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般.若

第一百一十七章 江河水

    第一百一十七章江河水

    (啧啧啧,第三章到来,你们的票票呢,力啊)

    京剧仅二百年历史,秦腔的历史最早可追溯到三千多年前的先秦时期,有人说当年如果定都西安的话,那么秦腔就成了国粹,定都洛阳,豫剧就成了国粹,李三生对此却不以为然,虽然说历史上一直有西安北京一票之差定首都的段子,但具体是真是假不知道,不过就算是当年定都西安,估计依旧是京剧将会在西北大行其道,这是剧种的艺术水平决定的.京剧的黄金期是民国时期,那时尽管定都南京,可是锡剧并未超过京剧,相反南京上海的京剧却发展的如火如荼.当地的越剧\沪剧\锡剧等远没有京剧影响大.就是民国的西安尤其抗战时期,京剧\二黄\豫剧\蒲剧\评剧等在西安很红火,每天都有演出,原因是敌占区的艺术团体纷纷后撤到西北西南,那时封至谟甚至在西安办了个京剧学校,培养了许多学生,后来被胡宗南抢去,到重庆孝敬蒋.介石去了,这才报散了.

    这些大多都是老爷子告诉他的,因为他曾经也有过这样的疑问,不过历史上每个戏种都有过自己的辉煌期,豫剧,昆曲,秦腔都有过自己的鼎盛期,不过秦腔作为中国戏曲的发源这个结论是无庸质疑的,中国戏曲理论家齐如山先生和著名京剧四大名旦之一的程砚秋先生等对此都下过结论。

    其实李三生知道老爷子对秦腔没有什么比较特别喜欢的曲子,说过自己年少的时候喜欢霸气十足的曲子,吼一声震九州,年少轻狂谁人没有,老了的时候却喜欢上了杨家将系列的,李三生估摸着这老爷子是不是也有过凄凉悲惨的历史,疾风知劲草,国乱显忠良,青史留名杨家将,千年万古流芳!啧啧啧,杨家将啊。

    最终李三生还是没有在柳大美女的淫威下上去无所顾忌的吼上一吼秦腔,理由也许只有李三生自己知道,李三生不吼,柳伊然也没那个兴致非要这厮上去。

    两人继续在和平门外厮混,走走瞧瞧,李三生不停的给柳伊然介绍着这些老人们唱的都是什么曲目,柳伊然自然不清楚,从小到大她接触的都是京剧,家里的那些长辈们自然喜欢的也都是国粹京剧,对于被外人称作等不了大雅之堂的秦腔自然没有什么概念。

    在准备走的时候,李三生和柳伊然都注意到背靠着护城河的石头护栏,盘腿席地而坐着的一位看起来已经年过花甲的老人,怀里抱着一普普通通的二胡,旁边放着一酒葫芦,猛然间李三生却貌似看见了那个养了压了自己二十年,说过他不死自己都不能出头的老爷子,也是如此喜欢拉二胡吼秦腔的时候喝一壶老酒。

    不知道为什么,李三生突然从心底冒上来一股悲怆,却无处发泄,好像突然就感觉到了那个到如今自己都不知道名字,自己血缘上的爷爷的悲凉,李三生就这样看着那老人拉着二胡,曲子是比较有名的阳光三叠,虽然拉得一般。

    柳伊然也察觉到李三生的异样,转过头来,看着愣住死死盯着拉二胡的老头的李三生,眼神悲凉落寞,浑身上下有种凄怆哀怨,柳伊然皱眉。

    “老爷子,能让我拉一曲吗?”李三生不由自住的向前走了一步,很平静的问道。

    “你会拉吗?”老人喝了口葫芦里面的酒,笑眯眯的问道,李三生点了点头说道“跟着家里老爷子学过点?”

    老人便不再说话,有点艰难的要起来,李三生速度的扶着老爷子起来,老人笑了笑,有种风轻云淡的感觉,到了老人这年龄,也算是已经多半个身子入进土里,太多的不事情看淡了看清了看轻了,老人将二胡递给李三生便站到了一边,柳伊然一直若有所思的看着李三生,他只是想再看看这个男人惊艳的那一刻是如何的大放异彩,她喜欢男人从心底将她征服。

    李三生从老人手里接过二胡,学着老人的样子席地而坐,瞄了一眼旁边的酒葫芦,老人很识趣的呵呵的笑着说道”想喝就喝一口,酱香西凤,不是什么好酒”

    李三生也没推辞,很厚脸皮的仰头往嘴里到了一口,酣畅淋漓,将酒葫芦放下,坐正,摆好二胡,自嘲的笑了笑,开拉。

    爷爷……

    当第一个音符出来之后,柳伊然和老人同样脸色一惊异口同声的喊道“江河水”

    柳伊然想要让李三生停下来,却被老人拉住,老人皱眉的摇了摇头,柳伊然脸色苍白的看着闭着眼睛的已经进入状态的李三生,眉头紧皱,本来她就已经观察到李三生的异样,此刻李三生再拉这首号称最凄凉的二胡曲,如果不能控制住,绝对会陷进去,伤了身体,听起来像走火入魔的样子,有点夸张,但如果不能控制,终归会伤了心神。

    《江河水》号称是最悲凉的二胡曲,也是一首令人心碎,也让人心醉的乐曲,但如果把握不好度的话,有可能让自己陷进那种悲凉凄惨之中,柳伊然刚刚已经看见了李三生那个样子,知道李三生极有可能出事,不过幸亏老人拉住了自己,不然这让自己叫醒来的话,出事的概率也就更大,暗骂自己怎么就慌张了。

    《江河水》不是《高山流水》那样带有描述性的音乐,也不是《二泉映月》那样带有叙述特点的音乐,而它完全是宣泄性的。一般而言,人心里有了痛苦情绪,宣泄了、倾诉了,心情就会好些,老百姓的话说:“哭完了,心里就好受点儿。”但《江河水》的宣泄,是宣泄过后更觉凄凉无助。

    柳伊然和老人都是皱眉看着李三生,不过听着听着就被李三生那悲凉凄惨的二胡声给陷进去了,不知不觉中两个人也随着二胡声中的感情进入了情绪之中。

    李三生其实不知道这首曲子的名字叫《江河水》,只是听老爷子拉过,每次听老爷子拉这首曲子都会被陷进去,那种凄凉悲惨无助顿时让人心魂失守,这也是老爷子最爱拉的几首曲子之一,所以今天突然看见这个老人喝酒拉二胡,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了家里那位老爷子,悲凉,古稀之年还要抚养一个孙子,无奈,到如今孙子都不知道他的名字。

    李三生从低音起奏,旋律连续四次四度上扬,有如江潮掀空,中间旋律跳进至高音,达到了这段曲调的顶点音,加之强有力的弓法回转滑音和滑揉音的强烈效果,迸发出很大的冲击力,宛若惊涛拍岸,随后旋律分解和弦式下降,引出主题,中间几处停顿,似哭诉的间隙,又似悲愤的抽泣,直到一曲完毕,李三生犹如进去到自己世界里面,无所顾忌,慢慢的这种凄凉,将周围的很多人给吸引住了,不知不觉中李三生周围就已经围了一大批老人,也只有老人们才能读懂李三生曲子里面那种悲凉,没有故事,没有沧桑,如何看懂生活,看懂人生。

    当李三生一曲落毕,拿起老人的酒葫芦再倒了一口的时候,柳伊然也睁开了眼睛,刹那间看到李三生,有种两世为人的错觉,心头一动,更加震撼。

    这次比起上次在琴房的时候李三生弹古琴《广陵散》的时候,更加来的震撼。

    “你到底是怎样一个男人,又有过怎样的故事”柳伊然自然自语的说道。

    等李三生将二胡还给了老人,看了眼柳伊然便走出了人群,李三生丝毫没注意到和他擦肩而过的一个猥琐大叔,如果放在平时的话,他绝对能一眼认出来这个牲口,但是刚刚拉完江河水自然心神有点影响,没有注意到。

    这次却成了柳伊然跟在李三生的屁股后面,李三生却不说话,柳伊然没有从江河水的情绪中完全退出来,自然也不说话,两个人就沿着护城河一直往前走,幸好是往回走。

    在城墙拐角处,柳伊然终于开口说话,问李三生下午准备干什么,李三生也终于露出了笑容,浅笑着说还是老规矩,柳伊然知道这厮又要去图书馆耗时间了,想了想,出乎李三生意料的说道,我也去,李三生有点吃惊的看着柳伊然,柳伊然懒得理会。

    两个人一下午都耗在了钱学森图书馆里面,不过都是各干各的,互不打扰,图书馆的人还是比较多的,下午开始有点冷了,不喜欢宅在宿舍的男男女女们都跑到图书馆里面打发时间,都是一群好孩子,自然不会像李三生那所学校的图书馆一样门可罗雀。

    柳伊然喜欢的都是比较偏的一些书,竟然中医也有涉猎,确实让李三生大开眼界,不过偏文学的多一点,李三生就是个来者不拒,只要觉得有趣的书都会看。

    直到傍晚的时候,柳伊然说去吃晚饭,李三生笑着说晚上陈登科他们请自己去吃饭喝酒,问柳伊然去不,柳伊然想了想,竟然再次出乎李三生的意外点头答应了,只不过说回去换套衣服,李三生再次雷到,只不过嘴里喃喃的说道,难道事出反常必有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