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精灵圣剑使

第一百四十章 主角终于死掉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丑满脸震惊地看着蒂雅露卡和霜月的组合,看着自己即将变淡消失的身形,脸上只剩下了惊骇。

    “你们……怎么可以伤到我的……”

    “我也不知道呀。”小雅歪了歪脑袋,说出了让小丑差一点吐血的话,“不过主人叮嘱过我好几次,如果他不在身边的话,就让我听霜月姐姐的话呀。”

    小丑再一次把视线投向了霜月,意思很明显——他想要死个瞑目。

    霜月撇了撇嘴:“有什么好说的?最终还是这小丫头的功劳,我们是攻击不到你,但是我们却可以逆转你身上的时间,想必你不是时时刻刻都在规则保护之下的?那么只要逆转到了你不受规则保护的时候,我们就可以轻松地攻击到你了。而你本身的实力……可以说并不是很强。”

    “居然是……这样……时间……”小丑喃喃自语,原本就狰狞的脸上此刻由于痛苦和迷茫的关系更显得诡异,“时间……居然有人可以逆转时间吗……”

    话还没有说完,他的身形迅速黯淡,最终消失了。

    霜月叹了口气:“你怎么这么快死掉了,我还没说完呢,后来我们尝试了一下,发现这个方法不管用,结果就用时间之力暂停了‘致死攻击’,然后用空间之力将其转移到了你的身上……”

    “霜月姐姐,我们现在去哪里?”见到小丑彻底消失,蒂雅露卡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我们去找主人!”

    “诶,也就只有你才满脑子都只想着那个变态了!”

    “咦,难道霜月姐姐你不是吗?”小雅的脸上流露出一丝迷惑之色,“但是小雅刚才明明听到攻击降临的时候你嘴里喊的是主人的名字呀。”

    “错觉!那只是你的错觉而已!”

    “可是……”

    “烦死了烦死了烦死了!我说错觉就是错觉啦!”

    ……

    尾音只感觉自己的身体被完全打散了。

    她并没有能够在规定的时间内找到足够的道具和线索离开这个房间,结果在时间消耗完的一刹那,一道致死攻击降临,直接将她的身体彻底打散。

    如果不是因为她身为亡灵界之灵的特殊性的话,她恐怕现在已经魂飞魄散,而不是依然以灵魂的形态漂浮着了。

    那发出致死攻击的来源在攻击了一次之后就没有了动静,好像没有看到她这个闯关者依然还‘活着’的样子。

    只不过。她现在的活着仅仅能够算是苟且偷生——并且。如果她不尽快想办法凝聚出新的躯体的话,灵魂之力在这个诡异的完全得不到能量补充的房间里,也会最终消耗完毕。

    而到了那个时候,迎接她的也许只剩下了魂飞魄散一途。

    “林零……他鬼点子这么多。如果他这时候在这里的话。一定会想到办法的……”

    少女的心中不知怎么地冒出了那个平时完全就是思维不在现实世界的蓬莱少年的身影。

    “我怎么会想到他的……”

    “妈妈让我出来……结果我却连遮掩亡灵气息的那件宝物都没有找到就要死了……这难道是命运?”

    时间不知道究竟流逝了多少。少女只觉得自己的灵魂中的灵魂之力的流逝速度越来越快,此刻她的灵魂已经虚弱了不少。

    “好累……好想睡过去……”

    就在这时,她的身边忽然间响起了一个声音:“咦。你这平胸怎么才短短一段时间不见,已经变成了光球了?你这是转职成了主神了吗?和你说,你这个主神当得不称职诶……一般主神不是一个光蛋,而是左右各一个光蛋,然后中间还会伸出一根长长的棒子,这样的造型才符合审美观嘛……”

    ……

    “我说西维啊,你确定你走的路是对的?”

    塔维尔有些狐疑地看着两人刚刚走过的那个拐角:“我怎么觉得好像刚才走过了那个地方了?”

    “不,那里我们并没有走过。”西维推了推眼镜,“事实上,我已经确定了一件事情,我们所走的这个迷宫,到目前为止根本就没有一个地方是重复的!”

    塔维尔大吃一惊:“这怎么可能?!如果没有一个地方是重复的,按照我们的估计,我们现在应该已经走出去了才对啊!”

    “不,实际上还有一个可能性……”

    “难道……”塔维尔的脸色变了变,而且是变得很难看,“你是说……这个迷宫是在不断变化着的?”

    如果说他的这个猜测是真的话,那么很多事情就麻烦了。

    迷宫是不断变化的,也就意味着原先的活路可能会成为死路,原先走过的地方可能还会再绕回来而他们却不认识,更意味着他们很可能一辈子都走不出这个迷宫……

    “不用担心,我基本上已经摸清楚了这个迷宫的变化规律,事实上林零也提到过这种变化的规律,他将其称之为‘扯蛋’,你应该记得他说到过一两次……”

    “你说那个?等等,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个迷宫的变化规律会不会也是一种……”

    “没错,也有可能是一种林零的‘熟人’,这个世界真是越来越有趣了呢。”西维抬头看着这片空间的穹顶,“我甚至真有些怀疑,我所来到的究竟是不是‘数万年前上古年代末期至圣王年代之前’的时期呢?会不会我们……都生活在林零的梦中?”

    “你……”

    ……

    约希娜娇小的身影不断地在战火纷飞的战场上行走着,和那些正在进行战斗的人有着明显的对比。

    那些正在战斗的人……不,那已经不是人。而是某种超越了人,超越了一般生灵的存在。

    这些人中,即便是身体最矮小的也身高数千丈,高者甚至顶天立地,仿佛能够支撑起一整个世界。

    “这里是哪里……爸爸你在哪儿……”

    小丫头啜泣着,呼唤着,但是却没有人回答她。

    她在战场上不断地行走着,直到某一刻,小丫头的脑袋轰地震动了一下。

    随即,她的身上散发出了一阵阵的光芒。

    这些光芒将她小小的身躯笼罩。宛如胎儿出生时的羊水。温暖而舒适。

    下一刻,令人惊讶的一幕出现了。

    包裹着娇小女孩的光团一点点变高,一点点变大,仿佛其中的人也在跟着一起长大。

    时间缓缓地流逝。之间光团的外形从萝莉变成了大萝莉。然后变成了过期萝莉。接着又是腐烂……对不起,串台了。

    总而言之,最终光芒笼罩的身影的身高定格在了大约一米六五左右的黄金身高。

    接下来。那一层乳白色的光芒渐渐退去,露出了其中之人的真容。

    只见那是一名有着披肩蓝色长发的少女,一双蓝色的眸子仿佛闪烁着光芒,身材窈窕,曲线怡人,一顶草帽不知道什么时候戴在了头顶上,却遮不住少女精致的面容。

    如果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这个少女的面貌仿佛就是大了许多岁的约希娜,在面部轮廓上依然看得出那个小丫头的身影。

    轰——

    一股浩然澎湃的气势从少女的身上爆发,轰然席卷,周围的场景如同遇见了烈火的冰块一般,极速消融,更是大片大片地破碎开,最终完全消失不见。

    随后,少女出现在了一间房间之中。

    这里,是约希娜刚刚进入的地方,很显然她之前身处某个幻境之中,在现实中的身体根本就没有移动过一步。

    “你是谁!!”

    一个尖利的声音嘶吼了起来,少女脸色微微一冷,一只手一伸,仿佛穿越了无数层的空间,瞬间抓住了什么,将其跨越空间拖到了自己的面前。

    那是一个中年男子,若是林零在这里的话,一定会认出,这是当初被他虐了两次最后不知所踪的十字殿堂的杀手卢卡尔。

    “化境!!你是化境!!”他仿佛见了鬼一般,冲着少女发出惊恐的嘶吼声,“这不可能!你究竟是谁!!人间界如今根本不可能有化境出现!!”

    “化境?”少女微微一笑,声音如同悦耳地玉珠落玉盘,“本王当然不是化境。而且本王也不是来自这个时代,本王的一缕分神历经近千万年,同时再次逆转时空,终于在时空缝隙之中找到了你……你这个背叛者!!不……准确的说,你也只是他的一部分?”

    刚开始的时候,少女的话也仅仅只是让卢卡尔惊讶,但随后就成为无边无际的骇然,“该死的,你是精灵神!!你居然找到了这个地方!该死的!!”

    “谁说不是呢?”少女继续轻笑着,“当然你不用担心,事实上我能坚持的时间仅仅只有三分钟而已……”

    见到中年男子脸上的神情刚刚放松下来,她又继续说道:“不过嘛,解决你倒是没有任何的问题,这样一来浩劫也许会弱一些?嘛……不管了……”

    说完,她也不顾中年男子的挣扎,玉手轻轻一捏,卢卡尔瞬间魂飞魄散,连存在的痕迹都仿佛消失了。

    然而就是下一刻,少女的脸色却忽然一变:“不对,这里不是那个地方!该死的……居然被骗了!”

    她竭力地想要阻止什么,但是自己的身体却很快产生了变化,一点点缩小,变回了小丫头状态的约希娜,仅仅留下一声长长的叹息:“好算计……”

    随后,小丫头缓缓地醒来,睁开了双眼,眼中尽是迷茫。

    “爸爸呢?”

    神秘城堡第二层。

    依然是那个房间,依然是那张长桌前,依然是魔蛇切西亚和林零。

    然而,时间此刻已经过去了足足三个小时。

    林零的身上插了六七把各种各样的武器,鲜血流了一地。脸色惨白。

    只不过,由于这个空间的限制的关系,就如同游戏里的hp不降到0玩家就不会死亡一样,如果是平时受了那么严重的伤势又拖了三个小时的时间,他早就应该失血休克甚至直接身亡了。

    但是在这里不会,他仅仅只是虚弱,要么是虚弱到了极限死亡,要么就是寿命耗尽死亡,再要么就是被切西亚‘掌控’之后输掉游戏死亡。

    但是反过来,切西亚也没有好到什么地方去。

    在桌子的对面。切西亚的身上也插了七八柄武器。黑色的鲜血在身下汇聚成了一个小小的水洼。

    只不过因为林零不认得蛇脸的表情,所以无法从外表上看出对方的虚弱程度就是了。

    但是在林零的感知域中,切西亚的生命气息比之前足足减少了三分之一——这是这三个小时的生死游戏下来的后果。

    同样的,林零身上的生命气息足足减少了一半还要多。

    很显然。从运气上来说。林零是要好过切西亚的。但是两人本身的寿命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如果继续持续下去,差不多再过上一个小时的时间,林零如果还没有掌控对方或者是杀死对方的话。那死的肯定是他自己——因为他寿命没了。

    “桀桀桀,小子你居然到现在还没有崩溃,心理素质真不错啊。”切西亚怪笑一声,受了林零的武器卡牌的一次攻击,但是对它而言仿佛什么事情也没有一般。

    诚然,一般人如果玩这种游戏的话,恐怕不是先死在卡牌的寿命剥夺又或者是致死攻击下,而是活活将自己给吓死的——看着自己的寿命大限一点点到来,又或者是看着自己的身体一点点虚弱,一点点接近死亡。

    很多人在还没死之前就会先疯了。

    只可惜,她这次遇到的不是一个普通人,是一个精神病……

    正所谓精神病就算再疯一点,也还是个精神病嘛……

    “咦,心理素质?说起来你这条母蛇到现在还没来大姨妈,心理素质真是不错啊。”

    林零依样画葫芦地回了一句,然后便又是切西亚抽卡牌了。

    “桀桀,这一次运气好像到我这边了啊……”切西亚抽出寿命牌之后,卡牌上赫然写着‘三百五十年’的字样,“三百五十年,无。小子,听好问题,你的上一辈子究竟是什么物种?”

    同理,林零可以用‘无法回答’的问题来剥夺切西亚的寿命,切西亚反过来也可以这么做,这一次是三百五十年的寿命牌,很显然剥夺寿命要比提问掌控划算多了。

    根据她的计算,林零原先的寿命应该在一千五到两千年之间,经过三个小时的时间,差不多降到了五六百的样子,这三百五十年就又是一大半去掉,剩下来哪怕她只要不断地提出对方回答不出的问题,就可以直接让林零寿命耗尽而亡。

    上辈子的事情?上辈子的事情有有谁能清楚?

    林零想了想:“哦,上辈子啊?我是人类啊。”

    法则毫无反应。

    切西亚只觉得自己对于林零的‘掌控’又多了那么一点。

    她几乎是下意识的就要喊出来:“这怎么可能?!难道是蒙的?!”

    但是蒙的也是绝对不可能啊!就和‘真名’的认证方式一样,这个空间必须是要你自己‘确定’、‘认可’这个答案,才能够被视为正确的答案,否则绝对会被当做错误的答案的。

    难道……

    她忍不住生出了一个几乎令她疯狂的念头:“眼前这小子难道真的记得自己的上辈子?!”

    只不过现在属于她的问题时间结束了,又轮到了林零。

    林零缓缓地抽出了两张卡牌。

    ……

    又是一小时的时间过去,林零身上的武器增加到了十一把,切西亚身上的是十二把,两个人的生命气息都比刚才又微弱了许多。

    切西亚抽牌:“五十年,无。桀桀桀……小子你的寿命恐怕不足五十年了?这个游戏我赢了。”

    此刻的林零脸色惨白,甚至有一些头发也变成了白色,这是短时间内生命元气消耗过大的征兆。

    不过他还是挤出了一个笑脸:“哦?你是说你愿意说出来你大姨妈的日期了?”

    “操!小子你可以去死了!”切西亚差点被噎住,这小子从刚才开始就tm不断地打听自己的生理期,这小子是精神病么?!

    “小子你听好了,这可是你生命中的最后一个问题……桀桀桀……你下辈子是什么物种?”

    林零的脸上还是那副风云轻淡的表情,让切西亚不由得心中‘咯噔’了一下。

    ……这小子,不会这个也知道?

    知道上辈子还好解释,下辈子……怎么可能?!

    林零微笑着点点头:“我不知道,所以拒绝回答。”

    靠!你不知道还装得那么风云轻淡做什么!你要死了啊!不是你要过年大一岁啊!拜托你有一点即将死亡的恐惧感好不好!

    切西亚不知怎的居然有一种要抓狂的感觉。

    不过尘埃落定,她终于放下心来:“桀桀,小子你死定了!”

    一股无形的力量降临在了林零的身上,只见他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地衰老下来。

    头发开始变得花白,皮肤生出了皱着,身形变得佝偻,几个眨眼的功夫,刚才的那个蓬莱少年就变成了一个随时可能死亡的老头。

    再然后,切西亚只觉得林零身上的生命气息终于走到了终点,如同燃尽了的蜡烛一般,缓缓地……熄灭了。

    林零的身体也不动了。(未完待续。。)

    ps:  求订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