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精灵圣剑使

第一百十七章 你好,我是林零,他是林亦,这个是林耳,那个是林飒,还有是林司、林武、林陆、林奇……

    ps:  前一章遭遇河蟹大军,改的我心力交瘁……来晚了抱歉……

    听了林零的话,蒂雅露卡虽说依然有些迷迷糊糊,不知道林零究竟想要做什么,但是按照林零所说的去做还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

    整整一百个一模一样的娇俏少女一起站起来的时候,这场景还是非常壮观的。

    因此当这个时候霜月醒过来,一眼看到满眼密密麻麻的‘叠影’的时候,差点就吓尿了:“主主主……主人,这是怎么一回事?!”

    林零露出了一个鄙视的表情:“你连这都不知道?”

    “我怎么会知道啊!”霜月没好气地瞪了林零一眼,稍微清醒了一些,终于确认了这不是自个儿之前太疯狂弄得眼神不好,而是真的出现了一百个一模一样的蒂雅露卡,“我刚才一直都在睡着好吗!”

    “啧,这都不知道你还有脸说啊!”林零扯了扯嘴角,转过头去看着一百个好似复制体一般的银发少女。

    一百个完全一样的少女,全部赤身果体地站着,有些个身上还能看到疯狂过的痕迹,站在一起,却是产生了一种诡异的不和谐感。

    仿佛……时空被扭曲了。

    刚才林零完成了百人斩,但事实上……他并没有感觉到自己体内的能量增长多少。

    正常情况下,一百多次的啪啪啪,这么一番体液交流下来,怎么说从六级突破到七级肯定没什么问题。甚至林零还怀疑自己能不能突破到**级来着。

    但是自己虽说体内能感到热流在恢复体力和某些白浊液体,但是修为方面几乎完全没有变化。

    就好像,现在的他并非是在体液交流之后‘提升’,而仅仅是‘恢复’的状态。

    “果然是时间悖论么……”林零眯了眯眼睛。

    “主人,你在说什么?”霜月偏了偏脑袋,看着眼前壮观的景象,也不由得心中震撼,“什么事时间悖论?”

    “哦,所谓的时间悖论就是如果能够进行时间旅行的话,一个人甲回到过去让他的祖母怀上了孩子。那个孩子长大以后又结婚生子。生出来的那个人究竟是甲呢,还是不是他?”

    “……这怎么可能嘛!”

    “哦?我也不指望你能理解。”林零叹了一口气,仿佛是那种摸着小孩的脑袋说‘我也不指望你成才’的家长,“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就不要这么嚣张啊!”

    “身为契约精灵就不要这么嚣张啊!”

    霜月扁了扁嘴。不说话了。她担心自己一开口林零又要让自己脱内裤了。

    一百名赤果果的银发少女站成了十乘十的队列。齐齐抬起了白生生的手臂:“……月时计!”

    每一个少女的头顶都浮现出了一个巴掌大小的银色沙漏,其中的沙粒已经快要全部进入了底部。

    “合——”

    少女轻轻地挥了挥手,一百个沙漏迅速化成了光芒。向着空中聚集而去。

    瞬息之间,一百束沙漏所化的银色光芒,汇聚成了一个庞大的光团。

    那光团渐渐幻化,最终形成了一个……时钟!

    下一刹,时钟散发出银色的光芒,宛如一柄利剑一般,刺在了挡住了林零等人去路的结界上。

    时钟上的时针,刹那之间开始了……倒转!

    星夜王都塞帕昂。

    政变……或者说,私下中已经有了一个对这一次事件的称呼传了出来——槐夏之乱。

    被万人敬仰的槐夏圣贤比劳特公爵,居然就是发动了叛乱政变的元凶,这让很多人都难以接受这个事实,但是事实不容改变!

    王宫之中。

    “比劳特!!”见到比劳特公爵的出现,整个房间的人都仿佛看到了最深恶痛绝的仇人,一个个站了起来,就要冲上去。

    那些个王室成员之中,已经有两三个沉不住气的,见到比劳特的出现,直接冲了上去。

    “倍反!”

    比劳特的老脸上还是带着笑容,但是身前却出现了一道碧绿色的三角形魔法阵,而在三人拳头落下的一瞬间,那三角形魔法阵瞬间增殖成为四个,华光乍闪。

    咔嚓——

    “啊——”

    似乎是手臂断掉的声音响起,随后便是几人的惨叫声。

    “我的手!!你做了什么!!”

    “呵呵。”比劳特拄着拐杖,轻轻一笑,“老朽何时出过手?”

    在场的人差不多都是一愣,随即才意识到……是啊,比劳特只不过是站在那里,什么时候动过手了?

    只是,在这之后涌现的,是除了羞愧之外的……愤怒。

    “比劳特,我们王室待你不薄,你现在意图谋反,还有脸面对陛下!!”一个王室成员冷声道。

    “就是!”另外一人同样开口,“你这叛逆贼子,如今还出现做什么!”

    众人指责归指责,但是却没有一人再敢出手,毕竟地面上躺着的那三个前车之鉴还没好呢。

    禁绝魔法阵笼罩王都,就连治疗魔法都无法动用,只能让侍女侍从赶紧去拿治疗断骨伤势的药剂。

    “待老朽不薄?”比劳特蓦地大笑起来,“你们都是王室成员,有些事情你们可能知晓存在,却永远不知晓其中所以!”

    随着他的笑声,比劳特一手挥去了身上的灰袍,露出了自己**的上身。

    照理说,坐到他现在这个位置的,就算是真的清正廉洁,也绝对少不了养尊处优,但是此刻让众人惊骇的……却是比劳特身上那密密麻麻的伤痕。

    那些惊心动魄的伤痕密布老公爵的全身,隐隐间仿佛形成了一个个诡异的铭文。永远的铭刻在他的身上,即便借助了无数的魔法,也无法除去这些伤痕。

    “这就是你口中的待我不薄!!”比劳特仰天大笑,手中的拐杖指着沉默不语的凯拉斯,又一个个指过在场的众人,“你们可以问问看,他……究竟做了什么!!”

    “父王!!”大王子裴曼忍不住把探寻目光转向了自己的父亲,随着他的声音,其余的不少人也将视线转了过去。

    他们也不是傻子,自然能够看出。比劳特似乎当年受到了什么非人的待遇。而这待遇的来源……正是他们的国王陛下!

    凯拉斯深深地看了比劳特一眼:“当年没有杀死你的确是个失误,我不该试图谋夺十二王血脉的。现在看你刚才动用的应该不是魔法,而是妖精血脉觉醒,所能使用的妖精一族的术式?”

    妖精血脉?!

    众人顿时就想到了传说中人间圣王手下十二守护王者之一的。据说拥有妖精一族血脉的——

    守御之王。欧蓓伦。

    传说中。十二王之一的欧蓓伦一身防御冠绝天下,拥有恐怖的倍反绝技,所向披靡。其血脉更是神秘至极。

    因为妖精一族不光数量稀少到了极点,更是避世不出,没有人知道,欧蓓伦明明是人类之身,究竟是如何获得妖精血脉的。

    “杀死老朽,你敢吗?!”比劳特此刻完全没有往日展现在大众面前的槐夏圣贤的风度,仿佛仅仅是一个被逼到了末路而疯狂的复仇者,满脸凶戾的疯狂,“十二守护王者守护星月,秉承天地气运,他们的血脉受到星月大陆的承认和守护,一旦杀死,你们奥古斯汀家族都会受到永生永世的诅咒,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绝子绝孙,延续万万代!!

    你不敢,当年的星夜王国开国国王也不敢,所以我们这一脉才得以幸存!!

    但是,你却试图谋夺我之一族的血脉!!老朽的前半生都是在你们的尼伯龙根地下试验场度过的!!!

    老朽的父母,老朽的妻子孩子,老朽的每一个族人,都是死在了你们的实验场中!!

    这一身就连老朽的血脉都无法消除的伤痕符文,就是你在老朽身上留下的印记!!

    当年老朽就曾经发下誓言,若是可以,必将推翻整个星夜王室,还归老朽祖上荣光,报这数百年之仇!!

    老朽也要让你们尝一尝孤身一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

    老朽也要让你们尝到手中所拥有的一切在你的眼前分崩离析,永恒破灭的痛苦!!”

    尼伯龙根地下试验场?!

    所有人倒抽了一口冷气,回想起了那个可谓是整个星夜王国最黑暗的地方。

    星月大陆上流传着一句古话——帝国从来没有神圣的。

    这一句话在星夜王国身上也同样适用。

    星夜王国的崛起,所依靠的绝对不是什么怀柔和爱心,而是绝对的铁与血的手段!

    同样的,不管一个国家表面上多么光鲜亮丽,其背后永远存在着常人无法看见的,却永恒存在着的极致的黑暗。

    而在星夜王国之中,尼伯龙根地下试验场就是其重中之重的代表。

    一切你想象得到的、想象不到的,有用的、无用的,对人的、对异族的,都会在其中作为实验被一一实施。

    那里是整个王国最大的试验场,同时也是星夜王国最恐怖的魔窟。

    从前他们还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地下试验场的名字要以尼伯龙根,这个传说中的妖精王座的名字来命名,但是现在……

    他们知道了。

    这根本就是星夜王国从第一代开国国王开始就已经设立了的,对于十二王之一的血脉的研究之所!

    同样,尽管不能感同身受,但是他们也有些明白了,为什么比劳特如此处心积虑……实施了现在的一切。

    那是延续了几百年的,刻骨铭心的极致仇恨。

    “你为何能掌控那些飞空艇?上面的魔法阵又是从何而来?你又是如何掌控了如此大片的军队为你所用?!”

    “原来国王陛下不知道么……”

    比劳特渐渐从笑声中回复过来,脸上带着复仇的快感:“这一批飞空艇。可是老朽亲自前往盖斯特王国定制的呢……国王陛下莫非真的想不到?!”

    凯拉斯满脸怒容:“你这是在出卖整个国家!”

    他早该想到的,那些飞空艇既然是比劳特亲自前往盖斯特王国定制,那么上面出现了他所留下的后门使他能够在需要的时候掌控飞空艇也是可以想象的。

    更重要的是,盖斯特王国所著名的是什么?

    炼金术以及……机巧魔法!

    一些稍微大一点的势力都能知晓,盖斯特王国存在着一种被称之为机巧魔法中的禁术的技术——制造禁忌魔法人偶!

    所谓的禁忌魔法人偶,是使用真正的人类作为原材料,辅以各种珍贵的材料,制造出来的禁忌人偶不仅拥有远远超过原身的实力,更是几乎与真人无二,却受到主人的掌控。为其驱使战斗!

    想必。那些叛变的军队、卫队的领队,恐怕早就被比劳特炼成了禁忌人偶,这才能够解释为什么这些本不应该叛变的人全部跟着比劳特发动了叛乱。

    “老朽早已一无所有,背叛亿万人又如何!!”

    “很好很好……”凯拉斯怒极而笑。“既然如此。你又何必多说!为何要将我等全部软禁于此。你想要星夜王国,我给你又何妨!”

    “不不不。”比劳特摇了摇头,“老朽想要的……可不仅仅是星夜王国啊!”

    “你……难道……那些势力的人……那个消息……”

    “没错……”比劳特点了点头。

    也许是禁绝魔法阵已经笼罩了整个王都。比劳特自觉已经掌握住了局势的关系,他现在并不急于了结星夜王室的成员们。

    他想要的可不仅仅是星夜王国……

    那些来到星夜王国的其他势力的人都是被他放出的消息引过来的,也是实现他的野心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

    “没错……传说中的邪神封印地……这个消息正是老朽放出去的……”

    “你这……你这是自寻死路啊……你就不怕那些势力的人报复?”

    “当然怕,所以老朽可是带来了所有机巧魔法的材料啊!!”比劳特脸上露出了狰狞的神色。

    整个房间蓦然间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难道……一切就真的没有挽回的余地了吗?

    比劳特精心算计了几十年时间,这一次政变的发动可谓是快很准,在所有人反应过来之前就已经完成了一切,让人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地。

    甚至,哪怕是那些来自其他大势力中的重要人物,都被他算计了进去!

    在禁绝魔法阵形成的禁绝空间之中,无法动用斗气魔法的他们,根本不可能和能够动用全部力量的比劳特手下的人抗衡。

    一切前路,在这一刻仿佛都失去了……

    伊利亚的心中,不知怎地,忽然间想到了林零,那个似乎存在就是为了打破一切常识的少年……

    忽然间,比劳特脸色剧变:“怎么可能!老朽设在迷失之森的结界怎么可能被打破了!!”

    “因为你这老不死不死,老子今天不把你削成人棍做辛奇,老子名字就倒过来写!”

    一个让伊利亚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忽然间从天空之上传了下来。

    林零!

    话说回来,你那名字正反读起来都一样的梗都用了多少次了啊!

    不过心中虽然产生了这么一个小小的吐槽,但是很快就被伊利亚挥了出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信心!

    那是在一年多将近两年的时间里,看着林零挑战了一个又一个下限……更正,创造了一个又一个违反常识的奇迹之后所诞生的……信心!

    刹那见,一道灰色的光芒从天而降,一个身影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来人正是林零。

    “林零!”伊利亚激动地喊了一声。

    “啧,你别这么激动啊!”林零咧了咧嘴,“我会以为我是跑来英雄救美的。诶等等,小雅你的空间结界呢?”

    在一边的小雅苦了一张脸:“这里好像有什么奇怪的结界,空间能力被禁制住了,只有之前那个还好用……”

    一句话,瞬间就把伊利亚还有同样产生了一些对于‘从天而降的往往是英雄’的王室成员的心打入了谷底。

    尼玛……你丫的原来不知道这里有禁绝魔法阵吗?!

    那你来了有半个铜币的用处啊!

    力量一被限制,根本就成了普通人了好!就算你再从天而降一百次也没有用啊!

    此刻,比劳特也从林零忽然间突破了自己设下的结界的限制的惊愕之中恢复了过来,大笑了起来:“林零阁下,你果然能够不断地出乎老朽的意料啊!不过……你现在进入了禁绝魔法阵的范围,又能做什么!!”

    “做什么?”林零皱了皱眉头,“你这老不修还真是猥琐,居然当众就要‘做’什么?来,小雅,做给他看!”

    喂喂,到底谁猥琐啊!

    就算现在情况紧急,但还是有人差点喷了出来。

    伊利亚一脸的信心瞬间变成了粉碎,顿时就想起来了——尼玛林零在‘能创造奇迹’这一个设定之前貌似还有一个‘坑死你不偿命’的设定啊!

    然而,就在下一刻,本应该被禁制了所有力量的蒂雅露卡身上,出现了一股奇特的力量笼罩了林零。

    随后,他的身形出现了重叠。

    一个、两个、三个……一连十个一模一样的林零走了出来,整整齐齐的向着比劳特挥动了匕首。

    “傻缺,老子的修为……可不是斗气和魔力啊!”(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