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地雷战,嘿,地雷战(上)

    九月里来啊,好风光,家家户户埋雷忙。

    鬼子来了走不了啊,一颗送他见阎王!

    …………

    听着战士们一边埋雷一边低声唱的歌曲,耀天华和风长远禁不住笑了出来,他们觉得这些战士太可爱了,在这时候还有这么放松的心情。

    也就是三四分钟的时间,一块足有两百来米宽,五六十米长的的雷区就布好了,上百人一起布雷,那速度也是很惊人的,何况这种地雷在没有启动电子控制之前是非常安全的,根本不用担心会爆炸。

    为了安全,风长远等人已经退到了一百多米外的一处高岗后面,这样的话,即使雷区发生爆炸飞出的钢珠能飞这么远,也应为死角的关系,伤不到躲藏在后面的人。

    长满茅草的高岗后大概几十米外的一处干涸沟渠中,在风长远和耀天华身前地上已经摆放了一排起爆器,每个的外形有点像人们小时候玩过的那种游戏机,四四方方的,还涂着迷彩伪装色,板面正中央分布着两排小巧的黄色按钮,分别对应着12枚地雷,在右上角则是红色的启动和绿色的关闭按钮,而最下方还分布着延时起爆、定时起爆、智能扫描起爆等功能的按钮。

    通过这个覆盖范围达到500米的电子控制器,完全可以轻松控制地雷的多种组合方式起爆!

    在人们布雷的时候,释放的袖珍侦察机始终在严密监视着日军第一大队的动向,然后将情况随时通报给风长远他们,这样就可以知道他们距离雷区还有多远,有了这超时代的监控设备,虎牙特战大队甚至连警戒哨都可以省了。

    不过风长远还是安排了警戒哨,这样形成双保险,更放心一点。

    “雷区就位,准备!”

    随着风长远一声呼喝,所有第一特战中队的特战队员迅速向后撤去,然后消失在了草丛中,只留下负责控制那些遥控起爆器的特战队员等待着起爆命令的下达!

    风长远和耀天华伏在一处做好掩护的坡后,用夜视望远镜注视着远处的大道,那里是小河原浦治的第一大队必经之路,他们就将通过那里走向死亡之地!

    等待的时间是很缓慢的,风长远和耀天华都有点等得心焦了,才看到鬼子的膏药旗从大路尽头的庄稼地里摇晃出来,朝着雷区前进而来。

    “来了!”风长远低声说了句,然后朝那些负责起爆的特战队员做了个手势,示意他们开始作准备。

    几个人掀开起爆器上的保护罩,然后搬动了电子控制的开关,启动了电子起爆器。

    在人们看不到的泥土中,那些被埋下的反步兵地雷上一个只有大拇指肚那么大的显示屏上突然浮现了一连串的数字,并且飞快的闪动着。

    这些地雷的电子控制开始被启动了!

    相比起万事俱备的风长远他们来说,小河原浦治的日子可不好过,就在刚才下面统计得数字报了上来,第一大队的第一中队损失112人,第二中队损失127人,第三大队损失105人,第四中队因为没有参战,所以没有损失,还是180人!

    树林一战中,因为最后小河原浦治中佐最后使用了玉石俱焚的战术,用两门九二式步兵炮外加二十来具掷弹筒疯狂轰击树林,所以那些没有被特战队杀死的日本兵最后不是死在了炮火下,就是被燃起的大火烧死了,因此最后竟然一个活口也没有,全都是是死亡。

    一战,一个大队就损失了将近两个中队的兵力,这简直是实在沉重的打击,让小河原浦治的心情糟糕透顶。

    从他领军以来,还没有过这么糟糕透顶的战斗过呢,连敌人的影子都没看到,自己竟然已经损失了两个中队的兵力,这也太窝囊了啊!

    不过,他也没有办法,因为对手实在是太狡猾了,从开始到最后,光知道自己的士兵被人无声无息的杀死,竟然连一个敌人都没抓住,自然无从知道对手什么样子了。

    “这支队伍到底是何方神圣呢?”小河原浦治中佐一边前进着,一边低声嘀咕着,思考着自己的问题。

    突然,前面的队伍停下了,然后一名日本斥候冲了过来,低声朝他身边的一名中队长低声低估了几句,然后又匆匆跑下去了。

    “大队长,据斥候报告,在前方大概四五公里外就是北大营了!”那名中队长急忙走到了小河原浦治身边,轻声说道,“而且前面地形趋于平坦,没有刚才那种遮蔽视线的障碍物!”

    被话语从沉思中惊醒过来,小河原浦治这才抬起头朝前面看去,见面前的地面上是一片荒坡,上面长着半尺多高的茅草,根本无法藏人的!

    “嗯,看来那群人是被消灭在了树林中,剩下的一部分残余见地形不利,也没有敢留下来再跟我交锋!”心中这么想着,小河原浦治大队长双腿一夹那匹战马,就想要踏上荒坡,眺望一下已经近在咫尺的北大营。

    “恢恢恢”一阵狂嘶,东洋马头颅高昂,四个蹄子在地上来回踏着地,在原地转着圈子,就是不想前进!

    小河原浦治催促了东洋马几次,但是战马就是不动地方,这让小河原浦治心生疑惑,他摆手喊过了刚才的斥候,然后问道,“你刚才侦查,发现什么异常没?”

    那名斥候仔细的回忆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报告大队长,没有,一切都很平静!”

    “哦,奇怪,这匹马是怎么回事呢?”小河原浦治十分不解,他从战马上跳下来,然后围着它转了好几圈,最后似乎发现了什么。

    搬起战马的后腿,从蹄碗上方的战马小腿上拔下一片弹片,小河原浦治伸手在战马的屁股上拍了拍,“老伙计,你辛苦了,就留下休息一下吧!”

    吩咐人将战马留下等后面的运输大队跟上来时照顾之后,小河原浦治整了整军装,然后握着指挥刀大踏步朝前走去!

    反正距离北大营只有一公里了,那就不骑马,走过去吧!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