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精灵圣剑使

第一百二十七章 亡灵始祖,亡灵界异变——忽悠,大忽悠,继续忽悠

    “那好,我们就继续,就当已经做好准备了。”

    被霜月吐槽之后,林零瞬间转过了身子,一只手向前一挥:“前进!”

    “前进个头啦!”霜月更加哭笑不得了,“主人你到现在还没有说为什么要来亡灵界啊!这里真的很危险啊!我们还是赶紧通过通道回去!”

    现在她虽然通过三魂圣音牢牢地将所有的亡灵挡在了外面,但是这毕竟有着先天克制的作用在其中,而她自己的修为也仅仅只是九级巅峰而已。

    时间一长,当修为耗尽,又没有什么办法补充的话,那在这几乎堪称无穷无尽的亡灵大潮中,最终的下场几乎只有死路一条。

    “放心好了。”林零摆了摆手,“你以为你主人我是谁啊?!”

    “主人你想到好方法了?”

    “嗯,暂时……还没有。”

    霜月:“……”

    如果现在不是忙着抵挡无穷无尽不断涌来的亡灵大潮的话,霜月估摸着自己现在就又有一种像最初认识林零没多久的时候生出的想要跳上去掐死他的冲动。

    但是她现在没生出来,西维和塔维尔这两个家伙却已经生出了这种念头了——这两个虽说一个是穿越的,一个更是完全不认识林零,完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被扯到这一场莫名其妙的事情里来,更重要的是自己的安全不管怎么看都没有一丝一毫的保障。

    只可惜……他们打不过林零。

    有些时候拳头比啥东西都有用,在林零重复使用了上条当麻打脸拳、上条当麻友情破颜拳、上条先生打脸拳和上条先生友情破颜拳之后。两个变成了熊猫的家伙终于暂时安分了下来——因为已经晕过去了嘛。

    这时候,林零终于仿佛感应到了什么,伸出一只手指了一个方向:“那里,勾引老子的东西在那个方向上。”

    “距离?”

    “不知道诶。”

    “……”

    “算了。”霜月泄气了,不过转瞬又充满了满溢的情感,“既然你是我的主人……那我就跟你跑上这么一趟好了。”

    在亡灵界诸多拥有了智慧的亡灵之中始终流传着一个传说,据说亡灵界的根源,连通着传说之中的地狱冥界。

    若是有谁能够走到亡灵界的尽头,闯过流淌着的冥河进入地狱的话,那么那个人……或者说是那个亡灵将有机会逆转生死。达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境地。成为超脱于亡灵的存在——亡灵始祖。

    因为亡灵非生非死,尽管生活在死气之中,但本身却又类似于**,因此这相当于违背了人死后灵魂进入地狱的法则。属于公然挑衅法律的敌对分子。需要给予专政打击。

    因而亡灵在死后直接就是魂火尽散。魂飞魄散,根本下不了地狱——但是如果可以解决这个缺陷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亡灵可以说完全成为了另一种更为高端的生命形态,而并非是现在的样子。

    不过传说也仅仅是传说而已。从来没有那个亡灵到达过亡灵界的尽头,即便是位于亡灵界最顶端的三大亡灵君主也一样。

    然而就在这一天,一股源自亡灵界的最深那从未有人到达过的神秘不可知之地的波动,却骤然间散发开来,那一瞬间,也是林零感应到了冥冥之中的那一股召唤的瞬间。

    一般来说,就算真有人感知到了来自亡灵界的召唤的话,恐怕也会直接搁置——去亡灵界逛一圈说不定就成真的亡灵了。

    但是林零不一样。

    要知道,他首先是一个精神病,其次还是一个神经病,因此,他拖家带口地跳进了亡灵界。

    “导演,这剧本不对啊!”西维醒过来之后的第一句台词就是这个,“我是男的,为什么也成为了家属啊!”

    旁边的塔维尔虽然没说,但是这家伙现在委屈得没边,眼中透露出来的疑问也差不多——这个神经病到底是从哪里被放出来的啊?

    前方的林零撇了撇嘴:“你们俩算是宠物,别乱叫了,赶紧趴着去。”

    众人正在一辆车上,至于车究竟是哪里来的由于剧情太过于繁杂就不一一赘述,贡献之人更是因为已经被干掉所以不再登场,直接深藏功与名。

    总而言之几人现在就乘着这么一辆白骨搭成的马车一路向着亡灵界的最深处前进。

    霜月的脸上掩饰不住的担忧之色:“主人啊,你确定你的感知没有问题?咱现在可是在向着最深处前进诶,我现在的力量就已经耗费了差不多三分之一,如果再深入的话,最多再坚持两天的时间就无能为力了……”

    事实上,坚持的时间可能会更短。

    因为越是往深处,尽管亡灵越是稀少,但是由于死亡气息越发浓郁,所以凡是存在着的亡灵实力都更加强大。

    两天的时间跑到底那就更是扯淡了,就好比地球上有个人起了个自行车宣称要一路从撒哈拉大沙漠骑到马里亚纳海沟底部,简直就是扯的是展望生命蛋了。

    林零无聊地打了个呵欠:“我也说不准,不过第六感告诉我应该是往这个方向走的没错。”

    “主人,不是女的才说第六感吗!”

    林零——又或者说是林玲,挺了挺伪装出来的胸部:“你觉得我现在哪里不像个女人?”

    “声音就完全不像好……”

    “咳咳。”林玲(零)咳嗽了两声,瞬间就换了个声音,怎么听都是一个清脆的少女的声音,冲着西维展颜一笑,“这下就没问题了?”

    后面的西维痛心疾首:“原来如此你说过不了多久我就会对着男人撸,原来是尼玛……”

    塔维尔有点精神不振。神经衰弱的样子:“我们这到底是要去干嘛?”

    “别多问了,具体的我也不知道啊哈哈哈哈!”林零大笑了起来,“不过玩rpg游戏这种事情……不打到通关就知道结局,岂不是很无聊么?”

    于是当晚的时候,林零等人就完全不无聊了——他们迎来了进入亡灵界之后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强敌。

    一边已经分成了两半几近散架的骨车很好地说明了来者不善这个词语,再看看对方一身仿佛是掺了金坷垃似的龙牡壮骨颗粒的金色骨头就知道,这家伙是三大亡灵君主手下的战将之一——骨头。

    别问他的名字究竟叫什么,因为就是这两个看起来很蠢的字组成的名字——骨头。

    当然喜欢他的可能叫他骨头,骨头儿,小骨头之类的。讨厌的那就是贱骨头。炖骨头,时不时地真想把他做成骨头汤。

    只不过骨头拥有一身几乎逼近亡灵君主的骨骼硬度,据说已经逼近星金石,十大战将之中实力少说排在前三位。

    你问林零他们是怎么知道的?

    当然是因为这个骨头实在是太老实了。见面就把自己的身家全部报——哦不。被林零忽悠出来了啊~

    亡灵拥有了智慧。但并不代表每一个拥有智慧的亡灵就是思维缜密天衣无缝了,这之中自然会有差别。

    比如说骨头就更擅长战斗,却不擅长思考和交流。要放到星月大陆的人类社会这就整一个武痴战斗狂人,用好了就是一把利剑,用不好就是专门出事儿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的那一种。

    三大亡灵君主看中骨头自然也有它心思单纯,不参与到亡灵的斗争中来的缘故,不然这么一个强大到有可能威胁自己的家伙放着谁都寝食难安——亡灵也一样。

    而这一次,骨头正巧出来执行任务,忽然间竟是感受到了活人的气息!

    活人的气息,对于亡灵界的任何亡灵而言,就好像是大冬天里的一把火,沙漠中的一道水汽,牛粪上的一朵鲜花,又或者是蓝翔拉面之中的一坨翔……简直显眼到了不能再显眼的地步。

    虽说脑子不怎么灵光,但是亡灵对于生者气息的渴望杀戮和吞噬的**那是深刻在了骨子里的本能,而骨头这种专练骨头,导致一身骨架子格外强大的也就说明了那种**也格外强大……好,这个不算。

    总而言之,林零保守地估算了一下,这个骨头的实力大概相当于星月大陆上的至尊阶……

    果然还是和他下个夺塔棋比较好?!

    对付一个圣域阶就已经以蒂雅露卡重伤沉睡为代价了,对付一个至尊阶……果然还是洗洗睡了求包养比较好?

    实力差距实在是太大,导致此刻即便是林零除了靠忽悠这个看起来智商不怎么高的亡灵来拖延时间之外,一时间也是想不到任何脱身的好主意。

    忽然间,林零的脑海中闪现过了一个绝妙灵感,顿时计上心头,走上前一步,对着虽然被忽悠着但依然时不时地用看猎物的眼神看着林零等人的骨头悄声道:“其实……我们不是生者,也是亡灵。”

    “这怎么可能?!”

    即便骨头生性愚笨,但也知道林零的这话怎么听起来都像是扯淡。

    生者和亡灵的气息截然不同,就连灵魂的‘味道’也不一样,他身为十大战将之一,怎么可能认错?!

    不想林零却嘿嘿一笑:“骨头大人,您现在看到的我们的这幅姿态,其实是我修炼了某种特殊的功法之后才有的效果。那种功法里面提到了什么‘万物双位双生,极阴而阳,极阳而阴,故而至死可往生,绝生可为死……古语有云,大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然后神说快tm老子要花花世界,于是有了世界。再然后他自挂东南枝……’”

    骨头刚开始听的时候还觉得好像有那么一点道理,再听下去却一下子就被林零绕糊涂了,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他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过?!

    林零现在是极尽所能把上一世所知道的那些听起来不明觉厉的古文全部一股脑的搬了过来连成一片,充分发挥了古文的最基本特性——你每一个字都认识。但是连起来你就是听不懂。

    “总而言之,这门《九天十地八荒**五湖四海三言两语一撸到底神功》也不知道究竟是哪位亡灵界的先贤大能所创,可以逆转生死,让亡灵拥有几乎和生者一模一样的躯体,相当于再次复生的同时还不影响战斗力……也就是说,修炼的层次越高,你就越像一个真人,现在想必那位前辈已经去人间界逍遥了?”

    骨头身为强者的天然感应让他觉得事情似乎有点不对劲,但是就是说不出来——因为林零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不明觉厉,只见这一具金色的骨头架子托着下巴。瞳孔之中的灵魂之火不断跳跃闪烁着:“你说的可是真的?”

    “当然。在下所言没有半句虚言!”早就已经变回了原来打扮的林零拍着胸脯保证,然后又在心底加了一句,因为全都是虚的……

    骨头还是觉得有些不对:“那你的修为为何依然只是如此弱小?”

    “这您就有所不知了,其实我只得到了那种功法的前三卷。只能修炼到现在的地步。”

    “那后面的功法在什么地方?”

    “其实嘛……就在更往里面的地方……”

    ……

    霜月、西维以及塔维尔等几人看得简直是叹为观止。原来……尼玛还可以这么和亡灵交流的?!

    无数死在抗击亡灵的战争中的前辈一定会死不瞑目的!

    林零这时候还在不断加大着忽悠的力度:“其实……在下也是一次无意间闯入才得到了那功法的。所以只要您愿意带着在下一起前往,大人您一定可以得到后面更多的功法的!”

    林零几人就这样一路忽悠着有些头脑不灵光的骨头上路了,只留下一个神奇的传说。好,这也就是林零自己意淫了……总而言之他们就是暂时安全了,前提是……不要再有别的意外情况出现。

    星月大陆,出云帝国,艾家。

    这几日艾家可谓是举家欢庆,连带着整个帝都都洋溢着一种喜庆的气氛。

    要问为什么?

    当然是离家多年的艾家小公主的回来了。

    不过,现在的小公主已经成了女王之类的角色,但恐怕还是有不少人愿意拜倒在石榴裙下接受爱の鞭笞的。

    艾雪对于熟悉又陌生的家里也有些感慨,也见到了老了一些的父母,只是随后又想起了已经死亡的林零。

    艾家的高手来接她的时候曾经探查过林零消失的地方,得出的结论是——时空极其错乱,如果被卷入,哪怕是至尊阶也只有死亡一途。

    也就是说,林零依然生还的可能性……小到接近零。

    一想到这里,艾雪和父母家人团聚的喜悦就被冲淡了许多,很快,她的身影又从众人的眼中消失了。

    这当然不是她又一次离家出走了,而是因为……她进入了艾家那个几乎让人谈之色变的禁地!

    据说,艾家禁地是艾家某个上古年代的先祖得到的一件超越了超凡魔导器的存在,若是有哪个后辈能够掌控,必然当一跃成为大陆最顶尖的强者。

    只不过,这禁地之中,外围相对还算安全的地方被艾家用来作为历年家族子弟的历练之地,再往里……那里的死亡概率几乎是成几何级数上升,似乎除了当年的那个先祖之外,就没有什么人进入过最内部了。

    艾家禁地之中,充斥着一种死亡和生命交织的诡异气息,凡是进入其中的艾家子弟都很清楚,这种气息对于身体有着强大的压迫力,但是对于修炼效果的加成也是事半功倍地提升。

    当然,如果谁贪图速度一次进入太深处的话,被生死气息给压死了那也不是没有的事情。

    艾雪漫步前进,周身艾家嫡系独有的雷霆斗气闪烁轰鸣,将那些生死气息排除在外……

    她的目标并不是这里,而是深处,更深处……一直到最深处!

    几乎差不多也是同一时间。

    回到了星月圣殿圣城的圣女莎娜.蕾丽尔罕见地没有像平常一样到处乱窜,而是登上了圣山的最顶层,进入了那个平日里只有教皇才可以进入的房间里,再也没有出来。

    很少有人知道,那房间里存在着的……是一个自从上古年代就存活至今的……超级老古董!

    一模一样的事情还同样在星夜王宫之中上演着,伊利亚已经下定了决心,告别了刚刚重认的父王母后,告别了才刚刚到达王都的养父母,踏入了连通圣器一族祖地的传送魔法阵……

    “啧啧,这小子的经历倒是出乎老子的意料啊!”

    不知何处,一个一身黑袍却极其猥琐的老头突然间大笑了起来:“不过倒也好,就看看预言中的预言之子究竟是你这小混蛋,还是那老家伙选择的小姑娘!哦对了,那个小姑娘好像是叫什么紫凝来着啊……要不要等林零这小子回来之后让他先把人家睡了,那样子岂不是想不赢都不行了……”

    随即,他又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一阵怪笑起来,声音传出老远。(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