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比武(下)

    桩下传来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就连丁允朋都没想到自己的女儿竟然连鞋中暗藏的鞋刃都使用了出来,再想喝止已经来不及了。

    事出突然,彭云也没想到自己一下子就陷入了如此的险境。等彭云反应过来的时候,两把冷森森的锋刃已经到了他的手腕边缘。他明白如果此时缩手,即使手腕能躲过去,双手的手指也难脱被利刃旋绞而寸断的厄运。

    不及多想,猛吸一口气,彭云终于拿出了自己一直隐藏的真功夫,他双眉一挑,眼中闪过两道厉芒,太阳穴竟然微微的鼓了起来,双手在瞬间变成了淡淡的红色,看上去仿佛膨胀了一些,手腕一翻,彭云毫不犹豫地迎向了旋削而来的利刃。丁允朋一声惊呼还没出口,彭云的双手已经和丁纹锦脚上的利刃撞在了一起。

    丁允朋预料中的惨叫没有出现,反而是一声清脆的相撞声传来,彭云身体晃了一下,脚下纹丝没动,双手手掌心中赫然出现了一道长有两寸许的浅浅白印,然后迅速消失不见,看上去和原来没什么不一样。

    “铁砂掌!”

    丁允朋一时间竟忘了自己的身份,惊叫出声,身边的几个弟子闻听铁砂掌的名字都漏出了惊异之色。也难怪他们这样失态,彭云刚才用的竟然是武术界几乎已经失传的铁砂掌。

    铁砂掌,历史悠久,是在武侠小说中出镜率最高的武功之一,本身是一种非常霸道的掌法,在中国的传统武术中一直是一种富有传奇色彩的功夫。因为这种功夫练成后能用双手徒手对博利刃而毫发无伤,而且能以赤手抓起烧红的铁铲而安然无恙,其实应该算是以外家功为主的硬功的一种,不过练习铁砂掌非常不易,要经过揉铁球、捋麻辫、翻铁砂等艰苦之极的基本功训练,还要有相应的内功口诀,才能事半功倍,否则不但练不成铁砂掌,还会伤害到身体。

    正因为如此,所以武术界练习铁砂掌的人越来越少,近乎已经绝迹。谁也想不到,彭云竟然练成了这几乎绝迹的铁砂掌,而且还好像功力不浅。人们感觉彭云身上未解的迷太多了。

    丁纹锦闷哼一声,身体向后弹飞出去,落在两根梅花桩上,巨大的冲力让她不由得又向后退了一步,结果一脚踩空,向后仰倒下去,一头撞向身后的一根梅花桩,这要是撞上肯定是头破血流的结果,她可不会少林的铁头功。

    彭云眼角一扫,一眼就看到了丁纹锦危险的现状,虽然他对丁纹锦的做法也很有些恼火,但毕竟看在丁允朋老人家的面子上,怎么也不能让她出危险。于是向前一扑,伸手抓住了丁纹锦的小手。

    丁纹锦猝不及防下,手忙脚乱,彭云的手伸出来她下意识的一把握住,身体悬停在了半空中,但随即就醒悟过来,抓住彭云的手用力一抖,甩脱了彭云的拉持。彭云没有想到丁纹锦会来这么一手,一时间被抖的身体向旁摔去,后背重重的砸在一根梅花桩上,梅花桩都颤了一颤,彭云就觉得后背像被人重击了一掌,郁闷的想吐血。

    甩脱彭云后,丁文锦这才觉得出了口恶气,但随即明白过来,尖叫一声,继续向梅花桩撞去,她现在有些后悔刚才太冲动,不该将彭云拉自己的手甩脱了。但为时已晚,眼看头就要撞击在木桩边缘的棱上。

    一道人影扑来,丁纹锦觉的自己身体一软,身体向下摔去的势头停止了,冷静了一下心神,她这才发现自己被人抱在了怀里,一股男人的阳刚气息让她感觉的心慌意乱。

    “谁,谁这么大胆,竟敢抱我?”从来没有被男人抱过的大小姐丁纹锦有些恼怒,不由回头看去,只见抱住自己的人二十来岁,脸上挂着那幅招牌式的微笑。

    正是刚才被自己甩脱手的彭云!

    “别乱动!”彭云制止了正要挣扎的丁纹锦。丁纹锦这才发现自己躺在彭云的怀里,彭云则双脚蹬住两根梅花桩,一只手抱住自己,另一只手伸出支撑在头前的梅花桩上,身体悬在空中。

    躺在彭云怀里,丁纹锦就觉得感觉身体软软的,心也跟着烦乱了起来,下意识的扭动了记下身体。

    “靠,这小妮子这不是让我犯罪呢!”感受到丁纹锦的扭动让自己的心中产生的剧烈反应,彭云揽住丁纹锦的手不由得动了动,想缓解一下自己的感觉,没想到正好放到了丁纹锦隆起的胸前,虽然丁纹锦才刚刚成年,但常年的锻炼让她的身材发育的远比她的年龄成熟的多,而更多了一些同龄少女所没有的弹性和坚挺,。

    “呀!”或许是彭云的动作刺激了她,丁纹锦猛烈的一阵扭动,甚至还用力的在彭云的身上颠了颠。彭云再也支撑不住,手一松从梅花桩上落下来,两个人落在地上,砸起了一地的尘土。

    “还好,一点都不痛!”丁纹锦从地上爬起身,奇怪的看了看自己,很奇怪自己为什么没有被摔痛,一回头看到了地上摔在下面的彭云,明白了过来。

    “你是不痛啊,由我当垫子你会痛吗?”彭云揉着屁股从地上爬起身,掸帚身上的尘土,然后转向丁纹锦:“你没事吧!”。

    丁纹锦怔了一下,忽然抬起手就是一记耳光,彭云没有防备,结结实实的被扇在了脸上,打得他眼前出现了许多灿烂的星星。

    “流氓!”丁纹锦想起刚才的情形,脸一红,骂了一句,转身跑进了别墅楼中。

    彭云傻立在原地,一脸委屈的望着丁纹锦跑进了别墅,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心中只能自认倒霉。

    “孩子,怎么样?”丁允朋走了过来,刚才的一幕他也多少看到了一些,不过对于这种人老成精的家伙,当然知道什么时候该问什么。

    “丁叔叔我没事,让您费心了!”彭云苦笑着,他知道自己和女人交手就会犯一些错误,所以对于丁纹锦的刁蛮也没放在心上。

    丁允朋见彭云没有事情,于是放下心来,吩咐人拿来换洗的衣服,让彭云换下一身尘土的衣服,让人去洗,一边和彭云走进了别墅的客厅。

    彭云一边走着,一边趁人们不注意,偷偷的将手放进后背的衣服里,轻轻的揉搓着,衣服掀起间,后背上一道紫黑色的印痕显得十分触目惊心。

    …………

    ps:继续征询朋友们的建议和意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