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般.若

第七百零七章 再见,他的城

    第七百零七章再见,他的城

    (今天的月票,这是肿么了,月票呢)

    她们都只是孩子,痛了会哭的孩子……

    路灯下的李三生就这样看着明月哭,他没想过过去给明月一个拥抱,告诉他别哭,三哥不会不要你,因为他知道,一旦自己抬起脚,那么以后很多事情都可能变的不清不楚。虽然已经过去了七年,但明月还是个没有完全长大的孩子,既然痛了,那就哭,不然有一天终归和那些大人们一样,笑的不再开心,哭的不再彻底,一瞬间,李三生很害怕明月会变成那个样子,却发现自己根本无能为力,这种无助感让李三生很憋屈,深深的叹了口气。

    不远处的卢艺有点迷茫的站着,略显无助,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是过去扶起明月,给她一个支靠,还是就这样看着,让明月自己坦然面对和接受这一切,最终理智打败了感情,卢艺决定让明月自己去面对,有一天她会明白的,也许会想起来,心里只会有那么一丝苦楚而已。

    明月蹲在地上哭啊哭,刚刚下晚自习,学校门口车进车出人来人往,不少人都认识这个校花级的古筝美女关明月,看到她如此痛苦,不禁心生爱怜,想要过去问问为什么,但看到不远处那个男人犀利的眼神,瞬间那种英雄救美的心情就荡然无存,抱着少管闲事多吃饭的心态匆匆离开。

    时间一分一秒的离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明月终于哭够了,她在等他走过来,可这次注定她要失望了,她一直等啊,可最终还是自己一个人独自哭泣,终于哭够了,也等够了,明月擦干了眼泪,缓缓的站了起来,不悲不喜的往前走,直到李三生的面前才停了下来,抬头,给了李三生一个大大的微笑,因为犹记得很小的时候,他就给她说‘明月,不管这世界多黑暗,你也得给自己一个微笑’

    “哭够了?”李三生淡淡的问道。

    明月平静的点了点头。

    李三生轻声回道“那就跟我回家”

    从陕师大到曲江秦岭会所半个小时的路程,却像断回忆之旅,穿梭在车流当中,或许这是彼此最陌生的时刻,窗外灯红酒绿,路人的脸上的各种表情和眼神组成一幅最现实的电影,她们欢笑,她们忧伤,她们悲哀,这些似乎却和他和她没有一丝关系,他和她是她们的风景,她们也是他和她的风景,只是在人生路上的这个某一瞬间擦出了那么些小小的火花,终究不会燃烧。

    李三生清楚的明白,自己要保持冷静,在这一生注定有很多女人和自己相遇并且有交集,但自己已经没有那个能力去爱更多的人,还不如让她们去找最合适她们的那个人,自己不会陪着她们走下去,会有那么一个适合的人代替自己,也许这一刻任何一个她都会悲伤都会痛入骨髓,但他相信,她们都会幸福的,直到有一天某一刻在那么某一瞬间想起自己的时候,才会发现,没有自己她们过的更好。正如陈绮贞《旅行的意义》中唱的那样,‘你看过了许过美女,你看过了学美景’,但最终离开才是旅行的意义,人生的意义。

    明月转过头看着窗外,看着不断消失在背后的人流和高楼大厦,回忆着和李三生在一起的那些年,那些年,他教她弹古琴,那些年,他接她回家,那些年发生了很多事,也许将是她这辈子最快乐的时候,至少是现在,但那些年的那些事永远都只留在了那些年,或许从李三生离开西安的那一天起,她和他之间的关系就再也回不到过去了。

    半个小时后终于回到了曲江秦岭会所,只是当到了秦岭会所门前看见那辆黑色的玛莎拉蒂前靠着的带着太阳镜的女人的时候,李三生知道,今天晚上,他注定要和很多人告别,明月也看见了这个在范特西被李三生解围的女人,不过心里却无醋意,只是疑惑的转过了头看着李三生,李三生皱眉说道“明月,你先进去,我等会再进去”

    明月没说话,转身便进了秦岭会所,秦岭会所的人对这位大小姐早已经熟悉,只是今天的大小姐没了往日的风采,多多少少让他们挺疑惑的。

    “宛若,又见面了”李三生等到到了赵宛若的面前的时候,轻笑着叫了声。

    不出意外,这个女人自然是赵宛若,赵宛若摘下太阳镜,比五年前成熟了太多了,从眼神中就可以看出来,是外表语言都装不出来的成熟,可能是晚上有点太冷,赵宛若缩了缩身子抬头笑道“你怎么知道是我?”

    李三生指了指车又指了指车牌说道“你变了,他们没变”

    赵宛若不禁莞尔,心里却有那么一丝丝的温暖,这些他都还记得,可见自己他也记得,想到在范特西那天晚上的事情,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那晚的事,谢谢”

    李三生摇了摇头回道“偶然遇见,何况你和我还认识,只是一个女人在外面应酬,多多少少还是要留点心眼,毕竟男人色字当头加上酒劲,总会干一些精.虫上脑的事情,下次可能就不会遇见我了,你先生也放心你出来”

    赵宛若苦笑道“我没结婚,单身”

    李三生随意的像个普通朋友一样说道“怎么还不结婚,追你的人应该不少,难道是单身主义者”

    赵宛若笑着盯着李三生的眼睛说道“我在等一个男人”

    那个不清不楚的方向似乎越来越明显了,李三生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便明白了,略显尴尬,想了想苦笑道“都这么多年了”

    “我忘不了他”赵宛若很直接的说道。

    李三生自嘲道“他或许不适合你,而你会遇到更好的”

    赵宛若淡淡的笑了笑,并没有直面的回答,而是转身打开车门轻声说道“出去走走”,李三生犹豫了下,最终还是上了车。

    漂亮的女人做任何事你都觉得赏心悦目,这是个奇怪的理论,赵宛若开车的技术很熟练,一连串的动作眼花缭乱,更像是飙车,这和她的外表看起来却截然不同,一直往南开,又上了南三环,最终在南三环的高架桥上停了下来,两人趴在护栏上,看着夜色中的西安,赵宛若缓缓开口道“我很喜欢西安这座城市,厚重,质朴,也许是待的时间长了,也许是有喜欢的人在这座城市里面”

    李三生皱眉问道“你不是西安人?”

    赵宛若轻笑着回道“不是,我的家在厦门,那是座美丽的城市,我喜欢它如同喜欢西安一样,大学我去了北京,在北大经管学院顺利的完成了本科的学业,在亲戚的介绍下进了这家投资集团,靠着自己的本事,自然其中或许有美貌的缘故,打拼了两年,业绩突出,毕竟民企不像国企那么的看重资历,这里更看重的是能力和业绩,于是便被调到了西安成为分公司的高管,拿着高薪,享受着别人羡慕的眼神,却过着孤独的生活,那个时候,在这座城市,我并没有几个像样的朋友,大多数都是工作上的同事,至于接近我的男人,你觉得有几个不是冲着我的姿色而来的”

    李三生想了想说道“男人追女人,大多数都是从女人的容貌开始的,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日久生情都是后者”

    赵宛若没有否认李三生的话,或者说李三生的话是现实,只是回道“可惜这些男人我不喜欢,或者说他们和他们的伎俩让我讨厌”

    “你以前谈过恋爱没有?”李三生径直问道。

    赵宛若回过头看着李三生笑道“如果说没谈你会笑话我么?”

    “不会”李三生摇头道。

    “谈过,高中谈过一个,大学谈过一个,但最后都无疾而终,大学的是毕业后他选择了去美国深造继续求学,后来发展方向也留在了美国,不过再也没了联系,工作以后没谈过,这几年耐不住家里的压力,被迫相亲过几个,也都在一开始就注定了结束”赵宛若苦笑道,这些都是她的感情,不丰富很简单,正如她对爱情的想法一样。

    “你忘不了他?”既然要解开这个心结,李三生也便不再逃避,在订婚之前将这些琐碎的事情都处理的干净或许对自己以好的生活最好。

    “忘不了,怎么能忘记?”赵宛若呵呵的笑道,笑声中是多么的无奈,想了想说道“我第一次他的时候,他在出租车上不曾畏惧的和我直视,第二次见他的时候是在省图馆的角落里面,认真看的他的样子是那样的迷人,那个时候我明白她们说的认真的男人最迷人是什么样子,第三次见他是那段我生命中最黑暗的时候,走出这段记忆,我花了整整两年的时候,每到深夜总是吓的一个人不敢出去,晚上更是不敢关灯睡觉,永远忘不了在我快要崩溃的时候他抱着我说我在,没事的。那是一个女人最脆弱的时候,他的出现你可想而知会在我的生命中留下什么样的烙印”

    “我明白”李三生回道。

    “只是从那以后,他突然就从我的世界里面消失了,在我想要奋力去抓住他的时候,他就再也没出现了,我不知道这是不是老天爷跟我开的玩笑,但我知道我可能这辈子很难再爱上另外一个男人了,他在我生命中留下的烙印太深了,一辈子也都磨不过去,我很想知道,他为什么离开了西安,我很想知道,他这些年过的怎么样,我很想知道,他结婚了没有,我很想知道,他知不知道有个女人深爱着他,我更想知道,如果他知道有个女人如此深爱着他,会不会接受她”赵宛若死死的看着李三生,一字一句的说道,她知道,这一刻,她得面对这一切,不能后退。

    李三生叹了口气回道“他因为卷入了一场不该卷入的风波,被人追杀,被逼无奈离开了西安,等到离开西安后他才发现原本那些可以不发生,但现实是已经发生了,他接过了一个重担,这个担子很重很重,以至于有时候压的他喘不过气,于是他再次启程,继续往前走,这些年,他过的好也不好,但他的背后永远都有个女人支撑着他,他喜欢这个女人,而这个女人也喜欢着他,再过段时间他们就要订婚了,也许用不了多久,他和她就要结婚了,他的世界里不可能再容下别的女人”

    “如果我不介意他的婚姻,甘愿给他当一辈子的情人,你说他会接受我吗?”赵宛若很是直接的问道,这是放下了女人最后的尊严。

    李三生自嘲的笑了笑说道“何必呢,宛若,你这是在作践自己,而他也不会答应”

    “我明白了”赵宛若转过头看着夜色中的城市淡淡的说道,随即用尽了全力喊道“西安”,这一声喊完之后,很舒服,很舒服,将心中所有的憋屈都发泄完了,她不后悔等了他五年的时间,因为至少没有遗憾了。

    久久之后,赵宛若转过头对着身后略显忧伤的李三生说道“我们回去”

    “好”李三生很平静的回道。

    上车,启动,赵宛若脸上带着最平淡的却也最好看的笑容送李三生最后一程,半个小时后,再次回到了秦岭会所的门前,李三生想要说些什么,却始终组织不起语言,只能缓缓下车,赵宛若犹豫了下,便跟着下了车,李三生已经走出几步,赵宛若喊道“李三生”

    李三生皱眉转过了头,赵宛若很直接的说道“可以吻我一次吗?”

    李三生愣了愣,看着赵宛若,对于赵宛若来说,如果自己喜欢又等了五年的人连自己都没吻过,这对自己不得不说是个可悲的笑话。

    李三生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心软的点了点头,赵宛若缓缓的走了过来,这一刻或许将是她一辈子最幸福的时候,赵宛若伸出双手搂住李三生的脖子,踮起脚尖,本想轻轻一吻,可是当触碰到李三生的嘴唇的时候就再也分不开了,柔软的舌头下意识就突破了李三生的防线,李三生没有防备,狼狈不堪,想要阻止的时候两个人的舌头已经纠缠到了一起,慢慢的缠绵,而李三生也在不知不觉中抱紧了赵宛若。

    既然已经如此,那就给她留一个最美好的结局,李三生知道,这一次之后,他们也许这辈子都再也见不到,不会交集。

    这一吻天荒又地老,赵宛若拼命的和李三生的纠缠,两人你来我往,不亦乐乎,直到再也喘不过气来,赵宛若这才主动松开了李三生,往后退了几步,李三生睁开眼睛,看见赵宛若正盯着自己看,尴尬的笑了笑。

    “我爱你,再见”赵宛若笑的很幸福的说道。

    转身,一步一步的走到车边,上车,缓缓启动玛莎拉蒂,下一秒便离开了秦岭会所,离别总是悲伤,李三生看着赵宛若消失的残影叹了口气说道“再见,再也不见”

    第二天的中午,赵宛若坐上了回厦门的飞机,在去见李三生的时候,她就已经向公司辞职,办好了一切手续,如果李三生接受她,那她继续留在西安,从此和自己深爱的男人过着她想要的生活,如果李三生不接受她,那这座她除过厦门最喜欢的城市将变成一座悲伤之城。

    答案是,西安将变成悲伤之城。

    飞机起飞之后,赵宛若看着窗外慢慢消失的城市,挥了挥手,笑着说道“再见,他的城”<dd>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