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般.若

第六百五十一章 新的征途

    第六百五十一章新的征途

    有人说真正的爱情是需要等待的,谁都可以说爱你,但不是人人都能等你)

    李三生很庆幸的是,自己这辈子遇到的这几个女人都会不顾一切的等着自己,她为了一个随口而说的诺言,她忍住思念等了三年,她从认识自己似乎就一直在等,这份幸运让李三生觉得自己如果不用真心去对待,这辈子定然会遭天打雷劈,来世也轮回不得。

    穿着风衣,遗世而独立的女人一句“我知道”里面夹杂的是这三年所有的感情,不悲不喜不哭不闹,只是平静的等着,不管别人如何说,不管别人怎么想,她都坚信他会回来,她曾经对自己说,等三年何妨,我柳伊然十年也能等。

    一个女人生命中最灿烂的时光又有几个三年,爱情产生美的同时更多的也是距离,可对于她来说,这些都是浮云。

    李三生不知道自己还想说些什么,不知道什么话这个时候能管用,似乎所有的语言在此刻都是苍白无力的,他做的决定对她们其中的人总有不公平,可她们并没有埋怨,只是知道自己的男人是真性情。

    李三生紧紧的抱着柳伊然,如同当初她送自己走的时候那样,他们之间,一个眼神便知道彼此想要说些什么,更何况是这样一个深深的拥抱,柳伊然一脸平静,面带微笑,只是紧紧的搂着他的脖子,汲取那终于该有的温度。

    机场外面的众人看着这对甜蜜的情侣不自觉的伫足观看微笑祝福,生活中总有些温暖会在不经意点打动我们,告诉着我们这个社会并不是那么的冰冷,不远处的行人们也远远的注视着这里,会心一笑,别人成为你的风景的同时,你也成为了别人的风景。

    正如卞之琳《断章》中所写,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不知过了多久,柳伊然松开了李三生的脖子,略显失神的说道“该走了,外公还在等你”

    李三生只是瞬间便眼神悲痛,是啊,外公还在等着自己,一个时代的舞台终于要谢幕了。

    五棵松解放军总医院南楼五层病房里,依旧是三年前那个病房,只是三年前老爷子坚持住了,在刘家岌岌可危的情况下挺了过来,三年后,他的任务终于要完成了,也该安安静静的走了)

    如果要说有遗憾的话,老爷子这辈子在事业人生路上没有什么遗憾,为这个国家和民族奉献了一辈子,名留青史值了,唯一的遗憾应该是没有看到自己的外孙成家立业,但还好已经有了个外孙媳妇一直候着自己。

    整个病房只有李三生一个人,病床前,李三生仅仅的拉着外公那熬掉了所有心血的手,几乎只剩下骨头了,李三生自嘲的说道“外公,三生回来了”

    老爷子的生命迹象愈发的微弱,随时有可能驾鹤西去,刘家已经通知了该通知的所有人,这一天是注定的,刘家人心里都有数,老爷子在刘家最关键的时候挺过来之后,刘家人对老爷子就别无他求了,老爷子也一直享受这天伦之乐。

    三年的时间老爷子几乎没有出过四合院,柳伊然在这三年的时间里面经常住在刘家四合院陪着老爷子,老爷子对这个外孙媳妇疼爱的不得了,只要柳伊然在,几乎就没有老管家和萧晴的什么事,老爷子爱屋及乌,大家也都心知肚明,柳伊然也确实知书达理讨人喜欢,刘家众人早已经默认加承认了,估摸着如果现在李三生要是敢说个不,刘家长辈都敢打断他的腿。

    毕竟柳伊然在整个四九城里面也都是有名头的,谁都知道柳家的那闺女谁家娶了谁家旺。

    只是这些,李三生自然都不知道,这三年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他都不会知道。

    老爷子似乎能感受到此刻自己病床前的人是谁,不禁有了反应,那仪器规律的声音瞬间便变的不规律了,李三生继续道“外公,对不起,三生来迟了,这三年都没有陪你”

    似乎任何事情都不会完美,你得到了什么,你毕竟失去什么,你总以为自己做的够好,到头来才发现你做的不够好。

    这个时候,一直在外面的柳伊然推开病房的门,缓缓的走了进来,将手放在李三生的肩膀上给予他所需要的,大家都说再坚强的女人都需要一个男人,其实,再坚强的男人何妨不也需要一个女人,懂他,理解他,在他最需要的时候听他倾诉,安慰他。

    李三生自嘲的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三年,我都没有陪外公,我知道,他很想我在他的身边,给他弹琴,给他吼秦腔,可是我都没有做到”

    柳伊然轻声道“三生,不要自责,这三年外公从来没埋怨你,他说这辈子本以为和你连见的机会都没有了,谁知道有生之年他还能见到唯一的外孙,他已经知足了,其他的别无他求,他知道你有自己的抱负,你有自己的思想,你有自己想做的事情,所以他经常对我说,丫头啊,外公以后要是不在了,你就告诉我们家三生,外公永远都支持他,刘家永远都支持他,要让他坚信自己所选的路,勇往直前,这样外公打心眼里高兴”

    李三生转过头看了眼柳伊然,又看了看病床上的外公,心里却愈发的愧疚,是啊,似乎从他正式踏入刘家的大门那天起,仔细算算,他和外公在一起的日子并没有多长时间。

    “外公,你放心,三生一定会勇往直前”李三生淡淡的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老爷子的生命迹象突然变弱了很多,而场边上的仪器也突然都报起了警。

    李三生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大叫道“外公,外公”

    一直守在另一边的医务办公室的医生们听到仪器的声音,立刻赶了过来,刘家一直在外面的长辈也都冲了进来,李三生被柳伊然拉开,他死死的看着医生们在病床前忙碌,眼睁睁的看着仪器上的那根线慢慢的化为一道,却无能为力。

    晚上八点,刘老病逝于北京解放军总医院。

    三天后,刘老的追悼会在八宝山革命公墓举行,党和国家领导人以及党内老同志们尽数参加,刘家直系旁系所有人都赶到,唯一没有来的是李三生,但让四九城大多数人意外的是,柳伊然却在家属行列,这是什么意思,已经不言而喻了。

    相比于三年前何老病逝的追悼规格,刘老的追悼会显然高了一个规格,对刘老一生的评价比起何老也都高了一个规格,党和国家领导人,久经考验的共产主义战士,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这已经很高的评价了,也是刘家为老爷子争取到的最后的荣誉,这关系到老爷子一辈子的肯定,一个字一句话都要斟酌,最后还得中央讨论审批,特别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还是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久经考验的共产主义战士忠诚战士,还是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这每个词,每句话都需要的是博弈。再高一个级别的话就自然要加上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伟大的共产主义战士,党和国家卓越领导人等等。

    这是一个老人最后的盖棺定论……

    李三生没有参加追悼会,他在哪?

    他在刘家四合院老爷子的书房里面,一身素衣,眼神悲痛,站在书桌前,看着挂在墙上的那副字“一念愚即般若绝,一念智即般若生”自言自语的发呆。

    一个月后,黄昏日落,四九城李家四合院的院子里面,李三生一个人坐在椅子上,随意的拉着二胡,旁边放着一酒葫芦,里面装的是正儿八经的白水县的杜康老酒,是柳伊然找人给他弄来的,这一个月的时间,他都住在李家四合院和刘家四合院,几乎没有出去过,除过刘家的直系,没有一个人知道他回来了,天天泡在爷爷和外公的书房,看书弹琴拉二胡,陪着刘家人和柳伊然,过着平淡如水的生活。

    这个星期则住在李家四合院,四合院里面除过他和柳伊然再无别人,自然不包括守在外面的李家家仆。

    “该吃晚饭了?”柳伊然做好了晚饭,端到客厅之后,走出来轻声叫道。

    李三生淡淡的笑道“饿的话,你先吃,我再坐一会”

    柳伊然摇了摇头皱眉,好不容易做好饭,这家伙却说让自己先吃,是个女人都有怨气,埋怨道“天天坐,还没坐够?”

    李三生想了想说道“夕阳无限好,多坐一会有益身心”

    此时此刻,夕阳穿过高楼大厦的缝隙照在四合院的院子里,李三生拉着二胡喝着小酒沐浴在夕阳中,放佛若那关中老宅老槐树下的那个老人,看破了世间百态,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大是大非大悲大喜之后沉淀下来的沧桑。

    柳伊然想到一句话,不自觉的说道“往事浓淡,色如清,已悲;经年悲喜,净如镜,已静”

    李三生听到这句话,愣了愣,随即自言自语到“往事浓淡,经年悲喜,已悲,已静”

    似乎想到了什么,李三生猛然拿起旁边的酒葫芦大口大口的灌了起来,直到大半酒葫芦里的杜康老酒都被他灌光,哈哈的大笑了起来。

    坐直,身正,二胡起,曲子悠扬,李三生大吼道“贼臣当道天地愁?各路诸侯旦夕忧;手执三尺龙泉剑,杀了贼臣万事休……”

    一曲秦腔《伐董卓》,霸气而出……

    这一刻,李三生酣畅淋漓,近乎疯魔……

    (求个月票)x!~!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