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太极八法

    老人好像已经预料到彭云肯定要问这个问题似的,捻着没有几根的胡须笑了,他挥手示意几个徒弟离开,几个人返回继续教授众乞丐太极拳去了。

    “谭敏你认识吗,前前任警察局长,你父亲曾经救过他一条命,也是你父亲的至交好友!”老人没有直接说自己和齐江明是什么关系,而是先问起了彭云。

    彭云一愣,然后立刻回答道:“听我父亲说过啊,但我回到奉天城没去找他,主要是不想打扰他”彭云这样说着,其实没去找谭敏是不想再勾起自己的伤心事。

    “你父亲的事,我们都知道了,你就不用再瞒着了!”老人的一句话让彭云像被雷电劈重一样,木然的出神了半晌。

    “其实我们也替你父亲惋惜,没想到他就这样离去,一代英豪啊!”老人叹息了一声,明显听得出话语中的惋惜之情。

    彭云没有说话,他眼前仿佛又出现了那熊熊燃烧的小屋和那孤零零的矗立在缓坡上的无字石碑,手脚微微颤抖着,他感觉到自己心中那种嗜血的感觉又苏醒了过来,渐渐的将要不再受控制。

    “化心意为无,以无生有,凡天地之理,在乎顺其自然,逆而行之,必为之反噬!当静、当凝、当思、当化”

    彭云渐渐的平静了下来,刚才嗜血的那种烦闷和焦躁渐渐的被压制了下去,他朝老人深施一礼:“多谢前辈您指点之恩,要不然我恐怕就会铸成大错了!”

    “看来江明说得没错,你身上的煞气太重,如果不能提高自己的心志修养,恐怕将来会为之所累!”老人朝彭云摆了摆手,感慨地凝视着脸色有些苍白的彭云。刚才彭云瞬间回眸一瞥之间,他竟然看来了两点血红,即使以他数十年太极内功的修为竟然也一凛。

    彭云问言,露出一丝惨笑,无限凄凉的自言自语着:“家破人亡,我煞气重不重又有什么关系呢?”

    “那你还记得你父亲的那首男儿行吗?”老人听彭云这么说,脸色沉了下来,严肃地问道:“他为什么要做那首男儿行,你到底明白吗?你根本没有认真地去想过,你辜负了你父亲的愿望啊!”

    彭云愣住了,他虽然从小就听父亲吟诵那首男儿行,但为什么要写这首男儿行,这首男儿行有什么含义,他还真没有认真思考过。是啊,父亲为什么要对这首男儿行念念不忘呢。

    “好了,这首男儿行的含义,还是你自己去琢磨吧!”老人打断了彭云的沉思,终于说明了自己今天把彭云那个叫来的真实用意。

    “什么,您要将太极八法传授给我,这是为什么,我又不是您门下的弟子!”彭云被老人的用意弄迷糊了!

    “现在已经不是以前的时代了,原来那些门户之见早应该抛弃了,太极八法也不过是一种强身健体、自卫防身的技击术,有什么关系呢,说起杀人来,再好的功夫抵得上枪快吗!”老人坦颜说到。

    彭云赧颜而笑,是啊,现在已经是1932年,原来那些门户之见还有什么意义呢,很多种武术就是因为这门户之见而从中国的历史上泯然消失,所以要想让武术能流传下去,最好的方法就是就是把它发扬光大,让更多的人学习它、了解它、掌握它,使它成为民族的东西。

    看彭云好像已经想明白了过来,老人迈步走到训练场中,江闵等几个弟子跟那些乞丐连忙让出了场地,众人都围在四周,准备一睹丁氏太极拳高手的风采。

    “太极拳,以太极八法为基础,讲究掤、捋、挤、按、采、捌、肘、靠八种手法与进、退、顾、盼、定五种步法的有机结合,所谓的招式都是暗含着几种定法的,同时也是以太极八法为基本构成的,比如揽雀尾”老人脚下自然而立,不丁不八,正是太极拳的起手势,然后双手一分,揽雀尾,单鞭挂拐,野马分鬃,一招一式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任何武术招式都是为目的服务的,所区别的不过是采用的是什么方法来取得胜利的不同罢了,不管是哪家的招式,只要能被我所用,就可以拿来化为自己的招式,甚至有些不算招式的招式!”目不转睛的注视着丁允朋沉稳老到的动作,彭云若有所感,原来一些始终琢磨不同的地方豁然开朗。

    “孤阳则不力,孤阴则不长,所以要刚柔并济,太极拳不全是以柔为主,同样有着能摧人心肺的刚劲!”老人双手胸前抱环,反手抱住埋在场边的一根木桩,嗨的一声吐气吸胸,双手旋转发力,埋在地中一米多深的木桩,硬生生的连根拔起,飞出四五米远,这才轰然落在地上,砸碎了两块青砖,一阵沉默后,人们大声的鼓掌喝彩着。

    “刚和柔,阴和阳,有和无,本来就是相生又相克的,有可以化无,刚可以变柔,不要拘泥于一招一式,要学会掌握武术的精要和诀窍!这样才不会舍本逐末!”丁允朋收招定势,气不长出、面不更色,拍了拍手上的尘土,笑着回头问彭云:“都记住了吗,这些基本手法和步法记住后,熟练应用就要看你自己的领悟和苦练了,不过以你的基础和天赋,时间不会太长的?”

    “老人家您太夸奖我了!”彭云感觉有些不好意思了。

    “以后你也就别老人家老前辈这么叫我了,就叫我丁叔叔吧,毕竟我和你父亲也算是好友!受你一声也应该的”老人呵呵笑着,接过中年人递过来的外套穿上,一边朝彭云说!

    “那好啊,以后我就叫您丁叔叔了!”彭云十分高兴,对于他来说,亲人太稀少太珍贵了。

    “有时间去看看你谭叔叔,我们这些老家伙都挂念着你呢,想当初我们奉天四害”老人说了半截,好像自己说漏了嘴,连忙改口道:“阿不,奉天四杰,跟你父亲都是过命的交情,你父亲还救过你谭叔叔谭敏一条命呢”

    “是吗,我怎么没有听说过啊,还有这么回事,丁叔叔您给我讲一讲!”彭云感到十分好奇,看来齐江明很多事情都没有跟彭云提起过。

    “这件故事以后再说吧,你看今天时间也不早了,还是早点休息吧,以后有的是时间,今天就别走了,住我这,老刘去给彭云安排住处!”老人看了看时间,已经指向了半夜十二点,于是决定今天到此为止,明天再说。

    彭云没有办法,只得跟着老人向别墅楼中走去,江闵等人也安排众乞丐回去休息,然后转身随着彭云等人向别墅中走去。

    “姓齐的,给我站住,我有事说!”一个清脆得像银铃般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丁允朋和彭云一愣,几乎同时转回身看向声音响起的地方,丁允朋一见来人,头都嗡的一声,心中暗道不好。

    彭云回头望去,见东墙边的柳树下站着一个姑娘,大约十七八的年龄,身上穿着一身劲装,一头黑亮的青丝挽了起来用手帕扎住了,杏核眼圆睁,正一脸含笑的望着自己和丁允朋。

    “锦儿,不得胡闹!”丁允朋沉声喝道,但就算彭云也能听出他的色厉内荏。

    那叫云锦的女孩好像没有听到丁允朋的话一样,目不转睛的盯着彭云,彭云就感觉一股凉气从自己的后脊背上冒出来,身不由己的打了个寒颤,感觉就像被蛇盯上的青蛙一样。

    “小锦,别闹了,这是重要客人,你没见师傅都在吗?”陈辉凑到女孩近前,还没等他低声说完,屁股上已经挨了一脚,被踢到了墙边,爬起身一句话不说的钻到了人群中。

    “你是彭云是吗?”女孩又开口了,声音清脆极了,听上去就像三伏天一口气灌下一瓶冰镇啤酒一样的感觉。

    但没有人笑出来,因为没有人能笑得出来。除了一个人——彭云!

    “对,我就是彭云!”彭云脸上依然带着能迷死恐龙的笑容,态度十分谦和。

    “废话少说,我要跟你比武!”少女傲气的昂起了头,嘴角边露出一丝笑容!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