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般.若

第老六百六十四章 老兵不死,他们只是凋零

    第六百六十四章老兵不死,他们只是凋零

    李三生没想到这个枯瘦老头居然给自己单膝跪地,这可是李家最高规格的礼节,对于一个老兵的尊重,李三生自认自己没有什么资格接受这个单膝跪地,急忙弯腰扶着枯瘦老头站了起来,从兰州秘密赶到西安,又跟着李三生来到关中腹地那位潜伏在西北数十年的中年男人看着枯瘦老头似乎想到什么?

    烽烟十八死士……

    喧哗来的快,去的也快,李三生并没有时间现在去收拾黄百顺以及背后的郭家,不过他们要是自寻死路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正如李三生所料的那样,黄百顺带着那帮残兵败将们离开后便没了消息,就连那帮挨了揍的警察似乎也是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咽,小村子又恢复了平静,村民们也都已经散开,已经卧病在床多日的老村长耿伯在知道李三生回来后,赶紧让两个村民将自己推了过来。

    李三生看见四年没见,却已经病的不成人样的村长耿伯,瞬间唏嘘感慨,不禁愧疚,村长耿伯老泪纵横的拉着李三生的手说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老村长耿伯高兴的就像是看见了自己的孙子一样,招呼着村民们忙里忙外的开始收拾李家老宅,几乎是全村大半的人都来帮忙了,加上三十怪蜀黍他们的帮忙,虽然离家宅子已经多年未用,不过不到半天的时间,老李家的厢房都已经被收拾干净,更是搭起了数个火炉,烧起了热炕,和普通农村人家一样,炊烟袅袅升起,似乎这个没落的李家老宅再次有了人气,跟百年前一样的辉煌。

    晚上,没什么娱乐活动,一帮人便在老槐树下弄了一个很大的篝火围拢在一起,一边喝酒一边烤火取暖,毕竟这是冬天,比较寒冷,李三生和村长耿伯详细的开始商量爷爷五周年忌日的事情,打算明天便开始准备,请乐队,选石碑,办酒席,买菜,联系白事服务,等等一些列的事情,不过这些都有村长耿伯操心,李三生虽然不懂,但只是安排人跟着村长耿伯就行。

    村长耿伯的病受不了冷,商量完事便早早的回家休息了,这一晚,李三生的回来注定是这个村子最热闹的事情,苦伯坐在李三生的旁边,这两年苦伯守在这里的事情李三生已经知道,对苦伯不禁很是感激,没想到还有个人会陪着爷爷唠嗑,爷爷在底下也不会孤独寂寞。

    只是,李三生对苦伯生前的身份很是好奇,不禁疑惑的问道“苦伯,你是怎么走丢的,又是怎么找回到了这里?”

    苦伯看着熊熊燃烧的篝火,似乎陷入进了回忆里面,缓缓开口道“二十多年前那场风波,李家和别的家族陷入僵局,以一家之力对抗数大家族联盟,卑鄙无耻的诸葛家设下鸿门宴,以老夫人的骨灰为把柄,力邀老家主去蜀南竹海赴宴,重情重义的老家主不得不赴这场鸿门宴,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这是场鸿门宴,力劝老家主别去,只是老家主依旧义无反顾的选择了赴宴,于是我们整个李家便选择最精锐的力量保护老家主赴宴,除过血杀,便包括影子和烽烟中选择的精锐,我便是其中之一,正如预料中的那样,诸葛家并没有想交出老夫人的骨灰,和两湖孙家夏侯家以及两广黄家设下了重兵埋伏我们,中埋伏之后,为了李家的荣耀和老家主的安危,血杀以及所选的影子烽烟精锐大开杀戒,整个蜀南竹海一片血腥,到处都是危机,我们以死保护老家主全身而退,至于结果,想来家主已经知道,血杀死的死,伤的伤,残的残,烽烟和影子的精锐死伤殆尽,不过,老家主全身而退,这才有了后来李家的反击”

    李三生现在很想知道那场蜀南竹海大战到底有多么的惨烈,诸葛家和夏侯家以及两广黄家两湖孙家到底是用了多少精锐,居然让整个李家付出如此大的代价,看着瘸了腿的苦伯,李三生不用想也知道,这条腿便是那场大战中被废的,这是李家的老兵,真正的老兵,属于一个老兵的荣誉,李三生打心眼里敬佩,那些为了李家的荣耀做出牺牲和贡献的老兵都让他敬佩,李三生诚心问道“那苦伯是什么?烽烟和影子?”

    苦伯直了直身子,用最清晰的声音沉声说道“烽烟”

    从兰州来的那个中年男人,轻声说道“烽烟十八死士”

    苦伯当听到烽烟十八死士这个名字的时候瞬间老泪纵横,想到了当年一起出征的那十七个兄弟,却都惨死在蜀南竹海里面,这深仇大恨如今还没有报,苦伯觉得自己对不起他们,颤颤的说道“烽烟十八死士,除过我,全部阵亡”

    当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向苦伯致以李家人最敬佩的眼神,这是对一个李家老兵最基本的尊重,属于他们的荣誉,李三生端起酒杯,沉声说道“这杯酒,敬苦伯,敬死去的李家人”

    只有三十怪蜀黍看着苦伯若有所思,那场大战,除过眼前这个枯瘦老头,自己何尝没有经历过,蜀南竹海的竹林里面,如今又有多少冤魂飘荡着。

    等到众人的心情都平静了几分之后,李三生透过篝火,看着苦伯那沟壑纵横的老脸说道“苦伯又是如何死里逃生,又是如何找到这里的?”

    苦伯摇了摇头说道“那场大战,我侥幸被一个女人救了下来,捡了一条命,李家反击的时候,我正在养伤,无能为力,等到我病了的时候,不知怎么突然就没了李家的消息,所有人都说李家败了,全军覆没,我瞬间失魂落魄,想要给那十七个一起出征的兄弟报仇的希望全部覆灭,心如死灰的我后来和救我的那个女人结了婚,这么些年,我虽然过着普通的生活,却一直等着李家卷土重来的消息,只是一等便是二十多年,却一直都没有消息,前年,老伴得病走了,我便想着出来寻找李家的踪迹,我曾经跟随玄武来过关中李家老宅,第一站便直接来到这里,却没想到得到的消息是老家主已死多年,这个晴天霹雳让我所有的希望都再次泯灭了,我瞬间不知道自己活下去要干什么,而李家的所有消息都没有了,后来老耿告诉我李家还有后人,我又重新燃烧起了希望,只是他们不知道家主你在哪里,我又不知道去哪里找,却也只能选择在这里守着老宅,给老家主守灵,等着家主回来,我知道一定会等到家主回来,老天有眼,终于让我等到家主回来了”

    李三生再次拿起酒杯,看着苦伯说道“苦伯,这杯酒,我敬你,让你受苦了”

    苦伯一如既往的感慨道“不苦不苦”,这杯酒,或许是他这两年来喝的最爽的一次,放下酒杯,苦伯不禁着急的问道“家主,那十七个兄弟的仇还没有报,他们死不瞑目,不知道家主什么时候,带着我们再次杀进蜀南竹海?”

    李三生愣了愣,却没想到苦伯居然依旧如此热血,只是他的腿已经瘸了,年龄也已经大了,不禁说道“苦伯,放心吧,这个仇,李家一定会报,只是苦伯,你的年龄已经大了,经不起折腾了,等过段时间送你去四九城颐养千年,好好享福”

    听到李三生这话,苦伯瞬间变变了脸,不禁生气道“家主这是嫌弃苦僧?嫌弃苦僧是个瘸子,是个老头”

    李三生没想到苦伯的脾气这么大,连忙说道“苦伯,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希望剩下的日子你能过的舒服”

    “舒服?”

    苦伯突然自嘲的笑了起来,笑的有点癫狂,更是大口喝起了酒,一帮人面面相觑,不知何故,似乎有点英雄迟暮的悲壮。

    李三生想要说什么,却最终忍住了,苦伯苦了一辈子,不能让他后半辈子仅剩的日子还在为李家卖命。

    几分钟的时间,苦伯面前的一瓶酒就被喝光了,喝完之后,苦伯径直站了起来,自嘲的说道“时间不早了,苦僧去睡觉了”

    李三生起身点了点头,依旧没有说什么。

    苦伯转身,脱了瘸了左腿,一步一挪的缓缓的往前走,二蛋想要扶着苦伯,却被苦伯固执的推开,一帮人就这样注视着苦伯的背影,那落幕而又悲凉的背影,让人不禁唏嘘感慨。

    就当众人眼神准备从苦伯身上离开的时候,走到老宅门前的苦伯看着李家两百多年的基业却突然用尽全身的力气几乎是西斯底里的吼道“敌人不灭,老兵不死……”

    众人瞬间被这悲壮的声音所震撼,似乎看到了当年这帮人出征时的热血……

    李三生愣了愣,却自言自语的说道“是啊,老兵不死,他们只是凋零”

    (月票)q!~!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