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般.若

第六百第六十七章 齐聚,祭日

    第六百六十七章齐聚,祭日

    兄弟之间的感情其实就像是一瓶上了年份的杜康老酒,不会因为时间而变质,只会愈老愈浓,相隔五年,兄弟二人再次见面,已是物是人非,期间发生了多少事情,也许只有他们自己清楚。

    二龙从一个普普通通的小混混成长为现如今在云南一言九鼎,掌控着整个金三角地区进入大陆毒品珠宝军火通道的云南王,不管是哪的枭雄和响马,又有几个敢不给这位云南王面子,虽然他是后起之秀,可这个男人的手段之刁钻狠辣让人不得不忌惮,要知道,他的背后可是和诸葛家有着千丝万缕的机会,这也是两广黄家当初不敢对其动手的原因。

    至于李三生,以前是一个从小精神世界便很丰富的孩子,更愿意不问世事无欲无求,在经历了诸多故事,阅尽世态炎凉人情冷暖之后终也终于踏上了自己的征途,走上了属于自己宿命中必须要走的一条路,期间辛酸和艰难程度也不足为外人道也。

    五年前,因为陷入了关中道上的风波而成为了弃子,兄弟二人差点阴阳两隔,虽然二龙侥幸保住了命,但兄弟二人却足足分别了五年。

    如今相见,都是有血有肉的男人,不是没心没肺的畜牲,喜极而泣,人之常情,不用去说一个字,彼此便能明白彼此心里所感所想,李三生和二龙丝毫没有理会周围人群的眼神,大笑大哭,肆无忌惮,酣畅淋漓,发泄着这五年之间经历的辛酸。

    血杀从来没有见过主子如此疯狂的一面,他从来给人的感觉都是冷血无情,不管是对任何人,但今天,彻底颠覆了他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

    至于小七山跳他们,则从来没有见过李三生如此失态一面,他给所有人的感觉都是心思慎密,沉稳冷静,运筹帷幄,将一切都算计在自己的大脑中。

    也许,他们一辈子也只能看见这两个男人唯一一次如此失态。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笑也笑够了,哭也哭够了,往前走了几步,两个人狠狠的来了个拥抱,虽然不同姓也不同根,但他们是比亲兄弟还要亲的兄弟,或许只有小村子里的村民们才会知道两个不同姓不同根的孩子为什么会比亲兄弟还亲,那些他们小时候经历过的事情,都深深的留在村民们的记忆中。

    那年大年三十,别人家都在给自己已故的亲人烧纸钱,二龙却只能穿的破破烂烂,冻的发抖的给父母爷爷烧报纸,两个孩子抱在一起痛哭,那年除夕晚上,二龙自己饿的胃痉挛,却将好不容易讨要到的吃的都给了同样饿的半死不活的养着他的瞎子,是李三生从家里拿出除过爷爷剩下的吃的才让二龙不至于冻死,那年冬天,大雪纷飞,比这天气要冷的多,是李三生将差点冻死在外面的二龙背了回来。

    这一切,没有几个人知道。

    兄弟二人相隔五年之后再次重聚,之间自然有无数的话要说,但明天就是老爷子五周年的忌日,由于大雪封路回来迟了,耽误了时间,很多事情都还没有准备,明天就是忌日,时间有点匆忙,在老村长耿伯的招呼下,一帮人继续忙忙碌,兵分数路准备,李三生和二龙开车亲自去了离县城不远处的墓碑场选石头,没有去选什么最贵的最好的,很普通人家的一样,李三生知道,爷爷生来低调,死后也不愿意如此的享受。

    内务的事情以及财政大权都交给了柳伊然,柳伊然带着影子和血杀的四个女人则跟着妇人们再次打扫李家老宅,收拾祭祀要用的东西,等到小七和山跳带着请来的县城几个大酒店的大厨从县城里将酒席要用的菜都买回来之后,一帮人则又开始去后厨里面帮忙。

    三十怪蜀黍和阿伤以及血杀的四个男人干的却都是些苦力活,搭戏台子,搭酒席大棚,拿白事服务中心的东西装扮祭祀的大厅,摆放酒席桌椅等等,前前后后,各种忙碌。

    等到到了傍晚的时候,老村长耿伯请来的丧乐队也来了,足足有十八个人,寓意九九归一,这样的场面十里八乡估摸着也就只有李家能请得起,都是远近闻名的好手,他们只是休息了半个小时,吹拉弹唱的便开始吹响了祭日的号角,在农村来说,一旦丧乐响起,也就代表着白事正式开始了,丧乐一响,村口早已经准备好的几个大喇叭便开始放起了秦腔大戏,一时间,远近几个乡镇都能听见小村长的丧乐和喇叭,那萧瑟的秦腔和凄凉的丧乐夹杂在寒风中,在这大雪过后千里冰封白茫茫一片的八百里秦川上四处飘荡,寻找着属于自己的归宿。

    丧乐一响,整个李家便正式忙碌了起来,被打扫一新的百年李家老宅重新迸发出自己的辉煌,李家老宅对面的空地上已经搭好了戏台子,市里请来的秦腔戏班子正在化妆,只是一天的时间,村子里的热闹就传到了附近的乡村,听说这里有烟火和秦腔大戏的村民们都赶了过来,浩浩荡荡的人群,好不热闹。

    李三生早就知道会有这场面,为了能让这些朴实的村民们吃饱喝足了看烟火听大戏,准备的酒席便是流水席,任何人都可以去李家后院那足足上百桌的酒席吃喝,要知道,县里几个大酒店的主厨都被李三生带人请了过来,光是助手就有十几个。

    忙碌了一天终于可以休息的三十怪蜀黍带着小七和山跳吃过饭后,闲来无事的便跑到了李家后院那土山上,土山上有个小凉亭,站在这土山上可以看见方圆数百公里内的风景,千里冰封,远处的村子里炊烟袅袅升起,在这傍晚的夜色中给人一种朦胧感,像一副某个大师醉酒后挥墨的山水画,不禁让人着了迷。

    夜色中的李家灯火通明,昨天还死气沉沉的老宅今天就人来人往络绎不绝,所有的厢房都被打扫了出来,那些曾经破落不用的偏院偏厅也都重新被启用,三十怪蜀黍看着李家两百多年的老宅自言自语的说道“从这栋百年老宅便能看出曾经的李家是多么的辉煌,青砖灰瓦,小台楼榭,枯藤老树都有着属于他们曾经的辉煌,诉说着那些被人忘却的历史”

    小七轻声回道“想来也只有那位老爷子才能培养出少主和王爷这样的大枭雄”

    三十怪蜀黍摇了摇头说道“李炎黄称之为大枭雄无可厚非,但对三生现在定义还有点为之过早,属于他的路才刚刚开始”

    山跳想了想说道“不管前方的路如何艰辛和困难重重,我们都将会为少主披荆斩棘,义无反顾,勇往直前”

    此刻的李三生和二龙又在干什么呢?

    村南边的坟地里面,李三生和二龙拿着几壶杜康老酒坐在二龙父母的坟前,相比于六年前回来的那次长篇大论,这次,二龙沉默寡言,只是给自己父母爷爷,以及老瞎子的坟头一人到了壶杜康老酒,轻声说了句‘爷爷,爸,妈,瞎子,二龙回来看你们了’,说完之后,便和李三生坐在坟头前喝起了闷酒。

    刚开始,两个人都没说话,你一口我一口的喝着,等到一壶酒见底的时候,二龙这才看着这坟地沉声说道“也不知道等到我们死的时候,这坟地里还有我们的地盘没?”

    李三生笑了笑说道“要不,现在给你在这里划块地,占着”

    二龙摇了摇头说道“没这个必要,我就说说”

    李三生喝了口酒沉默了几秒,突然开口道“去看过薛幡了?”

    二龙刚要拿起的酒葫芦径直停在了半空之中,自嘲的笑了笑,点了点头说道“嗯,看过了”

    李三生没说什么,这也代表着二龙直面那段回忆了,李三生拍了拍二龙的肩膀说道“二龙,最艰难的时候我们都挺过去了,更何况是现在?”

    盘腿而坐在地上的二龙,垂着头看着酒葫芦,久久不能回神,过去了是过去了,只是有些人再也没了,有些事再也回不去了,六年前回来,同样的地方,薛幡就站在自己旁边,那个时候自己很骄傲的给爷爷父母以及那个从小便说自己会和他一样打一辈子光棍的瞎子说‘看见没,旁边这个美女就是老郭家的儿媳妇’,六年后,物是人非,只有自己在这里喝着闷酒,二龙拿起酒葫芦,呵呵的傻笑了几声,那声音在夜幕中的坟地里有点刺耳,有点淡淡的忧伤。

    二龙不禁感慨道“时间过的真快啊,一眨眼从我们走出这村子已经十年了,那些曾经陪着我们一起的人,走着走着便都不见了,花花死了十年了,姐姐也有八年了,就连薛幡也都走了五年了,一个人的时候,我经常梦见他们,梦中他们向我们招手,笑的很开心很灿烂,有时候,多么希望自己就那样睡着,不要醒来,那样她们就会一直陪着我”

    李三生自嘲的笑了笑回道“或许,此刻,她们就在天上看着我们,看着我们如何走下去,只有我们活的越好,她们才会越开心,姐姐的仇我已经报了,明天爷爷的事情忙完了,我们再去看看花花,老火车站已经停了,花花再也看不到那些回家的孩子了,不知道孤独不,至于薛幡,二龙,三哥不介意这次将关中搅个底朝天,就算是天塌下来了,我们也都能顶得住”

    二龙缓缓的回过头看着李三生说道“三哥,二龙这辈子最好的事情就是有你这样的兄弟,不亏”

    李三生拿起酒葫芦跟二龙碰了碰说道“兄弟”

    “兄弟”

    两人仰头将剩下的那点酒全部一饮而尽,扔掉酒葫芦,悍然起身,摇摇晃晃的回小村子,趁着酒劲大吼起了秦腔“祖籍陕西韩城县,杏花村里有家园……”

    当李三生和二龙摇摇晃晃的刚刚回到李家老宅门前的时候,十二辆崭新的黑色宝马760li浩浩荡荡的开进了村子,向着李家门前而来,如此浩大的场面,将来看热闹的十里八乡的村民们给震惊住了,这李家果然都是些大人物。

    李家老宅门前,李三生和二龙面面相觑,李三生眼神玩味,猜测着这帮人的身份,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是些什么人,三十怪蜀黍等等一帮人早已经蓄势待发准备好了,血杀已经趁着人群包围了车队,严防突发事件爆发。

    只是当十二辆黑色宝马760li停稳,车门打开,十二辆车上一身黑色素衣的不速之客们同时下车之后,血杀包括三十怪蜀阿伤山跳小七他们在内的所有人都放下了戒备,因为,他们是李家最精锐的力量。

    青龙……

    玄武带着烽烟三将七星……

    朱雀带着影子青字辈所有成员……

    李炎黄带着东北最精锐的力量老二老三老四老五以及李影……

    这样的场面,李家霸气……

    第二天中午十一点,外面的秦腔大戏依旧在如火如荼的唱着,只是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李家大厅里面,李家大厅里面站满了人,整个大厅挂满了黒绸白褂,布满了鲜花,老爷子的黑白镜框摆在最中间的位置,上面则是庄严的李家族谱,下面则都是些祭品,村长耿伯和村里几个德高望重的老人站在一旁,二蛋手里拿着最好的杜康老酒,这是李家最神圣一刻,祭祖。

    大厅里面,按照辈分,李三生和柳伊然站在最前面,后面则是青龙朱雀玄武李炎黄二龙,青龙的背后是血杀,朱雀的背后是影子青字辈,玄武的背后是烽烟三将七星,二龙的背后是三十怪蜀黍阿伤小七山跳。

    这是李家最辉煌的一刻,这也是李家最精锐的力量,所有人一袭黑衣,肃穆苍凉,当村长耿伯用尽力气喊出祭祖二字的时候,丧乐队也奏起了哀乐。

    李三生和柳伊然向前一步,跪在地上,李三生接过二蛋手里的酒,洒在地上,随着村长耿伯的声音,一叩首,二叩首,三叩首。

    起身的时候,李三生静静的站着,看着镜框中爷爷的照片,四目相视,李三生淡淡的说道“爷爷,从今天起,三生将完成您的遗愿”

    李三生和柳伊然祭拜完之后,青龙带着血杀,朱雀带着影子,玄武带着烽烟,李炎黄带着东北一帮人,一一祭拜,最后则是二龙三十怪蜀黍他们。

    当所有人都祭拜完之后,正好是中午十二点,老宅门前,村民们早都已经等着了,数十个村民举着大花圈,端着祭品,十八个丧乐队走在最前面,后面则有村民们抬着用红绸子包裹着的墓碑,当最后一批祭拜的人出来之后,浩浩荡荡的李家祭祀队伍则向着村南边的公坟而去。

    半个小时后,终于到了老爷子的坟前……

    放炮,燃鞭……

    一阵响声过后,老村长耿伯继续祭祀的仪式,开始树碑,十多分钟后墓碑终于在几个泥水匠的忙碌中砌好,耿伯宣布祭祀的最后一项开始。

    依旧是李三生和柳伊然站在最前面,剩下的人则按照祭祖时依照辈分的队列站着,所有人一身素衣,村长耿伯一声大吼“揭碑”,二蛋一把拉下了包裹在墓碑上的红绸子,两米高的墓碑上赫然只用楷体篆刻着两个黑色大字。

    “李家”

    李三生声音不轻不重的吼道“李家”

    身后所有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吼道“李家”q!~!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