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般.若

第六百六十五章 出卖百?

    第六百六十五章出卖?

    烽烟十八死士,唯一生还;敌人不灭,老兵不死。

    这就是属于一个自认为是李家老仆人的荣耀,也许每个加入李家的人都有属于自己的荣耀吧。

    李三生起身,看着一瘸一拐继续往老宅深处走的苦伯,致以最崇高的敬意;看见李三生起身,众人也都纷纷起身,身为李家仆人的他们,能从苦伯的身上感受到曾经那一代人对李家的狂热,对老家主的狂热。

    历史的车轮依旧在前行,只是那些被掩埋的尘埃总有一天会被风再次吹起的,当年老爷子没有完成的事情,李三生总要完成,因为这是他必须要完成的,不管以后走到什么位置,总归有些事情是他一出生就注定。

    夜深人静,下过雪后的小村子冷的让人发抖,一帮人都围坐在篝火的旁边,不停的加柴火,农村人不缺的便是这些庄稼地里面的东西,柴火被烧的次哩啪啦的乱响,在这宁静的夜晚如此的刺耳。

    老宅的四周,包括村子的外围都有岗哨,这些人都穿着厚重的大衣,前后半夜两班倒,保护着李三生这个李家家主的安全,篝火边上的老槐树和鲜明的白雪形成强烈的视觉反差,看起来像个洪荒猛兽,这个和李家老宅一起成长的槐树,也许,只有它一个见证了这两百多年李家几代人的崛起,为了李家的复兴和崛起,贡献出一生的代价。

    等到苦伯走了之后,为人比较耿直和义气的二蛋挪到了李三生的身边,李三生边上的那个女人二蛋四年前就见过,知道那是李三生的媳妇,他从来没想到小时候跟个臭要饭的一样的李三生会娶如此美若天仙的美女做媳妇,初中毕业的二蛋几乎找不到自己学过的词来形容这个女人给他的印象,好像电视中的那些女人也都没有她美女。

    除过柳伊然,包括青紫在内的两个影子女成员也都很漂亮,却有着少妇固有的韵味,更让二蛋留恋,这是一个农村最朴实的光棍对漂亮女人最直接的印象,不是他好色,只是这是最原始的欲望。

    身上依旧还疼的二蛋刚挪了挪就碰到了骨头,龇牙咧嘴的疼,李三生拿起酒葫芦给二蛋倒了杯酒,皱眉道“疼吗?”

    二蛋想都没想的说道“疼,这帮***下手真狠,比咱们当年打架狠多了”

    李三生跟二蛋碰了杯,笑了笑说道“我们当年不也是如此,年少轻狂,总以为自己就像是武侠小说中的高手那样,一把剑就可以走江湖,觉得谁的拳头硬谁就是老大”

    二蛋嘿嘿的笑了几声,那个时候村子里的牲口们都很抱团,毕竟中学在小镇,仔细来说他们就是外村人,那些小镇的孩子比他们有优势,就经常欺负外村外乡的孩子,唯独没人敢欺负的便是他们村子里面的孩子,这都是李三生二龙带着他们打出来的,有二龙这个不要命的外援,加上李三生这样的军师,那帮小镇上的孩子见了他们就躲的远远的,碰见了也都叫声哥,发根烟。

    李三生略微感慨道“一眨眼却已经十多年过去了”

    二蛋愣了愣,脸上的笑容瞬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从兜里掏了根烟,拿起一根柴火点燃,小声说道“十多年过去了”

    李三生看着二蛋略微失神的样子,叹了口气,十多年前,他们一样,天真,幼稚,似乎无忌惮的享受着孩子的快乐,无忧无虑,不会去想太多的东西,十多年后,每个人的命运各不相同,有些学习好的,用知识改变了命运,走出了小镇,走出了村子,成为所有人眼里的有本事的人,有些人走进了县城做起了生意,运气好的成了有钱人,有些人当了老师,有些人当了医生,有些人开个小店做吃等死,有些人出去打工,有些人则继续当一辈子的农民。

    起点一样,但似乎方向各不相同,最终达到的高度也不一样。

    李三生自嘲的看了看柳伊然说道“现在的我是不是越来越无趣了?”

    柳伊然没有避讳的说道“不到三十岁便能看到你以后所有的样子,你说呢?”

    李三生疑惑道“你们女人不都是喜欢沧桑一点的男人?我们这也是投其所好”

    三十怪蜀黍很不正经的插了句话说道“现在的女人都喜欢有钱的有权有背景的,帅顶毛用,沧桑能当饭吃?都不管用”

    李三生白了眼三十怪蜀黍说道“俗气,就跟你永远喜欢豪.乳丰.臀的女人一样,怪不得你一直是个老光棍”

    三十怪蜀黍呵呵的笑了笑,拿起这十多块钱一瓶的杜康老酒,狠狠的灌了口,继续透着夜色,打量着两百多年的李家老宅,这里有多少故事等着自己挖掘。

    李三生拍了怕二蛋的肩膀说道“二蛋,想继续待在村子里,还是想出去走走,看看外面的大山大水?”

    二蛋愣了愣,微微思索了几秒钟后说道“李老爷小时候总是说外面的世界是吃人的世界,还是小村子里安全,再说了,我都在这里活了快三十岁了,也都舍不得这里了,本来就没多大的抱负,吃得饱穿的暖就行,忙了下地干活,闲了打打麻将,以后讨个媳妇不当光棍,我这辈子也就算是完美了”

    李三生没想到二蛋是想了几秒就直接说出了这么一番话,颇为意外,就算是柳伊然也不禁看向了二蛋,这个最底层最朴实的农民看似平常的一段话里面,似乎又充斥着大道理。

    李三生想了想也便明白了,不能将自己的主观思想强加在别人的身上,不是每个人都想做大英雄,干那些惊天动地的大事,也可以说二蛋这是典型的小人物心思,但或许这也是最真实的想法,过着普通的生活,也就不会那么的累。你想过普通的生活,就会遇到普通的挫折。你想过最好的生活,就一定会遇上最强的伤害,这世界很公平。

    二蛋自然不知道李三生这句话给他铺了一条多大的路,如今的李三生,对于某些人来说,可以轻而易举的改变他们的命运走向。

    二蛋真不知道吗?也许只有二蛋自己知道。

    已经到了深夜了,篝火慢慢的开始熄灭,李家收拾好的厢房的土炕也都被烧热了,屋子里也被火炉哄的暖和,这样的温度,不比城市里面的空调暖风和暖气舒服。

    喝了酒暖好了身子的一帮人便散场了,明天才是正式忙起来的时候,该干嘛的也都干嘛了,李三生和兰州来的男人一直没有交谈过,就连问候都没有,只是点头打招呼。

    除过掌控西北影子大权的青紫知道这个男人的身份,其余人都不知道,包括三十怪蜀黍在内的几个人都在猜测这个男人的身份,两人继续擦肩而过。

    李三生和柳伊然回了西边那个他住了十多年的老房子,冬天,院子中央那颗梧桐树只剩下了树叶,再也不会被风刮的沙沙的作响。

    屋子里很暖和,李三生脱掉外套只穿了件黑色的衬衣,柳伊然像个最淳朴的村妇一样开始铺床,李三生则看着窗外发呆。

    等到铺好了床,李三生还是没有回过神,柳伊然不禁皱眉下了床,看着李三生说道“怎么?想什么呢?”

    李三生头也不回的说道“二龙还没有回来”

    按照影子的消息,二龙已经到了西安,不出意外今天会和自己同时回到村子,只是这一天都过去了,还是没有二龙的消息,五年没有见二龙了,说不想,那是自欺欺人,他很想看看如今的二龙是个什么样子?还是那个顶着西瓜头,总是人畜无害的傻逼兮兮的笑着的二龙吗?

    李三生时常看着天空问一句,兄弟,你还好吗?

    柳伊然知道李三生想他那个最亲的,比亲兄弟都亲,没有人可以替代他位置的兄弟了,只能拍了拍李三生的肩膀说道“睡吧,也许明天早上你睡醒来,二龙就回来了”

    李三生自嘲的笑了笑,点了点头,便上了炕。

    也许是自己盖了十多年的农村新棉花被子的味道,也许是这最熟悉的老床,也许是身在这真正的家里,李三生这一觉睡的很香,径直睡到了早上九点多,这一晚上,他又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没有间断过,梦见了很多人,很多事,大多数却都是初中时期的人和事,李三生很想问一句,那些曾经陪着自己长大的儿时同伴们,你们都还好吗?

    起床,穿衣洗漱,忙碌的一天又开始了,后天就是爷爷五周年忌日,也代表着这一年又要结束了,该忙的事情有很多很多。

    而就在今天,一些曾经消失了的人,都悄悄的向着这个平静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小村子聚拢,同一时刻,西禹高速上,两辆路虎一辆奔驰s600组成的车队,正缓缓的向着小村子的方向而来。

    奔驰s600上,二龙平静的看着窗外熟悉却又陌生的风景,不知为何,本应很激动的心却异常的平静,平静的有些可怕。

    李家老宅里,三十怪蜀黍和村长耿伯带着山跳小七阿伤他们张罗着各种事宜,这些如今镇守一方的封疆大吏们成了最底层的跑腿的。

    被收拾一新的李家大厅开始白方各种东西,从兰州而来的男人静静的站在大厅的正中央,感受着这厚重的气息。

    不知什么时候,李三生便站在了男人的背后,男人缓缓开口说道“你让我跟你来老宅,不全是老家主忌日的事情吧”

    李三生皱眉回道“既然你知道,何不给我说出答案,你知道,这个答案对我很重要,关系到,李家接下来的动作”

    男人笑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李三生反问道“你真不知道吗?”

    李三生冷笑道“好,那我说,二十多年前,西北端木家有没有出卖李家?”

    男人猛然转过了头,死死的盯着李三生。

    (求个月票啊)q!~!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