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精灵圣剑使

第一百六十七章 来晚了

    (擦,来晚了,还是没赶上,咱可怜的全勤啊55555~~~不过没办法了,咱尽量看着办吧……说起来如果有错别字咱也木有办法……事后我会好好地修改一遍的……)

    只不过,林零只是拍了几下就停下来了。

    ——地面的震动更加剧烈了,隐隐间有着剑气透过大地射向天空,将之前爆炸形成的烟雾搅散,露出了澄澈的天空。

    “这是……”

    缠绵在一起的三人也把注意力转开了:“这是……”

    三个人似乎都是知情人,再加上修为接近圣域,很快就意识到究竟发生了什么。

    盖斯特王室老祖脸上带着惊恐:“怎么可能!!魔剑真的要出世!!难道是天要亡我盖斯特……”

    那个两个水蛇似的青年脸上也露出了浓浓的诧异:“魔剑居然在这种时候就出世了?!难道是下面的行动失败了?!”

    见到三人的神情,林零咧了咧嘴,从个人空间中掏出了一枚炸,向着几人身上一砸。[

    炸炸裂,却并非是爆炸,而是形成了一张拖网,将三人罩在了里面。

    随后他才放心的放下星金石板砖拍了拍三人:“看起来你们好像知道些什么啊?说说看吧?刚才我给那个什么破戒指灌注力量的时候可是突然间中断了呢。”

    “戒指、灌注……你是什么人?!”

    直到这个时候,打得火热的三人才终于意识到了问题所在,这里是王宫深院,平日里根本不会有多少人来,以免打扰了老祖的清修。这个少年……妈蛋的是谁啊?!

    王宫不是什么菜市场,而这一片名为‘琉璃殿’的区域则更是特殊,是一国老祖的静修之地,一般来说会来这里的除了王室中人之外就只剩下了一些负责打扫的佣人。

    至于守卫?

    拜托,这里呆着的基本上就是一国的最强者了。如果最强者都挡不住,要守卫来当摆设吗?

    眼前的黑发少年,看穿着就不像是王室中人,但同样也不像是佣人仆人,更何况王室的佣人之中哪可能有这么一个深井冰存在?

    只不过三人刚才打的太♂激♂烈了,以至于一连被敲了这么多下脑袋之后才意识到了大问题。

    ——他娘的这深井冰是谁啊?!

    而且关于王宫下镇压着传说中的魔剑的事情并非是寻常人可以知道的。再结合对方说的话——难道是这个小子捣乱强行破开了魔剑的封印,导致出现了现在这样的暴走的情况?!

    三人的思绪翻飞,发现情况不对正打算各自分开先解决魔剑暴走再说。

    毕竟不管想不想掌控魔剑,魔剑暴走的情况是双方都不希望看见的——

    而现在看起来掌控魔剑的关键——那枚七印戒指就在林零的身上!

    事实上,整个盖斯特王室之中知道魔剑的存在的人只有王室老祖一个,并且还是上一代的老祖传下来的。除此之外就算是执掌着那枚七印戒指的历代国王本人也仅仅认为那个戒指是国王身份的象征而已。[

    根据口口相传的秘史,在数万年前的圣王年代,盖斯特王国刚刚建立没有多少年的时候,魔剑曾经暴动过一次,那段时光简直就是最为漆黑悲惨的岁月,王宫被笼罩在边剑气之中,差一点就要毁于一旦。

    好在数万年前的修炼者远没有如今这么凋零。而且那个时候的魔剑封印也远比现在强盛,故而在王室某几位老祖的努力下,似乎是举行了一个什么秘密的仪式,最终成功地将魔剑压制了回去。

    但是在那之后,王室却每一代都会抚养一个女婴。

    那女婴每次成长到三十岁的时候便会神秘失踪,相隔二十年后,王宫里又会神秘出现一个新的女婴,然后再次成长……如此下去一直往复循环。

    五十年的时间,足以让普通人老去,再加上深处别院深宫。一般人根本就不知道这个女子的存在,她的存在对于外界来说基本上也是保密的。

    也曾经有人试图探究过女婴的来源,但是一例外都失败了,这个女婴的出现仿佛是一个轮回,又仿佛是一个纠缠不清的诅咒。论外人如何去探查,都没有任何的发现。

    而那个女婴自己也完全没有以前的记忆,仿佛除了外貌完全一样这一点之外,根本就是不同的个体。

    至于那个女婴的名字就叫做……依琳!

    那枚魔剑的伴生戒指七印指环也是在依琳第一次出现的时候和依琳一起出现的,其功效是当初的盖斯特王国老祖传授下来,一直流传至今。

    然而,也仅仅只有每一代的老祖才清楚一件事,当初伴随着女婴一起流传下来的还有一句话——

    “我啊,我就是一个路过打酱油的~”林零摆了摆手,“你们不用在意我,只要回答我的问题就可以了。”

    至于什么魔剑出世,关他什么事儿啊?他就不信如果魔剑真的暴走了死老头子会不出手!

    林零贪财的性格也是死老头子培养出来的,考虑一下死老头子那甚至超越了至臻化境的修为,再想象一下几年前他在地摊上硬是把一个银币的东西砍价砍到了十个铜币买下来的场景,一股由衷的蛋疼感油然而生。

    而且老头子绝对不是什么遵纪守法的好人——遵纪守法还会跑去当金手指么?!

    故而他可不会管什么万象和平条约中圣域不能出手的规定,如果真的有什么能够打破人神桎梏的魔剑出世,这老家伙十有八九会出手抢夺,那样的话别说是圣域了,就算是至尊阶甚至是那之上的至臻化境来了又顶个球的用处!

    果然有个好的后台意味着少奋斗至少二十年啊!

    林零咂了咂嘴,一脸浑然不在意的神情。但是他不在意,这边的三人却不能不在意。竟是在下一刻齐齐爆发出攻击轰向了林零。

    然后他们的攻击瞬间就被那一张拖网给挡了下来。

    那拖网看似网洞很大,一撕就破,但却出乎三人意料的坚韧,在被攻击的时候甚至会产生一层薄薄的光膜,将攻击挡了下来。

    所以实际结果就是。向着林零发出攻击的三人同时被自己的攻击糊了一脸。

    “小子,你做了什么!!”

    “其实也没做什么啦~”林零摆了摆手,他又不是白痴,眼前的三个人差不多顶得上两个伪圣域,自己要真是什么都不做就在这边和他们聊天那才是脑子有洞——尽管原来就有洞就是了。

    当初离开古代星月大陆的时候,明明顶了个人间圣王的称号实际上却是个研究狂人的西维还有他的好基友萝莉控塔维尔(这名称的前缀真是越来越长了)给林零留下来了一大堆各种各样的魔导器、炼金道具等等。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可以对圣域阶甚至是至尊阶产生效果的。

    当然——有一个前提是你得在圣域阶和至尊阶面前有那个时间用出来,不然的话就算给一个能炸死至臻化境的炸到一个一级的人手里,能不能弄死一个九级都是一个未知数。

    但是刚才的情况不同,刚才三人完全处于纠缠状态,对于林零的到来甚至没有及时的做出反应,故而林零完全是施施然地就把这张拖网套到了三人的身上。

    “拖网炸——唔。光听这个名字你们应该听不出什么。不过咱作为一个合格的反派主角还是好好地给你介绍一下好了。

    这张拖网的材质是极北冰原上的地纹寒冰蚕吐出来的蚕丝融入了曼德哈钢和翠星石粉末,基本上至尊阶以下的攻击可以坚挺半小时不动摇。”

    林零说话的同时,魔剑的暴动越来越厉害,地面上的震动也已经越发明显。

    王都之中许多人已经开始感受到这一场动乱的不寻常,许多动物魔兽之类的甚至反常地出现了焦躁不安的情绪,纷纷向着王宫的地方咆哮。

    “这……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三人瞪大了眼睛,虽说双方实际上也都可以拿出类似的东西。但是一方毕竟是一个古老王国的守护者,而另外一方背后的势力则更加庞大,眼前这个少年到底是什么来头?!

    “嘛嘛,不用那么惊讶嘛。这个拖网炸可是人间圣王亲手制作,上面至今还残留着体味,是不是感觉到很荣幸啊亲。”

    荣幸你妹亲你妹!

    三人再次爆发,但是网上再一次出现了刚才那种奇特的光膜,将攻击再次反了回来,糊了三人一脸。

    这一下三人也不敢随便攻击了。

    就好比一个普通人如果用拳头猛砸墙壁到手痛之后的反应一般都是收手,如果不收手通常只有两个可能——要么就是这个人是个精神病。要么这个人是个神经病。

    ——你懂的,差不多一个意思。

    他们的攻击中尽管蕴含着自己的精神力,但并非完全不会对自己造成伤害,如果真的按照这小子的说法,他们就算狂轰半小时都不见得能够挣脱这张网。而每一次反的攻击就算只有百分之一糊在了自己的脸上。那也绝对是够呛了。

    还有,他说这张网居然是人间圣王亲手制作的?!

    看这少年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难道他和传说中的人间圣王还有着联系?!

    要知道,人间圣王的传说虽然大家都知道,但是他在位的时间比起后面的几位有名的大帝并不算长,明明按照他的修为绝对可以活很久,但是在数万年前就带着十二守护王者集体失踪了。

    不然的话,十二王者所创立的十二个帝国哪有可能沦落到现在这种只剩下三个帝国的地步?!

    有人猜测人间圣王遭遇到了什么不测,故而不幸陨落;也有人猜测人间圣王已经打破了人神桎梏,向着遥远的神域飞升而去;还有人猜测实际上人间圣王根本就是该死的统治者编纂出来的一个虚假偶像,就是为了将当初的历史统一起来,以便于愚民欺骗后世民众便于统治者统治。

    一般支持第三种说法的人后面还会强烈要求打破现在的统治者的统治。建立全新的国家云云……这一类人常常被人称作粪青~

    “来来来,看我的眼睛。”

    林零出言之时,声音之中带上了一丝常人完全觉察不到的蛊惑之音,那是来自霜月的能力。

    霜月在古代星月拥有着‘破军歌姬’的称呼,可不仅仅是本身的实力强大。她的声音随时都可以带上一种蛊惑的色彩,一曲‘迷魂’既可以让人迷失,而一曲‘斗战者之诗’也可以让战士重新振奋发挥出十二分的力量。

    眼前的三人虽说可以顶两个伪圣域,但毕竟不是圣域,而且正好处于震惊状态,被林零这么一震之后。竟是齐齐中招,眼神之中失去了灵动,浮现出的全部都是茫然之色。

    “听好了,你们三个喜欢一起玩3p。”

    林零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三个人正好形成一个三角形,然后你们就在这里玩露天ply好了……”

    再想了想,他拆掉了拖网。将三个人摆成了三角形,然后打了一个响指带着蒂雅露卡施施然地离去。

    小雅有些好奇:“主人,你为什么不继续问下去了呀?”

    “问个头啊笨蛋!”林零伸手了一下少女光洁的额头,咧嘴一笑,“那三个家伙指望他们说什么是肯定不可能的,毕竟少说也是活了几十岁甚至几百岁的老家伙了,要真是随便问问就回答了那我还真担心这个世界是不是都被老头子给传染了。出门自带智商削弱的光环。所以刚才我只是顺带着报个仇而已,那老头子的国家的城卫队不仅搜捕过我们一次,而且还不干好事儿弄了王座搞出来这么多麻烦,我当然要好好地招待他们一下。至于那两个水蛇男我只是看他们缠绵在一起有一种想要自挖双眼的冲动,因此只是让他们爽一下而已。”

    话说回来了,貌似一个两个的,今天已经看见四个基佬了?

    今天难道就是传说中的1111基佬专属基佬日?!

    他本身就没指望从这三个人口中问出什么有用的信息来,只是一个小小的尝试而已,现在看到魔剑暴走的情况加剧,更加没心思继续在这里和他们折腾了。因此只是迅速地让三人忽略了自己之后就离开了。

    还是赶紧找到那个依琳公主比较好!

    这一次,林零没有再耽搁什么,很快地就找到了之前跟踪布莱尔的时候去过的那一处偏僻的宫殿。

    宫殿之中,从林零的角度可以看到一个金发少女正站在户边,忧心忡忡地看着外。似乎是在担忧着什么,但是一想到自己不尴不尬的处境,依琳也只能是幽幽叹气。

    从有记忆以来,她的父王对自己始终都是不冷不热,她曾经一度怀疑过是不是自己的母亲那边有问题,要知道她的母亲并不是现在的王后亦或是王妃之中的任何一人,从出生以来她从来就没有见过她的母亲。

    比如说像某些小说中说的,她的母亲难产死去,而她的父王认为正是她的缘故才害死了自己心爱的女人故而对她格外冷淡什么的。

    不得不说少女时期的想象力是丰富的,但是后来依琳就渐渐发现了,自己的父王对自己的态度与其说是冷淡,更不如说是疏远。

    那是一种仿佛规避潜在威胁一般的举动,就好像她这个公主是一个天大的隐藏的遥控炸,但是这个炸又黏在了手上拿不掉,不知道何时会爆炸的炸始终让人人心惶惶一样!

    这个发现,一度让依琳伤心了很长的时间。

    一直到后来她遇到了布莱尔。

    再然后就是几天前布莱尔来带她脱离王宫失败之后,她心中渐渐地生出了一种奇怪的感应。

    仿佛有什么使命,亦或是有什么动机即将到来,而自己很快就要面对那个存在。

    就仿佛是自己的天生命运终于迎来了终结,她的心中出现了一种奇怪的惆怅同时也有了一种释然和解脱一般的快慰。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心性单纯的依琳并不清楚,她只知道似乎在自己的身上会发生什么大事。

    直到今天。

    刚才从王宫地下传来了巨大的震动,一般人往往以为这仅仅是一场突发的灾难地震而已,但是依琳却感觉自己的心跳仿佛跟着跳漏了一拍。

    就是这个时候!

    好像有一个声音在告诉她!

    就是今天!

    仿佛今天就是她命运即将迎来谜底的一刻,她的焦虑渐渐地被平复下来,心中仅剩的也只有对于布莱尔的担忧了。

    自己还能够见到那个青年么?

    依琳不知道。

    “来吧,我带你去见你的小情人。”林零的声音骤然间在少女的背后响起,让她愕然之中生出了一丝的惊喜。

    她听出来了,这个声音正是当天她和布莱尔即将逃离王宫的时候出现在耳边的神秘人的声音!

    而就在同一时间,林零手中的七印指环,再一次产生了暴动!(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