪光朦胧中,谭敏看到了彭云那纯真的笑容,没有了深深掩饰在满不在乎后面的忧伤和孤独。而是真正开心喜悦的笑容,真正发自心底的笑容。

    “别哭了,你要留着命,等将来有一天我倒在你怀里的时候,好用来为我阖上眼睛啊”彭云说了个自以为很幽默的笑话,没想到挨到孟小兰一顿爆扁,最让他郁闷的是躺在床上的谭敏竟然流着眼泪支持孟小兰:“该,狠狠地揍他,谁让他乌鸦嘴!”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