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天赋掠夺者

第二十章 伊泽瑞尔的推理能力

    ()“成交。”

    伊泽瑞尔微微一笑,留下嘉文和诺森,带着阿木木走回屋子里,将倒在地上失去行动力的尤利拖到门边。伊泽瑞尔在阿木木耳边悄悄说了几句话,阿木木面露迟疑之se,伊泽瑞尔耳语了几句,阿木木这才点点头,看向尤利的眼中露出一丝不忍。

    不一会儿,伊泽瑞尔和阿木木将被绷带紧缠的尤利丢到嘉文脚下,嘉文感觉有点对劲,赶紧俯身一看。只见尤利瞪大的眼睛中还定格着不甘和恐惧交错的神情,嘉文咬牙将手指往尤利鼻翼一探,发现尤利已经没了呼吸。

    “他死了?!”嘉文顿时抬头惊呼出声。

    伊泽瑞尔解释道:“没错,这个亡徒刚才闯入我的屋子企图杀死我,当时情况紧急,我朋友也没有留手,直接把他打死了。怎么,难道尸体带回去不能复命吗?我们可没有弄花他的脸蛋,要知道死人是不会泄露秘密的,你们也不用担心他会泄露德玛西亚的秘密情报。”

    看着尤利的尸体,诺森脸se黑得难看,尤利可是他多年的好友,这几年又随嘉文出生入死,这友情是用血与汗浇灌而成的,如今见他客死他乡,心中万般难受,直想宰了伊泽瑞尔和阿木木为尤利报仇。他看了一眼嘉文,见嘉文没有表示,只得按捺住心中的怒火。

    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游历瓦罗兰数年,那么多生死难关都一起挺过来了,嘉文怎么也没想到尤利竟然就这样夭在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村子里,这让恼羞成怒的嘉文心中动了杀人灭口的心思。虽然伊泽瑞尔是名英雄,但他能感觉出伊泽瑞尔的能量十分弱小,绝对是刚觉醒天赋的新英雄,嘉文想杀他是手到擒拿。

    可看到伊泽瑞尔身边的阿木木,那股邪恶的不死能量气息让他一阵忌惮,他没有信心挡下两人的联手进攻,而且诺森又不是英雄,真要打起来,恐怕诺森也要交代在这里。

    想到这里,嘉文要动手的冲动浇灭了不少。

    不得不说,阿木木虽然是个爱哭鬼,言行也有些孩子气,但在关键时刻扮起黑脸可真是撑得住场面。什么话都不用说,往那一站,不死能量气息散发出来便足以震住一大票人。

    “那就多谢了!”嘉文城府极深,知道眼下不能动手,他记下了伊泽瑞尔的模样,交付给他30金币后,和诺森一起抱着尤利的尸体匆匆消失在深沉的夜se中。

    两人离去后,阿木木看向伊泽瑞尔,语气有些不安:“伊泽瑞尔,我们为什么要杀死那个刺客?把他交给那两名士兵不是更好吗?”

    伊泽瑞尔知道这个看似邪恶的木乃伊心xing其实很善良,之前他让阿木木杀死尤利也是迫不得已而为之。不过他也有必要告诉阿木木一件事情。

    “阿木木,我问你,如果有人要伤害你所重视的人,你会怎么办?”

    阿木木想了想:“我会不惜一切保护我所重视的人。”

    “不,你应该那个人企图伤害你所重视的人之前,先一步杀死他!”

    “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是无依无靠的孤儿,我们很渺小,没有人能够帮助我们,所以我们只能变得更坚强,更果断,更狠辣。我们是孤儿,谁都不能欺负我们,谁都不能……”

    伊泽瑞尔这句话像是在对阿木木说,又像是在对希瓦娜说。但更像是在对他自己说。冰冷的城市赋予他一颗敏感的心,恍惚间想起小学时和同学打架被对方父母甩了两耳光的景象,伊泽瑞尔知道从那时候起,不能再被别人欺负的种子便已在脑海中生根发芽。

    阿木木橙se的大眼睛凝视着伊泽瑞尔,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回到屋中,希瓦娜迎了上来,焦急的问:“刚才究竟是怎么回事?”

    伊泽瑞尔撒了个小谎:“刚才那个刺客应该是罗格村村民雇佣来杀死我们的,希瓦娜,这个村子真的不能再待下去了,他们已经铁了心要消灭你,所以,你跟我一起走。”

    希瓦娜见他神se诚恳,贝齿不觉咬住朱唇,低着头良久,才柔声道:“嗯,那就麻烦您了。”

    见希瓦娜终于答应,伊泽瑞尔送了口气,他冲威尔打了个手势,示意威尔把之前从尤利身上搜到的东西拿过来。

    威尔将东西统统递给了伊泽瑞尔,伊泽瑞尔打量着尤利身上搜出的东西,除了一把jing致的匕首和一个装满金币的钱袋之外,还有一个纹章。这个纹章伊泽瑞尔并不陌生,他曾经在沙漠中看到过。蓝se的方盾上蛰伏着一只金se的巨鹰,盾的下方是两把交错的银剑,这俨然就是象征着德玛西亚的纹章!

    威尔看了一眼纹章,道:“这是德玛西亚的荣誉纹章,这纹章象征着城邦的荣誉,不是普通人能够拥有的。”

    伊泽瑞尔紧攥着手中的纹章,回想之前嘉文和诺森的表现,不禁冷笑连连。

    他才不会相信那两个人的片面之言。从一开始伊泽瑞尔发现了端倪。

    首先,罗格兰村位于德玛西亚和诺克萨斯交界边缘,如果他二人真是追击诺克萨斯亡徒的jing备士兵,那么当他们向自己询问亡徒消息的时候,脸上表情应该带着万分紧张焦急的神se,因为如果在罗格兰村还找不到亡徒的线索,那就意味着亡徒可能已经逃离德玛西亚势力范围了,进入诺克萨斯地界了,他们只能无功而返。

    可是刚才那两人的表现却有点耐人寻味,嘉文表情十分镇定,看不出明显的情绪变化,但诺森的城府并无龙枪男子深,虽然他竭力掩饰着,但伊泽瑞尔还是感觉得到他眼中的紧张和焦急。

    从心理学角度分析,一个对自己至关重要的消息揭露前,人的反应通常会是期待又带着紧张的矛盾情绪,例如考试成绩发布前考生们期待又带着点忐忑的矛盾。再观诺森,他明明很紧张,何为要装作不紧张?

    这一点便让伊泽瑞尔对他们二人的追捕亡徒的说辞起了疑心。

    如果他俩人表现出紧张焦急之se,那么伊泽瑞尔反而会相信他们。可是诺森紧张了,却装作不紧张,伊泽瑞尔生出一个大胆的猜测,刚才那两个人会不会和刺客是一伙的呢?

    毕竟阿木木刚擒下尤利,他们两人就马上跳出来给尤利安上一个亡徒的身份而且还要带走他,时机把握得如此只好,怎么看他们都像是一伙的。

    令伊泽瑞尔不解的是,如果他们真是一伙的,同伴失手之后他们为什么要跳出来,而且还用这种漏洞百出的理由。在伊泽瑞尔看来,他们直接动手抢人并杀人灭口会更合适一些。

    也有可能是忌惮阿木木的实力,所以不敢贸然动手,可是,他们为什么在刺杀失败后还要跳出来呢?难道那个尤利是个很重要的人?

    伊泽瑞尔回想起自己从尤利身上搜出纹章后他那面如死灰的表情,他不难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尤利害怕自己的身份泄露,而嘉文和诺森也害怕这一点。所以才会在刺杀失败之后跳出来。

    那么新的疑问紧接而来,他们三人又是什么身份?

    伊泽瑞尔起先还以为是他们三人是诺克萨斯人,但尤利身上的纹章却代表着德玛西亚。这里是德玛西亚的地界,尤利既然是德玛西亚人,却害怕自己的身份泄露,那么只有两种可能——通缉犯和皇族。

    之前从威尔口中伊泽瑞尔了解到,德玛西亚是一个追求荣耀、财富、活力的城邦,德玛西亚人自豪的视自己为瓦罗兰的jing神美德先锋,他们用严酷的刑罚来确保他们的道德标准。而德玛西亚皇族,更是被称为公平与正义的化身。

    而尤利刺杀伊泽瑞尔前并没有将能够证明自己身份的东xi zang起来,这一点很符合常理,要么是因为尤利是个傻比,要么就是因为尤利太过于自信,自认为对付自己手到擒来,所以才没有费劲特地将特地能证明自己身份的纹章藏起来。

    如此推论,如果真实情况是因为尤利的自大,那么尤利等人肯定对伊泽瑞尔实力有一定的了解,这才敢下杀手。只是他们没料到伊泽瑞尔身边还有阿木木这样一个强力助手。

    所以伊泽瑞尔又能得出一个结论,之前自己和罗格兰村村民起冲突时,这三人可能就在一边看着了,了解自己实力水平之后才下杀手。以此论证对方不可能是通缉犯,通缉犯不可能有闲心凑这种热闹,远离群众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如此一来,嘉文等人的身份就呼之yu出了!

    皇族,或者是贵族。

    是了,如果对方真是德玛西亚的皇族或者贵族子弟,在做不干净之事时最为忌惮的就是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毕竟那是一个将声誉看得很重的城邦,若是皇室传出负面消息,肯定会在城邦内引起风波。

    将之前一连串信息结合起来,伊泽瑞尔越来越认同这个推论的准确xing,可是新的疑问紧接而来,他们为什么要对自己下手?

    是和我的身份有关?还是说,和希瓦娜有关?

    伊泽瑞尔目光灼灼的看向了希瓦娜,推论到这里便只能中断。

    前世伊泽瑞尔喜欢看一些推理电影和小说,耳濡目染之下也具备一定的推理能力,但他不是神,能有限的情报能分析出这么多信息,伊泽瑞尔已经很了不起了。

    “希瓦娜,这里已经不安全了,你收拾一下东西准备一下,明天一早和我们一起上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