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般.若

第六百五十七章 不孝

    第六百五十七章不孝

    (求月票,月票榜上没有我们这是不科学的)

    如果爱,请深爱?

    这是柳伊然给玉儿的答案,从字面意思上来讲,柳伊然的意思自然是让玉儿继续深爱着李三生,可是从常理上来讲,一个女人如何能放任自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有关系?

    大度?在玉儿的心里,柳伊然这个驰名四九城,让大丫姐也不得不承认厉害的女人会如此大度,玉儿不禁皱眉。

    看到玉儿如此样子,柳伊然知道她会惊讶,端起杯子,细细的喝了小口红酒,白马那种分层次的不同味道慢慢的在口中扩散,直上心头,柳伊然轻声说道“当初,我和你是一样的地位,我忐忑不安,知道以他的性格,不会放弃雪儿而跟我在一起,为了不让他为难,我也打定了,这辈子孤独终老,不能在他身边陪着他慢慢变老,那就让我远远的看着他变老,这也许会同样幸福吧,我知道有点自欺欺人,只是当我见到雪儿的时候,这个坚强的丫头问我,你爱他吗?我说爱,我也和你当初现在的心态一样,觉得她会以一种很强硬的姿态让我离开他,可她没有,她说如果爱他,那我们就一起爱他,我很吃惊的看着她,不知道她的话里是什么意思?”

    柳伊然停顿了下,玉儿知道他还有个雪儿,只是没想到柳伊然和雪儿之间还有故事,不禁皱眉,等待着后面一个故事。

    “当雪儿将她的情况说出来的时候,我震惊了,我看着这个傻傻的丫头不知道说什么,但眼睛当时却不争气的红了,她说,以后她可能不能陪着三生走下去了,希望我能陪着他走下去,所以这也是我今天找你的原因,我没有权利剥夺你爱三生,我只是希望你能和我一起完成雪儿的遗愿,一起爱他,照顾他,陪着他走下去”柳伊然将故事的前前后后全部说了出来,心里很舒服。

    “雪儿怎么了?”这个问题,玉儿不得不问,因为他从来不知道雪儿的事情,更刻意的逃避李三生和雪儿之间的事情,秦岭那帮人也都不会给她说李三生和别的女人的事情。

    柳伊然愣了愣,疑惑道“你不知道雪儿的事情吗?”

    玉儿摇了摇头。

    柳伊然淡淡的说道“这也是三生离开这三年的原因,雪儿得了白血病,现在已经是生命的最后期限”

    玉儿一脸震惊不敢相信,她本以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自己更爱雪儿,这一刻才发现,有个女人,比她更伟大。

    半个小时之后,这场本来可能会硝烟弥漫的女人战争却在悲伤落寞中结束,柳伊然帮着李三生解决了他最难面对的问题,似乎也只有她出面才能解决这个问题。

    现在的李三生即将踏上自己新的征途,柳伊然不想让这些琐碎事成为他的绊脚石。

    李三生和三十怪蜀黍在露台上聊了有一个小时之后便先后离开了会所,三十怪蜀黍的意思是自己清点人马,先行进入关中,影子的情报网也开始监控关中道上的风向,李三生紧随其后。

    李三生想了想,觉得这样也行,有三十怪蜀黍的前期布局,李三生坚信再回关中将看到的是自己想要看到的场面,不知道这么些年过去了,他们是不是依旧风光。

    从山上会所出来后,李三生沿着灵隐路往北山路方向走,没过多久就接到了玉儿的电话,意料之中,李三生想了想便接通了电话,等到电话接通后玉儿轻声说道“我在九溪玫瑰花园,家里没人,爸爸傍晚回宁波了”

    玉儿的话很明了,很直接,说完便挂了,似乎容不得李三生拒绝,也似乎知道李三生不会拒绝。

    李三生想了想还是拨通了柳伊然的电话,沉声说道“我晚上可能不回家”

    柳伊然点了点头回道“我知道”

    这样的情况似乎很尴尬,所以李三生心里很矛盾复杂的便挂了电话,调转车头,向着九溪玫瑰花园而去。

    这不是李三生第一次来九溪玫瑰花园,当初刚来杭州的时候,便跟着达达和青蛙他们来这里参加李缦云的生日聚会,很有意思的是李缦云的家里和二舅妈家里还是世交,当初二舅妈更是有意思将李缦云介绍给自己,李三生也清楚李缦云对自己颇有好感似乎很乐于接受李三生,只是那个时候李三生对李缦云并没有太多的意思,三年过去了,也不知道李缦云是不是已经结婚,已为人妻,李三生可没自恋的猜想李缦云会和玉儿他们一样痴情的等着自己。

    谁都可能对你有好感,谁都可能喜欢你,谁都可能说爱你,但不是谁都能去等你。

    更何况,毕竟大多数人都是彼此人生路上的过客,偶尔可能擦出火花,但也经不住时间的打磨,我们这一生也许会参与到很多人的故事里面,可惜,只能像是彩虹,虽美好,却短暂,不知多久之后,才会偶然想起。

    正如李三生所想的那样,李缦云在李三生离开的第一年便已经结了婚,男人是自己出国留学时他乡偶遇的故知,两个人刚开始仅仅局限于知己,后来又分开了一段时间,等到男人回到杭州的时候再次有了交集,也便擦出了火花,李缦云并没有喜欢这个男人比喜欢李三生要多多少,只是她知道,这个是可以结婚的对象,而李三生太过遥不可及,最终可能是没有结局的。

    这就是现实,再漂亮的女人也会为自己的后半辈子着想,等你不漂亮了,等你老了,唯一守着你过日子的还是你身边的那个男人。

    李缦云的家在九溪玫瑰花园的东区,顾家在九溪玫瑰花园的豪宅则在西区,还好不在一个区,李三生真害怕要是见到了避免会很尴尬。

    等到李三生快到顾家的时候,远远的便看见整栋别墅灯火通明,寒风中,一个披着头发只穿着白色低心毛衣的女人正趴在二楼的阳台上注视着自己,这个女人自然是玉儿。

    李三生将车停在顾家门前,门前只停着一辆白色的保时捷911,应该是顾家在杭州的座驾,留给玉儿用的。

    等到李三生缓缓的走到大门前的时候,玉儿已经给李三生开了门,正在门前等着他,李三生笑道“外面冷,进去吧”

    李三生刚说完话,玉儿想也没想的便抱住了李三生,李三生愣了愣,笑道“怎么了?”

    玉儿柔声说道“三哥,对不起,她给我说了,这三年,苦了你了,我还埋怨你不回来”

    李三生自嘲的摇了摇头说道“我不苦,我只是完成那傻丫头最后的心愿,因为她是我的女人”

    当初选择离开,并没有几个人知道李三生离开的原因,秦岭这帮人都不知道,更何况是玉儿,李三生知道玉儿在这三年的时间里肯定埋怨过自己很多次,但也明白玉儿如今知道了这三年的真相后的激动。

    “我也是你的女人”玉儿抱紧了李三生,想要将他揉进自己的身体。

    玉儿微微松开李三生,注视着李三生,只是过了数秒,两个人便拥吻到了一起,一直吻到喘不过起来,再次分开,玉儿用几乎低的不可能再低的声音说道“要我”

    这一晚,李三生并没有要了玉儿的身体,似乎从秦岭学院开始,玉儿的身体就是给自己留着的,特别是玉儿那次霸气侧漏的全裸,她也算是第一个和李三生赤裸现见的女人。

    第二天早上,李三生和玉儿吃完午饭后,同时从九溪玫瑰花园出来,玉儿要回上海公司总部,毕竟她现在是顾氏集团的总经理,一大堆的事情还等着她处理,将玉儿送出杭州,李三生独自一人来到了西湖国宾馆八号别墅。

    出乎李三生意料的是,他很想见到的朱雀阿姨和玄武大叔居然都没在,只有如同出水芙蓉一般的青荷在别墅里,三年没见,青荷愈发的出众,那身古典美女的气质是李三生见过最阳春白雪的女人,真如同水墨山水画中走出来的女人一样,不染一丝人间的俗气和浮华。

    青荷在见到李三生之后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好像这家伙就是隔壁经常来串门的邻居一样,连一个像样的眼神都懒得施舍,手里抱着一只肥嘟嘟的猫,那猫很鄙视给李三生翻了翻白眼,让李三生颇为无奈。

    青荷自顾自自的捉弄着猫,似乎知道李三生是来找朱雀和玄武的,自言自语的说道“朱雀阿姨和玄武爷爷一个月前就不再杭州了?”

    李三生皱眉道“他们去哪了?”

    朱雀撅了撅嘴回道“我不知道”

    “他们没说他们什么时候回来?”李三生继续问道。

    “不知道”青荷继续用不知道回应,连多余的字都懒得说,李三生不知道这丫头为什么对自己如此冷漠,也懒得和他理会,无奈的摇了摇头从八号别墅出来。

    等到他出去之后,青荷这才放下那好吃懒做的笨猫埋怨道“出去玩都不带我,我才不要和你说话”

    李三生从西湖国宾馆出来之后,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准备去西湖边福叔的茶楼,答应了晚上要和鲁奶奶赵出息许思媛一起吃晚饭,赵出息现在是什么样子,他也很想知道,毕竟当初对赵出息是寄予厚望。

    只是刚刚到茶楼门口停好车,下车后,三十怪蜀黍那边终于传来了消息,所有的一切已经准备就绪了。

    李三生点了点头,只说了两个字,出发。

    挂掉电话后,李三生停顿了几秒,便准备进茶楼,这个时候,天空却突然飘起了雪花,一朵雪花落在了李三生的手上,瞬间融化。

    李三生微微抬头,却看见漫天雪花,愣了愣,意识到自己似乎记错了时间,现在已经不是十一月下旬,自己在四九城李家待了一个月,那便是十二月下旬了,这也意味着再过几天一年又要完了。

    哦,年末了。

    爷爷便是在年末那天晚上走的,再过几天,也便是爷爷的忌日了,五年了,爷爷已经走了五年了,时间真快啊。

    李三生自言自语道“爷爷,三生不孝,三年都没有看你,你再等等,三生明天就回家看你”q!~!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