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美女,蛇

    继续收集朋友们的建议和意见,希望大家踊跃发言**************世界上什么最可怕?

    毒药?手枪?原子弹?

    都不是。是女人,而且是美女!

    因为她一笑可以倾城,再笑可以倾国!那要是三笑呢?

    当然是把唐伯虎招来了啊!嘿嘿!

    不过这么厉害的美女,就害怕一些小动物,比如老鼠、蟑螂、壁虎……。

    当然还有蛇!

    很不幸,孟小兰正遇到了这样一条蛇,而且是一条强占了她的家的青蛇“你……你快出去,这是我的家,那是我的床,你不许占!”孟小兰缩在沙发上,瞪着一双恐惧的大眼睛,瑟瑟发抖着。在她对面的床上,一条蛇正盘在床上,悠闲的四下看着呢。

    彭云敲响门的时候,孟小兰像射出的箭一样,从沙发上弹了起来,以约翰逊跑百米的速度奔到门边,拉开门,一头钻到了彭云的身后。

    “怎么了,我以为你被人劫财劫色了呢?”看孟小兰活蹦乱跳的精神十足,彭云放下心来,随即又奇怪起来孟小兰为什么会在电话中发出要被强奸般的惨叫呢?

    “蛇,一条那么大的蛇!”躲到了彭云的身后,孟小兰感觉安全多了,身体也不再瑟瑟发抖,不过还是心有余悸,她伸出手指了指自己的卧室。

    彭云听到是蛇,放下心来,对于这些动物,他在家的时候,那是经常被抓来做为玩具的,所以对于抓蛇,他自信还是很有几分把握的。

    推开孟小兰虚掩的卧室的门,彭云满不在乎的向门内走去,对于这条走错人家的蛇,他现在考虑的是,一会儿抓住它之后,是做蛇羹还是煮汤呢?

    “停!”眼前的情景让彭云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连忙挥手阻止了想要跟进来的孟小兰。他伸手打开制服的纽扣,轻轻地脱下了上衣,然后缓缓地交到身后孟小兰的手中。

    看彭云这么慎重的架势,孟小兰也紧张起来了。

    眼前是一条通体青色的小蛇,说是小蛇也有一米来长,在蛇身上一条金色的花纹从尾尖开始,沿着蛇的背脊一直延伸到蛇头,在三角形蛇头的额头上旋转扭曲成一只眼睛的形状,竖在两只三角眼之间,乍一看上去还真像一只真的眼睛。

    彭云看了一眼蛇的七寸,在那里九个闪烁着蓝色光芒的亮点,不由心中暗骂:“没想到竟然是三眼金线蛇中的九星连珠!,这回可中了头彩了!”

    三眼金线蛇是五步蛇中的变异品种,在中国国内并不多见,一般多见于缅甸和越南,同过山刀都是很少见的品种,这种蛇毒性非常大,而且能弹射起一米多高噬人咽喉,中者一般走不到五步就会发作,令山里的山民都闻名色变,所以一般有经验的山民只要被五步蛇咬到手脚,一般都会毫不犹豫的用柴刀剁去,以免时间一长毒发作。

    九星连珠是三眼金线蛇中毒性最厉害的一种,它因为在七寸处有九片坚固的蓝色的鳞片而得名,这九片鳞片正好将七寸——这蛇的薄弱部位防护了起来,所以更难被击毙,也就威胁性倍增,成为更危险的危害!

    见那条九星连珠金线蛇依然悠闲的盘卧在床上,自在的吐着两叉的血红信子,彭云非常庆幸刚才孟小兰的动作没有惊扰到它,要不然以它的速度和毒性,刚才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孟小兰就不是活生生的人而是一具还带着体温的尸体。

    挥手关上卧室的门,将孟小兰满是担心和恐惧的脸庞挡在门外,彭云平静了一下心情,抬起脚缓缓地向金线蛇迈近了一步。他知道金线蛇的视力很差,主要是靠红外线测量定位以及感受地面的震动来锁定敌人和猎物的,所以想看一看自己的动作会有什么反应。

    果然,床上的金线蛇好像感觉出了什么,嘶嘶着昂起头,两只三角眼闪着绿色的光芒恶狠狠的盯住了彭云的方向。

    “果然是反应挺灵敏的!看来只有引蛇出洞了!”彭云左手伸出在面前晃动了一下,他知道以金线蛇的反应灵敏,一定会发动袭击。

    金线蛇嘶的一声鸣叫,身子一弓竟然从床上弹射而起,箭一样向彭云的左手飚去,四颗白森森的尖牙闪着寒光。

    彭云抽回左手,趁金线蛇扑空的时机,右手闪电伸出,食中二指钳子一样钳向金线蛇的七寸处,“打蛇打七寸”的古训他还是知道的。

    “呼”金线蛇在空中扑空,身子一扭,蛇头竟然回了过来,冷森森的尖牙向朝它伸来的两个手指咬去。

    彭云大吃一惊,右手手腕向下一沉,蛇头一下咬空,身体已经从彭云的面前飞过,落在了离它不远的墙角边。

    “靠,真他妈的险啊!”彭云身上泛起一身冷汗,刚才真是太惊险了,他可没有想到金线蛇还有这么一手,差一点将食中二指送到人家嘴里。

    望着对面地上蛇头不断摇晃,半截身体都竖起来的金线蛇,彭云闪过一丝疑惑,这条金线蛇好像不是野生的金线蛇,明显是经过精心训练,它的扑击角度、时间、力度,甚至应变能力都明显十分高明,如果不是自己,即使是一般的高手也会在措不及防下吃了大亏。

    感觉到对面的敌人没了动静,金线蛇明显有些急躁,不停的吞吐着蛇信,努力的辨别着对方的气味和身体发出的热量,终于在右前方四五步外感觉出一个物体散发出比周围其他物体要高许多的热能,立刻尾巴用力弹射而出,直扑过去。

    彭云站在一旁,冷静地看着金线蛇向他打开的壁炉冲去,一头扎进了炉中,于是伸手就关上了壁炉的门,松了一口气。

    壁炉中传出一阵激烈的嘶嘶声,然后一阵剧烈的撞击传来,彭云右手紧紧按在壁炉的门上,任凭金线蛇如何挣扎就是不能破门而出。

    终于在好一会的挣扎后,壁炉中安静了下来,嘶嘶的尖叫声也减弱最后消失了。彭云松开右手,心满意足地笑了。

    砰,壁炉的门被撞开了,一道细长的黑影从里面飞出,直奔面对壁炉的彭云面门。措不及防下,彭云向后一仰,黑影擦着他的脸颊飞过,一股浓浓的腥气掺杂着些许烤肉的味道灌入了彭云的鼻孔。

    “靠,这死蛇还他妈的会使诈”彭云望着对面已经成了青黄夹杂的金线蛇,简直肺都要气炸了,今天已经差点两次上了这死蛇的当了,这哪是蛇啊,简直他妈的是蛇精。

    金线蛇在壁炉中几乎被烤得半熟,那种感觉让它也心有余悸,虽然暴怒于眼前这个人对自己的伤害,但它再也不敢贸然袭击,只是谨慎的扭动着身子,寻找着对方的破绽。

    一人一蛇就这样对峙着,好一会哪个也都没有发动攻击。

    一阵低沉的笛音传来,金线蛇好像停顿了一下,然后开始左右四顾,好像寻找着什么,彭云突然暴起,右手闪电伸出向蛇的七寸抓去,金线蛇立刻头一仰,狠狠的一口咬下去,彭云右手微撤,左手已经伸出,食中二指钳住了金线蛇的七寸,同时右手也抓住了金线蛇的蛇尾。

    金线蛇七寸被制,立刻疯狂的扭动着,蛇头努力的想去噬咬彭云的手指,但根本够不到彭云的手指,只能痛苦的挣扎着。

    彭云左手用力,二指的力道就算是钢条也能夹弯,金线蛇在手指间痛苦的挣扎,眼看就越来越弱,就要停止抽搐。

    “放开它!”一个嘶哑的声音突兀的响起,随即传来一声巨响。

    倏然转身,彭云目光如电的盯住卧室门口,卧室的门已经被人一脚踢开,一个全身都裹在黑色的斗篷中的人,出现在卧室门外,像鸡爪一样干枯的右手紧紧的扣在孟小兰咽喉上。

    “放了它!”黑衣人用那嘶哑的嗓音又说了一句,手指仿佛扣得紧了些,孟小兰脸上闪过一丝痛苦,但却没有出声。

    彭云淡淡的扫了黑衣人一眼,又抬起手看了看手上还在挣扎的金线蛇,眼中闪过一丝厉芒,他一字一顿的开口:“你的朋友骚扰了我们,你还用这样的口气和我说话,是不是太没礼貌了?”

    黑衣人仿佛无动于衷,连声音也还是那么呆板的没有抑扬顿挫:“我的宝贝骚扰了您的清静,我在这里向您道歉了,但请您放过它,饶它一条活命!”。

    “好啊!”彭云忽然露出一个微笑,左手一仰,金线蛇脱手飞出,从打开的窗户一穿而过,向楼下落去。好一会才传来轻微的落地声。

    “你!”黑衣人没想到彭云来这么一手,眼眉挑动了一下,就要发作,却被彭云阻住了。

    “这是最后一次,如果还有下次,别怪我手下无情,你的蛇那么结实,区区三楼还摔不死的,你还不下楼去找,要不没准让谁拎去做了蛇羹呢!”

    黑衣人冷哼了一声,刚要开口,彭云已经闪到她的面前,右手二指插向她的双眼,黑衣人连忙侧头闪避,手腕一麻,孟小兰已经被彭云夹手夺了过去,拉在了身后。

    人质一失,黑衣人立刻向后退去,彭云鬼魅般的身法和出手如电让她知道没有人质在手,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她退得快,彭云跟的更快,右手食中指始终在她眼睛前。后背猛然一震,传来硬硬的感觉,黑衣人知道自己已经退到了墙边,于是闭目等死。

    彭云右手二指虚点,顺势扯下了黑衣人蒙在脸上的面罩,面罩下露出一张少女清秀的面庞,带着些许惊惶的闭着眼,小嘴倔强的紧闭着。

    “你,你竟然!”少女挣开眼,发觉自己的面罩竟然被人揭了下来,惊愕下也忘了掩饰声音,用清脆的声音惊叫出声。

    彭云脸上带着灿烂的微笑,语气中却是一片冰冷:“没有人能威胁我彭云,今天看在你是个女孩子的份上放过你一次,我希望不会再有下次!”

    黑衣女孩愣了半晌,转身向门外走去,走到门边,又回过头来看了彭云一眼,这才开门出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