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般.若

第六百四十九章 三年(上)

    第六百四十九章三年(上)

    不管是男人和女人,总是要在经历一些事情之后才会升华,谁都不是一成不变,又有谁不想一直孩子下去,无忧无虑,什么也不用想,只是当随着时间而一天天的长大,被动的去接受你眼睛所看的世界,被动的去想那些你不想也得去想,被动的去经历一些事情后,你就想孩子,都再也孩子不了了。

    这个男人是谁?

    唯有李家三生……

    看着映红了天边慢慢落下的夕阳,李三生缓缓的出了机场,首都机场,人来人往,每个人脸上都带着不同的表情,高兴的,痛苦的,烦恼的,兴奋的,大多数人都匆匆而过,也不知道到底追寻的到底是什么?如果拦住一个人的话,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的是什么?

    只是不可否认的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平凡平淡的,大起大落,刻骨铭心的,悲痛欲绝的,他们的眼睛便会告诉你,他们的故事是什么样的?

    李三生变了,真的变了,似乎三年的时间让他重新走回到了小村子时候的模样,那个无欲无求,只是坐在爷爷旁边,支着脑袋听爷爷拉二胡吼秦腔喝杜康,那时候的他纯洁的像一张纸,任凭爷爷在这张纸上挥斥方遒,外面的世界再大,他也看不到,靠着仅有的想象去幻想。

    只是当走出小村子之后,他便慢慢的迷失自己了,他的双眼看着这个肮脏而又不公平的世界,看着一幕幕悲观而又壮观的事情,那些不该有的戾气都慢慢的积攒在了他的心里。

    直到二龙和薛幡出事之后,彻底的爆发了,一瞬间便蒙蔽了他的双眼,迷失了自己,走不出自己心里的心魔,所以从东北出来之后,他便愈发的冷血,似乎除过自己身边的亲人和朋友,其余人都可以当作棋子利用,可舍可弃。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自己强行改变了别人要走的路,这是不是太过霸道了。

    正因为知道自己这样一天一天的下去会变成很可怕的后果,所以他才选择出去走走,完成雪儿的梦想,也出去看看这个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跳出棋盘看自己,看别人,何尝不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这个世界很大,说是环球旅行,其实也没走过少地方,毕竟一个人一辈子都不可能走完这个世界的每个角落,他只是跟着雪儿去她想去的那些城市和地方,喜欢的话就住段时间,长的有三个月,短的也就一星期,除非雪儿的病严重了,才会在这个城市做短暂的逗留,然后继续下一站。

    不管是男人女人,出去走走终究是好的,因为这个世界还有很多你连想象力都想不到的地方,你在城市在办公室在按部就班的路上永远看不见,非洲大草原上的狮子与羚羊的搏斗,永远看不见在尼亚加拉大瀑布那银河直落九天的壮观场面,永远看不到挪威极光和星空组成的美轮美奂画面,永远喝不到爱琴海旁边的黑咖啡,永远吃不到潘帕斯草原上的烤肉。

    出去走走,你会发现这个世界如此美好,你所追求的很多东西都会慢慢的被改变。

    李三生就这样陪着雪儿走啊走,一直往前走,他们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住了两个月,这是雪儿最喜欢的几个城市之一,这里是阿根廷的首都,也是阿根廷最大的城市,素有南美巴黎之称,气候宜人,景色迷人,有很多有趣的地方,雪儿很早就打听清楚了这里都有那些可以去的地方。

    布宜诺斯艾利斯是一座美丽、清洁的现代化城市。从飞机上俯视城市,街道宽阔整齐,到处绿荫覆盖。漫步市区,那巍峨挺立的高层建筑,来往如梭的汽车洪流,回旋上下的立体交通,令郎满目的橱窗布置,让人眼花缭乱。

    市区那些迄今保存完好的古老建筑物,带有欧洲古典建筑艺术的浓厚色彩,既有哥特式教堂,又有罗马式的剧院和西班牙的庭院。市区以拉普拉塔河岸为基线,成扇形状展开,大多数街道、公园、广场、博物馆、车站、纪念碑和塑像的名称,均来自重大历史事件和著名历史人物之名。

    李三生和雪儿便住在拉普拉塔河边,房东是个年过半百的老太太,叫爱丽丝太太,很是和蔼可亲,能做的一手漂亮的甜点,更是喜欢自己琢磨,每次折腾出新的口味,李三生总是他的实验者,自然不是每次都会成功,看到李三生无奈的表情的时候,爱丽丝太太和雪儿都会相视一眼笑起来。

    爱丽丝太太知道雪儿的情况,便对雪儿很好很好,当做亲生女儿一样对待,她不仅做的一手漂亮的甜点,还会做的一手非常好吃的菜,经常做各种各样的好吃的,为了雪儿更是学会了中餐。

    布宜诺斯艾利斯城是在一片大草原上建筑起来的,这里四季分明,气候宜人,雨量充沛,土地肥沃,城市长年不脱绿装。域外丰林茂草,一望无垠。市区街道两侧种植着梧桐树、桉树、棕榈和美洲大陆上特有的哈卡兰达树,高大的木棉树遍布全城,那些盛开的桃花和桔黄色的木棉花交相辉映,显得十分艳丽。最引人注目的是奥布树,这种拉普拉塔河流域特有的植物,树干粗大,枝叶繁茂,树冠像一把太阳伞,在烈日炎炎之时,给地面带来大片浓荫,让人感到格外清凉爽身。那些草坪、花坛更是伸展到城市的每个角落。在住宅区,家家阳台上都摆满了青翠的观赏植物,这些盆栽花木,千姿百态,各具匠心,美不胜收。

    爱丽丝太太家也是如此,阳台上摆满了花,晴天他们就出去玩,雨天就待在家里看花,三个月的时间,他们抽空走完了潘帕斯草原。

    让李三生感到意外的是,正是因为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这几个月,雪儿的病情居然好转了,这让李三生一阵惊醒,更加坚定了走下去的理由。

    从布宜诺斯艾利斯离开之后,他们去了巴西里约热内卢,离开的时候爱丽丝太太很舍不得,这三个月,他们在这里交了很多朋友。

    在里约热内卢,他们并没有待多长时间,只是逗留了一个多星期,这里最有名的自然是科帕卡巴纳沙滩,关于里约的科帕卡巴纳海滩,有一个出处不详的故事。一个富人问躺在沙滩上晒太阳的流浪汉:“这么好的天气,你为什么不出海打鱼?”流浪汉反问他:“打鱼干嘛呢?”富人说:“打了鱼才能挣钱呀。”流浪汉问:“挣钱干嘛呢?”富人说:“挣来钱你才可以买许多东西。”流浪汉又问:“买来东西以后干嘛呢?”富人说:“等你应有尽有时,就可以舒舒服服地躺在这里晒太阳啦!”流浪汉听了,懒洋洋地翻个身,说:“我现在不是已经舒舒服服地躺在这里晒太阳了吗?”

    这也许是个笑话,但里约人的态度就是这样:悠闲,懒散,自得其乐。的确,在里约这样得天独厚的城市,美食、美女、美景,最好的一切就在手边,你还能要求什么呢?

    但是,如果这就是你理解中的里约的全部,也许你就错过了里约最深刻的东西。巴西人说,“上帝花了六天时间创造世界,第七天创造了里约热内卢。”花费了上帝整整一天时间的里约不是一个外表美美头脑空空的木美人,在它无限旖旎的外表下,另有一种复杂在流动。

    从里约热内卢出来之后,这一年,雪儿的身体很好,病情不但没有恶化,而且还有康复的趋势,李三生很是高兴,心情很好。随即便直奔澳大利亚墨尔本,墨尔本待了有一个多月的时间,这里华人很多,在这里李三生和雪儿算是认识了不少朋友。

    更有趣的遇到了《这些都是你给我的爱》的作者安东尼,安东尼依旧在墨尔本大学读书,雪儿很喜欢安东尼的作品,安东尼的西餐做的不错,带着他两去了他以前打工的那个城堡,自己亲自下厨给他们做西餐,城堡的女主人很客气,和雪儿更是一见如故,听说他们在环球旅行,便邀请他两住在她的小城堡里。所以这一个月,李三生和雪儿便都住在这里。

    在墨尔本的这一个月,中途去了躺悉尼,更是有幸在悉尼歌剧院听了场演唱会,离开墨尔本前几天,他们去了著名的大堡礁。

    一直往前走,他们在路上……x!~!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