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精灵圣剑使

第一百六十九章 清睾的战士在行动

    金手指在战斗的时候最需要做的并不是正面击败对手,而是怎么快捷方便惨人道影形毫节操就怎么来,最好还得利用地理人员优势——正面战斗的都是傻x干的事情,大家不要学习。

    在感应到乌托克的攻击的时候,林零就已经计算了几种避退和反击的方案,其中有几种当场被舍弃了,而剩下来的就成为了他当下的选择范围。

    随后他又发现名为修德穆的圣器族的攻击总是影形难以避开,所以就决定了先把对手解决掉,以防万一对方再来找自己的麻烦。

    至于为什么要解决掉?拜托,曾经号称用不太监的太史公大神曾经说过烧死基佬人人有责啊!(咦,真的有人说过这句话吗?)

    而在当下,能够被林零运用的最好的地理优势就是四处挥洒的剑气,于是一个不算计划的计划就这么形成了。

    利用完全没有实体形态的空间剑气将乌托克逼上预先计算好的指定位置,将其以空间剑气围而不打,随后和对方废话吸引注意力,最终借助正好当空洒下的黑白剑气穿透了对方左腿的右边以及右腿的左边。

    尽管对方也有可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预先感知到危险,但是由于被空间剑气包围的关系,在乌托克的感应下很可能四处都是危机,于是并不会怎么在意周围的黑白剑气——这就好像林零以前看过的一个新闻,说的是一个倒霉蛋在游泳池里喝到了黄色的池水……

    当周围的危机点太多,那么多出来的一个黑白剑气的威胁也就容易被忽视过去了,不然乌托克还真没傻到站在那里连躲都不躲的地步。

    被黑白剑气穿裆之后,乌托克的脸色僵住了。修德穆的脸色也僵住了,随后两人几乎是齐齐发出了一声惨叫。[

    “我的蛋!!”

    “我的玩具!!”

    林零一脸厌恶的补上了一道空间剑气,让乌托克这个刚刚一转成为孤睾的战士的家伙又强制二转成为了清睾的战士……

    惨叫声再次响起,修德穆已经扑到了自家契主面前:“我的小甜心!!”

    林零:“呕……”

    蒂雅露卡:“呕……”

    “该死的小子,居然敢伤了我的小甜心。去死吧!”修德穆似乎是用什么能力给乌托克止了血,随后一脸狰狞的向着林零扑了过来。

    他整个人化作了一团黑雾,挥洒的黑白剑气都只是穿过他雾化的身体而没有产生任何的伤害,随后修德穆所化的黑雾一阵扭曲,扑向了林零。

    心(西)爱(奈)的契主被伤到了重要部位,很有可能下半生性福就此拜拜。让这个平日里还是很冷静的圣器族人只剩下了杀死林零的冲动。

    只有同性之间的爱情才是真爱啊啊啊啊啊啊!!!

    敢挡在他的恋爱之路上的人全部都去死啊啊!!!

    伤了他的小甜心的都必须要用命来偿还啊啊!!!

    再这么骗字数下去真的没有问题吗啊啊啊啊!!!

    不远处的林零只感觉那雾影瞬间向里缩小了一部分之后,一阵被锁定的危机感袭来,随后便是他的手臂上再次出现了数道血痕,完全不符合常规攻击方式的伤害!

    正常情况下,是不可能出现所谓的‘必中’的攻击的,因为一切的攻击都是有一个过程。首先形成攻击,接着发出攻击,随后攻击到达,最后攻击命中。[

    如果想要规避攻击的话,就需要在攻击命中或者命中并造成伤害之前做出相应的反应来。不论是魔法还是战技,亦或是更高一级的领域和本源的攻击,甚至高两级的规则攻击都是有发出和命中的过程的。

    尽管理论上本源攻击对于本源之下的属于强制命中。规则攻击对于规则之下属于强制命中,但是这仅仅是因为官大一级压死人的缘故,而并非是攻击不可回避。

    但是林零却完全没有看到对方的攻击的轨迹,自己就莫名其妙受伤了——之前在地底祭坛边上的时候也是这样子。

    对方外挂续费了?!乌托克实际上是在扮猪吃老虎?!其实现在自己是在幻觉之中?!乌托克蛋碎之后契约圣器小宇宙提升到黄精极限了?!

    以上各种可能性被一一排除,最终只剩下来了一种情况——他没有看见。

    并不是不存在攻击的轨迹,而是单纯地没有看见,或者位于视界的死角所以看不见而已。

    就好像金手指于前行中发出攻击的时候外人看不到并不代表攻击本身不存在,仅仅是从视觉效果里消失了而已。

    而这个修德穆的攻击则更加狂拽霸酷叼一点,不仅仅是视觉效果上消失了,哪怕是感知之中也消失了。

    在林零的感觉之中仿佛就是自己的身体内部爆发出了某种不知名的力量。使得身体受到了伤害。

    后退三步,林零迅速进入了潜行的状态,只不过修德穆却只是冷笑一声:“杀了你,得到了戒指,然后救人!”

    切。原来嘴上喊着小甜心,最后还是把小甜心放在第三位吗?!

    暗中的林零撇了撇嘴,但是反应却是不慢,修德穆整个如同地下祭坛的时候一样将雾化的身体扩散开,将这一片区域笼罩了进去。

    “找到你了!”

    刹那间,影形的攻击再次到达,林零做好了防御的准备,却还是在刚才的伤口处再添新伤。

    【这种感觉,怎么好像是我自己撞伤刀子划破了,而不是被人的攻击命中,有这么内部攻击方式吗?而且还是完全没有感觉就中招了,似乎还能随时发动,这家伙其实才是真主角么?!】

    心中的吐槽不停,但是林零的大脑也在飞速的计算着,判断着对方可能的攻击原理。

    “没用的!”修德穆冷笑一声。攻击似乎从四面八方降临,又似乎从身体内每一处爆发,琳琳的身上又多了十几个新的伤口。

    “小雅,换地儿~”

    林零一声令下,小雅顿时心领神会。力量一转,便将两人拖进了折叠空间之中,和常规的物质空间隔绝了开来。

    尽管不知道对方的攻击方式,但是这种可以视自己潜行的能力的原理他还是看出来了。

    既然对方的身体可以雾化,那么产生的黑雾也可以说就是对方的身体的一部分,当黑雾扩大到空间的每一个角落将林零所在也笼罩进去的时候。可以说林零等于就是身处对方的‘身体’之中。

    而且修德穆对于这个‘身体’的掌控力度可不是一般的普通人的那种程度,都已经可以雾化了,那么进行每一个因子的细微控制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样一想的话——对于相当于身体一部分的黑雾笼罩的空间拥有绝大的掌控力的情况,不正是相当于一种变异的领域,亦或是阉割版的领域么?!

    尽管没有领域之力那么强,但是林零在其中的确是所遁形——但那也是在他身处和修德穆同一空间的情况下。

    在林零当场转换进入了折叠空间之后。果然修德穆仿佛没了头的苍蝇一般一下子就锁定不了他了——但是相应的,身处另外一个空间的林零也同样法对位于常规物质空间的修德穆发出攻击了。

    而且对方的身体雾化之后简直是魔物双免疫的究极buff,什么攻击打上去都是直接传过去,根本就是毫用处。

    “小雅,按照我说的做!”

    由于小雅已经逼近圣域阶的生死玄关,对于空间的掌控能力大大增长,以前如果将人保持在折叠空间的话就没有多余的力量来进行其他的攻击了。但是现在嘛……

    只见黑雾之中忽然间裂开了一道空间裂缝,将黑雾吞了进去。

    下一刻,修德穆蓦地发出一声闷哼,唯一没有雾化的脸上惨白之色一闪而过。

    受伤了!

    雾化之后的身体不是刀枪不入,而是反过来刀枪皆入,但是就好像你用刀剑想要砍烂一滩水一样——简直就是扯淡!

    但是刚才那小小的举动,空间裂缝直接将修德穆一部分雾化的身体放逐进了空间乱流之中,等于直接用空间的力量将他的身体划分成了两份,将一盆水倒进两个杯子之中一样,彻底分开!

    空间剑气和空间利刃的原理主要还是压缩的空间。而刚才的空间裂缝却是撕开空间,前面是积木,后面是黑洞,两者性质完全不一样,故而才可以伤到修德穆。

    轰隆——

    就在此时。不知道是不是刚才的空间裂缝引起了什么连锁反应,悬浮于高空的黑白二色太极图骤然间绽放出万般光芒,剑气冲霄,在一瞬间仿佛沟通到了冥冥之中的什么存在,一黑一白两把巨剑的虚影陡然在空中浮现出来。

    ☆

    “那是什么!!”

    霜月等人想要进入王宫,却发现王宫外围仿佛出现了一层形的结界,将众人挡在了外面,任由她们怎么攻击都济于事。

    这一道结界由纯粹的剑气构成,似乎贯彻了剑使们‘一剑在手,一往前’的最好意念,只允许单向通行,王宫里面的人可以出来,但外面的人却论如何也法进入。

    就在此时,天空之中的黑白太极图渐渐浮现出来,升上了高空,同时城卫队基地之中的神秘王座也在同一时间升空,爆发出了穷尽的诅咒之力。

    “那个是主人提到过的太极图?!”霜月眯了眯眼睛,依稀记起灵神幻狱之中似乎也有着类似的构造,只见那天空之中随后形成的二色巨剑剑身一转,剑吟阵阵,历时当空劈了下来!

    轰隆——!!

    一股霸道匹的攻击袭来,仿佛切开了空间,沿着王城印派尔的最大主干道一路向外,延伸出了一道长达数千米的巨型沟壑!

    剑气所过之处,街道上的人全部被绞杀干净,一存活!

    这突如其来的暴乱让所有人都惊呆了。原本那些死角挥洒的剑气也就仅仅是限于王宫附近一带,甚至还有不少人在远处看热闹打算浑水摸鱼之类的,结果被这忽然到来的灾难全部发上了精心制作的便当,找死神共进午餐去了,为魔剑出世的情节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可谓是深藏功与名。

    “这……这到底是什么……难道这就是魔剑阿波菲斯?!但是那把白色的剑又是什么?!”

    “不对不对……”地面上合力撑开护盾的尾音皱了皱眉,“不管是那把白色的剑还是那黑色的剑亦或是那张王座都给我以一种出自同源的感觉,但是……这怎么可能?!”

    有什么剑能够和魔剑阿波菲斯出自同源?!而且还是看上去属性截然相反的剑?!

    “不管了,这两把剑一爆发,这个结界也破了,我们现在先进去找到主人再说!”

    “好!”xn。

    “奇怪……”和众女一起进入王宫的同时。尾音的眼神也在太极图上停留了一下,悄然计上心来。

    与此同时,林零和修德穆的战斗却进入了胶着状态。

    一见雾化的身体很容易被扯进空间乱流,修德穆又迅速地变回了**形态,这种形态下对于空间裂缝撕扯的抵抗大大增加,以蒂雅露卡下载需要维持折叠空间的情况下所能够发挥出来的力量还不足以放逐他。

    一时间。局面陷入了僵持。

    就在这时,一个身影自远处踏空而来,明明没有达到星辰阶却可以轻松地凭空行走,几步之间就来到了林零和乌托克的战场之间。

    “林零,交出戒指。”阿娅冷着脸看向林零。

    林零嗤笑一声:“交给你?来,妞儿给爷笑一个我就给你。”

    阿娅的脸色更加阴沉。

    “当然不笑也是可以的。”林零忽然间又补充了一句,“把你边上那两个小丫头给咱当标本。我已经集齐了一蛋,和三肢,就差这**了~”

    “你说谁是**!!!”小红顿时暴怒,火焰再一次向着林零席卷而来。

    不过林零此刻还是处于折叠空间之中,这火焰仅仅是穿过了他的身体,就好像之前林零的攻击穿过了修德穆雾化之后的身体一样,强制mss伤害为零……

    林零冲着小红直咧嘴:“别这样嘛,好歹打过好几场了,俗话说得好,打是亲骂是爱……失恋就用脚来踹。看你上火上到全身都红了括号红衣红发红眼括号,还是消消气嘛~万一**了那就不好了!”

    “你这个神经病!!”

    林零微笑:“多谢夸奖。”

    “林零,最后说一遍,你没有机会。”阿娅没有理睬下面修德穆和乌托克的咆哮,而是冷冷地看着林零。“你现在修为也不过是七级而已,上次借助了护城魔法阵的便利,这一次你没有这个机会!”

    从实力上看,阿娅是九级魔法师,小红小蓝都已经是星辰阶,而林零这边却是一个星辰阶加一个七级,如果再算上乌托克和修德穆的话,那就是三个星辰阶加两个九级对上一个星辰阶加一个九级,孰强孰弱一眼明了。

    见状,林零只能叹了一口气:“看样子我只能老实交代了?好吧,其实那个戒指……就在上上面的太极图正中央,你可以考虑自己去拿……”

    场面一下子凝滞起来,小红几乎暴跳如雷,好不容易才被苦笑的小蓝按了回来:“魂淡你耍我们?!”

    林零微笑承认:“你终于发现了啊,真聪明,给你点32个赞。”

    “!yb$^$*(!$f*qgn!yb……”一连串意义不明的词汇从小红的口中爆出,让一边的小蓝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而阿娅则依然是面表情的看向林零:“你到底说不说?”

    “说啊~咱不是已经说了么?那个戒指被吸到上面去了,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林零一摊手,满脸坏笑的表情,总让阿娅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来着。

    但是仔细确认了一遍又好像什么都没有一样——难道这只是她的错觉?!

    周边的野火熊熊燃烧,在几次暴乱和肆虐的战斗下王宫已经差不多彻底成了废墟,一阵阵热浪迎面扑来,让人感觉满满的烟味充斥鼻腔。

    等等,烟味?!这里主要建材以金石为主,木材很少,哪来的那么重的烟味?!

    阿娅顿时脸色一变,手中的冰系魔法已经爆发出来,试图将周围的空气全数凝结。

    “啧,被发现了啊,真趣呢。”

    林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悄然远去——找老头子去了,眼下的情况明显不是他能够对付的。

    阿娅的手上正漂浮着一块小小的冰霜,其中冻结了几颗极为细小的黑色颗粒,乍一看完全就像是不完全燃烧的燃材所释放出的黑烟。

    但是这并不是黑烟。

    “这是什么?”小红把脑袋凑了过来。

    阿娅脸色冰冷,一挥手将那冰块和其中的黑色颗粒一同化为粉碎,然后看向地面上:“先救人。”

    而地面上,乌托克和修德穆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满面潮红,下身某个物件胀的巨大,已然完全迷失,随时可能上演一场拳♂拳♂到♂肉的好戏。(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