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般.若

第七百一十二章 遇袭(上)

    第七百一十二章遇袭(上)

    (这个月票不给力,更新也没动力了)

    所谓忠诚,只不过是你背叛的筹码不够,这句话果真是真理,人人都有把柄,只要你拿捏住了,也就不怕他不就范了,清明的把柄是凤凰,所以他最终只能选择女人,放弃忠诚。

    “德叔和五年前一样,一点也没变,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曲江池的游船上,李三生和二龙相对而坐在船头,仿唐的游船肆意游荡在曲江池上,游船里面有个音乐学院古乐系的女孩穿着唐装在弹琵琶,女孩算是个小美女,只是画上浓妆艳抹的唐妆脱俗了点,琵琶弹的还算不错,不过对于李三生来说,女孩的技术差梅韵却不止一个档次,做任何事情都一样,勤能补拙却补的是小拙,愈往后需要的是天赋才能使你站在金字塔的顶端。

    “马克思不是说,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可以铤而走险,有百分之百的利润便敢践踏一切法律,做人何尝不一样,德叔便是如此,只要利益足够,完全可以放弃任何棋子,我们当年不就是这样被德叔放弃了”二龙看着天上那明亮的月亮,不禁苦笑道。

    “几年不见,二龙,你现在也是个知识青年了”李三生笑着打趣道。

    二龙喝了口小酒回道“总要跟上时代的步伐,你当年不总是说我读的书少,将来肯定要吃亏,既然亏已经吃了,那吃一堑长一智,我也得多读点书”

    李三生指了指二龙,以前的二龙自己说什么,这家伙都是一脸傻笑,如今也能回应自己,都说破而后立,二龙是真的破而后立了,是好还是坏,这个悖论,谁也说不上来。

    曲江池南北纵长千米,又分上池和下池,游船便在这上池上游荡着,船是秦岭会所的,只对会员开放,当游船到了曲江池中心的时候,便停了下来,穿着唐装弹着琵琶曲的女孩换了首曲子,李三生略有印象,似乎梅韵曾经弹过,问了女孩,才知道这曲子叫《昭君怨》,略显幽怨,李三生和二龙听着听着就不得不皱眉了,深夜这曲江池上一曲《昭君怨》,又让人如何不思故人不思乡,出于礼貌,又不能打断女孩,两人耐着性子听完,等到女孩要谈下一曲的时候,李三生走了进去笑着问道“会不会弹《将军令》?”

    被浓妆艳抹毁了清秀的女孩微微点了点头,李三生回道“那就来一曲《将军令》”

    回到船头的时候,女孩已经开始弹《将军令》,虽然差了火候,但总比幽怨的《昭君怨》让人舒服,李三生转过头的时候,二龙正看着湖水发呆,李三生若有所思的问道“你打算怎么处理你和诸葛洛神之间的关系?”

    听到诸葛洛神四个字,二龙眼神中闪过一丝玩味,很是绝决的说道“这辈子我只有一个女人,那就是薛幡”

    李三生叹了口气说道“抛去李家和诸葛家之间的关系,诸葛洛神违逆诸葛家老祖宗的旨意本就是大逆不道,更何况周亚平对她念念不忘,虽然最后这场政治联姻由诸葛洛水来完成,但你和周亚平这个梁子早已经结下,迟早有一天会触碰”

    二龙冷笑道“这是她和周亚平之间的事”

    李三生摇了摇头,二龙和诸葛洛神之间不清不楚的关系青龙大叔在自己回国前就已经告诉他了,青龙大叔并没有别的意思,李三生也知晓二龙的意图,但却不打算同意二龙这么做,诸葛家的女人有两种极端,一种疯魔,一种痴情,疯魔者如诸葛家的老祖宗,一生未婚未嫁;痴情者如奶奶又如诸葛洛神,总会不顾一切的追求自己想要的,奶奶便是如此,年轻时看上了一无所有的爷爷,却付出了一辈子的代价;至于诸葛洛神,现在和二龙不清不楚的关系,也注定后面的路不好走。

    “这几年,诸葛洛神为了你的事情也算是忙前忙后,没有她在诸葛家的疏通,诸葛家又怎么能牵制住黄家?”李三生叹了口气说道。

    二龙停顿了片刻说道“那我便娶了诸葛洛神”

    “二龙,李家和诸葛家的恩怨可以有很多方法解决,但这条你要入赘诸葛家的想法,说什么我都不会同意”李三生还没等二龙说完,便径直拒绝道,这便是青龙大叔要告诉他的事情。

    “师父给你说的?”二龙皱眉问道。

    李三生点了点头说道“你不喜欢诸葛洛神,这个我可以不管,但你为了对付诸葛家,搭上两个人的幸福,我是不会同意,这对诸葛洛神也不公平”

    二龙很是冷静的说道“三哥,你得承认,这是最直接的方法,你明白,诸葛家核心圈门槛很高,一般人很难打入他们的内部,就连师父都不知道如今那蜀南竹海是何等的危险,我不一探究竟,我们如何取胜”

    李三生挥了挥手说道“时间还长,现在还不是直面诸葛家的时候,到时候再说,不管怎么样,你这条路就别再说了”

    看到李三生的样子,二龙知道李三生果真是生气了,便识趣的不再继续在这个话题上停留,想了想说道“你和嫂子什么时候订婚?”

    “你知道了?”李三生笑着回道。

    二龙点了点头,目前知道这件事情的人没有几个,二龙也是从赵姨那里知道的,赵姨笑着问道他什么时候,也都老大不小了,二龙这才知道李三生和柳伊然订婚的事情。

    李三生想了想回道“不出意外的话是过了正月十五,具体时间还没有定下来,这些事情也由不得我们操心,我想最大的可能性是两会前”

    “政治意味很浓啊”二龙若有所思的说道。

    李三生不可否认的回道“这也是为了两家人都有时间,至于其他的,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且不管一个多月以后李三生和柳伊然的订婚会如何的轰动帝都,此时这西安城里面的风波依旧在上演着,几天好天气过后,天公又开始撒起了娇,这一天天气阴霍,寒风萧瑟,温度零下数度,冷的人直打颤,大街上的人很少,走的都很匆忙,在西高新韩娓私人会所不远处的陕西省网球中心里面,韩娓正在和侯爷打网球,侯爷现如今大多的兴趣爱好都是韩娓慢慢培养起来的,比如抽雪茄喝红酒玩收藏,韩娓致力于给侯爷包装出一副上流社会成功人士的样子,侯爷反正闲着没事,也就随着韩娓折腾了。

    几番折腾下来,就算是侯爷经常锻炼,这身体也支撑不住了,笑着摇着头对着韩娓说道“不行了,跑不动了,还是年轻好啊,能折腾”

    韩娓白了眼侯爷,娇嗔道“某些人在床上的时候不是很能折腾么,我可是累的够呛“

    对于韩娓如此的说话方式,侯爷早已经习以为常了,笑道“累,每次你可是叫的比谁都舒服”

    “死样”韩娓嗔怒道。

    网球中心外面停着数辆车,今天只有侯爷和韩娓打球,自然,网球中心的人敢不给谁面子也不敢不给侯爷的面子,侯爷的保镖四散在网球中心里面,过了会,处理完事的白鹏便来到了省网球中心,远远便看见穿着运动装勾勒出完美身材的韩娓,玩味的笑了笑,缓缓走了过来。

    韩娓看见白鹏过来,故意说道“白鹏来了,你和他谈事情,我先出换衣服,今天我请塞纳河西餐厅的大厨给我们做了法国大餐,回去应该差不多准备好了”

    侯爷勾了勾韩娓的鼻子笑道“听你的”

    韩娓走后,侯爷坐在了旁边的休息区喝着水,白鹏过来后,侯爷沉声问道“今天晚上的事情都安排好了,别出差错了,这次我们和王二愣子的结盟可不像以往,要么被德叔吃了,要么联手对抗德叔”

    白鹏点了点头说道“舅舅,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不会出现什么意外”

    侯爷若有所思的嗯了声,随即自言自语道“王二愣子的手腕越来越厉害了,居然能用赵兵这颗废棋拿下三爷半壁的江山,三爷和王二愣子争了这么多年,没想到死后一切就突然变了天,还真是个有趣的笑话”

    白鹏有点不放心的说道“舅舅,王二愣子这边确定没问题?”

    侯爷冷笑道“别忘了,我们还有后招,我也想陪着德叔玩把大的”

    晚八点,西咸新区一家夜总会的门前,停了七辆奔驰s350,每个车前都站着一个黑衣大汉,过了有半个小时之后,从夜总会里面出来了一帮男人,领头的自然是王二愣子,旁边是清明和老拐以及赵兵,后面则跟着一帮身手不错的心腹。

    吞并了三爷一般势力的王二愣子气势异常的嚣张,对于今天晚上和侯爷的会面很是自信,更是幻想着和侯爷一点点蚕食掉德叔,这样他在整个关中道将更加的权势滔天,走到车前的时候,王二愣子想了想说道“赵兵,你带你的人坐前面三辆车,清明,你和我一辆,老拐你带剩下的人坐后面三辆。

    一帮人上车之后,车队缓缓启动,向着西高新的方向而去,清明坐在副驾驶上面,从后视镜里面看了眼不可一世的王二愣子,最终按下了发送键。<dd>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