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般.若

第七百四十章 大雪停,大幕落……

    第七百四十章大雪停,大幕落……

    李三生猜到了开头,没猜到结果,开头是,他知道这个自己躲也躲不过的端木家人妖肯定会出现,结果是,他没想到那个自己和二龙以为已经死了的男人会站在人妖的旁边,老僧入定般的看着他们,只是双手微微颤抖。 最快更新小说[ ](看小说就到 )

    “南方?”德叔和瘦老头一同时惊恐道,今天晚上的意外和震惊是接踵而来,他们怎么都想不到会有这么多的变故,让他们从天堂瞬间跌落地狱,可惜自作孽不可活。

    “南方”德叔和瘦老头一率先认出了端木家领头的男人,只是片刻,一直稳若泰山的侯爷和白鹏包括已经成为死子的吴克牛也认出了这个男人,形势瞬间急转直下,侯爷一时间大脑短路,面无表情,犹如德叔一般失魂落魄,最后的希望彻底破灭,这下,他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筹码来赌这场局,还有什么筹码能上的了桌。

    二龙和李三生以及阿伤不敢相信的看着缓缓走近的南方,身体一如既往的那么强壮,表情依旧那么的木讷,只是脸上多了些岁月的痕迹,眼神深邃了些,可谁曾想到,南方会是端木家的人。

    不可否认的是,五年前那件事情,改变了他们每个人的命运,他们的人生轨迹在那次事情之后向着截然不同的方向驶去。

    站在南方旁边的端木家人妖自然是跟着南方来见见世面的端木小贱,小贱看见贵宾厅里面这么多的人,这么大的场面,颇为兴奋,这丫最喜欢热闹,丝毫不怯场,当看见李三生的身影的时候,小贱就像是他乡遇故知一般大喊道“基友”狂奔而来,只是还没等到靠近李三生,就被李三生一声怒吼“滚”,径直一脚踹翻。

    这样滑稽的场面,瞬间雷翻众人,就连安忍不动的南方都颇为意外……

    “南哥,你真的没有死”当南方走到阿伤面前的时候,阿伤激动的喊道。

    南方拍了拍阿伤的肩膀说道“你们都活着,我也得活着”

    阿伤有点不争气的抹了把眼泪,只有他们几个清楚,当年他们是何等的狼狈不堪,是何等的走投无路,就如同走进死胡同的一条狗,无路可走。[  ](看小说就到 )

    五年生死两茫茫,谁也不知道谁是死了还是活着,只是今ri相聚,千言万语都比不上兄弟二字,唯有血债血还报仇来宣泄五年来的怨气。李三生,二龙,南方,阿伤,相视无言,眼神却已经清楚彼此想要说的话。

    小贱从地上爬了起来,丝毫不生气,嬉皮笑脸的看着南方说道“南方叔,你认识我基友?”

    “基友?”南方知道小贱这家伙xing取向有点不正常,听小贱叫李三生基友,不自觉的就用另类的眼神看向了李三生。

    李三生有口难辩,南方轻声说道“认识,五年前就已经认识了”

    小贱嘿嘿的笑道“一家人,那就是一家人”

    李三生就差骂一家人你大爷,一家人你全家,就知道和这货扯在一起总要被人误会,谁让这丫长的走火入魔,男女通吃。

    “南方,你是端木家的人?”侯爷脸seyin霍的问道。

    “侯爷,可惜小爷不知道你我之间的恩怨,不然来西安的就不会是我了”南方沉声回道。

    “你要杀我?”侯爷恼怒道。

    “欠的总归是要还的”南方淡淡的回道。

    站在南方后面,一直走在台前和侯爷联络的坤叔一脸疑惑的看着南方和侯爷,他们本是来帮侯爷在和德叔的谈判中立于不败之地,以防变故的,怎么现在却要变成杀侯爷?

    “南方,这怎么回事?”坤叔感觉南方有些事情瞒着自己,不禁生气的问道。

    南方转头回道“坤叔,回到兰州,家主会告诉你的”

    这个解释虽然有点牵强,不过似乎家主早已经知道这个结果,坤叔虽然有点生气,但也只能淡定,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了,当年被狼狈赶出西安的人如今都已经回来了,可惜物是人非,如今也是天壤之别,南方走到德叔的身边,看了眼德叔,又看了看瘦老头一,自嘲的叫道“德叔,一爷,南方回来看你们了”

    今天晚上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早已经让德叔应接不暇,德叔几十年来不曾起多大波动的心,今晚是波澜壮阔,一浪高过一浪,德叔叹了口气说道“人算不如天算,我再怎么算,都没算到你们会回来,输了,输了”

    “叔,早知今ri何必当初?”南方低声道。[感谢支持小说][]

    瘦老头一古井不波的说道“南方,你果真没死”

    “多谢一爷当年手下留情”南方轻笑道。

    “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们一个比一个都有出息了,幸也不幸”瘦老头一喃喃自语道。

    南方看着德叔低声道“叔,放弃”

    德叔哈哈的大笑了起来,越笑声音越大,后悔?不后悔?谁又曾知道,一切也早已经没了意义,不知过了多久,德叔终于不再笑了,起身看了眼黄昏和晴天,随即对着李三生说道“这两个孩子和当年的事情没有瓜葛,希望你们别为难他们”

    “放心,该死的会死,该活的会活着”李三生沉声说道。

    “好,好,好”德叔知道,自己就算是今天不死,逃出去也不过是过着背井离乡流离失所的ri子,这关中终归不再是他的了,他那一统关中道的野心也便随风而散。

    “叔”黄昏和晴天似乎知道德叔想要干什么,连忙喊道。

    德叔挥了挥手说道“好好活着”

    德叔说完,便从腰间掏出一把防身的黑se勃朗宁,坐在德叔对面的侯爷猛然惊醒,德叔这是要了结自己,不免有点兔死狐悲的感觉,可惜无能为力,自身难保,争了一辈子,却落得这个下场,可悲,可笑,可叹。

    “嘭”

    一声枪响,德叔缓缓倒下,再也站不起来了,瘦老头一诡异的笑了起来,蹲下,抹上了德叔死不瞑目的双眼,被德叔培养大的黄昏和晴天泪眼朦胧,却也知道这或许是最好的结果。

    数秒之后,瘦老头一再次站了起来,脸上依旧留着那诡异的笑容说道“他死了,那我呢?”

    “死”李三生不曾犹豫的说道,回到这块土地,他就没了善心。

    瘦老头一掷地有声的说道“也好,齐渥温氏的人只有站着死的,没有屈辱活的”

    “蒙古族?”李三生皱眉道,之所以知道瘦老头一是蒙古族,是因为《元史》开篇记载成吉思汗明铁木真,姓齐渥温氏。齐渥温,也记作乞彦,是成吉思汗所属部落的名称,今天鄂尔多斯的奇姓便是由此而来。

    “内蒙古,齐渥温氏?那就让我来试试”一直像个旁观者的三十怪蜀黍往前数步嘿嘿的笑着说道。

    瘦老头一脸上诡异的笑容终于散去,霸道出手,直逼三十怪蜀黍的面门,瘦弱的身体在这一刻,爆发力十足,俨然是内家拳,三十怪蜀黍临危不惧,只是双腿微曲,以逸待劳。

    黄昏和晴天这两个被德叔培养起来的杀手显然不想将自己的命运交给李三生虚无的承诺上,相视一眼,一跃而起,向着李三生杀了过来,小七和山跳还没等李三生示意,就已经迎了上去,今晚注定是一场肉搏战。

    三十怪蜀黍这个俨然把黑榜高手都不放在眼里的大虎人对上瘦老头一,结局已经没有悬念,瘦老头一的内家拳是到了境界,刚柔并济,变幻莫测,脚步沉浮不定,可惜三十怪蜀黍走南闯北,南征北战,见识到的大虎人海了去了,内家拳,外家拳在他眼里,不是大宗师,不是不出世的老佛爷,对他都成不了气候。

    至于对上小七和山跳的黄昏晴天,那更是以卵击石,这两人都是从东北地下世界一拳一脚打出来的,更是进行过非人类的训练,黄昏和晴天那些泰拳的花架子对他们来说,只是徒增笑料。

    这边早已经大打出手,另一边一直看戏的侯爷和白鹏等人却心急如焚,白鹏焦急道“舅舅,我们该怎么办?”

    “德叔死了,我们也不会侥幸,与其等死,不如临死一搏”侯爷沉声吼道“杀”

    早就知道侯爷不会坐以待毙,总会垂死挣扎,八风不动的李三生和二龙就等着他们,侯爷的杀字刚刚落下,李三生突然发力,脚尖一点,弹地而起,如同火箭一般,直逼白鹏而去,三年又三年,陪着雪儿的这三年,心沉到脚底的李三生可没平庸过。

    狮子总归是狮子,兔子永远变不成狮子……

    李三生突然出手,麦丹等人大惊,就连南方和二龙都没注意到李三生的动作,更别说这帮人,麦丹和王枪想要阻拦,为时已晚,李三生已经逼近白鹏,一把抓着白鹏的脖子,双脚落地借力,带着白鹏的身体继续撞向了后面的墙,轰的一声,白鹏的脊柱直接被撞断,贵宾厅墙上挂着一巨幅山水画被巨大的冲击力瞬间撞塌,轰的一声,场面震惊众人。

    侯爷大吼道“白鹏”

    麦丹和王枪以及另一位大怒,向着李三生袭来,可惜还未动身,憋着一身怨气的二龙南方阿伤便已经拦住了他们的去路,无路可走。

    窗外的大雪继续肆无忌惮的下着,贵宾厅里面却热闹异常,该死的,想活的,总归有人要躺下,有人会站着,李三生看着白鹏苍白的脸,轻笑道“白鹏,一切都结束了”

    嘴角流着鲜血的白鹏两眼无神的说道“结束了,结束了,活着真累啊,佳倩,我来陪你了”

    李三生怒吼一声,白鹏的身体被凌空提了起来,李三生双手抓着白鹏的身体,提膝,庞然落下,啪的一声,白鹏的命运终于划上了句号。

    当黑夜消失,黎明到来的新一天,大雪终于停了,大幕也终于落下了,关中这盘局结束了,德叔死了,侯爷死了,王二愣子死了,三爷死了,瘦老头白鹏等等都死了,只是有些事情却不曾改变,有些人的一辈子都不再圆满。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