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精灵圣剑使

第一百六十四章 一波又一波的熟人

    林零跳下去的同时,后面的机巧人偶也跟着进来了。

    不过与其说是‘跳进来’,更不如说是‘摔进来’,由于不知道什么原因似乎王宫里所有的机巧人偶都失控了,所以这些人偶根本没有判断出来那里有一个非常深的坑洞就飞速赶了过来,然后就是一个个扑通扑通跟着掉了下来。

    林零想了想干脆一剑斩出,扫下周边的土石,直接将头顶上的洞口封住,尽管他不怕这些机巧人偶,但是这么多家伙一会儿一起跟着掉下去也挺麻烦的。

    如果是活人他还可以敲晕,但是这些完全暴走失控了的机巧人偶他只有拆烂了才可以让其停止行动,否则简直就是一个杯具。

    向下落了一段时间之后,林零可以感觉到已经快要接近地面,于是再次一剑斩出,空间之力形成的缓冲让他的速度骤然减缓,最终缓缓地落地。

    “啧,照明工具。”

    咂了咂嘴,林零从空间里翻出了照明用的魔晶灯,这玩意儿可比点火照明安全多了,这种地下空间常年封闭,天晓得里面有没有一些可燃性的气体,万一一个火点上去爆炸了,那可真是好玩了。

    ☆

    已经下到地面之下的林零并不清楚,就在他塞给布莱尔的炸药被引爆之后,整个王宫都陷入了爆炸后的烟雾之中,这绝对不小的动静已经惊动了整个王都大半的人。[

    丫的又不是聋子瞎子,那么大的烟雾那么响的声音怎么可能发现不了?!

    但是只有很少几个人才知道这一场爆炸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一处偏僻的酒馆之中。店老板关上了往日里就没有什么人来的店堂的门,确认了一切误之后就开启了结界。

    随后他进入了地下的酒窖,从其中一个酒架上拿下来一瓶价值足足数千金币的好酒之后,酒窖侧边的一扇门打开了。

    店老板闪身进入了通道之中,通道的门随之关闭,从外面完全看不出任何的异样。

    通道之后的房间并不大,除了一张荧幕和一台操控的仪器之外就几乎没有什么别的东西了。

    他在仪器上来回操作了几下,很快那荧幕就从一片灰白变成了雪花屏。

    又过了几秒钟的时间,荧幕画面骤然一变,一个全身笼罩在黑影之中的人出现在了画面上。

    “大人!”店老板赶紧恭敬地行了一个礼。“事情有变化。似乎不止我们巅峰议会和地狱十字出手了,还有别的力量也插入了进来!”

    “说说现在的情况。”那‘大人’沉声道,声音仿佛是三元重叠,听起来带着一种奇怪的颤音。完全不像是人类的喉咙能够发出的声音。

    “是!”店老板点点头。随后便恭敬地将现在的情况说了一遍。

    ‘大人’听了之后陷入了短暂的沉思:“难道是那天晚上灭了我一具分身的小鬼?”

    店老板顿时大惊失色:“大人的。您的分身?!”

    “不用担心,一具分身而已,那天晚上的交易闯进来了一个很有趣的小子。扔出来一颗炸专门针对空间,直接将那一方空间炸得塌陷坍缩。为了护住那件东西,所以我就牺牲了那具分身。如果说从‘爆炸’这一手法上来看,倒的确像是那个小子做得出来的事情,你们继续观察,必要时刻继续联络,我会视情况决定是否接起你的联络。至于行动的那些个人,你发通讯过去,说必要的时候允许动用剑鞘!”

    “是,大人!”[

    这话音才刚落下,画面再一次变成了雪花屏,而店老板也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差不多同样的事情还在另外一个地点上演着,不过对话的内容还是有所变化的。

    “巅峰议会的白痴,自以为掌握了剑鞘就可以十拿九稳,却不知道魔剑分离出的剑魂也是关键,只要弄到禁魂指环,对付剑魂完全是轻而易举。”

    “传令下去,到了必要的时候,允许……”

    林零所居住的酒店之中,霜月等人在百聊赖地等待之际,没等来回归的林零,却等来了莎娜和艾雪,以及稍候跟着赶来的伊利亚三人。

    “林零他人呢?”莎娜一进来就焦急地抓着霜月问道。

    不过霜月也只能一摊手:“主人他去王宫里了,现在……”

    “什么?!他已经出发了?!他不是说要等我们来了才走的吗?!”三人顿时脸色一变。

    “怎么回事呀?”昨天晚上没睡好的尾音揉着朦胧的睡眼走了出来,“发生什么了?”

    “林零他在哪里,快带我们去找他!”莎娜焦急不已。

    “到底怎么回事?主人说了他很快就回来的,你们发现什么了?”

    霜月皱了皱眉问道。

    “你们自己看这份资料!圣王历一千八百七十二年!盖斯特王国王都印派尔上空突然绽放万般剑气,魔气滔天,历经三天三夜才渐渐消散。”

    “这有什么问题吗?”。

    “那之后有王宫中人在王宫中的山林边捡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女婴,就干脆将其抚养长大,你们看她的外貌……”莎娜手上的这份资料很明显已经有了不少年头了,上面的图片都有些模糊不清,不过依稀间众女(伊利亚:我的立场呢?!)还是能看出那个女子的容貌。

    “这是……和那布莱尔的小情人依琳一模一样?!”

    “后面的记录很少,仿佛被人擦掉了一样,即便是我们几个也找不出来更多的记录,至于伊利亚则是在他们王国的记录中找到了大约是王国刚刚建立没多久的时候,曾经有王子向盖斯特王国求亲。当时的那名被求亲的公主似乎也和那个叫依琳的公主长得一模一样。”

    “还有这里这条记录……”

    话说完,房间里的人一时间全部陷入了沉默之中。

    长得一模一样?!还都是盖斯特王国?

    如果只是一次的话那还可以认为是后代异变出现一个和祖上长得极为相似的人物,但是许多次出现?那明显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甚至有可能这个依琳公主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阴谋!

    “不行,我们得去找主人,他可能会有危险!”

    ☆

    在林零的眼前,展现出来的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地下世界。

    整个地下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空洞,和当初那洛希城的地下祭坛不同,这里的空洞仿佛是被人生生以强大的力量一次性挖掘而出,而并非是一点点建立起来!

    “啧,老头子说的这地方还真是有趣了啊……”

    林零咂了咂嘴。蒂雅露卡这个时候已经变回了人形。少女挂在林零的手臂上,两人一同向前走去。

    地下的空间想来应该非常隐秘,因为这里居然连一个镇守的人都没有,更别说有什么敌人了。

    而在视线可及的尽头。存在的是一座……庞大的祭坛!

    那祭坛通体灰褐色。材质非金非石。表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复杂纹路,只是一眼就能够让人感受到其中尽时间流逝的沧桑。

    “祭坛祭坛,他丫的又是祭坛。怎么这么多祭坛!古代的那帮老家伙jj吗?!”

    林零撇了撇嘴,恶意道。

    他目前为止算上这座已经遇到了三座祭坛,第一座是洛希城中的祭坛,第二座是塞帕昂的祭坛,第三座就是这里的这座庞大祭坛。

    如果仔细观察的话就可以发现,这三座祭坛虽说造型不同,大小不同,但是其本质的能量结构设计却都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这样一来,即便是没心没肺如林零,也难免有些怀疑了。

    这些年代远远超过了上古的祭坛究竟是有什么用处的?!尽管传说在那个神明依旧行走在大地上的神话时代,信仰和祭拜神明的现象数不胜数,但是这已经多少年过去了?

    这么长的时间过去,即便是坚硬的星金石都要风化消散,居然还能有祭坛保留至今?

    这和那古神遗迹不同,古神遗迹之所以可以保留到后世,最大的原因还是其中残存的古神之力起到了保护的作用,而这些祭坛林零可以清楚地感受到它们有着和古神一样古老腐朽的气息,却不存在着古神的力量,那么究竟是什么力量使得这些祭坛至今完好损?

    “嘁,不管了,老头子说看到了第一个东西就把戒指放上去就行,话说回来……这和那个依琳公主哪里有半毛钱的关系了?”

    老头子当时也说得含糊其辞,让林零不知道他究竟想要干什么,不过现在他也干脆不想那么多了,直接就掏出了那枚从国王奇鲁身上拿来的戒指,向着祭坛上一抛。

    顿时,神奇的一幕出现了。

    原本沉寂如同死水,完完全全没有一点能量反应的庞大祭坛,在这一刻忽然间如同被投进了石子儿的水面,蓦地波动了起来。

    下一刻,从祭坛底部深入泥土的位置开始,一点点莹莹的光芒出现,将祭坛上的魔纹逐渐点亮。

    虽然看起来速度很慢,但事实上那是由于整个祭坛太过于庞大而造成的错觉,荧光迅速上涨,很快就将整个祭坛都蔓延点亮,并最终在一声嗡嗡声中骤然爆发出来了明亮的辉光。

    林零在一边看得惊奇,不过他也看出来这时候似乎正是关键时刻,自己还得继续等下去,一直等到异变结束才行。

    那一枚戒指仿佛是一把钥匙,在被投入祭坛中央的一瞬间打开了一扇被封印的门,一扇通往未知的大门。

    过了没多久的时间,祭坛上的荧光产生了变化,最初的荧光有些类似于圣光星光,柔和却不失威严,而现在的光芒却逐渐变得刺眼起来,一点点向着极致的白光发展。

    当到达某一刻,林零只感觉自己的眼前只剩下了瞎人狗眼的白光的时候。那白光又霍然一变,由白转黑,从白色的亮芒迅速地向着黑色的光芒转化!

    “嗯,这是魔气?!难道这下面真的镇压了魔剑阿波菲斯?老头子不是说那只是个笑话吗?!”

    忽然间,林零眉头一皱,只见那祭坛的下方骤然间飘散出了一阵阵的黑色气息,那气息在让人看到的刹那心生种种乱象,一股股混乱而嗜血的情绪在心头滋生。

    也就是林零灵魂特殊,一切针对的灵魂的力量几乎都只能‘作用到’却不能‘起效果’,再加上分享的来自霜月的那一部分微弱的阉割版三魂圣音的扫除。很快就将那种不适隔绝在了体外。

    如果是一般人或者是心神薄弱的人。这会儿说不定已经被那种诡异的力量趁虚而入,直接失去意识,沦为只会杀戮的傀儡了。

    这个时候再仔细观察,林零甚至还发现了那黑色的雾气中所蕴含的一丝丝锋锐之芒。在一瞬间就让他想到了——剑气!

    这难道真的是魔剑阿波菲斯被镇压的地点。而自己开启了镇压的封印。所以魔剑将会被释放出来?!

    但是光看这动静也太小了点吧?!

    当初魔剑阿波菲斯在世的时候,不是号称伏尸百万血流漂杵么?难道这么多年过去连一把剑也会改邪归正?!

    “主人,这下面好像的确是有一把剑呀。”

    忽然间。小雅有些迟疑地开口,让林零顿时一愣,随即又语地拍了拍额头——自己怎么都忘了,就算平日里可以化成人形,但是小雅的本体还是一把剑!

    就好像有血缘的人之间往往有一种神奇的感应一样,小雅她们这种已经达到了生命程度的剑器多少也会相互之间有所感应吧?

    再不济,就好像两块磁铁,相互之间多少磁场还有些干扰呢!

    这么说来的话,魔剑阿波菲斯莫非也是圣器一族的族人?想想还真是有这个可能性。

    “嗯?”

    林零忽然间神色一动,迅速地拉过少女,转身就进入了潜行的状态。

    “有人来了!”

    过了没多久,脚步声由远及近渐渐响起,隐匿在深处的林零眯眼看去,发现这丫的居然还是个熟人!

    眼前的金发女子一身白衣,身边跟着一红一蓝两个小姑娘,正是当初在星夜王国两次和林零交锋的白衣女子阿娅和她身边的那一对双子精灵!

    短短几个月的时间没见,林零发现阿娅的修为居然再次提升了一级,达到了九级的程度,而她身边的双子精灵小红小蓝居然已经达到了星辰阶!

    不管是精灵使还是圣器使,想要促进修为的增长的最好办法就是体液的交流,这么说来……

    林零瞬间脑补了一下一大两小三个妹子光着白花花的身子在大床上磨镜子的场景。

    “这里是已经有人来了?!”阿娅看到祭坛中仍然在不断释放的黑色雾气,不由得皱眉戒备起来。

    “诶呀,不会是那个国王自己想要开启封印,结果被魔剑反噬吞了吧?”性格一直风风火火的小红忍不住撇嘴道。

    “小红你是白痴呀?”身边的小蓝不禁翻了一个白眼,“上面让我们和阿娅来,本来就是为了这个可能出世的魔剑,据说这玩意儿可是圣器精灵双种族天赋为一体的神奇存在,话说那种存在到底是什么样子啊……咱好想要见一见呢~”

    一边说着,蓝发少女的脸上就不由自主地流露出来了憧憬的神色。

    对于一只精灵而言,还有什么能比一个神秘而强大的精灵前辈更让人向往的?

    “精灵圣器双种族天赋为一体?这是什么意思?”暗处的林零眯了眯眼,“而且精灵之家居然也掺和进来了,不知道到底还会有什么人进来?”

    而就在阿娅正打算出手拿下那悬浮在半空的戒指的时候,她却忽然间心生警觉:“什么人?!”

    林零是真的吃了一惊,差点就自己从暗处跑出来了,不过他还是确信自己的潜行非常到位,对方应该看不出来才对。

    不过他还是提高了一份警惕,做好了随机应变的准备。

    “不出来?”阿娅皱了皱眉头,似乎是在灵魂中传递信息,“小红,那个方向,烧了他!”

    在火焰精灵小红出手的一瞬间林零就松了一口气——因为那火焰喷射的方向根本就不是他所在的位置,这么说来还有人也跟着进来了?!

    感知域悄然张开,他果然在不远处的另一个暗角发现了一个匍匐在那里的身影,当然对方似乎是跟着阿娅进来的,本身并没有发现林零的存在。

    应该是见到祭坛的时候有些太激动了,所以才泄露了一些气息被阿娅发现。

    眼见火焰袭来,几乎避可避的人影终于奈一个翻身,避过了火焰的攻击,但是同时也把他的身形从潜行之中暴露了出来。

    那是一个有着一头红发、妖娆外貌的……男子。

    林零确认了三遍,发现这个家伙的的确确真尼玛是一个男的。

    尽管有着妖娆的容姿,但是那突出的喉结绝对说明了这个家伙的性别,除非这货是一个扶她!

    “咳咳……阿娅小姐……”人妖同志咳嗽了两声现出身来,脸色尴尬。

    阿娅面色一冷:“乌托克?我们之间不熟,请不要用这个称呼来叫我,请叫称呼我的姓氏潘多拉!”

    “咳咳,你看我们都认识这么长时间了,有哪个必要嘛……”

    话还没说完,一柄锋利的长剑已经抵在了他的喉咙口。(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