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刺杀

    今天是最后一天收集大家的建议和意见,还没有留言的朋友们要踊跃发言啊,语气激烈也没关系,只要不进行人身攻击即可。对于第三卷故事的基调、走向,俺基本上已经心中有谱了,明天开始更新第三卷——巨龙腾飞。

    最近一部分情节有些混乱,是因为这原本是对第三卷的一部分创意和构想,事先放出来让大家评点的,也好确定第三卷的基调,希望大家多担待和谅解。

    明天开始的第三卷——巨龙腾飞,依然是以炎黄军团的抗战和发展为主线,罗霄和他率领的虎牙特战大队将重回大家的视线,相信大家会看的比较爽的。

    ************六国饭店,是奉天城最大的饭店,它包含酒店、宾馆、健身中心、洗浴中心、酒吧、赌场等十几项休闲娱乐项目,可以说是吃喝玩乐洗涮按一条龙,它的建成让那些过着奢靡生活的富商们心情大畅,因为他们又多了一个放荡生活的销金窝。

    一座七层的仿古建筑,斗拱飞檐,上盖黄色的琉璃瓦,显得气派辉煌,进入大厅,全部欧式布置,近300平米的大厅完全是由意大利进口实木地板铺成,淡淡的金黄色更映衬着客人的身份高贵。家具也是全套的进口家具,显得十分奢华考究。

    门外是一个宽阔的广场,十二磴青石台阶,红毡从门口一直蔓延到广场的边缘。宽大的广场上现在已经聚集了上千人,人们议论着、张望着,几个工作人员来回的忙碌着,报社的记者扛着古董式照像机,拿着采访本焦急地等待着今天的主角——奉天城炽手可热的风云人物高天魏的出现。

    作为休闲娱乐业的龙头老大,高天魏与其余三大天王在奉天城的影响力是巨大的,可以这样说,只要高天魏不点头,售毒、卖yin、赌博这些非法项目要想大规模进入奉天城娱乐业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这也是龙天行与他合作的原因。

    因为在奉天城手眼通天,所以这次的庆典高天魏竟然请动了警察局长派人前来维持现场秩序,可见他的活动量有多大了。

    赶到庆典现场,谭敏检查了一下现场警员的布置,侦缉队的其他同事已经提前带着一部分警员来到现场,维持着现场的秩序。今天会场的秩序还算不错的,杂而不乱,让谭敏和高海松了口气。

    上午十一点三十分,高天魏那辆黑色的沃尔沃准时出现在广场上,一身中式对襟唐装的高天魏出现在人们的面前,在如潮的掌声中缓缓登上庆典高台。

    “这就是高天魏”谭敏小声地向彭云介绍着,虽然彭云是侦缉队的副队长,但是他整天忙着抓贼办案,根本就没心思也没功夫关注这些达官贵人,今天谭敏这么一说,他这才仔细打量这位奉天城的大人物。

    只见高天魏身材高大,体型非常魁梧,两只眼睛总是眯缝着,偶尔睁开一下就会闪过一道寒光,颌下留着一绺胡须,头上是花白的头发,手中拄着一根黄铜的竹节手杖,手杖年头已经不短了,手握的地方磨的泛起淡淡的光泽。老人站在那,一副慈祥的样子,却自然有一副不怒自威的神情。身后一高一矮两个保镖背手肃立,面无表情。

    十二点,在司仪的一声开始声中,鼓乐齐鸣,庆典正式开始。会场喧闹沸腾了起来。

    在六国饭店东南方,距离六国饭店门外的庆典广场大约150米外的一座教堂的钟楼顶层平台上,一张陌生的面孔出现在楼顶平台护墙后面。一身长衫装扮,背后背着一个包裹。一副生意人的打扮。不过他做生意竟然做到了教堂钟楼楼顶上来,实在让人难以想通。

    庆典的鼓乐声响起,商人打扮的家伙从肩上放下包裹,轻轻地解开包袱,从里面取出几个形状奇特的管子,熟练的组装在一起,一分钟之后,一架精巧的弩箭就出现在他的面前。

    长衫男子从随身带的包中取出一个红外线远距瞄准镜,小心的装在练弩上,端在手中试了试,透过瞄准的十字缺口可以清晰地看到会场上的每一个人,他满意的点了点头。

    一排五支闪着蓝光的弩箭,被顺次压紧了弩膛,一声无声的狞笑,七星练弩在长衫男子手中轻轻端起,锐利的三棱透骨弩尖对准了庆典台上的高天魏,瞄准镜的白色十字焦点的对准了高天魏的咽喉……。

    “三,二,一!”

    杀手深吸了一口气,稳定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右手食指轻轻的压下了扳机,湛蓝色的七星弩箭闪着寒光呼啸着射向庆典台上正在剪彩的高天魏。

    150米的距离,对于七星练弩强劲的钢弦来说,杀伤力同样大的惊人。即使是手指厚的木门也可以轻而易举的射透。

    150米的距离,生死只是一瞬之间。

    彭云站在广场的西南角,心情复杂得注视着台上的高天魏。

    面对着庆典台上的高天魏,彭云不知自己是否应该等仪式结束,上去找高天魏询问一下当年父亲的一些事情,毕竟当年和父亲接触最多,感情也最好的就是这个二师弟,虽然后来高天魏走上了邪路,但在出事之前,高天魏和父亲的关系始终是不错的。

    “有些事情,是该到了解的时候了”彭云这样想着,向前靠近了两步。

    这样想着,彭云将手中的东西塞到一边看热闹正看得高兴的孟小兰手里,不理会孟小兰嘟起的小嘴和不满的埋怨,向人群中挤了过去。

    在满头大汗后,还有十几米,彭云终于就要挤到庆典台的旁边,这时高天魏刚刚做完庆典贺辞,正走到台边抄起金灿灿的纯金剪刀,微笑着朝面前的红绸剪去。

    左侧一道白光闪过,霎时晃过彭云的眼睛,这道白光在中午强烈的太阳光下显得非常微弱,稍微不留神,谁也会注意不到。彭云下意识的向左侧瞥了一眼,立刻全身一紧,冒出一身冷汗,左侧远处大约150米外的教堂那高耸的钟楼楼顶平台上一个人影在晃动,白光就是从他手中拿的东西上发出的。

    “刺客!”

    彭云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他一边大吼着,一边分开面前的人群拼命向前挤去。人们不明白彭云在喊什么,都纷纷回过头来惊异的注视着彭云,连高天魏也停下手中的金剪刀不解的望着台下的彭云。

    谭敏听到彭云的大吼,先是一愣,随即明白过来,她侧头也看到了不远处楼顶平台上的人影,吃了一惊,伸手拔出手枪向庆典台冲去。

    还有一层人群,彭云就能挤到庆典台边缘,但这时眼角一扫,楼顶平台上的杀手已经将手中的物件举起来对准了庆典台上惊愕的高天魏,一道白光从手中激射而出,直奔高天魏的咽喉。

    千钧一发之际,彭云也顾不得许多了,双手在身前人的肩头用力一按,身体腾空而起,提一口气,脚尖在人们的头上踩过,在空中大鸟一样向庆典台上的高天魏扑去:“危险,闪开!”。

    “嗖”

    在彭云将高天魏扑倒在地的同时,一支蓝光闪闪的弩箭钉在了彭云的右臂上,刺骨的疼痛让彭云不由得咬住了牙,手中一缓,第二支弩箭已经飞到,向高天魏露在外面的太阳穴上狠狠钉去。

    彭云牙一咬,右手闪电伸出,硬生生挡在射到的第二支弩箭的前面,弩箭透掌而入,终于没能穿过手掌,就那样贯在彭云右手手掌上,鲜血扑得从彭云手掌上喷洒而出,疼得彭云大吼一声。

    楼顶的杀手连续两箭失手,不由得心头火起,手中扳机连扣最后三支弩箭连环射出,两支箭射向高天魏,一支箭射向彭云的胸膛。

    彭云抱住高天魏在地上一个翻滚,两支弩箭射空,咄咄的钉入铺砌台子的木板上,钉进去四寸多深。刚一停下,彭云就发现最后一支弩箭已经对准自己的心脏射了过来。彭云力气已竭,只能眼睁睁看着弩箭离自己胸膛越来越近。

    “呼”的一声,一道黑影破空扑到,一下就扑到彭云身上,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了彭云。弩箭一闪,从黑影胸膛扎入,从后心透出一段弩箭箭尖来。

    鲜血漫天飞溅,黑影摇晃了一下,软软的伏在了彭云身上。

    “谭敏”彭云发疯一样抱起谭敏,只见七寸多长的弩箭深深地钉进谭敏的胸口上,只留着一个尾部还露在外面。鲜血像喷泉一样从伤口处喷涌而出。谭敏脸色苍白,嘴角渗出一丝血迹,身体因为疼痛不停的颤抖着。

    一切事发突然,眨眼之间,庆典台上已经倒下了两个人,周围高天魏的保镖这才反应过来,飞身跳到三人面前,用自己的身体将三个人护住。

    清脆的枪声此起彼伏,广场上的警察他们手中的枪已经开了火,在弹片纷飞中,楼顶上的杀手闪身隐去,消失不见了。

    “彭云,我也救了你一次!”谭敏朝彭云一笑,忍不住咳嗽了一下,咳出了一口鲜血,喷得彭云前心衣服上都是。咳嗽牵动了伤口又使本来缓解一些的鲜血流了出来。彭云伸手捂住谭敏胸前的伤口希望能减缓鲜血的流出。右手掌心的弩箭让他力不从心。

    “啊”彭云一声低吼,在保镖和周围人苍白的脸色和仿佛看待怪物一样的眼神下,竟然用牙咬住弩箭箭尾把它从手掌中硬拔了出来,弩尖的倒刺一下子将手心割的血肉模糊,一大块带血的肉被弩箭撕了下来,在倒刺上摇晃着,一个血淋淋的大洞出现在彭云手心之中。

    “谭敏,你给我挺住!”彭云仿佛手不是自己的,没有感觉一般用血肉模糊的手臂抱起谭敏向广场外冲去。

    路上一辆汽车正好路过,驾驶室的门突然被人打开了,然后一只手伸进来把司机拽了出去,将谭敏放进去后座,彭云自己钻进驾驶室,汽车像发疯的公牛一般冲上了公路,向医院飚去。

    “来人哪,抢劫啊!”司机从地上爬起身刚喊了一声,侦缉队的人凶神恶煞一般就是一脚:“你他妈的喊啥,一会到警察局领车!”说完跳上挎斗摩托车警笛长鸣的冲出了广场。

    “我他妈的招谁惹谁了!”司机差点哭出来,身后一个侦缉队的人狠狠瞪了他一眼,吓得他不敢言语了。

    奉天城的大街上可遭了殃,一辆黑色的豪华轿车发了疯一样朝前猛冲着,把拦路的全都撞飞了出去,街边的摊子还没来得及收起来,就被掀翻了,东西撒了一地。

    彭云驾驶着汽车在大街上一路狂奔,直到冲进了奉天医院这才猛然刹住,他浑身是血的从车中跳出来,拉开车门从里面抱出谭敏,一路跌跌撞撞的冲进医院走廊。

    走廊中的几个护士被一身是血的彭云吓坏了,随即看到了彭云怀中的谭敏,连忙跑去叫来了医生。

    孟小兰乘坐侦缉队的挎斗摩托紧随其后赶来了,一眼就看见了满身血迹的彭云,被他的样子吓了一跳,随即就看到彭云怀中的谭敏。

    谭敏胸前弩箭露出半截,鲜血顺着箭杆不断的涌出来,浸湿了谭敏的制服,任凭彭云怎么用力都捂不住。

    “快,送手术室!”孟小兰顾不上和彭云说话,转身去消毒,换手术服,冲进了手术室。临进门前,对身边一个护士吩咐了一句:“带他到处理室处理一下伤口!”

    看着谭敏被推进了手术室,彭云心中松了口气,就觉得全身无力,肩头和手心撕心裂肺的疼痛传过来,让他身体不由得颤抖着。他一屁股坐在了墙边的长椅上,大口的喘着粗气。

    “你先过来,我们帮你处理一下伤口”小护士看着彭云肩头钉着的弩箭,心中暗自惊讶这人竟能支持这么长时间,连忙把他领进了处理室。

    彭云从处理室出来的时候,警察局侦缉队的人都已经站在了手术室门外。大家都沉默着,心情异常沉重的注视着手术室外亮起的灯,焦急地等待着谭敏从手术室中出来。那盏普通的灯就是谭敏脆弱的生命,牵动着每一个站在门外的人的心。

    谭云天也赶来了,女儿出了事,他自然也被人通知了,急匆匆赶到了医院。

    “谭伯父,我没保护好小燕!”彭云见到谭云天,不知该说些什么,毕竟谭敏是为了救自己受的伤,以至生命垂危。

    “孩子,这不怪你”谭云天理解的拍了拍彭云的肩头,低声安慰了他两句,和其他人一起焦急地等待着手术结果。

    彭云大量失血后,身体非常疲倦,他无力地坐在了长椅上。

    这时手术室中,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正在紧张的地进行着,孟小兰沉着冷静的为谭敏进行着手术。

    “止血钳!”

    “纱布”

    “……”

    “血压多少?”

    “40,80”

    谭敏静静的躺在手术台上,脸上一片苍白,神情却十分安详,就好像是工作了一天后正甜甜的睡去,还挂着孩子般的笑容,胸口处一道惊人的伤口,像小孩嘴一样的外翻着,还在不断的向外渗着鲜血。

    “孟大夫,不好,血压出现异常!”

    这时血压仪中的数据疯狂下降,已经危险的临近点。

    “多少?”

    “30,60”

    “马上输血!”

    “……”

    “15,45”

    孟小兰皱着眉头,注视着血压仪中的数据,沉声吩咐到:

    “继续输血”

    一个小护士跑过来,神情有些紧张,小声地在孟小兰耳边说着什么。

    “怎么不早说?”孟小兰愤怒的将手术刀扔在手术台上,目光中闪着怒火。

    “那是,那是院长批的!”小护士觉得很委屈,眼中噙着泪光。

    孟小兰冷静了下来,转身吩咐一个护士:“你出去看一下,看谁是a型血!”护士应了一声走出了门外。

    “谭敏,你可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