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般.若

第七百四十五章 一年又一年(下)

    第七百四十五章一年又一年(下)

    秦岭会所的新春晚宴如火如荼的正在秦岭厅进行,李三生没有这个兴趣去凑热闹,那些权贵商人政客们的盛世对他来说,如同浮云一般,晚宴进行到一半的时候,闲来无事在曲江池拉二胡的李三生的碰到了待了将近一个小时,给足了赵姨面子的陕西省的几位大佬,不出意外的是和赵姨关系熟络的几位都来了,省公安厅林泽,省纪委孙记,省政法委郑记,林泽和孙记的出现完全是因为和赵姨的关系,至于政法委郑记估摸着则是因为最近这个大案,林泽肯定说了赵姨在其中的作用,这才让郑记百忙之中抽空来出席秦岭的新春晚宴。最快更新小说

    和他们一起的还有西安市市长和主管经济的副省长,这两位先行离开了秦岭,林泽和孙记郑记遇见李三生之后便停了下来,孙记和林泽与李三生都是老熟人,林泽又将郑记介绍给了李三生,几个人聊了十几分钟,孙记对李三生的背景熟知,所以话便比较多。

    十几分钟后,孙记和郑记一前一后离开了秦岭会所,只留下林泽,林泽自然要有很多事和李三生说,自然是关于关中道上的那些事,以及关于郭家的事情。

    “东府郭家的事情省里很震惊,现在已经在立案调查,更是报备了中纪委,毕竟郭副省长的身份比较特殊,不过我估计,除过郭副省长,郭家其余人都会在悄无声息中处理,省里不想让事情闹的太大,和这件事情有关的人明面上会处理几个,剩下的则会走别的程序”林泽知道李三生最关心的是关于郭家的事情,虽然他不知道郭家和李三生有什么恩怨。

    这些事情就算是林泽不说,来自于李三生的情报就早已经知道,李三生轻笑道“林哥离升迁不远了”

    林泽叹了口气说道“我看是离调离这个是非之地不远了”

    “什么意思?”李三生不解的问道。

    “这次得罪的人可是够多的,几乎是要和整个陕西政法系统为敌,更别说那些被我拉下马的人,所以调离是迟早的事情”林泽很清楚的看到了自己的形势,官场无朋友,这次他跟着李三生可是玩了次大的,别说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强势打压关中地下势力,光是对东府郭家的手腕就足以得罪不少人,这里显然已经是个是非之地。

    “那我和林哥打个赌”李三生玩味道。

    “什么赌?”林泽疑惑道。

    “赌林哥会不会被调离”李三生回道。

    “赌什么?”林泽继续问道。

    李三生笑道“我赢了,林哥送我一箱特供烟,这对林哥来说不是难事,我输了,林哥真要被调离,地方林哥选,我就是动用天大的关系也得帮林哥搞定”

    “稳赚不赔的买卖,我喜欢”林泽哈哈的大笑了起来,这一刻林泽算是真的把李三生当朋友了,李三生显然是在给他吃一个定心丸,告诉他,自己不是那种过河拆桥的人,其实以林泽的背景,就算是被调离,也至少是平级调离。

    心情不好的明月和爽爽等晚宴开始没半个小时就离开了秦岭会所,远山则和小贱贱一起去晚宴上猎艳去了,今天晚上的秦岭会所是百花争艳,各色美女齐聚,这样的机会两个牲口怎么会错过,只是不知道小贱贱到底猎的帅哥还是美女。

    独善其身的李三生静静的待在草堂厅里面等着苏女王归来,明天就是大年三十,苏女王本来早上要直接回上海过年,可听说李三生要回一趟关中李家老宅,便要心血来潮的跟着去,李三生只能继续当自己的全职三陪。

    十点多的时候,晚宴便进入了尾声,那些得到自己想得到的权贵们心满意足的离开,不过大多数人依旧在忙碌中,不出意外的是,今天晚上晚宴最大的高潮便是苏女王和赵姨宣布秦岭会所和江南会所达成合作,改名江南会所,至此,西安成为江南会所的第四个落户城市,和上海南京杭州的江南会所如出一辙,此消息一出,底下所有人都是一片哗然,江南会所如今早已经名震大江南北,成为顶级私人会所,如今进军西部,可见其野心之大,不过大家对于江南会所的到来都异常的兴奋,这代表着西部的权贵们能和长三角地区的权贵们直接对话。

    至于国内顶级私人俱乐部,国士俱乐部的消息并没有被提前宣布,赵姨和苏女王都有自己的打算,等着上海和北京的国士俱乐部走上正轨之后,西安的国士俱乐部才会成立。

    端木太阿先行离开了秦岭会所,临走时自然带着小贱贱,小贱贱没来得及给李三生告别,就被老子连哄带骗的拐离秦岭会所,明天早上大清早便会直接回兰州,对于端木家这样的大家族来说,年夜饭往往是一年的重头戏,端木家的直系和有资格的旁系们都会齐聚一堂,商议着端木家明年的方向。

    叶红顶则和苏女王同时离开晚宴,苏女王和叶红顶也算是老相识,曾经都身处一个圈子,只不过当年的叶红顶要比苏女王他们这帮人大些岁数,叶红顶叫苏女王为小苏,他也有这个资格叫苏女王小苏,苏女王则尊称叶红顶为叶哥。

    “紫凤给我们说会有一个惊喜,没想到这个惊喜会是你,小苏,都说苏女王很少出沪,这次是谁有这么大的架子请的动你”叶红顶和苏女王并肩走在秦岭会所的长廊里面,苏女王饶有兴趣的摸着长廊里面那些大红灯笼的灯穗。

    “叶哥都来了,小妹哪敢不来”苏女王轻笑道。

    “你要说为端木太阿而来,我倒是信三分,要是为我而来,我可不信”叶红顶呵呵的回道。

    “端木太阿?叶哥怎么不说是李炎黄”苏女王眯了眯眼睛,盯着叶红顶说道。

    叶红顶哈哈的笑了起来,端木太阿李炎黄以及苏红颜三人之间多年不清不楚的关系他可是知道的,这些往事当年那个圈子的不少人都知道,如今这三人一个是东三省地下世界的龙王爷,一个是伫立西北数百年而不倒的端木家家主,一个则是被整个南方世界称作女王的苏妲己,这人生还真是匪夷所思。

    “叶哥你就别猜了,能让我来这千年帝都只有一个人,这个人是你们叶家的女婿,也是我的主子”苏女王嘴角弯出一道诡异的弧度,低声道。

    “李三生”叶红顶皱眉道。

    苏女王那道诡异的弧度突然绚丽的绽放,让人心惊不已,这笑容里面深层的意思,让叶红顶不得不思索。

    “他在哪?”良久之后,叶红顶轻声问道。

    “草堂厅”

    草堂厅里面,幽暗的灯光让李三生有点昏昏欲睡,刚刚温好的那壶绍兴老黄酒已经冰凉,只是警惕性不是一般高的李三生在草堂厅的门被推开的时候便瞬间清醒,当看到进来的人的时候,李三生缓缓起身,意料之中。

    “我该称呼您为舅舅还是依旧叫一声叶伯伯”和这个男人虽然接触不深,但李三生对他的了解算是够深,一个有大智慧的男人,只是罕有人能看穿他那面具下的本来面目。

    “舅舅也好,伯伯也罢,只不过是个称呼,也只是时间问题”没有答案,却也有了答案,叶红顶的话简单也不简单。

    “舅舅”李三生很识趣的叫道。

    “能把小苏从上海请到西安,三生,你的本事可算不小”叶红顶似乎话里有话的说道。

    “她欠我一条命”李三生似懂非懂,但很直接的说道,毕竟叶红顶是伊然的亲舅舅,他并不想让叶红顶误会他和苏红颜之间的关系,剪不断理还乱越乱越不清楚。

    直觉感觉李三生和苏红颜之间有些不清不楚的事情的叶红顶没想到两人之间还有如此故事,有点出乎他的意料,叶红顶也不想让李三生多想,本来想要说的一些话直接留在了肚里。

    “什么时候回北京?”叶红顶迅速转移话题道。

    “明天中午”李三生微笑着回道。

    “一起?”叶红顶询问道。

    “明天要给爷爷烧纸”李三生婉拒道。

    叶红顶淡淡的笑了笑,不再说什么……

    第二天一大清早,李三生只带着二龙和苏女王便直奔渭北老家,又是一年年三十,这条路,李三生走了不知道多少遍,正如那句话,再美的风景也不及回家那条路,这段路对于李三生来说永远是最美的那条路。

    苏女王似乎对此趟李家老宅之旅很期待,一个多小时后,二龙开着的路虎越野就下了高速,这次没有从小镇南边的出口下,而是从县城的出口下的,二龙故意开车绕了圈县城,这个当年骑个自行车半个小时就能绕一圈的小县城如今也蓬勃发展了起来,小县城里面充满了年味,爆竹鞭炮声音不断,比起大城市来说,越小的地方年味越浓。

    似乎是有意为之,二龙开着路虎在牛哥以前那个全县生意最好的饭店门前停了会,当年那件事让牛哥家破人亡,这件事让二龙和李三生对牛哥一直愧疚,如今他们富贵了,辉煌了,仇也报了,牛哥这份恩也得还。

    “我让三十怪蜀黍已经将牛哥送到西京医院治疗”李三生知道二龙的心思,轻声说道,上次从小镇离开后,李三生便让三十怪蜀黍安排人办这件事情。

    “三哥,这是我们欠牛哥的,这份恩情我们还不完”二龙叹了口气说道。

    是啊,欠的是还不玩的,牛哥当年为了他们,家破人亡,这份恩情,怎么能还完?

    “我准备在县城建一座五星级酒店送给牛哥,让他后半辈子能过的好点”二龙沉声说道。

    “嗯,这样也行”李三生想了想,点头默认,现如今也只能如此补偿牛哥,不管他接不接受,他们都希望牛哥的后半辈子过的好一点。

    苏女王从两人的对话里面似乎听到一些关于当年的事情,对眼前这位比李三生大上几岁,在南方地下世界如今和自己齐名的男人很是感兴趣,苏女王和二龙从见面到现在很少交谈,她习惯性的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二龙却是有意和苏女王拉开距离,至于为什么,只有二龙自己知道。

    从以前牛哥那个县城最好,如今却落魄的不成样子的酒店离开,二龙开着路虎便直奔村子,一如既往在小镇正街街口那个老字号纸花店买了烧纸冥币和香,老字号店的老板对二龙和李三生的印象很深刻,一来两个男人的气度不凡,二来这两个男人每次来都是开着豪车,旁边总会跟着他只能在电视上看见的美女,让老板也是大饱眼福,所以老板显的很熟络,问道回来过年了?李三生匆匆一笑点头说道是啊,大年三十了。

    寒暄客套几句之后,李三生这才和二龙苏女王离开,顺便在旁边的批发店里买了鞭炮,苏女王对小镇上的什么都很感兴趣,每年的年三十都是小镇的集会,小镇是逢阴历五号和十号便是集会,这是小时候二龙和李三生最盛大的节日,每到这个时候,都能到集会上混到不少好吃的,特别是到了年三十这个最后的集会,那街上的人多的,拥挤的水泄不通,李三生和二龙不得不将车停到距离很远的偏僻处,大家都置办着过年的年货,期待着新年的到来,所以此刻街上卖什么的都有。

    当路虎刚刚进村子的时候,村头那些放鞭炮的孩子们就大声呼喊着,李家孩子回来啦,李家孩子回来啦,这自然是孩子们听惯了大人们叫李三生李家孩子,才会如此叫。

    李家老宅门前,村长耿伯正在和李家老仆苦伯打扫李家门前,李家老宅里面早已经被打扫的焕然一新,就连对联也早早的贴好了。

    苦伯和村长老伯听见车鸣声后微微抬头,看到路虎便知道是李三生和二龙回来,只是当苏女王下车的时候,苦伯和村长耿伯才微微皱了眉头,李三生高兴的说道“耿伯,苦伯,怎么这么早就把对练贴上了?”

    苦伯和耿伯呵呵一笑的说道“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早早贴好,也就不用你们回来麻烦了”

    “还有什么要干的,我和二龙帮你们”回到老宅让李三生顿感亲切,这里是他生活了二十年的地方,那感情无可替代,想到儿时每年过年的样子,李三生不自觉的就笑了起来。

    苦伯摇了摇头说道“家里我们都打扫干净了,其余的也不用你们,就等着你们回来给老爷子去烧纸”

    李三生将从西安带的一些东西让二龙拿了出来递给苦伯和耿伯说道“都是些过年用的东西,让人给你们买的”

    耿伯不高兴的说道“还买什么,家里什么都买好了,乱花钱”

    耿伯的病相比于以前好了很多,身子骨也硬朗了,恢复的不错,家里的情况在李三生的授意下也改变了不少,现如今也没人敢欺负小村子里的人,都知道这李家是谁也不敢得罪的。

    准备好了一切过年东西的苦伯很期待的问道“过年走不?”

    李三生虽然很想留下了在小村子里过年,已经五年没有在这里过年了,但北京刘柳两家都还在等着他,他只能挠头说道“一会烧完纸就要走”

    “没事,还有机会”苦伯呵呵的苦笑道,随即看了看时间说道“赶紧去烧纸,不然时间来不及了”

    李三生和二龙也没耽搁,和苏女王拿着从小镇上买的东西,就准备往村南边的坟地去,苦伯一瘸一拐的从里面拿出老爷子的丝瓜葫芦说道“还有这个,杜康老酒,老爷子的最爱,装满了”

    李三生接过这再熟悉不过的丝瓜葫芦,想到爷爷拿起酒葫芦仰头大醉的样子,不由的辛酸,他已经离开他五年了。

    当来到村南边的坟地的时候,出乎李三生和二龙意料的是,村那边的坟口停着一辆奥迪a6,奥迪车前站着一个年轻人,李三生和二龙都不认识,等到他两进了坟地走到郭家坟头的时候,终于知道是谁来了。

    二龙的脸色瞬间哗变,满脸怒气的走到那个佝偻着身子拄着拐棍已经九十岁的老人面前,呵斥道“你来干什么,这里不欢迎你”

    从李三生再次见到二龙就没见二龙如此生气过,因为这个九十岁的老人就是二龙的叔爷爷,也便是将二龙家坑了一辈子的那位心狠手辣的老人。

    “按辈分,你该叫我声叔爷爷”老人沉甸甸的说道,并没有因为二龙的态度而生气,他也没有这个资格生气。

    “叔爷爷?”二龙哈哈的笑了起来,似乎听到了一个多么好笑的冷笑话,继而说道“你摸着自己良心,对着对自己哥哥和侄子侄媳妇说说,你对得起谁?”

    老人的脸色沉重,呼吸有点不顺畅,似乎有些东西压着他喘不过气,或许他在后悔他曾经做过的那些事情,可这些后悔又能怎么样,老人只能沉默,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或许他已经说过了。

    良久,老人依旧在沉默中,二龙也不管老人了,点燃鞭炮,插上香,边烧纸便喃喃自语道“爷爷,爸,妈,他们欠咱们家的,二龙都要回来了”

    李三生猛然转过头,呵呵一声,只有他知道,这近三十年来,二龙吃了多少苦,身上又背了多少枷锁。

    李三生缓缓拿着东西缓缓离开,走到爷爷的坟前,那么小的坟包,那么不起眼的石碑,上面只写了李三生爷爷几个字,这就是一个传奇老人最后的归宿,苏女王有些震惊,有些不敢相信,她不禁问自己,人活一生图了些什么,最后还不是一怀黄土。

    李三生点燃鞭炮,烧了纸钱上了香,将那一壶杜康老酒狠狠的撒上爷爷的坟头大吼道“爷爷,过年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